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章 木生珠

贵宾楼中的韩立,手中把玩了木灵珠一会儿,正想将其和其他两宝一块儿收起时,耳中忽然传来了童子淡淡的声音。

“韩道友,你真打算就这样将此珠留下了?”

“怎么,这颗聚灵珠有问题?”韩立一怔,眉头轻皱的问道。

“嘿嘿,珠子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你知不知道,聚灵珠这东西其实是一种失败的半成品宝物。你就这样借助此珠修炼,在早期的确会修为大进,法力进步神速,但是等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碰到了瓶颈,就会发现其中的弊处了。用此珠修炼的高阶修士,突破瓶颈会比其他修士难上倍许的。因为依靠单一灵气吸纳而让功法大进的同时,其实也在变相削弱你对其他几种灵气的感应能力。对元婴期以下修士来说,此弊处还不明显。但是对你这等需要感应各种天地元气才能突破的修士来说,根本得不偿失的。故而这聚灵珠虽然奇异,但在灵界却多是给资质低下的低阶弟子修为速成而用,高阶的修炼者根本不会做这种拔苗助长的事情。”童子仔细的解释道。

“有这种事情?这么说,此宝会对我进阶化神造成阻碍了,对我其实根本无用的。”韩立听了马上脸色微变,望着手中翠绿欲滴的珠子,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来。

“老夫刚才不是说了吗?此宝只是半成品宝物而已,你若有办法找到其他几种珍惜的木属性材料,却可以将其转化为另外一种宝物‘木生珠’的。此珠虽然无法加快你的修炼,但被你彻底炼化后,却可以让你具有一次不灭之体的神通,危机关头足可救你小命的。”童子悠悠的这般说道。

“不灭之体?”韩立听到此言愕然了。

这种神通他羡慕已久了。只是此神通,他只是在一些大有来历的妖兽以及古魔和魔化的天绝魔尸身上见到过,人类修士还真从未听过有谁可以修炼出的。

“不错。一颗木生珠足可以让你施展一次不灭之体,在发动的时候,你哪怕即使头颅落地,身分两截,都可以恢复如初的。”童子一声低笑道。

“竟有这种事情?但只能施展一次,岂不是成了消耗性宝物。”韩立动容之余,又疑惑的问道。

“不灭之体能施展一次,在某些时候就可救下你一次小命了。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况且此宝除了需要木灵珠外。需要的其他几种材料,在人界恐怕也不易寻找的。能不能炼制成,这还是两可的事情。”童子不满的哼了一声。

“需要什么材料。木属性材料,我还真收集不少的。”韩立不以为意的一笑。

“需要的材料清单,我会给你复制一份过去。但要我告诉你炼制之法,也需要道友给我一些东西,作为交换!”童子倒也坦然,直接提起了条件。

“哦,天澜道友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韩立听到童子一说,反而心中一松。

若是这天澜圣兽真的平白告诉他炼制之法,不求丝毫报酬的样子,他反而要疑神疑鬼了。

虽然说两者先前因为雷劫之事,有了些交情,毕竟人妖有别,其中,多是利益纠葛才能保持如此情形的。他心中可始终有一丝警惕的。

他可没指望,一人一妖仅仅先前的这些小恩小惠,就真的能坦然相对的。谈什么信任有加的。对方如此相帮,多半还是因为虚天鼎掌控在他手中,又无法离开此鼎独立行动,不得不低头而已。

“我的条件没什么,我虽然化形成功,但还需吞服一些灵药,用来巩固境界的。这些灵药,以韩兄在天南的地位,想必很轻易就能得到手的。”童子徐徐的说道。

“没问题。道友将需要的东西,一同复制在炼制之法里面吧。”韩立略一细想,就不加思索的回道。

“好,等道友回到洞府后,我就将材料清单和炼制之法一齐交给道友。”童子对韩立的干脆,也非常满意。

韩立闻言一笑,将木灵珠重新放进了木盒中。然后手掌一翻转,三件宝物同时被收进了储物袋中。

“天澜道友,你觉得鬼灵门知不知道木灵珠的弊处?”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忽然声音冷下来。

“这个不好说了。听你先前之言,此珠早在许久前就被古修士放弃了,弊处也没有流传下来的样子。若是鬼灵门中有修炼木属性功法元婴修士用过此珠,就可能察觉到害处的。若是没有的话,单从珠子本身上,自然无从察觉什么的。怎么,你怀疑那三人故意用此珠想阻止你进阶化神?”童子马上反应过来。

