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星宫之战(十三

此刻老魔才看的清楚,原本包裹自身的黑风,不知何时被斩开了一道细长口子。

看位置方向,正是自己原先的断臂所对之处,他竟没有丝毫提前发现的征兆。

如此一来,老魔自然又惊又怒,另一只手臂急忙冲落下的火红盾牌先一点。

此盾一跳后,顿时化为一层火红光幕将其罩在了其中。同时他神念瞬间放出了体外,双目仓皇的到处寻觅起韩立的踪影来。

就在这时,那道白丝再次从老魔身后十余丈外虚空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略微一顿,就化为了一道人影。

正是韩立本人。

只见他正上下打量了下自身,背后的双翅轻轻地扇动不停,手中还握着那口紫色光刃。

“这疾风九变,虽然威力不小,但对身体的负担太重了一些。以我第三层的明王决,才施展了一次,就大感吃不消的样子。”韩立蓦然声音低沉的喃喃道。

“这是自然之事。此功法原本就是配合我们禽类妖修士创立出来的。你一个人类,虽然有风雷翅相辅,但无法真的辗转如意的施展此身法。强行施展之后,身体负担也远比普通妖禽大得多。第三层明王决,只能够让你施展两三次吧。再多施展几次的话,强行进入极速状态的你,整个躯体都会崩溃开来。你若是想随意施展这种身法,明王决还是要再进修一层的好。”韩立耳中传来了童子不在意的声音。

“原来如此!当初在密室修炼的时候,我虽然施展了几次,但是因为空间所限,倒也没有发觉身法施展如此长距离,竟然对身体负担这般大的。”韩立叹了一口气,单手一挥,紫色光刃溃散不见了。

这一次,童子却嘿嘿一笑,并未再说什么了。

韩立这一闪现而出,对面的老魔马上就发现其踪迹。

不过天澜兽所化童子施展的是传音之术,他却无法听到分毫,远远听去,自然当韩立只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故而他目光惊疑的闪动一下,独臂突然一拍腰间某只灵兽袋。

顿时黑光一闪,一条通体乌黑的双头怪蟒浮现而出。此蟒体形不算巨大,只有三丈来长,但是一对三角双首和口中喷出的缕缕绿气,无不显示此蛇剧毒无比的样子。

六道极圣手接着再口一张,一团黑光包裹着某物喷了出来。

而此光团滴溜溜一转后,现出了一杆数寸长的白色小幡。随即在老魔咒语声中,迎风狂涨,转眼化为了一面白森森的丈许高巨幡。

韩立一见此幡模样,却不禁呆了一呆。

此幡旗通体都是用人骨炼制而成,表面黑蒙蒙的,一些灰白色符文若隐若现,在幡顶处更是镶嵌着三只大小不一的骷髅头,方一浮现,竟然就口中獠牙乱挫,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声,让人听了心神不宁,气血一阵翻滚。

老魔一声低喝,手掌一按骨幡!

三颗骷髅头立刻乱颤的口吐黑霞,一下将漂浮在老魔脚下处的半截残臂吸入了口中,一阵疯狂争抢,转眼间就分吞的干净。

随即三颗骷髅头通体血光一闪,体积大了一圈有余。

如此一来,六道极圣面上的惊恐消退大半,目光阴沉的盯着韩立不放。

看来老魔头脑清醒得很!

知道以韩立刚才展示的风雷合一的诡异遁速,他是根本无法逃掉的。若只是一心而逃,反而可能陨落的更快。倒不如硬着头皮的来个鱼死网破,说不定还能夺得个一线生机。

故而,他不惜将自己持之依仗的另一件从未示人的宝物亮了出来。

韩立见此情形眉头一皱,他虽然从未见过此宝,但从幡中传来的惊人阴气来看,心中倒不敢过于小瞧。

而就在这时,韩立耳中忽然传来童子诧异的声音。

“三神白骨幡?想不到你们此界也有人会炼制这等邪物,真是不可思议!”

