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聚灵珠

落云宗十几座贵宾楼外,慕沛灵正站在其中一座跟前,不时的朝高空中眺望。

忽然天边青光一闪,一道惊虹激射而来,眨眼间就到了此楼上空,一个盘旋后落了下来。

“参见公子!鬼灵门之人正在楼中歇息,另外两女则在丙字楼内。”韩立身形方在楼前现出,慕沛灵就上前几步,轻声的说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韩立看了看慕沛灵身后的阁楼,又瞅了不远处的另一座,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道。

慕沛灵闻言,恭敬的敛衽一礼,就化为一道白光离去了。

韩立身形一晃,人就蓦然出现在了阁楼入口处,神念往里面一扫后,从容的走了进去。

阁楼中一层大厅中,正有两男一女坐在那里交谈着什么,男的是一名骨瘦如柴的黄袍大汉以及一名面容异常苍白的老者,女的则是一名二十许岁的貌美少妇,貌美如花,正是燕如嫣此女。

此刻三人口中说着事情,但眉宇中均掩不住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虑。

当韩立身形一出现在大厅入口时,三人目光“唰”的一下,立刻扫了过去。一看清楚韩立面容后,三人均都惊喜的站起来身来相迎。

“三位道友不必多礼,我等还是坐下再谈吧。”未等三人开口,韩立诡异的一闪,人出现在了三人对面的一张木椅上,摆摆手的淡淡道。

燕如嫣三人都未能看清楚分毫。

“那我等就不客气了。”面容苍白的老者心中一凛,但马上满脸是笑的答道。

三人当即再次的入座。

“燕仙子,如此多年未见,你终于进阶元婴期了。如此一来,你我也可同辈相称了。”韩立打量了下风情更胜往昔的少妇一眼,突然展颜轻笑道。

这位当年越国小辈中的第一女弟子燕如嫣,竟也凝结元婴成功,成为一名元婴修士了。

“韩道友说笑了。妾身不久前才刚突破瓶颈成功,而道友却已是天南第一修士了,妾身如何能与韩兄相比。这次妾身到此,也是有事相求韩兄的。”燕嫣儿仔细的打量韩立几眼,花容上却现出复杂之色。

韩立微微一笑,没有接口什么,目光扫向了其余两名鬼灵门长老,目光最后却落在了老者脸上。

“道友是钟长老吧,当年在坠魔谷时,韩某可远远见过道友一眼的。”

“没想到,韩兄竟然还记的钟某,老夫倒有些受宠若惊了。”老者闻言干笑了几声。

“现在鬼灵门好像正大敌当前,三位在鬼灵门身处重位,不在越国应付大敌,却一齐到本宗指名要见我,有何要事吗?”韩立开门见山的问道。

见韩立一副不想绕弯子的模样,燕如嫣等人互望了一眼,露出迟疑之色,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

韩立见此,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快之色来。

韩立的神情一入三人眼中,老者和大汉心中咯噔一下,目光不禁都落在了燕如嫣身上。

燕如嫣犹豫了一下,还是红唇微张的开口了:

“韩道友,其实我等这次来,是向贵宗,不,应该是说向韩兄求助的,希望道友能出面助我们鬼灵门度过眼前大劫,否则本门恐怕真的要烟消云散了。”

“帮助贵门?”韩立双眉一挑的反问一句,嘴角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讥讽。

“在下知道,本门曾经大大得罪过韩兄,但是那些事情都是当年的王门主父子所为。而王门主早在坠魔谷中陨落了,现在鬼灵门已不是王家在执掌了。”另一名黄袍大汉,在一旁急忙的解释道。

“不是王家执掌?可我听说好像王蝉不是在贵门仍然逍遥自在的很吗?”韩立神色丝毫不变,不置可否的说道。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老者和燕如嫣面色微变,而大汉心中一惊后,却仍保持微笑的回道:“韩兄放心,王蝉师侄前些日子犯了大错,已经被剥夺了执法长老的职位,现在被关在本宗思过洞,在忏悔思过,没有上百年时间,绝不会再管本门任何事物的。”

“忤悔思过?这位道友面孔陌生的很,不知贵姓,道友似乎和燕仙子眼眉间有些相像。”韩立有些意外,但目光在燕如嫣和大汉二人脸上分别一扫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轻笑的问道。

“韩兄真是慧眼如炬。在下也姓燕,是嫣儿的一位堂叔!”大汉略一犹豫,就老老实实的回道。

燕如嫣在旁边,也轻点了下头。

“哦,燕家竟然出现了两名元婴修士,照此看来。现在执掌鬼灵门的应该是燕家吧!”韩立摸了下巴一下,大有深意的说道。

“嘿嘿,说是我们燕家执掌本门也不算错,这也是钟师兄一力谦让的缘故。”大汉瞅了钟姓老者一眼,迟疑的说道。

“既然王师兄等人执掌宗门不利,换燕家来执掌本门,这原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老夫可谈不上什么谦让的。”老者却苦笑的说道。

“哦,是吗?”

