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破阵

“你认得我?”韩立有些奇怪了。

在乱星海他虽然认识几名女修,但是元婴级以上的除了凌玉灵外,似乎没有第二人的。

“你是韩立吧?当年虚天殿中,本夫人见过你一次的。后来听说是你得到了那只虚天鼎,没想到你不但逃过了那些老怪的追杀,如今修为竟精进如斯了。”那女婴半晌后才声音古怪的说道。

“你……你是温夫人?”一听对方提起了虚天殿,再凭借着似曾相识的声音。韩立脑中灵光一闪,顿时记起了一人来,不太肯定的问道。

“没想到,道友还记得老身。”女修元婴则长叹了一口气。

一听对方坦然承认了,韩立脸上却满是诧异之色来!

这女修元婴,竟是当初他闯虚天殿时,在开始大殿中见过一面的那名温夫人。此女虽然当初修为不低,但去虚天殿中只是为了采集几种灵药,半途就自行退了出去。

但因为对方和六道大有关系的样子,故而他记得很清楚。

“在下没有记错的话,夫人似乎是六道的双修伴侣!”韩立惊疑的问道了。

“双修伴侣?你见过有将自己伴侣元婴禁锢在法宝中的吗?不过,韩道友!六道那老贼真被你灭杀掉了?”温夫人怨毒异常的哼了一声,仍有些怀疑的问道。

听到温夫人此言语,韩立微微一笑,二话不说的单手冲某处轻轻一点。

温夫人元婴一怔之下,随着所指望去。

这才发现在不远处,竟然凭空悬浮一块紫蒙蒙的巨冰,而在冰块中赫然冰封着一具残尸。正是六道极圣留下的半截尸体。

而与此同时,原本死死抓住元婴的那只青色大手,灵光狂闪几下,就凭空消失了。

温夫人元婴暂时恢复了自由。

“果然是这老贼!死的好,没想到你处心积虑之下,反而走在了我前边!”元婴一回复行动,急忙飞射了过去,围着紫色冰块转了数圈后,竟扬首发出凄厉之极的笑声。

韩立眉头一皱,他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六道和这位温夫人反目为仇,但是也没有兴趣多听什么。当即心念一转下,开始思量该如何处理对方。

元婴口中的笑声终于渐渐停下,然后目光一扫过来,发现后者一副沉吟之色后,竟直接的说道:“韩道友不必费心什么。我被禁锢在法宝中时间太长,元婴早已虚弱不堪,没有办法夺舍重生了。必须马上将元婴自行散去,才有可能有轮回之机。韩道友帮我报了大仇,老身实在感激不尽。但是以道友如今的神通,我也没有什么可相报的。只能希望来世,再报答道友的大恩了。”

元婴口中一说完这话,就忽然单手一拍自己天灵盖。

一团刺目红光爆发出来,随即将元婴从头到脚的彻底罩在其下。接着元婴就在红光中寸寸碎裂开来,最终在韩立眼皮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见此情形,怔住了!

没想到这位温夫人性情这般刚烈,没和他多说上两句话,就自行兵解掉了。她似乎一点不想提及到底发生了何事,竟然落至了如此的下场?

不过不用猜,后来也能想象出来。两者之间肯定有一大段难以启齿的秘事,否则不会兵解的这般果断,丝毫犹豫都没有的样子。

虽然有些郁闷,此女这般兵解掉也好。否则,如何处置对方,还让他颇为头痛的。

韩立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后,才抬手将空中的绿色小瓶重新吸到了手中,收到了储物袋内。

接着手一道金色电弧击在了紫色冰块上,整块巨冰的碎裂开来,老魔残尸就此化为了点点莹光,和冰屑一起消失不见了。

但老魔留下的储物袋,韩立自然不客气的接收了。

神念略朝里面一扫视,虽然还有几件宝物的样子,但是以他立如今的眼界,却不太看上了。倒是里面遗留了一些魔道的功法典籍,这让韩立颇感些兴趣。但可惜的稍加一观后,他最在意的六极真魔功,却并未在里面。

收拾完这一切后,韩立冲人形傀儡一招手,人就直奔远处的骨幡过去。而另一个“韩立”则一晃,就诡异再次在空中消失了。

此刻骨幡那边,五只鬼头已经将三只骷髅头硬生生吞噬的干净。现在竟然连那杆骨幡本身也不放过,竟也吞噬的七七八八。

韩立到了跟前,见到此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这骨幡虽然颇有些来历,但是凶煞之气太重,并不太适合他。故而他虽然一开始就发现五魔的举动后,却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片刻后,五魔终于将整杆骨幡都啃的干干净净,然后五只鬼头呜呜的怪叫起来,似乎欢喜异常,同时身上魔气也更重了几分的样子。

