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终成眷属

天南修仙界又一次的沸腾起来了。

各大修仙宗门的一些元婴级长老,突然接到了落云宗再次发出的观礼请帖。这一次竟是邀他们参加有天南第一修士之称落云宗大长老,和另外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元婴女修南宫婉,正式结成双修伴侣的双修大典。

接到此请函的众元婴老怪,除了一些早就知道内情的个别修士外,其余之人均都心中大感惊讶。但以韩立现在一时无二的名头,自然无人敢拒邀不来,就其余三大修士因为闭关无法亲身前来,也特叫门下弟子送来了珍稀异常的贺礼。

据说大典召开的数日中,整座落云山脉的天空都被绚丽异常的五色光霞笼罩了大半,在山脉中更是凭空出现一栋栋五光十色琼楼玉台,整条山脉的所有灵花灵木更是在禁制作用下,同时绽放吐绿,让云梦山实在仿若仙境一般。

云梦山三宗以及附近一些想讨好韩立的小宗门,为此可算是出了死力,典礼盛大程度甚至远在韩立成为大修士的那次大典之上。

而参加此次典礼的,除了落云宗送出请帖邀来的大宗门修士外,其他一些中小宗门的修士,以及一些名头不小的散修,也纷纷携礼的不请自来。

结果举行大典的那几天,云梦山的外来修士足足多达五六千人之多,而且大多以高阶修士为主,算是天南千余年来最大的一次庆典了。

不过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以前韩立进阶大修士时,虽然前来恭贺的人同样不少,但大都是心存怀疑,并且同样等阶的大修士天南还有其余三位呢。但是大修士典礼一战后,韩立天南第一修士的名头,算是正式确立了。

听到韩立能以一敌二,同时面对两名同阶修士还能大占上风。任哪一家宗门如何渊源悠久,宗门势力有多大,也都心中发寒起来了。

因为这足以表明,以韩立现在神通,只要不顾及自己宗门的存在,孤身一人就足以踏平修仙门派的。

天南任一宗门也不可能同时拥有两名以上的大修士,根本没什么力量可以抗衡韩立这位天南第一修士的。

如此一来,不管以前和落云宗是否有关系的,所有宗门都纷纷派人前来攀交情了。至于那些散修中的高阶修士,则更多希望能结识这一位天南第一人,期望对方在修炼上能否加以指点一下,或者借此典礼认识其他一些修士。

故而因为典礼而来的外来修士,再加上三宗自己的修士,可真称的上是万修大典了。

韩立带着南宫婉这位佳人出现在典礼上的时间,依旧并不太长,二人只是面带微笑的向众修说了一些感谢的言语,当场喝一杯交杯酒,就飘然离去了。

而下面的事情,完全交给吕洛这位落云宗另一长老主持了。

这位吕长者不愧见多识广,虽然少了两位主角,却仍然将典礼剩下的活动,办得红红火火,热闹非凡。

双修典礼一连持续了三四日,才落下帷幕了。

前来恭贺的群修终于成群结队的开始离去了,但其中也有几人竟意外的留下没走。

……

韩立和一身白衫的南宫婉并肩站在子母峰的母峰顶部,眺望远处白云翻滚的奇景,两人静静无语,仿佛无声胜有声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后,南宫婉皓腕一拂额前青丝,忽然扭首冲韩立嫣然一笑:“这一次我也算因祸得福了,借助姹女天月诀在封印中终于突破到了元婴中期。不过,最后还是要多亏夫君出手相助,竟给我服用了帝流浆这等奇物,这起码省了我十余年的苦修之功,否则现在能否脱困,还是两说。但夫君如此快就进阶后期,可实在让妾身大出意外啊。以夫君现在的神通,人界除了那几个轻易不出手的化神期老怪物外,恐怕无人是敌手了吧。”

“无敌手?这个可不敢随便说的,既然我能有这等机缘,说不定在人界其他什么地方,还有其他元婴修士造化不比我差呢!”韩立微微一笑,倒谦虚的很。

“嘻嘻,这话我可不信!不过没想到的是,那封魂咒还真够阴险的。原以为借助那火蟾内丹之力已经清除此咒差不多了,但没想到竟另有几道其他禁制一直潜藏体内没有发作的。多亏了事先用真正解禁之法解除了一遍,否则还真后患无穷的。”南宫婉眸中秋波流动,仿佛少女一般的妩媚。

