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星宫之战(四

几乎与此同时,玉车的上空青色电弧一闪,韩立诡异的浮现而出,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抖,数十口金色小剑鱼游而出,化为道道金芒,雨点般的激射而下,将整只玉车罩在了其下。

“破”

中年道士面色大变,随即一声大喝,冲头顶的八卦镜手指一点,催动了此宝。

顿时一股黑白两色光柱从镜面中喷出,一晃之下化一蓬细丝,直接向众金芒缠去。

结果两者方在青光外撞击到一起,“噗噗”之声就接连不断!

小剑金光闪动间,就如催枯槁般的将所有光丝一斩而断。

道士见此大吃了一惊,尚未反应过来时,飞剑又瞬间击在了青色光团上。

同样的一幕出现了,这些青光只是略一抵挡这些金芒,就纷纷被洞穿而过,众金芒直接射向里面的二人。

这一下,隆姓老者和道士全都魂飞天外了。

二人同时的遁光一起,一下舍弃了脚下的玉车,化为青白两色的惊虹分头激射遁走,眨眼间就到了十余丈外,堪堪避过金色小剑的斩杀。

中年道士更是在身形射出的同时,一拍腰间的某只灵兽袋,里面清鸣点传出,一只通体雪白的尺许大灵禽一个盘旋的飞出袋口。

此鸟双目碧绿,赤红尖嘴,一对乌爪。

道士见此鸟现形而出,心中才为之一宽、再往袖袍中一摸,手中多出一只赤红令牌,上面红光闪闪,隐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涌现。

但尚未等他催动此牌时,头顶处就先空间波动一起,韩立随着青弧闪动,一下浮现而出。

他望着下方的道士鼻中一哼,同时双目蓝芒大放。

那骅姓道士方大惊的想催动手中宝物,但忽觉神识中被尖锥般异物狠狠一扎,头颅瞬间传来撕裂般的剧痛。顿时口中一声惨叫,耳鼻中血丝隐现,手中的令牌更是一颤之下,差点掉落而下。

韩立却趁机一手五指连弹,五根红丝一闪即逝的射出,另一只手中却绿光一闪,一柄绿色木尺浮现而出,冲着那只雪白灵鸟轻轻一挥。

赤红火光下,几根红丝一下洞穿了中年道士无法移动的法躯,再一绕,竟化为五根粗大火索将道士捆缚的结结实实!

此时道士忍着脑中的剧痛,才暂时清醒了过来,见到自身的处境,面色一下苍白无血了。身体无法动弹分毫下,他慌忙用神念一催自己的灵鸟,想让其来救护自己,但却毫无反应。

骅姓道士大急,目光急忙斜着一瞥,才发现一旁的灵鸟上空,不知何时浮现出一朵银色光莲。

从莲上散发出七色佛光,正将灵鸟罩在其下,让它在半空中僵硬的不动,一副也被束缚住的样子。

道士惊恕交加,还未想出下一步要如何脱困时,头须处就先轻风一起,随即一道金光从风中闪电般斩出。

此道士大叫一声,头颅就被金光一扫后,骨碌碌的滚落而下。

韩立身形随风现出,二话不说的两手齐扬,雷呜声大起,大片金弧交织弹射而出,一下化为金网将无头尸体笼罩在了其中,网上金光闪闪,声势惊异常。

随即韩立口中又念念有词,围绕残尸上的火索突然火光大放,一股股赤焰喷出,瞬间将尸体化为了飞灰。

但几乎同一时间,一团白光包裹着道士元婴,手中挥舞一柄白色如意,从火焰中激射遁出,想要夺路而逃。

结果一头撞到了金网之上。

雷鸣声阵阵后,电网将元婴一弹而回,随后金光大放,电弧弹射,金网彻底爆裂了开来。

元婴顿时在刺目的电光中烟消云散。

韩立轻吐了一口气,这才回首朝另一边冷冷望去。

那名隆姓老者,此刻已到了四十余丈之外,才刚刚从腰间掏出两面青钹,正在犹豫是否上去夹攻韩立时,那道士竟然已经陨落而亡。

老者的心不由得直往下沉,通体发寒!

韩立目光扫过来时,老者忽然单手一挥,青光一闪,竟用圆钹锋利的边缘将自己手臂一斩而下。

而此手臂“砰”的一声,自行爆裂开来,血雾一下将老者笼罩其中,随即凄厉的尖啸声大起!

