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星宫之战(三

在这些灵舟中簇拥着三根高达百丈的擎天巨柱,每一根柱子通体淡黄,散发仿佛水波般的青红光霞,源源不断的注入高空之中,和笼罩整座巨岛的“轻纱”融为一体的样子。

韩立见到此幕,知道这些巨柱肯定是传说中的风火柱了,那些半法器的舟船上修士,自然就是逆星盟看守柱子的人手。粗粗一看,约莫有两三千人的样子。

为了怕打草惊蛇,他虽然未动用神念仔细扫过,但里面肯定有元婴修士坐镇,这绝对无疑的。

至于那位万法门之主是否也在此处,也只有天地知道了。

风火柱一共有一百零八根,不会如此凑巧的就在前面这三根处吧,韩立暗自的想到。

但若真的就在此地,还出手阻拦自己,就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背,还是该说这位万大门主倒霉了。

至于那传闻中的风火天绝阵名气够大,但以韩立的了解,此法阵专为攻打修士宗门的大型据点而创立出来的,主要针对于普通的中低级修士和大型禁制,对单个神通惊人的修士,反而没有多大效用的。

以他能力,穿过此阵顶多是麻烦一些。绝不可能真将自己捆在里面。

韩立心中斟酌了半天,就未在迟疑,将遁光方向略微一偏斜,绕过了正对自己的众灵舟和三根铜柱,从偏远些的地方,直奔那层青红光霞激射而去。

这时三根擎天柱下方没入海面之处,一艘三层高的楼船漂浮在那里,此船虽然巨大异常,但通体都用淡绿色的美玉制成,实在华美绝伦。

而在楼船的最高层处,有几名修士正围着一个四方玉桌,在那里面带着笑容交谈着什么。在玉桌上摆着几碟罕见的奇异灵果,几人也全部都神情轻松的样子。

“隆前辈,听说万盟主已经许诺,只要此次真能攻下星宫,他就会将万法门的三大灵岛之一的天瑞岛,让给前辈的金莲门。不知此事可是真的?”其中身穿白袍的一名儒生,正对坐对面一名面色泛青的老者,含笑的问道。

“宁贤侄倒是消息灵通,万道友是这般和老夫说过,天瑞岛的灵脉总算比老夫现在居住的地方强上一些,为了本门的长远发展,老夫也就却之不恭了。”面色泛青的老者,斜了对面的儒生一眼。老者横气的说道。

“隆兄真是说笑了,那天瑞岛的灵脉品质之高,就是在整个乱星海都名气不小的,况且岛上还出产众多罕见的灵花灵草,金莲门得到此灵岛的话,想必以后再进一步,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另一位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却轻笑的说道。

“骅道友莫说老夫,你不也是得到了十余种珍稀异常的材料吗,否则,你这位一向不肯出世的老家伙,会眼巴巴的跑来给万兄助阵。”老者嘿嘿一笑,不在意的回道。

这楼船上坐着的三人,其中两人竟都是元婴初期修士,另外一名白袍儒生虽然只是结丹后期修为,但面对这二人不卑不亢,一看也是大有来历之人。

那名中年道士听闻老者回答,微微一笑,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竖立在他们楼船前的一根巨大铜柱,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放出的青红色光霞瞬间巨颤不已,仿佛被什么无形之力波及到一般。

“不好,有人闯阵?”道士一声低喝,人一下站了起来。

隆姓老者和儒生也脸色微变的站起,同时望向那根巨柱。

“在西南方向!咦,好像是从外面闯进去的,那些守护外围的人真是废物连个人都拦不住。”道士手中出现一件法盘,两手掐诀,冲其飞快点指几下后,一看之后却大怒起来。

“走吧,骅道友!既然能闯过外边的拦截,还有胆子进入风火绝天阵,看样子不是一般之人。闯阵地方距离此不算太远,有风火之力的阻挡,他无法马上进入天星城的。”隆姓老者脸上青光一闪,露出狞笑的说道。

“好吧,这人可能真是和我们同阶的修士,我们一同出手一趟吧。”

“那就有劳隆兄了!”中年道士也不客气,大步一迈,人也就轻飘飘的到了车中。

“宁贤侄,这里就暂时交与你掌控了。”中年道士略一细想,就谨慎的说道。

“两位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照看住此地的。祝两位前辈大展神威!”白袍儒生满口答应了下来,并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让道士和老者不禁脸露笑容。

