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元磁山

韩立浑身法力疯狂流动,口中一声低喝。

巨剑通体灵光大放,一颤之下,顿时化为一道蛟龙般金虹,在空中一个盘旋,往下狠狠一斩。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后,金虹从巨大铜柱中间一劈而下。

小山般的青红色柱子仿佛泥捏一般,被金光一分两半,向两侧轰隆隆的倒塌而下。

远远看去,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仍滞留在附近灵舟上的一些逆星盟修士,纷纷仓皇的御器腾空。

而如此大动静,双方修士都不禁吃惊的望了过来。

韩立这时衣襟飘飘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自然被众修士一眼看到。

一见韩立后,人人不是面色大变,就是狂喜的一声惊呼,完全呈现出截然相反的两种表情。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空暇马上望过来的。

比如说韩立现在望向的某处战团中的一男一女,就根本无法顾及什么巨响,正被五只巨大鬼头围在了中间,口中暴怒声不断。

说来也巧,这蓝氏双魔放出的魔气和粉红色香雾,恰好被五魔所喷吐的灰白色魔焰给克制住,只有招架之力的样子。

附近的赵姓老者和那位紫袍大汉见此,自然又惊又喜,也急忙拼命催动数件宝物,加入对蓝氏双魔的围攻。

至于韩立放出的十几团金色虫云也正在大呈淫威之中。

它们在韩立分神的指引下,专门冲那些元婴以下的逆星盟修士下手,所过之处只见嗡鸣声一响,被虫云往头顶上一扑,无论何种法器法宝护身,都马上在点点金光中化为了乌有。

就这片刻的功夫,就有数十名修士被噬金虫吞噬的干干净净。

如此一来,附近的逆星盟修士一阵大乱,虫云所过之处,个个如见毒蝎一般,纷纷退让三尺。

再加上韩立又一剑毁掉了风火天绝阵的阵眼,让逆星盟修士心中大震下,士气更是一下落到了最低点。

当场就有逆星盟一方的修士,拔腿开溜了起来。

一开始是几个,十几个转身而逃,马上就变成数十上百的修士,四散奔逃!

甚至无需韩立出手,逆星盟的溃败就已成定局。连那隆姓老者和那老妪见势不妙,也马上甩掉对手,化为两道遁光不见了踪影。

蓝氏双魔显然也知道不妙,突然接连祭出了数件威力奇大宝物,掐诀将它们自爆之后,竟然硬生生的将五魔暂时逼退,冲出了包围,想要夺路而逃。

见此情形,韩立眉头一皱,随后背后双翅毫不迟疑的一抖,人就转眼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刚逃出了五鬼包围的蓝氏双魔只听到前边一声低沉的雷鸣声响,一道青弧闪过后,韩立就诡异的浮现而出,缓缓望着二魔,正好挡住了这一对男女的去路。

两魔一接触韩立丝毫感情没有的双目后,心不禁沉了下去。

但他二人也是成名许久的魔门修士,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的,互望一眼后,竟同时手一扬,再放出了数件颜色各异的宝物出来,同时身形一晃,人也施展魔功,凶狠的攻了过去。

韩立眉宇间一丝杀气浮现而出!

……

数日之后,整个乱星海轰动了起来。星宫和逆星盟的生死一战,不但意外的提前了许久,而且让大部分人跌破眼球的取得了大胜。

不但万法门的万天明战死在了此战中,更有众多逆星盟高阶修士就此陨落掉,连数百年前的凶魔“蓝氏双魔”也被星宫一方轻易灭杀了。

韩立名字,自然也随着此战在乱星海无人不知了。甚至连韩立未曾凝结元婴前闯过虚天殿,得到虚天宝鼎,后来被逆星盟发出剿杀令追杀的事情,也被人挖了出来。不知让多少乱星海普通修士,啧啧的称奇不已。

不过以韩立现在的名声,自然不会哪位元婴老怪再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自寻死路的打此鼎主意了。

接下来的数月内,星宫派出了一队队的人手,开始一边夺回原先的失地,一边追杀那些败退的逆星盟高阶修士,一口气竟然就反攻到了逆星盟的老巢处。

逆星盟的其他元婴长老,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真的彻底走上逃亡之路,他们一咬牙后,竟然又组织了一批人手,在逆星盟总坛和星宫又进行了一场大战。

这一次,没有元婴后期修士压阵的逆星盟自然败的更加凄惨了。

虽然他们同时动用了三名元婴中期修士联手,来对付韩立,却被韩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斩杀了两名。最后一名修士虽然依仗秘术,逃得了性命,但躯体却被一剑斩成了两截。就是以后能夺舍成功,法力也多半无法恢复过来了。

如此一来,短短的半年功夫,星宫就重新拿回来内星海的统治权。其他的大小势力,都重新对星宫表示顺服的意思。

凌玉灵趁此机会,开始招降逆星盟的逃散中低阶修士,只是彻底追杀逆星盟的极少数元婴级长老。

如此一来,逆星盟从内部就开始崩溃了。

转眼间,偌大的一个联盟,就成了明日黄花!

