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同化

即使有大量丹药相助,凝结元婴也看一个机缘问题的。慕沛灵此女,结婴几率实在不太高的。

听到韩立此语,慕沛灵一怔,红唇一动的想再说什么。但韩立却一摆手,打断了此女下面的言语:“好了,我并未马上让你做出选择的。你可多考虑几年的。现在我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此期间我给你一些丹药,你尝试着突破中期境界,而琴儿的基础功法,你也代我指点一下吧。”

“是,谨遵公子之命!”慕沛灵还有些不甘,但在韩立口气一沉下,只能有些无奈的顺从道。

韩立点点头,取出一些丹药交给此女,又叮嘱了田琴儿几句后,让二女也退出洞府去了。

等厅堂中空无一人后,韩立缓缓闭上双目,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心境也有些乱的样子。

他就在厅堂中足足坐了一刻钟,再次睁开了双目时,目光变得一片淡然,似乎心境恢复如初了。

他忽然单手一拍腰间,顿时身前一片银光闪动,人形傀儡诡异的浮现而出,就站在面前动也不动一下。

韩立打量了人形傀儡一眼,神念一动下,人形傀儡面容上突然浮现出一层银光来。原本中年人的五官一阵模糊,等银光下再次清晰起来后,竟然变成了和韩立一般无二的面容,仿佛就是韩立自己一般。

而几乎与此同时,此人形傀儡的身子一颤,竟无声无息的拔高了数寸,身材竟也和韩立变得一般无二了。

韩立重新望了傀儡几眼,满意的点点头,冲它挥挥手。

人形傀儡当即面无表情的身形一晃,就在银光中就消失了,竟无法看出它隐匿到了何处?

韩立再低首想了想,站起身来大步出了厅堂,直奔洞府的密室中而去。

但半路上他丝毫征兆没有的忽然开口道:

“我那第二元婴在鼎中还老实吧,没有给道友添什么乱子吧。”

“嘿嘿,一只区区的中期元婴,没有躯体又能给老夫添什么乱子。只是又多出一个家伙来,鼎中可稍嫌有些挤了。”

从袖袍中传来了童子那老气横生的话语声,韩立竟不知何时将虚天鼎放置在了袖中。

“天澜道友先忍耐一下,我这就第二元婴重新同化回来,将它收回了。到时道友自然没有这些烦恼了。而此事一了,我就护道友经过化形雷劫,好塑体幻化人形,道友没什么意见吧?”

“韩道友心中还记得此事,老夫怎会有其他意见的。”天澜圣兽一听韩立此语,大喜的回道。

韩立淡淡一笑,不再和天澜圣兽说些什么,人就已经一闪的进入了密室之中。

身后石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

韩立缓步走到了密室中间位置,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抖。

一团青光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一只青色小鼎悬浮在了身前。

鼎上青光一闪,童子模糊身影浮现而出,笑嘻嘻的盘坐在鼎盖之上,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韩立神色不变,对童子视若无睹,却单手一拍储物袋,顿时多出一叠阵旗出来。

手一扬,十几杆阵旗一闪即逝的飞向密室四周,随即一层淡黄色光幕若隐若现浮现而出,将密室包裹了起来。

韩立则木然两手一谄诀,对着身前虚天鼎轻轻一点指。

“嗖”的一声鼎盖激射飞出,飞到了高空之中。

那童子却先机得很,早一晃得飞到了一边,笑容不变的注视着小鼎。

鼎中除了传来轰隆隆的嗡鸣声外,并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韩立脸色一沉,口中咒语声出口,一道法诀打在了鼎上。

顿时虚天鼎微微一颤,一团青蒙蒙东西从鼎中缓缓升起,半尺来长,被无数青丝包裹的密密麻麻,仿佛青茧般的存在。

“破”韩立口中一声低喝。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包裹一团青丝顿时一根接一根的寸寸断裂,转眼间化为点点莹光消失在了虚空中。