韩立静静的看着此幕,神色不变,但一等五魔口中怪叫收敛后,即单手冲五魔掐诀一催。

五魔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吃过数次禁制苦头后,倒也不敢再反抗的飞了过来,老老实实的趴伏在了韩立身旁处。

韩立并没有在此多停留,韩立没有将它们马上收起的意思,反而不慌不忙的化为一道青光向天星城方向飞去,五魔立刻魔风一起的紧随而去。

他和老魔这一战,时间并不太长,也就只有一顿饭功夫就分出了胜负来。

如此短的时间内,若星城都无法支撑得先溃败下去的话,韩立绝对扭头就走,懒得再管下去了。

这说明星城根本不值的他去费力相助了!

还好,事情果然和他预料的差不多。

当韩立带着五魔回到风火天绝大阵旁边的阵眼时,星宫和逆星盟的数千修士遍布数十里之内。正杀的难解难分,激烈异常。

其实准确的说,应是逆星盟一方略占了些许上风。

因为那两名所谓的蓝氏双魔,实在凶悍异常!他们所化的蓝色魔气和粉红香雾所过之处,所有星盟修士都被逼的节节后退。原本和二魔对峙的赵姓老者和紫袍大汉明显神通大逊二魔,也只能在旁边稍加牵制而已,根本无法真的奈何二魔的样子。

至于那些稍低阶的修士,一碰到蓝气和香雾,不是马上惨叫的皮开肉烂,就是仿佛喝醉酒一般的直接坠落而下。

如此一来,越发显得二魔的魔焰滔天了。

如此乱的场面,韩立悄然飞射而回时,竟然没有人注意到。

韩立先扫了那巨大风火柱一眼,接着目光又落在了惹眼异常的蓝氏双魔处,一声冷笑后,面上现出厉色来。

他二话不说的冲二魔一点指,顿时身旁的五鬼口中一阵低吼,随即化为五股灰白之气直扑而去。

接着韩立又毫不犹豫的一拍腰间灵兽袋,一团金色虫云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了头顶上空。

韩立扬手一道法诀打出,口中一声低喝,虫云嗡鸣声大起。“砰”的一声后,化为十几团稍小些金云,朝场中四散而去。

而韩立施法完后,背后风雷翅一抖,人就在一股轻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巨大铜柱处,虽然逆星盟一方的元婴修士都已经出手了,但是在柱子顶部,仍然留下了数名结丹期修士守在那里。

以防星宫一方,出其不意的过来捣毁阵眼。

这几人站在柱子上正窃窃私语个不停,他们眼看逆星盟一方渐渐地占了上风,脸上都不禁露出了喜色来。

其中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修士一回首,想和另一名修士说些什么话时,但目光一扫身后的空中,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血了。

旁边的修士见此情景,自然一惊,也纷纷扭首望去。

结果马上就几声惊呼出口。

因为在后边离柱子仅仅十余丈的半空中,一名青年正无声无息的漂浮在那里,双手抱臂,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而这名青年,分明是先前和他们盟主一起离开的那名星宫方的大修士,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这里?

这几名结丹修士背后一阵冰寒升起!但尚未等这些修士,思量是该逃跑,还是该高声朝其他元婴修士呼救时,韩立脸色忽然一沉,藏在袖袍中的手指蓦然连弹几下。

顿时数道金色剑气激射而出!

这一下,几名结丹修士才大惊的纷纷身形一动,想要化为遁光逃走。

但是刺目金光连闪数下后,剑气所过之处,这些人纷纷被洞穿身体而亡,竟无一人能逃掉。

有喷出法宝抵挡的,更是连法宝一同斩的爆裂开来,丝毫作用都没有的样子。

韩立借助如今的青竹蜂云剑施展的剑气,论犀利程度,实在不在顶阶法宝之下了。就是元婴修士恐怕也不敢随意硬接的,更别说区区的结丹修士了。

一口气将这些结丹修士斩杀个干净,他丝毫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身前的擎天巨柱,袖袍突然一抖,一阵清鸣声传出。

数十口金色小剑从袖口中鱼游飞出,随即狂涨至数尺来长,又半空中同时一聚。

金光大放下,一口数丈长的金色巨剑,赫然浮现在了铜柱上空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