半年后天星城圣山的山腹之内,有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走在一条长长通道中。

此通道通体使用洁白美玉制成,光滑如镜,看起来一尘不染的样子。

女的貌美娇媚,男的则面目普通,正是韩立和如今的星宫之主凌玉灵!

“元磁山竟然被放在了这种地方。此山真的这般可怕,竟让你们畏惧成这样?”韩立走在稍后些的地方,打量着附近的玉壁,口中淡淡的问道。

“岂止是可怕能形容的。若是元婴期以下修士误接近此山,立刻就会灵力反噬,有性命之忧的。元婴以上修士才可在元磁山附近多逗留一会儿的,但是也不宜过长,否则修为同样受损的。”凌玉灵回下螓首,含笑的说道。

“道友如此一说,在下对这元磁山可就更加好奇了。真不知此山,当初是如何寻觅到的。”韩立目光闪动几下,有了一丝动容。

“这件事情,我倒是听家父提到过的。是家父在外海的一次游历中,亲眼目睹此山从一座爆发的海底火山中喷出来的。为了搬移此山,家父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还有数名结丹期的弟子,也因此修为大减的。后来家父家母修炼元磁神光略成后,就开始将此山当做宝物一般一点点的炼化,但是此事实在耗时太久,即使在去世前,也才不过完成小半而已。”凌玉灵仔细的给韩立解释道。

“嘿嘿,若真是炼制成功,恐怕令尊二人也可以摆脱元磁山限制,不用真的困居一地了。”韩立低声轻笑了几声。

这一次此女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接此话题说些什么,但在转过眼前的一个拐角后,停下了脚步。

在通道的前端赫然出现一只碧绿色的巨大玉门,表面贴满了五颜六色的禁制符箓,闪闪发光。

“这里就是他们生前修炼之地了,是经过家父家母精心布下的几种特殊的禁制,才能隔断此元磁山的五行之力。”凌玉灵一边说着,一边皓腕一抬,一块雪白玉牌浮现在了手掌上,对准眼前的玉门轻轻一晃。

顿时一蓬白蒙蒙霞丝从玉牌上飞射而出,将玉门上的禁制符箓一卷而去。

原本平静无声的玉门竟骤然间一下巨颤,随即发出了低低的嗡鸣声,整扇玉门都开始晃动起来了。

此女脸上现出一丝凝重,蓦然一张口,喷出一口蓝色玉钩。

这钩神妙异常,一动之下就化为一道上下飞舞的蓝虹,将凌玉灵护在了其中。

然后此女才转首瞅向韩立,神色一正的说道:

“这元磁山也只有不含五行的法宝所受影响最小,韩兄纵然神通广大,进入门内也要多加小心的好。”

“玉灵道友放心,我自然有分寸的。”韩立微微一笑的回道。

未见他有任何举动,身上就蓦然金光一闪,一层金灿灿光罩浮现而出了。

正是韩立修炼的金刚罩!此东西虽然不是玉制之物,但却真的不在五行之内的。

凌玉灵见到此幕,先是一怔,随即嫣然一笑起来,单手一扬,将玉牌祭到了半空中,几句悦耳的咒语声从此女口中悠悠传出。

玉牌一震之下,从表面飞出一片片颜色各异的符文,直接没入碧绿色的玉门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嗡鸣的玉门,顿时嘎然而止,随即缓缓的从里向外的打开了,竟露出一片乳白色亮光,隐隐里面空间不小的样子。

在玉门打开的一瞬间,韩立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扑面而来,正心中一凛之际,体内精纯木灵力就猛然一动,仿佛野马般的在经脉中自行狂奔起来。

幸亏早就有几分预料,他急忙暗自运行起青元剑诀功法数遍,才将这股脱控的灵力强行镇压了下去,体内再次回复了平静。

韩立面上神色不变,但心中不禁有几分骇然了。

这还是在他有金刚罩护身的情况下,若是没有此防护的话,即使是他也要吃了一个不小亏的,可想普通修士接近此山的后果了。

想到这里,韩立不禁望了旁边的凌玉灵一眼。

只见她虽然有那玉钩护身,但刚才也气血一阵翻滚,玉脂般的脸庞上染上几分粉红之色来。

此女一时间显得娇媚动人之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