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度劫

半个月后,密室石门自行打开了,韩立神色如常地走了出来。

门外银光一闪,相貌和韩立一般无二的人形傀儡,诡异的出现在了眼前。

韩立看了此傀儡一眼,微微一笑,一摸头颅,顿时头顶上浮现出了那只黑绿色元婴来。

此元婴脸色木然,但身形一晃,就化为一道乌光射出,一下没入人形傀儡身体中不见踪影。

而片刻后,傀儡木然的双目忽然眨了几眨,一下充满了生灵之气,仿佛真成了活人一般。

“不错,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将第二元婴用大衍宝经中记载的秘术附体其上,就可让第二元婴直接操纵此傀儡了,也无需担心傀儡距离过远,无法驱使的问题了。看来以后外出,只要时间不太长的话,倒可将第二元婴和人形傀儡一同留在洞府中。”韩立见到此幕,抚掌轻笑了起来。

“韩道友如此做,的确是一种奇妙构思,但就不怕再出现意外,让第二元婴重新有了自主元神,而有这相当于后期的人形傀儡相助,再像上次一般收回第二元婴,可就千难万难了。”韩立袖袍中却付出了童子的声音,似乎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点不用道友说,我心里也清楚的。但这一次,我会用新参悟的几种后期修士才能施展的禁制秘术,事先设在第二元婴神识中,并在人形傀儡身上也会动下几种手脚的,除非第二婴的神识真的比我主元婴还要强大,否则,我可以随时可以让傀儡瘫痪的。”韩立却胸有成竹的说道。

“嘿嘿,看来韩道友早就细细思量此事了,倒是老夫多虑了。”童子嘿嘿一笑起来。

“韩某还要多谢天澜道友好意的。下边,道友是打算就在我这子母峰化形雷劫,还是让我另寻一处秘地,帮道友度劫。”韩立话题一转,忽然提了度劫之事来。

“在子母峰,恐怕有些不合适,毕竟这化形雷劫是禁制也无法掩饰住的,虽然老夫相信道友的神通,但还是找一处罕有人到的地方,较稳妥一些的。”童子迟疑了一下,委婉的提议道。

“好,我见婉儿一面,后带你另寻他处的。”韩立倒也没有刁难的意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他出了洞府,先去落云宗见一下南宫婉,看其修炼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一日后,韩立无声无息的再一次离开了落云宗,遁光一路西去。

五日后,韩立出现在一片荒凉之极的黄土荒原上。

这片土地寸草不生,一眼望去,双目所及之处,除了黄土就全是灰白色的大小石头了。

而韩立更是先将方圆数万里都搜查了一遍。

不要说普通的修士,就连世俗界的凡人都没有一个人的。

“怎么样,这里是我们溪国和花雨国交界片的一片死地,方圆二三十万里之内,都人烟皆无,你在此度那化形雷劫的话,应该安稳的多了。”

韩立站在空中淡淡地说道,随即袖袍一抖,一团青光包裹着小鼎飞射而出。

“这里的确是一个度劫的好地方,韩道友先将我本体放出,让我好好的打坐冥想三日,就可以度劫了。”鼎中传出童子欣喜的声音。

“没有问题!”韩立答应的非常痛快,就见他冲着小鼎手指虚空一弹。

“砰”的一声轻响后,鼎盖自行打开,随即小鼎翻转过来,一股青霞倒卷而出,现出一只牛首蛟身半尺大小的妖兽出来。

此妖兽一飞出青霞,立即一个打滚,体形瞬间狂涨,化为了丈许身高大,浑身青光闪闪。

“下边就有劳道替老夫护法一会儿了。”这妖兽口吐童子之言,随即蛟身一盘,直接向地面坠下,最后在一块较大块的白石上盘落而下,就此不动起来。

韩立望天澜妖兽的举动,并未出言说什么,但是身形一晃之下,人在附近另一块石头上落下,同样的盘膝打坐,闭上了双目。

他们一妖一兽这般一坐,三日三夜的时间过去了。

当第四日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两者同时睁开了双目。

“老夫已经将身体法力调息到了最佳的状态,最起码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够度过雷劫的,道友一开始倒不用忙着出手,老夫真的支撑不信,也应该是最后的阶段。只要道友能挡下最后的三波雷击,老夫就感激不尽了。”天澜圣兽凝重异常的说道。

“原来如此,韩某记下了,道友在度劫之前,不妨先吞一滴此物。”韩立淡淡答应着,但忽然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个寒气阵阵的玄冰小瓶,抬手扔给了对面的妖兽。

