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星宫之战(一

听了先前之言,他心中总算有些底了!

显然凌玉灵用万里符找自己过来,就是对付那位万法门之主的。而说起来这位万天明,他当年在虚天殿中可见过的。

此人给他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好,心机很深的模样。不过这位能进阶元婴后期,也让韩立大感意外的。

那拉着六道极圣和万三姑一起陨落的天星双圣,想来也不会预料到此事发生的。否则按照他们的设想,星宫早应该击败了逆星盟,恢复了在乱星海的统治,更不用请他来此帮手了。

不过,韩立还真未将这位万天明放进心中去。

这位万大掌门进阶比他还要晚的样子,怎可能是他的对手。如今的他,在法力修为进一步巩固,神念大涨下,就是碰到化神期修士,也可堪堪自保了。

心中如此想到,韩立心念急转几下,就将心思放到了元磁神光和传闻中的元磁山上了。

元磁神光的功法口诀倒还算了,听说此功法并非什么独门秘本,在星海应该有流传的。即使不通过星宫,他多花些时间和代价,也能搜集到的。

但是元磁山却是人界奇物,整个人界能否还有第二座都是两说的事情。

他虽然不知此山是否是修炼元磁神光的必备之物,但乱星海高阶修士有谁不知道,天星双圣之所以修炼此功法,也是发现此奇物后才开始的。起码此山对修炼元磁神光大有助力的。否则在双圣之前,此功法就有流传了,也没见谁去修炼这门奇功的。

韩立如此思量着,冲老者和大汉略点下头,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谢语,就周身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破空离去了。

他竟从始至终没问这二人为何争斗,以及身处哪方势力的。

老者和大汉在原地恭恭敬敬的目送韩立离去,直到青虹真在天边消失不见后,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的怒目相视。

但经过韩立这一打搅,这二位也没了再次火拼的心思,互相说了几句狠话后,也就悻悻的同样离开了此地。

而这时的韩立,却早已在了百余里之外了。

……

离天星城数万里之外的海面上,有十几道遁光直奔天星城方向激射而去。

这些遁光中修士有老有少,但身上服饰全都一般无二,一看就是某一宗门或属于同一势力之人。

也许因为接近了天星城的缘故,遁光中修士,均露出了轻松的神情,有些人甚至开始低声的传音交谈着。

就在这时,异变突现!

下方正对这些修士的海面白色光芒大放,十几道白蒙蒙光柱突然从下方喷射而出,而轰隆隆的一阵爆裂声后,除了三名修为最高的结丹修士,身形一闪的仓促避过,其余修士竟全被光柱击中。

顿时惨叫声一起,这些人就在白光中化为了乌有。

而那三名结丹期修士,自然惊怒交加的喷出了自己法宝,急忙朝下方望去。

就在这时,下方再没有什么光柱喷出,却有七八道遁光从海面下射出,一阵盘旋后,就将三人团团围住了。

“逆星盟的走狗!”

残余修士中的一位须发灰白的老者,似乎认出了其中某人,怨毒异常的大喝道。

“嘿嘿,我倒是谁眼巴巴的前来给星宫助阵,这不是白水剑宗的鲁兄吗?贵宗不是一向自称中立,不参与争斗的吗?但如今不待在长离岛,到此又是何意?”那些遁光中的一道,光芒一敛,现出一名相貌阴厉的中年人,打量了说话的老者几眼,冷笑道。

“哼,你心知肚明,何必再说这些惺惺作态的话语。我们白水剑宗原本就是传承星宫一脉的分支,此刻宫中遭逢大劫,自然要前来援手。废话少说,我们走!”老者狠狠瞪着阴厉中年人几下,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身旁另外两名结丹修士说的。

随之这三人身形一晃,瞬间化为三道遁光朝某个方向激射而去,并在途中忽然化三为一,合为一道红黄白交织的数丈长惊虹,气势汹汹的直奔对面阻挡的逆星盟修士卷去。

看来这老者很清楚,以自己三人之力根本无法对抗眼前数倍于己的敌人,马上夺路而逃了。表现的果断异常!