但马上,那名老者袖袍一抖,一只数寸大玉车飞射而出,迎风一涨,化为了数丈许大小。

“骅道友,我这天风车大阵中遁速足可提升一倍,乘此车去追那人绝不会让其跑掉。”老者身形一晃,就站到了车上,冲中年道士如此说道。

“那就有劳隆兄了!”中年道士也不客气,大步一迈,人也就轻飘飘的到了车上。

随后老者一道法诀打在车上,顿时此车被一团青光罩住,一颤之下,就没入了不远处的青红色光霞中,然后一闪,就在其中不见了踪影,仿佛真和此阵法融为了一体。

“妙啊!贫道早就听闻天风车大名了,但没想到在风火大阵中,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神通。啧啧,看来万兄将道友派到这仅次于阵眼的地方来,恐怕还真有借助此车的意思。”见玉车在青红色光霞中鬼魅般的闪动前进,一丝阻碍都没有的样子,中年道士忍不住手拈胡须的赞道。

“可能吧。自从进阶元婴后期后,万道友如今的心思,我等老友可猜不出了!”老者打了个哈哈,却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来。

中年道士一听到此言,却一笑的没有再接口。

他们足下天风车的遁速,的确比一名普通元婴中期修士还要快上几分,在那老者手中法盘追踪的情况下,只是片刻功夫后,二人就追出了数十里外了。

“小心了,那人就在前边不远处。此人真有些神通,竟突破了大半的禁制,马上就要彻底脱离风火之力的样子。”隆姓老者盯着手中玉盘,脸上首次露出了凝重表情,但未等道士回话,就马上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玉车青色灵光大闪,连人带车同时变得模糊不清,刹那间后就在青红色光霞中不见了踪影。

老者竟施展秘术,先隐藏了自己一方。如此一来,进退皆可掌握主动了。

中年道士见老者此举动,暗点下头。

二人也不动用神念,驾驭这玉车往高处飞去,遁速一下变慢了多半。

再飞行了数里,二人终于远远看到了闯阵之人,结果脸上均露出了吃惊之色。

闯阵的修士看起来实在年轻的过分,竟只是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并且周身任何法宝都未动用,只凭护体的一层青光就破开纷纷卷来的清红色光霞,徐徐飞遁着,一副轻松之极的样子。

“这人是谁?难道是元婴中期的修士?”老者和中年道士心中同时大凛,不约而同的如此想道。

说起来也巧!

若是其他逆星盟的高阶修士,因为虚天鼎之事,韩立真容曾经广为流传,即使相隔如此多年,但以修士的惊人记忆,自然还是能一眼认出来的。但是这二位却偏偏是万天明新近请出来的元婴级老怪。

他们所属的宗门虽然势力不小,但自身却一向闭关苦修,很少参与星海的事物。

这一次,若不是万天明以重利相诱二人说不定还不肯出世的。

如此一来,这二位自然大觉韩立陌生,一阵的惊疑不定。

不过即使这样,老者和道士也并非真畏惧什么。以他二人的神通,联手足以和中期修士一战的。更何况对方还不一定真是元婴中期的修士。

他们再孤陋寡闻,星海中期以上的老怪物,还是知道大概的。

因为自持天风车附带的隐匿禁制高明,隆姓老者只是略一犹豫,并未停下此车,反而悄然的向那青年头顶处飞去。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

当玉车载着二人无声息的到了韩立头顶处三十丈高地方时,老者和中年道士不禁屏住了呼吸,人再仔细观察了青年几眼。

只见韩立面容普通,一身青色长衫,除了腰间的储物袋和灵兽袋外,身上没有丝毫起眼之处,实在看不出到底是何来历的。

隆姓老者眉头一皱,但扭首和那中年道士打了个眼色。

骅姓道士只是略一犹豫,也就缓缓的点点头。

当即二人同时的将一只手掌按在了腰间储物袋上,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联手给予下边青年雷霆一击。

但就这时,下边的韩立忽然一抬首,冲空中微微一笑,背后蓦然现出一对羽翅,一抖之下,人就在原地凭空不见了。

不好!

这二人能修炼成元婴,自然也不是普通的修士,一见此诡异情形,隆姓老者顾不得再掏什么宝物,急忙单足一跺下边的玉车,将浑身法力狂注入了进去。

顿时玉车的隐匿之术消失,却现出一团刺目青光,将车子连同二人都包裹了进去。

中年道士却慌忙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件黑白两色的八卦镜,急忙往自己头顶抛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