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星宫来讯

位于天南中部的越国修仙界,这数百年来可算争斗连番,少有长时间的平静时期。

当年先是越国六派被魔道击溃,后魔道数宗为争越国又是一场明争暗斗,最后让鬼灵门胜出。但在百年前,御灵宗却趁鬼灵门因为坠魔谷一役实力大损之际,突然联合其他数宗发难,又将鬼灵门逼出了越国。

如今的越国被以御灵宗为首的几家宗门,共同瓜分了去。而以御灵宗的实力,自然独自占了越国近半的灵脉灵矿。

而身处某大峡谷地下的某处灵石矿,就是被御灵宗占据的一处矿脉。

此处灵石储量原本还算丰富,但是经历了越国六派和鬼灵门,御灵宗等宗门的数百年不停挖掘后,灵石终于渐渐殆尽,已经处于半荒废的状态中。

如今御灵宗,除了留有两名炼气期低阶弟子看守外,再无其他修士在此了。

这一日,那两名御灵宗弟子正在矿洞入口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宗门内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二人头顶上空的地表处,一道青色人影却用土遁术,悄然无声的潜入了地下,并直接出现在了矿洞最深处的某个不起眼的洞窟中。

从始至终,这两名御灵宗弟子都丝毫察觉没有。

黄光一闪,人影现出了原形,竟是一名面容不起眼的青年。他朝空空如也的洞窟一角看了一眼后,嘴角露出一丝淡笑来。

此人自然是从溪国一路赶到此地的韩立。

一个月前,他从溪国闭关出来之后,并未见到有些挂念的南宫婉。

此女和韩立有些不同,在闭关的百余年间,她数次出关,并到天南各处特意游历了好长一段时间,好磨练自己的心性。

而当韩立出来时,南宫婉却在数年前再进入密室中,继续下一阶段的闭关修炼了。

韩立觉得有些遗憾,但也不会前去打扰此女的,只给她发来一道传音符,告知了自己要远游一次的消息后,就到落云宗内见到了吕洛和柳玉二人。

这二人一见韩立自然大喜。

这些年间,经过二人的大力发展,落云宗势力简直是一日千里,早已成了整个天南有数的大宗了。而那位白凤峰的宋姓女子,已经在这百余年间凝结元婴成功了,成为了落云宗的第四位元婴修士。

韩立听了心中也有几分高兴。但更让他意外的是,宋姓女子经过如此多年的寻找,终于在十余年前找到了一名神念天生强大的弟子。但因为韩立闭关的缘故,此人就暂时自行在宗内修炼而已,据说灵根资质也不错,是双属性灵根的修士。

韩立听了心中一动,立刻就召见了此人。结果这名弟子,竟是一名有些瘦弱,但面容清秀的十六七岁少年。

韩立亲自测试了少年一番。

对方神念果然天生的强大异常,几乎在同辈修士的倍许之上,最重要的是,少年的心性也颇为老实稳重,让韩立大为的满意。

他也没有绕弯子,直接询问少年是否愿意拜他为师?

这叫“石坚”的少年,此时早知道了韩立的身份,再一听号称天南第一修士的韩立要收他为徒,自然心中狂喜。不加思索的就给韩立跪拜磕头,当即拜在了韩立门下。

韩立哈哈大笑几声,就带青年返回了子母峰,给石坚在另一座子峰中开辟了一座洞府,还就将大衍宝经此书复制了一份给他。

他除了嘱咐少年一定要修炼大衍决外,其余功法让其自行选择书上内容进行修炼,并不多加干涉。而以大衍神君当年的天纵之才,宝经上记载的功法秘术可实在不少的。

当然韩立也给这名还是炼气期的弟子,留下了足够数量的丹药,并召来了同拜在他门下的少女田琴儿,让其负责指点石坚修炼一段时间。

说起来,田琴儿虽然身负龙吟之体,修炼也断断续续的,但在人形傀儡送出的大量丹药支持下,经过这百余年间也终于到了筑基中期境界。看来真像韩立预料的那样,此女结丹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收下了少年后,韩立心中挂心的一件事情总算有了了结。

当年大衍神君坐化时,让其替他找一名弟子,替他将大衍宝经传承下去,韩立准备一等少年修为有结丹以上的修为,就立刻赐下数件大威力宝物,打发他去极西之地,好抢下千竹教教主的位子,继承大衍神君的传承。

至于也在某座子峰居住的慕沛灵此女,修炼了南宫婉传授的掩月宗秘术后,修为也大涨不少,已进阶到了结丹后期境界。她正在日夜闭关,苦修法力,以期早日后期大成,好尝试突破元婴境界。