挡在此方向的两名逆星盟修士,见到三色惊虹气势汹汹的情形,却丝毫慌乱没有,互相望了一眼后,就双双的手一扬。

大片青蒙蒙光霞,从二人手中丝毫征兆没有的射出,正好将三色惊虹出其不意的迎头罩住,将其包裹了进去。

随即这两人口中念念有词,青色光芒一闪,光霞现出了原形,竟是一张巨大的青色丝网,将老者三人活生生的困在了其中,任凭三人剑光法宝乱击,却根本无法破网而出。

“哈哈,鲁兄就别妄图挣扎了。这乾坤网是本宗长老所赐,以你等这样的结丹修为,根本奈何不了的。况且就算你们真能逃脱出去,也是无用的。现在的天星城早已被我们逆星盟围的水泄不通,被攻破也只是迟早的问题。还是让我送三位道友先上路吧!”

阴厉中年人哈哈一阵大笑,一张口,随即喷出了一口白色小剑就要驱使此剑,直接斩杀被困的老者三人。

“哦!听你口气,天星城已经被围一段时间了,能说给我听听吗?”一句陌生的男子的声音,突然诡异的在附近悠悠响起,让在场所有人都听的真真切切。

“是谁鬼鬼祟祟的!”阴厉中年人心中大惊,急忙四下张望个不停,脸上满是警惕之色。

其余的几名逆星盟修士也慌忙将神念放出,同样的四下顾盼,如临大敌的样子。

但附近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有他人的影子存在,这几人搜索无果之下,不禁面面相觑了。

“你们在看什么,不就在你们跟前吗?”那陌生的男子冷笑一声,接着三名白水剑宗修士被困上空,青光一闪,一道人影凭空现形而出。

竟是一名二十余岁的青袍青年,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几人。

“不好,是元婴修士?”离青年最近的两名逆星盟修士,神念一扫过后,马上脸色大变的一声惊呼。

虽然他无法看出韩立的具体修为,但绝对是元婴修士没错的。

为首阴厉中年人闻言,也神情一变,仔细打量青年两眼,面孔上竟马上露出了惊骇之极的表情。随即他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掐诀,竟化为一道白虹,反身向远处破空而逃,只是几个闪动,遁光就飞出了数十丈之远。

这一幕,不但韩立微微一怔,其余几名逆星盟修士也目瞪口呆起来了。

要知道,即使面对的是一名元婴级修士,他们如此多结丹修士,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的。而为首的中年人更是有结丹后期的巅峰修为,怎么连对方的敌我身份都没有辨明,马土就逃之夭夭了。

“你认得我?”这名青年,自然就是经过一个多月的闷头赶路,终于到了此地的韩立。

此刻的他脸色一沉的,抬手对远处随意一弹。

“噗嗤”声后,一道红线一闪即逝的射出,破空声大起!

红线一晃下,就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已经遁到数十余丈外的白虹中,马上传来中年人的一声惨叫。

白光一散,一团人形火球直接从空中跌落而下,转眼坠入了海中再无任何声响了。

而韩立却轻描淡写的再一招手!

尖鸣声一响,那道红线从不远的虚空中一闪,再次诡异的现出,一下没入了青年手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才目光朝其他人身上一扫,淡淡的问道:

“现在你们是否愿意回答韩某的问题了!”

虽然韩立声音不大,但在场其他逆星盟修士听到后,却通体生寒起来了。

此刻他们才知道,为何中年人招呼都不打的马上而逃了。

眼前的这位竟然神通大的不可思议,他们就是一起动手,也丝毫胜算没有的样子。而最重要的是,这位似乎对他们逆星盟很不善啊!

但有了中年人被灭的例子在前,这批人纵然双腿都有些发软,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不知前辈有何问题,要问晚辈等人?”片刻后,几人中一名长着鹰钩鼻子的大汉,干咳了几声后,勉强挤出笑容的问道。

“什么问题,我刚才不是说过一遍了。难道你想让我再说第二遍?”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冷冷看了对方一眼。

大汉心中咯噔一下,笑容越发的僵硬了,但是口中丝毫不敢停留的忙回道:“晚辈明白了。现在的星宫的确已经被本盟围住了,否则,晚辈等人也不敢在离星宫如此近的海域出现的。”

“哦,看来你们逆星盟倒是打得好算盘,故意将攻击时间提前了一大截,好打星宫方面一个措手不及,并且还能顺便将那些死忠星宫的修士一同灭杀了。”韩立嘴角一翘,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个晚辈就不太清楚了,晚辈等人修为不高,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大汉赔笑的说道。

“不过,就算逆星盟占了土风,但天星城是何等巨大,恐怕就是聚集了数万修士,也谈不上将此城围得水泄不通吧。”韩立目光闪动几下,这般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