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取液

韩立一见此幕,深吸了一口气,背后双翅一抖,人蓦然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法阵旁的原来位置上,二话不说的冲地上三件法器一招手。

葫芦,玉瓶,圆钵顿时同时腾空飞起,在韩立头顶处盘旋不定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空中圆月倾斜了起来,一道银色奇异光束从月中垂直射下,一下将下方的天澜圣兽罩在了其中。

接着香气大放,圆月表面忽然泛起一层水光来,微倾之下,月中就有什么东西要从月中滴落而下。

韩立当即不再犹豫了,身形一晃下,带着头顶三件法器化为一道青虹冲天而起。

这时圆月终于滴下一团拳头大小的乳白色液体,但方一离开圆月,此液体就化为点点白光,顺着银色光束往下边的天澜圣兽徐徐落去,但诡异的是所有光点都只能存在那道光束之中,一有离开光束范围,飘到外边去,则立刻化为乌有。

而这些白色光点一接触妖兽身体,就一个个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因为抵挡天劫,精神萎靡的天澜圣兽,只吸纳了几团白光,就立刻精神大振,口喷出一股妖气,竟将半空中掉落的所有光点都吸进了口中,随即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身形一下又暴涨了一大截出去了。

月中水波荡漾,似乎又有另一团液体的缓缓掉出圆月,同样化为无数白光飘落而下。

这时所化青虹几个闪动后就接近了乌云中的圆月,但是离它还有百余丈远时,忽然附近的空中银光闪动,无数条银弧全都轰隆隆的从云中浮现,狂闪之下,都朝韩立一人猛击而来。

一时间,仿佛有无数条银蛇全奔韩立扑来,声势惊人之极。

即使韩立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见眼前情形也吓了一跳。

不过幸亏那天澜圣兽传音时提过此事,故而他虽然吃惊,但单手一翻转,早就准备好的一物浮现在了手中。

绿光闪闪,正是那件灵宝八灵尺!

眼见无数银弧就要及身时,韩立却在遁光中一挥动手中木尺。

巴掌大的银色莲花在四周浮现而出,密密麻麻,一下将青虹风雨不透的护在其中。

银弧击在莲花之上,爆发出阵阵雷鸣,无数纤细电弧弹跳闪动。

莲花在如此多电弧狂击下纷纷溃散,但马上又从遁光里面狂涌而出另一批来,仿佛无穷无尽,真将如此惊人的雷击硬生生的抵挡了下来。

青虹一闪后,转眼间到了乌云附近,离那圆月只有十余丈远了。

而第二团乳白色液体刚好从圆月中滴出,韩立遁光一停的瞬间,仿佛置身于什么禁地之中,四面八方再有无数电弧击来。

这一次似乎比先前还要密集三分。

在无数银莲包裹下,韩立对这些电弧理都不理,却猛然冲身前的三件法器一点指。

葫芦,玉瓶,圆钵立刻化为三团灵光直奔银月中射去。

而在它们刚离开韩立遁光的瞬间,密密麻麻的电弧将韩立罩在了其中。

一次比先前更加凶猛的雷击,在韩立附近爆裂开来,一时间韩立仿佛置身雷电的惊涛骇浪中,八灵尺莲花虽然层出不穷,也渐渐显出了不支的形态。

莲花护住的区域迅速缩小,向韩立飞快靠拢而去。

但韩立对着一切都视若无睹,反而全神操纵三件法器向圆月徐徐飞去。

不错,的确是徐徐飞去!

不知为何,葫芦等发起一接近圆月三丈内,就一个个变得重逾万斤。仿佛触动了什么禁制,遁速变得蜗牛爬一般,只能一点点的向那圆月靠去。

而这时圆月已滴完第二团灵液,就白光晃动下变得渐渐模糊,竟好像马上要消失不见一般。

与此同时,空中乌云又一阵的波涛汹涌,一阵韩立也感到吃惊的巨大灵压正在缓缓成形。这明显是第九波雷击就要开始的讯号。

看着法器离圆月还有数尺远距离,仍慢慢靠近时,韩立再也无法沉住气了。

他目中精光一闪,突然大喝一声,神识集中之下,蓦然冲着圆月放出了一记失神刺。

一股无形巨力作用到了圆月附近,一层水波般的波澜在圆月四周浮现闪动,三件法器正好处在这层波澜晃动的范围之内,遁速一下加快了三分。

韩立见此毫不犹豫的又一张口,一口精血喷出了口外,双手十指冲精血飞快连弹几下。

精血立刻化为一股血雾,一闪即逝的不见。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颜色各异的三件法器,在血雾消失的瞬间时放出了血色异芒。它们颤抖之下,竟同时脱离了束缚,一下没入了虚空中的圆月中。