“这是什么?”妖兽有几分诧异,迟疑的接过小瓶,打开了瓶盖用神念往里面一扫。

“寒髓?道友竟有这药?”天澜圣兽惊喜交加的大叫起来。

“韩某在大晋的时候,偶尔得到了一点,看在道友先前传授银蝌文的情分上,在下赠送一滴,希望道友不要嫌弃太少。”韩立摸摸了下巴,悠然的说道。

“哈哈,不少,一点都不少,寒髓此物可不比其他东西,在灵界也同样珍稀异常的,偶尔有一些出世,也早被我们妖族瓜分的干净,是真正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天澜圣兽兴奋异常,略顿一下后,一扭身妖首,对韩立目光闪动的又说道。

“即使只有此物一滴,对我来说就足够了,道友赠药之恩,老夫不会忘记的,以后必有厚报。”

此妖最后两名话,说的颇为诚恳。

韩立闻言一笑,没有接口什么。却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一叠阵旗阵盘出现在了手中。

他开始在方圆百余丈范围内。布置起一个颇为复杂的禁制法阵出来。

一盏茶功夫,韩立身形一晃的重新回到了原地时,附近浮现出一层层的乳白色雾气,仿佛迷雾一般,将四周封锁住了。

“这个法阵,可用来防止一些意外出现。然后我就守在法阵之外,替道友护法了。前边的雷劫可都要靠道友自己了。”韩立瞅向妖兽,缓缓的说道。

“这个自然,化形雷劫的雷电是真正的天雷,人界的普通禁制,又如何能抵挡的。对了,在渡劫时我倒有个顺水人情,可以送道友一点好处的。”此妖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目中奇光一闪的说道。

“好处?”韩立闻言诧异了。

“不错,此事在灵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在下界,知道此事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吧。”天澜圣兽嘿嘿一笑,忽然嘴唇微动的传音了过来。

韩立惊疑的听着,但面上渐渐变得吃惊,最后却有一分兴奋起来。

“若是此事是真的,的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韩某身上正好带着此类法器,到可以一试的。”韩立点点头道。

“哈哈,此事自然不会有假的。不过道友可要抓住好时机再出手,否则万一出了差错,反而不美了。”此妖最后口气一凝,点醒的说道。

“这个道友放心,韩某心中有分寸!”韩立含笑的回道。

“我看韩道友也不是那种冒失之人,那老夫这就招来天雷,准备渡劫了。咳,要不是老夫精通一些遮掩秘术,恐怕刚一出鼎的瞬间,化形雷劫就马上临身了。”天澜圣兽叹了一口气,随即身形无风自起的漂浮起来,缓缓往高空飞去。

韩立心中一凛,二话不说的化为一道青虹,一闪后就遁出了法阵之外。

随即他目中蓝芒闪动,隔着重重白雾,就凝神细望此妖下面的举动。

只见白雾中的妖兽,升到了离地三十余丈后,就停止了飘动,而是抬首深望了更高处的天空一眼后。忽然鼻中发出一声闷哼,蓦然身上青光狂闪不定起来,同时附近凭空刮起一道灰蒙蒙的妖风,一下将此妖身形淹没在了其中。

韩立看到这里,神色为之一动。

但马上,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从妖风中传出,一股强大的妖气从风中冲天而起,隐约之间,风中的天澜圣兽似乎施展了什么秘术,让体形一下狂涨倍许。

此妖已将八级妖兽的妖气彻底泄露而出。

仅仅一呼一吸的功夫,原来万里无云的天空一声霹雳传来,随即方圆万里内的骤然间狂风大作。朵朵乌云凭空出现,整个天空转眼间就变得漆黑异常,并在雷鸣声中下起了滔天大雨来。

韩立见到此幕,口中不禁啧啧称奇。

据他所知,这一片有死地之称的荒凉之地,一向干燥异常,就是数十年寸雨不下,那也是经常的事情。如今这位天澜圣兽方一将妖气放出,就马上引来了如此大的天象。看来此妖的化形雷劫,还真的非同小可的样子。

韩立心中方如此想到。

附近空中的乌云中蓦然剧烈翻滚起来。一道道手臂粗电弧在乌云中浮现而出,每一下闪动,都发出轰隆隆的惊人雷鸣。一张张巨大电网,隐约成形了。

韩立嘴唇一抿,双目微眯起来。

就在这时,下方法阵中的妖兽也吼声大起。

在同样惊人的呼啸声中,灰色妖风威能大涨数倍。竟化为一道灰白色飓风摇摇直上,仿佛直接冲入乌云之中,将雷电云雾全部搅碎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