《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冲击化神

“要如此多生魂?”韩立听到此言,脸色不禁大变了。

“嘿嘿,我这说的已经是少的了。要想真正发挥赤魂幡的威力,恐怕千万生魂才可的。因为道友只是装物的话,才可斟酌减少一些的。真正的赤魂幡虽然不是通天灵宝之列,但也不会比普通灵宝差的太远的。特别它的空间神通,更是不知让多少修士动心的。”童子淡笑一声道。

“千万生魂!除非做出屠城灭岛的事情来,否则根本不可能找出这般多生魂的。咦,也许不用做出这等事情,也有办法凑出的!”韩立先是连连的摇头,但蓦然灵光一闪,一下轻咦一声的想起了什么。

“怎么,道友另有什么妙法?”童子有些意外起来。

韩立闻言,并未直接回答童子的问话,却再次将手往储物袋上一摸,结果绿光闪动,两杆淡绿色小幡出现在了手中。这两件幡旗只有数寸大小。但是绿光蒙蒙,符文遍布,一看就是非同小可的宝物。

正是上次大晋之行,他夺来的两件鬼罗幡,其中一杆甚至是乾老魔亲自持有之物。还有一杆已经被魔气灌体,转化为了魔幡,落在了第二元婴手上。

“这是?”童子目光闪动几下,却并不认得此幡。这也难怪,当日大晋昆吾山之行时,这天澜圣兽分身还灵智未开,自然未见到韩立收取此宝了。但是从两杆鬼罗幡传来的惊人魂气,童子又怎能察觉不出。

“不知将这些幡上的阴魂重新祭炼一次,能否用在赤魂幡上?”韩立冲童子凝重的问道。

“只要是精魂,自然都是可以的。但我看这两件宝物虽然不及赤魂幡,也不是普通之物的样子。若如此做的话,它们可就彻底毁了。而且仅凭这些精魂,也远远不够赤魂幡祭炼之用的。”童子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韩立手中鬼罗幡,才提醒的说道。

“无妨。这两件宝物虽然威力不错,但我已有了灵宝,这等阶的我早已无大用了。至于精魂数量不够的问题,若是这样的幡旗有个十余杆的话,想必足够祭炼了吧?”韩立摸了摸下巴,大有深意的说道。

“十余杆?我明白了,这是一整套宝物中的两件?道友难道手中还有其他的几杆。”童子先是一怔,有些恍然了。

“现在手里没有其他的幡旗,但是我倒是知道剩余的在何种地方可以找到。其实话说回来了,我还知道另一件类似的宝物,上面凝练的妖魂之多,恐怕还远超手里的这些鬼罗幡。可惜的是,那件宝物落在了一名化神期的妖物手中,还不是我招惹起的。”韩立又想起了另一件宝物来,神色一下可惜起来了。

他口中说的,自然是那位万妖谷车老妖手中的万妖幡。当日他可亲自吃过此幡的苦头,此幡中所藏妖魂,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不是鬼罗幡可比的。若能用来祭炼赤魂幡的话,想必更加的合适。

童子自然不知道韩立言中另外所指是何物的,但是也没有兴趣追问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韩道友若是能够凑齐精魂的话,我倒可以免费将炼制赤魂幡的方法传授给道友。毕竟元磁神光此功法看来的确有些意思,我也想看看道友修炼大成后,到底能有何种威力的。韩道友可打算返回天南后,就马上着手此事?”

“此事不急。一切都要在我先修炼到元婴后期巅峰,彻底炼成寒焰五魔再说。毕竟其余的鬼罗幡也都落在一些元婴魔修手中的,还是让我修为再精进一些再说吧。现在先返回天南。”韩立摇摇头,却这般的回道。

“那就随道友之意吧。回去后,我先将赤魂幡的炼制之法交给道友,你可以先收集其他的辅助材料,省得以后再多耗费时间了。”童子不以为意,身形一晃,虚影就此溃散消失了。

韩立闻言自然心中一喜,当即袖袍一拂下,周身青光大放,遁光化为一道淡淡青影破空而去,片刻后,在附近海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数月后,韩立就通过上古传送阵重新回到了天南。

他将看守传送阵的那些六翼霜蚣一收,将传送阵再次毁去后,就悄然的离开了地下洞窟。

再过两个月后,韩立重新回到了溪国的云梦山脉。只将自己回来的消息,用传音符通知了吕洛一声后,也未和这位吕长老再照面,就直接飞回到了子母峰。

这时的南宫婉自然仍在闭关之中。

韩立自然没有前去打扰此女修炼,这短短年许时间的离开,对他们修道之人来说,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