“原来这般想过,但是在细想下,鬼灵门似乎没有动机如此做的!毕竟只是被阻止进阶化神而已,我即使只停留在元婴境界,也仍然是天南第一修士。他们不怕我到时发现不对,一怒之下灭了鬼灵门?其中恐怕另有什么内情的!让我想想,既然能利用鬼灵们如此做,做背后捣鬼之人估计应该是天南本地修士。而阻止我进阶化神,对其他人来说有能有什么不同?我即使不是化神修士,天南也没人是我对手的。无法进阶化神的唯一后果,大概就是我的寿元无法增长,只能维持在千余年。如此一来,落云宗压制天南其他宗门的时间就大大缩短了。但对一般宗门来说,无论是谁成为天南第一大宗都没有任何区别的。有资格对此感兴趣的宗门,也只有寥寥几家而已,多半是化意门、合欢宗、以及太一门,三大宗门之一,或者干脆是他们暗中一起联手了。”韩立摸了摸下巴,心念急转的分析道。

“听你这般一说,原本只是蛛丝马迹的事情,似乎马上清楚无比了,你认为其他三名元婴后期修士参与了此事?”童子对韩立的分析有些发怔了,半响后才苦笑一声的说道。

“可能吧。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谁知道真相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无法说有多少把握的。”韩立站起身来。在厅堂中来回走了几步后,望了望厅堂顶部,冷笑的说道。

“想知道真相还不简单,将那三人抓住。用搜魂之法一搜不就知道了”童子一声低笑的建议道。

“抓下他们三人倒是容易,但是不一定有什么结果,就算知道事情真相,没有真凭实据情况下,我也不好随便对哪一家宗门动手的。况且一次擒住三名鬼灵门元婴修士,我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我现在顶着天南第一修士名头,虽然让其他修士心生敬畏,但是对我嫉恨和忌惮的人恐怕更多吧。说不定会被其他人借机,掀动整个天南修士对我发难的。到时我就算再厉害,总不能一人对抗整个天南修仙界吧。这种先例,天南又不是没有发生。”韩立脸上厉色一闪,但沉吟了一会儿后,还是摇了摇头。

“韩小子。你也未免太缩手缩脚了,要是依老夫在灵界时的脾气,嘿嘿……不过此事随你了。只要你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我是不会多事的。”童子懒洋洋的说道。

“放心。既然知道有人暗中心怀叵测,我自会小心的。此事还是故作不知吧!那人若是就此罢手也就算了,若是再对我施展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总会被我抓住马脚的。只要抓到了真凭实据。哼!他们自然知道什么叫生死两难。”韩立神色平静,但是话语里的冰寒,任谁都能听的出来。

这一次,童子轻笑了一声,没有接口了。

韩立则在厅堂中再待了一会儿,终于走出了贵宾楼,抬首望着不远处的另一座阁楼,眉头不经意的一皱。

函云芝也就算了,董萱儿此女找上门来,为了何事?当年他和董萱儿相处的不太愉快。此女纵然长得千娇百媚。但可没给他留下好印象。

不过韩立心中也有一件疑惑之事,他当年曾经从一名合欢宗弃徒口中得知,当年董宣儿结丹后,曾经四处派人寻觅他一段时间。这又是为何?

韩立望着远处阁楼,目光闪动几下后,还是缓缓走了过去。

进入阁楼中,里面正有两名看似年轻的美貌女修,一站一坐的在厅堂沉默无语。

坐着的是一名黄衫女子,面容清秀俏丽,仿佛小家碧玉般的温婉女子。站着的却是一名白衫女子,容貌妩媚动人之极,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丝憔悴之意。但无损其娇容,反更给此女增添几分楚楚动人之色。

韩立的到来立刻让两名女子蓦然同时望了过来。

“两位道友会一同到此,韩某真有些意外,不过两位仙子都算是韩某的旧识,今日能再次相见,在下还是真有些感慨的。”韩立走到二人身前,目光一扫,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韩大哥!不……韩前辈,云芝这次到访,没给前辈添什么麻烦吧。”黄衫女子一见韩立,乌黑眼珠中闪过惊喜之色,急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