韩立并不看好此女以后的发展。不是说慕沛灵资质有多差,而是每一名元婴修士能凝结元婴,几乎都有自己的一番机缘和造化。

慕沛灵此女纵然修练也勤奋异常,若没有其他的奇遇,进阶元婴的希望恐怕和其他修士一样,同样渺茫的很。

当韩立将宗内大小事情以及自己洞府的一切都安排完毕后,就不再迟疑的离开了云梦山脉,直奔越国而来。

毕竟从凌玉灵传来的消息看来,星宫现在的情形可实在不怎么妙,似乎被逆星盟彻底压在了下风的样子。否则也不至于动用万里符,特意寻自己帮忙了。

韩立可不想自己到了乱星海,却搞出要救助之人先一命呜呼的乌龙事情。

现在他再次到了那座上古传送阵所在的大峡谷地下洞窟中。

虽然那座传送阵上次回来时,被他故意毁掉了。但他早将传送阵的布置方位记的一丝不差,只要重新将此传送阵在原来位置重新摆出后,自然就可再传回乱星海的。

而更让韩立放心的是,此地如今只剩下两个炼气期小辈看守着。他只要略施展障眼之法,就可轻易瞒过这二人耳目,绝发现不了此地的异常。

韩立如此思量着,当即将腰间储物袋一抓,往空中一祭。

储物袋在低空中滴溜溜旋传,忽然袋口倒转,对准地面喷出一股白蒙蒙霞光来。

灵光一敛后,地面上蓦然现出半人高的一大堆材料,多以各种奇石灵玉为主。

韩立面无表情的再冲空中一招,储物袋中又有白光闪动。

这一次,却喷出了十几杆法旗和数件法盘,一件件的悬浮在半空中,闪动着颜色各异的灵光。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袖袍冲这些布阵器具轻轻一拂。

顿时这些法器化为各色光芒,没入洞窟四周,纷纷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接着洞窟中冒出大股的白雾,转眼就将韩立淹没了其中。

此刻若有修士从洞窟外走过,只会看到洞窟中空荡荡的,一副十分普通的样子。

法阵产生的禁制,已经彻底遮蔽住了韩立和那一大堆布阵材料。

而韩立已经在洞窟中忙碌起来了。

以他现在的阵法造诣和见识,在有充足材料的情况下,布置一个了如指掌的小型法阵,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只是短短两日的功夫,一座崭新的古传送阵就出现在了洞窟角落中。

韩立仔细检查完法阵后,先一道法诀打去。

法阵中间白光一闪后,传出阵阵的低鸣,随后法阵各处都有灵发闪动,但片刻后就自行黯淡了下来。

看来那边的传送阵也毫无问题,可以传送走了。

韩立心中一喜,身形一晃后,人就站到了传送阵上。

但当他正要激发法阵时,目光朝洞窟入口处一扫,脸上又闪过一丝迟疑,略低首想了想后,忽然一拍腰间的某只灵兽袋。

袋中嘶嘶声一响,袋口一张,一股白茫茫的风雪从袋中直接喷出。

随即十二条雪白蜈蚣在风雪中现形而出,每一条都有尺许来长,背生四翅,狰狞异常。

韩立放出这些六翼霜蚣后,却口中念念有词,冲这些灵虫一通法诀打去。

这些灵虫迅速缩小,转眼化为了巴掌般大小。接着它们一张口,喷出一股股的寒气,围绕身体一包,竟自行冰封了起来。

片刻后,一个个晶莹异常的冰球,出现在了韩立身前。

韩立十指对着这些冰球接连一弹,十二道青丝激射而出,瞬间没入冰球中不见了踪影。随后十二颗冰球不用韩立施法,就同时往地下一坠,在黄光闪动中,遁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他这才微点下头!

有这十二条相当于七级妖兽的灵虫守护,就是元婴修士也无法轻易摧毁这边的传送阵了,如此一来,他才放心了许多。

随即,韩立不再迟疑的一催动足下传送阵,人就在白光闪动中凭空消失了。

……

一阵头晕目眩后,韩立身形出现在了不知多少千万里外的某个小岛上。

他目光一扫,这边的一切,都和他离去时保持着一样,看来以此地隐秘,至今未有其他修士发现的。

韩立一走出传送阵,先头也不回的反手虚空一斩。

一道金光一斩而过,“轰”的一声巨响后,身后传送阵被凭空斩成了两半。

韩立就面无表情的走出了石室。

片刻后,一道青虹从岛上升起,略一盘旋直奔某个方向破空而去,转眼消失在了天际之边。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