血雾竟然包裹着隆姓老者,一下化为一道淡淡血影,激射而出,只是几个闪动间,血影就遁到了百余丈外,遁速之快,让韩立也大吃了一惊。

韩立双目一眯,脸上略一犹豫,血影就消失在了漫天的光霞中,再无任何踪迹可寻了。

韩立摸了摸下巴,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可惜之色来。

看来这位还真有些神通,竟懂得血影遁有些近似的诡异遁木。但如此一来,他倒不愿费太大力气再去穷追不舍了,还是去天星城要紧。

心中如此想到,他扭首看了一眼仍被八灵尺禁锢中的那只灵鸟,手指一弹,一道金色剑光射出,围着此鸟一绕,就将它劈成了两片,斩杀掉了。

这等从小被人滴血培育的灵禽,根本不可能被他人再驯化了,韩立自然不会再留下此鸟的。

随后他就化为一道青虹,直奔天星城而去了。

这一次,在他全力飞遁之下,一盏茶的功夫后,遁光就洞穿了风火天绝阵的禁制,进入了巨岛之上。

韩立身形微微一顿,稍停留一下后,远远看了一眼天星城。

只见此城高大无比的巨墙,此刻被一层淡蓝色的凝厚光幕覆盖着,而在光幕高空中,却是大片的青红色霞光不停撞击着光幕,交织之间,惊天动地的闷雷声连绵不绝。

韩立神色一动,不再迟疑的直奔天星城激射而去。

只是几个闪动后,青虹就到了一座城门之前,但被那蓝色光幕阻挡了下来。

而光幕后的星宫修士,自然也在此时发现了韩立的存在,一阵刺耳的尖哨声后,城门上现出了十几名高矮不一的星宫修士,全都用惊异不定的目光打量着韩立。

毕竟说韩立是逆星盟攻打禁制的修士吧,但怎么只是一人前来。说是其他来历之人,但自从被逆星盟围困之后,怎可能还有人来到天星城外。

韩立身具灵目神通,虽然相隔极远,但仍将城门上修士神情看的一清二楚。

他也不说话,手掌一翻,当年那块星宫的客卿令牌出现在了手中,手一扬,令牌徐徐的向光幕飞去,到光幕前时则一顿,自行悬浮在了那里。

城门上修士一阵骚动,有几名修为较高的修士,更是不停的打量着令牌,突然其中一人脸色大变,猛然回身和其他几人说了些什么。顿时几人面上均现出吃惊之色,其中一人,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杆阵旗出来,冲着城门外的蓝色光幕挥动几下。

光幕一晃,令牌“嗖”的一声,化为一道黄光没入光幕中,然后闪了几下,就从另一面洞射而出,仿佛光幕化为无形之物一般。

韩立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悬浮在光幕前则一动不动。

那此时,那块客卿令牌被城门上的修士都传看了一遍,随即这些人面上均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来,其中一人冲韩立指指点点的说了些什么,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张传音符,手一扬,化为一道火光朝城内激射而去。

接着此人又从怀内掏出一面阵盘般的法器,冲其掐诀点指几下后,蓦然开口说话了:“外面的可是韩前辈吗?请前辈千万恕罪!现在是持殊时期,我等以前又没有过前辈真容,不好现在放长老进城的,但已经发出传音符给宫主了,宫主不久就会亲自到此的。”

这些话语声无视那蓝色光幕,直接通过那块阵盘,传到了韩立耳中。

韩立双眉一挑,只是淡淡的点下头,就双手倒背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结果他并未等过多长时间,仅仅一顿饭功夫后,三道刺目惊虹从城内方向激射而出,一闪后,在城门处落了下来。

其中两男一女,偏偏那名女子站到中间,另外二人一副以此女为首的样子。而此女相貌娇艳异常,容颜五官给韩立一种熟悉异常的感觉。

正是凌玉灵换回女装的样子。

两名男子则分别是一名三十余岁样子的黄袍修士,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三人站在城门上,立刻朝韩立这边望来。其余守门的修士,则一个个束手而来,大气也不敢喘的样子。

“真的是韩道友,太好了!我还以为他无法赶到呢!来人,快些打开禁制,放韩兄进城来。”凌玉灵秋波流转下,脸上现出兴奋之色,随即向其他修士吩咐道。

“宫主,这不好吧?这人真的可靠吗?万一是逆星盟派人假扮的,可就麻烦大了。”那名黄袍修士脸上现出迟疑的劝阻道,似乎并不知道韩立确切身份的样子。

“放心,不会有假的。这块客卿令牌其实是特别制作的,普天之下,就这一块而已。而且以对方的神通,星海没人可以在单打独斗下,抢走此人之物的。”凌玉灵却摇了摇头的说道。

听到凌玉灵如此一说,黄袍修士倒不便再说什么了,也只能缓缓的点下头。

那些守门的修士见此,不再犹豫了。当即从腰间取出一杆阵旗或一块阵盘,几人齐将手中法器抛出,各色光霞现出,纷纷没入城门前的光幕中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