“我也大松了一口气,不枉我专门远赴大晋一次的。回头婉儿你再将我给的那枚培婴丹服下,如此一来,进阶后期也未必不能的。”韩立看了一眼身旁的佳人,微笑的回道。

“那培婴丹真的有如此神效!竟连对突破元婴后期也能大有效用!”南宫婉眨了眨美目,似乎有些将信将疑。

“嘿嘿,为了此丹,大晋元婴中期修士都接连陨落,你说它效用如何?”韩立笑而不语了。

“既然夫君如此说了,那等我巩固一下中期境界,然后就服下此丹试试了。”南宫婉双眸灿然生光,微微偏头后,抿嘴一笑起来,竟将少妇万种风情和少女清纯糅合到了一起。

韩立望着妻子吹弹可破的脸庞,再一想起这几日的亲热相处,心神暗自一荡,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神色一动的扭首朝远处天空望去。南宫婉一怔,也随之望了过去。

只见片刻后,一道白光破开天边的禁制,直奔韩立二人所在飞射而来。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露出一丝意外,似乎认出了来人。

就见白光就在二人上空一个盘旋的落了下来,光芒一敛后,露出一名貌美佳人出来,竟是慕沛灵此女。

“参见公子,南宫姐姐!”慕沛灵向二人敛衽一礼,竟神色平静的如此称呼道。

“沛灵妹妹,典礼已经结束了,你还如此匆匆从宗内而来,莫非有什么事情吕师兄处理不了,要妹妹你来找我们夫妇不成?”南宫婉眼波流动,雍容的问道。

“南宫姐姐,有两波客人还留在山中未走。她们都自称是公子的旧识,指明要见公子的。吕师兄不知公子是否相见这些人,故而叫沛灵前来通禀一声的,若是公子不愿见,他自然会赶这些人离开的。”

“夫君的旧识?莫非来的是貌美的女修?”南宫婉似水的眼珠一转,瞥了韩立一眼,竟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南宫姐姐明鉴,来的两波人的确都是女子。”慕沛灵偷瞅了韩立一眼,微咬贝齿的点点头。

“哦,看来是夫君的风流债来了。”南宫婉微微白了韩立一眼。

“风流债?咳,婉儿莫开为夫的玩笑了。沛灵,来的是什么人,你问清楚姓名了吗?”韩立干咳几声,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问过了,一波是一位鬼灵门的燕姓女子为首,还有鬼灵门的两位长老跟着。另一波却是御灵宗一位叫菡云芝的女修,以及合欢宗的董宣儿。”慕沛灵不加思索的回道。

“是她们?”韩立一怔,喃喃了一声。

一旁的南宫婉闻言,黛眉却轻轻一挑,随即轻笑了起来。

“看来这几人还真是夫君的相识。夫君不妨前去见见吧。否则可就有些失礼了。”南宫婉微笑如此道。

“这几人,是当年我大道未成时认识的。见一见,也好。沛灵,你先回去告知师兄一声,就说我马上就去,将她们安排在两座贵宾阁中,我分别见一下吧。”韩立略一沉吟,也就点了点头。

“是,那沛灵告退了。”慕沛灵微一躬身,恭敬的再次化为一道白光飞走了。

留在原地的韩立望着空中,眉头微皱了一下。

“怎么,你对沛灵妹妹有什么不满吗?”南宫婉将韩立神色收入了眸中,微微一笑的问道。

“没有,只是有些想不通,你为何出来后将她认作义妹,原本我可想让你收下此女做入门弟子的。”韩立双手一背,有些不解的摇摇头。

“收沛灵做义妹有何不好?一方面我只想陪伴夫君共赴大道,根本不愿收什么徒弟,二来此女的身世倒和我昔年有些相似,交谈后也颇为的投缘,而且与其让她不明不白的进退两难,不如我将她先认作姐妹的好。这样无论她以后真做你侍妾,还是你暗中将她视作弟子,传授其功法大道,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的。”南宫婉温婉的说道。

“此事就随你意了,我不会多说什么的。我先去见见那两波客人再说吧。”韩立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夫君早去早回了,我就先回自己洞府等候夫君了。”南宫婉轻笑的说道。

听到南宫婉此话,韩立却苦笑了起来:

“婉儿,你修炼的这姹女天月诀竟如此邪门,在修炼时候竟必须借助阴月之力来修炼。如此一来,就要专门布置下法阵来汇集阴月之力了。但阴月之力却对其他修士的修炼可是大有害处的。在此法阵影响范围内打坐修炼,恐怕修为无法寸进的。害的你我不能同处一处洞府修炼,必须专门在另一座子峰上单独开辟修炼洞府才可。”

“妾身当年贪图此法诀威力了,倒没有细想有如此的麻烦。”南宫婉报以歉意的神色。

“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好在你我只在修炼时才不得不分开的,两个洞府又近在咫尺,不是修炼的时候,你我尽可共处一座洞府的。不是真有多大影响。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一步了。”韩立反劝慰对方一句,随即说出了辞别之言,在南宫婉目送下,化为一道青虹离开了母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