但几乎同一时间,原本就有些模糊不清的圆月,却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三件法器孤零零的漂浮在虚空之中。

三件法器是从圆月中装到了些什么,还是空空如也,就连韩立也愕然的无法说清楚了。

轰的一声惊天雷鸣后,原本围着韩立遁光狂击不停的电弧全都往乌云某处一闪的飞入不见。

韩立见到此情形,非但没有轻松起来,反而脸露凝重之色。

他目光闪动几下,冲远处一招手。

葫芦等法器立刻飞射而回。

韩立二话不说的周身青光一起,将三件法器一卷的飞射而下,转眼间就到了下方法阵的一旁。

他看了一眼三件法器,飞快的单手一抓,就将其中漂浮的黄色葫芦抓到了手中,接着往里面看了一眼,单手一翻转让其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于其余两件法器,他根本不看直接就收进了储物袋中。

从始至终,韩立脸色始终如常,丝毫异样之色未露。但从法器中传出的淡淡香气来看,显然韩立这一次,并未白忙碌一场的样子。

天澜圣兽更是丝毫不关心此事,此刻它身心都被空中的雷劫吸引住了。

在高空的散乱电弧全消失不见,但从乌云正对此兽的地方,却传来强大异常的波动,让它也不敢分心丝毫的。

此妖的银色妖云已经消失殆尽,它就直接赤裸妖躯的站在法阵之中,连原先的灰白色妖气都没有再放出来,似乎知道这些妖气对下边的雷劫丝毫帮助没有的样子。

韩立微微一笑,正想对此妖说些什么时,却从空中传来一声沉闷之极的霹雳。

一道水缸粗细的巨大银弧蓦然从乌云下浮现而出,足有二十余丈之长,银光连闪几下后,仿佛一只巨大银蛟,直奔下方的天澜圣兽狠狠扑来。尚未真的落下,从巨蛟身上发出的银色电光,就几乎照亮了大半的天空,声势着实惊人之极。

下方的天澜圣兽见此情形,脸色大变,想都不想的猛然一张口,一颗灰蒙蒙的圆珠喷了出去,滴溜溜的在此妖头顶处旋动不停,正是它性命攸关的妖丹!

但未等银蛟扑到此妖身上,法阵外的韩立却出手了。

只见他手一扬,一面银色小盾飞射而出,随即化为一面银色光幕一下将天澜圣兽护在了其中,然后就悠然的望着空中银蛟扑下,笑而不语了。

而天澜圣兽见此情形,却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银蛟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银色光幕之上,爆发出刺目耀眼的光芒,银色光幕一阵乱颤,随即就若无其事起来。

而银色电蛟一击无效后,竟然没有溃散消失,反而围着光幕一阵缠绕。

巨大的雷击声,不时从光罩表面传出,但每击一下,银蛟的体形就小上一圈的样子,当一连十几击后,银蛟已经只有原先一半的大小了。

“好了,道友可以先将宝物撤去,我可自行应付了。”天澜圣兽忽然在银幕中冲韩立大声的叫道。

韩立闻言并不奇怪,单手冲着法阵中轻轻一罩,顿时银色光幕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在到此的路上,此妖兽就提前叮嘱过韩立了。

妖族的化形雷劫虽然可以请别人护法,甚至代为消减雷劫部分威力,但最后必须由承受者自行抵挡下每波雷击的小半左右威力才行。否则这一波雷击就会反复重复,永不消退的。故而他所谓的请韩立出手,也就是想让韩立替他消磨下剩下三波雷击的大半威能而已。

故而韩立一听对方此言,自然立刻收回了银色小盾。

而没有了银幕庇护,电蛟立刻扑向了天澜圣兽此妖,但却被那颗灰白色妖丹一闪的挡在了前面。

巨大电弧击在丹上,让圆珠微微一颤,却悬浮在原地纹丝不动,轻易挡下了威能大减的雷击。

随后无论银蛟从何方向扑向天澜圣兽,都被此妖丹早一步的挡在了前边,随着一声声的轰鸣声,银蛟体积迅速缩小起来。

韩立看着此幕,摸了摸下巴,抬首又看了看天空,心中淡淡思量道:“看来自己消减最后两拨雷击的威力,完全不成问题的。毕竟只是一名八级妖兽的雷劫,就算对此等阶的妖兽再可怕,但对自己来说,抵挡一下根本不费多少力气的。关键还是看此妖能否独自抵挡剩余的雷劫威能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