“天澜道友认识此物?”韩立奇怪的问道了。

“此幡在我们灵界可是名气不小的,是七大邪器之一。当然对面的这件,似乎只得到了些炼制的皮毛,威力和真正的三神白骨幡威力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此物炼制起来可是血腥异常,几乎每一名炼制它的人类、妖兽最终都不得善终的。眼前的这件虽然威力没有多少,但也同样血祭了不少修士吧。”童子嘿嘿一笑,虽然口中对骨幡的威力倍加称赞,但又对炼制此物大为忌惮的样子。

“原来如此!啧啧,不愧为了乱星海第一魔修,还真没什么不敢做的。既然是如此大有来历的一件邪器,先试试它的威力到底如何吧。”韩立有些恍然,但口中发出一声冷笑,单手冲腰间一摸,再一扬,一只乌黑的玉瓶被祭了出去。

此瓶在半空中一转,随即瓶口朝下,盖子自行打了开来。

顿时一股灰白阴气从里面喷射而出,随即五具白森森的人形骨架颤悠悠的浮现而出。正是韩立先前收服的五子同心魔。

这五魔一现形而出,韩立就法诀一催。

顿时五具骨架往地上一滚,转眼间化为五颗车轮般大小的鬼头,头生怪角,青面獠牙,直奔对面的骨幡扑去。

“五子同心魔!”六道极圣身为星海第一魔修,也算见多识广,竟一眼就认出了五魔的来历,失声的叫出口外。

他不知道五魔是韩立强行从他人手中夺来的,只当是对方亲自祭炼的魔头。而五魔的祭炼之法也好不到那里去,自然将韩立当成了和自己一般心狠手辣的魔修。

他的心顿时向下一沉。

此人已经如此难以对付了,竟然还同时精通魔道功法,难道这一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过眼见五魔呼啸而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猛然一催身前的巨幡。

顿时骨幡一阵急颤,幡顶上三颗骷髅头,一阵怪笑,一张大口,大片的漆黑如墨阴气喷了出去。

而对面的五只鬼头则张口之下,碧绿色的阴火狂涌而出,一时间黑气绿魔焰翻滚涌动,爆裂声接连不断。

但下一刻,老魔的面上肌肉微一抽搐。

因为方一接触下,五魔口中的阴火就大占了上风,绿色阴火一下将黑气压的节节后退。

六道极圣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据他所知,五子同心魔的威力虽然不小,但五魔祭炼成功似乎只有结丹后期的神通才是,可是眼前五只鬼头明显神通不止如此的。

竟将他幡上的三只有元婴初期的主魔头一下压制住了。

不过除了个别的法宝法器外,宝物威力的真正大小还是和驱使之人的法力和操纵大有关系的,老魔一咬牙,单手掐诀,再一张口。

顿时一团精血喷出了口外,转眼见没入了巨幡中不见了踪影。

骨幡嗡鸣声大起,幡上符文一阵剧烈翻滚,竟在骨幡附近凭空浮现出无数的骷髅头幻影。

这些幻影体积小了许多,只有拳头般大小,但同时张口下,无数黑气喷出,然后汇聚一起,瞬间形成一支漆黑蛟龙,略一盘旋后,就摇头摆尾的直扑五只鬼头。

五魔中的两只鬼头微微一晃,再次化为人形骨架,同时两手一搓下,双双手中都浮现出一对数尺长的骨刀,毫不畏惧的同样扑出,一下和黑蛟争斗到了一起。

而少了这两只魔头后,剩余三魔喷吐的阴火自然大减,对面骨幡上的三只巨大骷髅头总算稳住了形势。

黑气和阴火僵持不下了起来!

老魔这才心中暂时一松,目光再一扫对面的韩立,却心中一凛。

因为这时的韩立,正双手抱臂的望着五魔和骨幡的争斗,脸上全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当老魔望去时,似乎让他感应到了什么,同样回望了一眼,目中突然现出一丝奇怪之色。

老魔“咯噔”了一下,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毫无理由的浮现在了心头。

突然盘旋在其头顶处的双头怪蟒一声聒噪的怪叫,老魔面色一变,一下回首过去。

就见在他身后数丈远处,一道青色人影鬼魅般的飘动着,而一口乌黑晶莹的飞刀已划开了其背后的黑风,在徐徐飞向那第二层的赤红光罩。

他若不是及时回头的话,恐怕等发觉之时,早身首异处了。

六道极圣脸上“唰”一下苍白无血,而人形傀儡中的第二元婴眼见偷袭暴露了,也不客气的猛然一催法诀,破空声大响,魔髓飞刀一闪后就狠狠扎在了光罩之上。

而人形傀儡本身则银光大放,一晃后,竟诡异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几乎与此同时,原本在远处双手抱臂的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单手一抬,绿光闪动间,八灵尺就诡异的浮现而出。

他抓住此尺冲对面轻轻的一晃,随即背后双翅略一晃动下,人就在一声轻微的雷鸣声中,无影无踪了。

老魔这时却根本无法顾及韩立这边,眼前那口乌黑飞刀之时略微一顿,就轻易的洞穿护罩时,其口中猛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

身形一晃之下,蓦然胸口处飞射出一道黑芒直接撞向飞刀,接着自己身形一晃,一下化为两道一般无二的虚影,朝两侧分别激射出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