韩立随口的说道,接着双目微眯的沉默起来。

鬼灵门的三人不敢催促什么,只好静静的端坐着。燕如嫣还好,明眸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什么,而大汉和老者则大为的忐忑。

眼前的这位天南第一修士,早年可和他们鬼灵门的仇怨实在不小的。虽说借着恭贺的名义,对方不至于对他们出手报复,但是这一次前来见韩立,若说心中没有一点担心,那可绝对是自欺欺人而已。若不是鬼灵门实在无法抵挡其他几家宗门的联手施压,恐怕绝不会硬着头皮到落云宗来的。

毕竟像这等一开口,就可能直接逼退几家修仙宗门的事情,整个天南恐怕也只有韩立一人有此能力了。其余的大修士虽然也能让修仙大宗心存顾忌,但能否做到此种程度,可是两说的事情。

“就算没有当年之事,凭什么认为我会出手帮助你们鬼灵门?”韩立终于开口了,但声音一下变得有些清冷。

一听到韩立此言,燕如嫣目光一闪望了过去,大汉和老者却大喜起来。

三人可都从韩立口中,听到了一丝可能之意。

“只要韩兄愿意替本门周旋一下,我们鬼灵门愿意让出越国给其余宗门,只求能够保全本门一脉罢了。而作为对道友出面的酬谢,妾身等人特意给道友带来了几件礼物,希望韩兄不要嫌弃礼轻了。”燕如嫣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

随即就见她单手往腰间一拍,从其腰间储物袋中喷出一股白蒙蒙霞光,灵光往身前的桌面一卷后,顿时三样东西出现在了其上。

韩立淡淡的望了过去。

竟是一件血红手镯,一只瓷瓶及一个淡绿色木匣。

韩立也不言语,单手直接对面虚空一抓,三样东西一颤之下凭空飞射出去,落在了其手中。

这时,燕如嫣玉珠般声音忽然在韩立耳边响了起来:“瓷瓶中的是本门圣药‘血肢丹’,此丹别的功效没有,唯独对躯体损伤具有不可思议灵效,即使肢体彻底断掉,只要及时服下此丹都可重生的,而且和原先一般无二的。因为炼制此丹,需要的几种灵药搜集不易,本门现在也只有十余颗而已。瓶中就有三颗。

至于这只血魂镯则是一件很少有修士知道的魔器,原本是历代鬼灵门之主的携带之物,但是王门主陨落在了坠魔谷,这件东西则被钟长老收回了。此魔器和普通魔器不同,它无法直接祭出克敌,但是却可在镯中饲养阴魂血鬼等特殊存在,并可借助此镯提供吸纳的血气,让它们飞快的提升实力,再在对敌时释放出去,让对手防不胜防的。至于最后的这只木匣中东西,相比之下却是三者中最珍贵的。”

说到这里时,燕如嫣声音略微一顿,明眸异光闪动的看了韩立一眼。

但此时的韩立丝毫变化没有,似乎前边两件物品丝毫未能打动的样子。

此女心中轻叹一口气,但仍保持从容的说道:

“听说韩兄修炼的是木属性功法,而这盒中就是传闻中的五行聚灵珠中的木灵珠!”

“聚灵珠?就是传说中专门吸纳天地五行中的某属性灵气,同时排斥其他灵气的异宝。”原本神色淡然的韩立,面容大变起来,似乎不信的反问起来。

“不错,就是此宝。虽然聚灵珠和最基础的法阵’聚灵法阵‘名字相近,作用也有些相通之处,但两者的区别和真实的功效,想必无须妾身多说什么,韩兄也应该很清楚的吧。至于它和灵眼之物比起来,只要修炼的功法和聚灵珠属性一样的话,普通的灵眼之物更是拍马难及此物的。”燕如嫣缓缓的说道。

韩立目光一凝的瞅了手中的绿色木匣片刻,上面贴着一张淡黄色的禁制符篆,根本无法透视里面分毫。

他突然一张口,对准木匣轻轻一吹。

顿时一股青霞从木匣上一卷而过,那张禁制符篆就自行的飘落而下了,另一只手闪电般朝木匣盖子上一点。

“啪嗒”一声后,木匣盖子自行打开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