整个天南修仙界,甚至不知道他这位天南第一修士,曾经离开过落云宗一段时间。

吕洛收到韩立回来的信息,却大松了一口气。现在的落云宗可全靠韩立的威名在支撑着,除非门中再多出三四名元婴级修士,否则除去韩立外,落云宗的超级大宗地位实在太有些勉强了。

不过韩立方一回到洞府后,却用飞剑传书给柳玉送去了一枚玉简去。上面记载了炼制赤魂幡需要的辅助材料,让此女设法在他闭关期间,帮其收集齐全。

然后他就进入了密室中,开始继续修炼青元剑诀的最后一层和同时炼制寒焰五魔了。

时间如梭,岁月流逝!

不知不觉间,又有五十年时间过去了!

在这期间,韩立感应到了南宫婉的一次出关,当即也终止了修炼,特地出关和自己这位伴侣相聚一番,并且联袂出游了半年时间。

在游历的时候,韩立自然享尽了南宫婉的缠绵温柔,当二人尽兴的再次回到子母峰,自然又开始了枯燥的闭关修炼。

说起来,这也是身为修士的一种悲哀,一方面,他们可以拥有凡人难及的大神通和相比悠久之极的寿元,一方面又不得不在寿元到来前,一刻不停的修炼着,为着只是那一丝几乎渺茫至极的长生希望。

若是真是天生具有莫大毅力之辈还好,并不觉得修炼是如何痛苦之事,但对一般修士来说,就有些进退两难了。

继续修炼,大道渺茫之极,实在不愿此生就这般在打坐闭关中枯燥度过,不修炼,则今生好不容易有机会踏上了修仙之路,就算大道希望再小,也不甘心就这般放弃的。更何况随着每层境界的提升,还可带来寿元倍增的强大诱惑。

如此一来,这也是造成了修仙界中的修士,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景象。

一边那些资质和修为低下的中低阶修士,一旦学有小成,又自觉再次进阶希望不大,就会不愿再闭关修炼了,而是更愿意过那种纳妾交友的逍遥生活,有些则干脆返回俗世,开设自己的家族,做一地的土皇帝去。

另一边,那些高阶修士自觉离长生之路较近,则丁点时间都不愿浪费,将全部心神都会放在修炼之上,对其他任何事情都变得漠不关心起来。

韩立和南宫婉自然是属于后者了。二人现在一个是元婴后期一个是元婴中期,在人界也算是顶阶的修士,只要能飞升灵界,就离真正的长生算不远了。

故而二人虽然结成伴侣后恩爱异常,但在追求男女之欢上倒是颇能自持的。

虽说双修之道对精进修为也是有用处的,但是二人修炼的功法都未涉及此道,并且这些法力精进相对现在二人来说,也实在不值一提。二人反而都怕过于沉溺此中,坏了心境道基,所以对男女之事并未刻意追求,只是浅尝即止而已。

反因为追求相同天道的缘故,二人在相处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做到了心心相印,水乳交融一体的恩爱感觉。

于是二人再次闭关后,都不再轻易的出关了。

直到这一天,子母峰的上空处,突然一声晴天霹雳响动,随即以此峰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都被触动了。

无数颜色各异的拳头大灵气光团,纷纷在附近山脉的地下、山石、树木中凭空浮现,再朝子母峰飞快的汇集而去,最后竟然在母峰的上空处,形成了一团面积数亩大的光灿灿灵云,颜色斑斓的在高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不停,正好对准韩立的洞府所在位置。

如此大的举动,自然一下惊动了子峰上的韩立门下弟子,以及正在闭关中的南宫婉,纷纷从闭关室中出来,一脸吃惊地望着天空的天兆。

子母峰离落云宗如此之近,自然宗内的高层也同时感应到了此景象,立刻十几道刺目遁光,从落云宗的禁制大阵中飞射而出,直奔子母峰而来。

为首的两人,正是吕洛和那位也已经进阶元婴的宋姓女子了。二人脸色都隐隐浮现凝重之色来。

而在稍后些的一道遁光中,一名白衫女子面上却隐现惊喜之色,自然是柳玉此女了。

此女这些年间,虽然修为未再有巨大增进,但是在宗内的权势却因为代表韩立的缘故,却已经是元婴长老以下第一人了。

就是吕洛和宋姓女子,对她也都客气异常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