第二元婴黑绿色的身影马上呈现而出。

只是这时的它,双目紧闭,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似乎昏迷中未醒。

韩立见到此景,双目一眯,毫不犹豫的单手虚空一抓。

数根银灿灿的细针立刻浮现在手指间,冷冷瞅了空中的元婴一眼,就抖手一甩。

十几道银丝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原本昏迷不醒的元婴突然间周身黑光一闪,竟诡异在原地一晃的失去了踪影。

银丝自然一下扎在了虚空处,纷纷落空了。

韩立却不惊慌,反而嘴角带起一丝冷笑的冲虚天鼎一点。

密室的一角蓦然射出一蓬青丝来。

只见青光大放间,就将下方某处虚空都罩在了其下。

一声闷哼传来,在青丝闪动中,那黑绿色元婴再次的浮现而出,只是这时的它,四肢脖颈均都被青丝缠的结结实实,再无法动弹分毫了。

而这时,那十几道落空的银丝在远处一个盘旋后,飞射而回。

“噗噗”几声后,那些落空的银丝一个盘旋的飞射而回,转眼间就没入了元婴身体各处。让元婴身体一颤,浑身法力就失去了控制,无法调动了。

第二元婴小脸,顿时现出绝望之色。

“你不要心存侥幸之心了。你的一切心机都是复制当初的我,我又怎会给你可趁之机的。我又不打算抹杀你的存在,只是再次和你同化一次而已,何必再苦苦抵抗。”韩立声音不急不缓,仿佛在和一名至交好友说话一般。

“什么不会抹杀我的存在?没有了自主意识后的我,还会是我吗?和从这世间消失,有什么区别。”第二元婴被禁制之下,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了,干脆放弃了挣扎,但冲韩立怨毒异常的大叫道。

“这话说起来是不假!但你原本就是我的第二元婴,根本就不该有自主神识的,我抹去你的自主意识,你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要怪就怪你原本就不该存在的。”韩立眉梢一动,冷冷的回道,当即不再想说什么废话的两手一掐诀,困束第二元婴的青丝一下灵光大放,第二元婴只觉两眼一黑,就真正的昏迷过去了。

韩立这才神色一松,但似乎想起了什么,扭首瞅了一眼旁边童子。

童子倒也乖巧,一见韩立冷冷望来,当即一言不发的身形一晃,身躯就自行的溃散不见了。

韩立点了点头,冲空中鼎盖一指。

此物立刻坠落而下,虚天鼎通体青光一闪,就重新合上。

韩立几乎与此同时的一张口,一股青霞飞射而出,一下将小鼎卷入了其中。然后此鼎在霞光中迅速缩小,几个闪动下,就被他吸入了腹中。

韩立轻吐了一口气,这才盘膝坐下,同时冲远处的第二元婴看似随意的单手一抓。

一股巨大吸力凭空产生,一下将元婴吸了过来。而此元婴一顿,就悬浮在了韩立身前丈许远地方。

韩立则仔细的用神念探杳了一遍黑绿色元婴的情况,确定对方神识真的远逊自己后,才放心双目一闭,一拍自己天灵盖。

顿时韩立头顶处青光闪动,一只数寸大小的青蒙蒙元婴无声的浮现而出,此元婴足下踩着青色小鼎,双手捧着一只绿色木尺,头顶上还盘旋着一颗白蒙蒙的圆珠,而双眉之间却隐约有一团黑气若隐若现,在身体四周更有数十口迷你的金色小剑在盘旋不定着。

它正是韩立苦修百余年的主元婴。

此元婴脸上无悲无喜,只是淡然的瞅了一眼身前的第二元婴。足下小鼎青光一闪,就载着其缓缓向对面飞去。

等离黑绿色元婴只有尺许远,韩立元婴停下了飞动,目光一动的瞅了一眼对面元婴身上的青丝,突然白嫩小足轻踩了一小鼎。

顿时小鼎嗡鸣一声,第二元婴身上青丝一闪的消失不见,只留下黑绿色元婴悬浮在了空中。

然后就见足下的虚天鼎,忽然徐徐变大,韩立元婴竟从容的盘做在了其上,然后将手中绿尺往空中一抛,两手掐诀下,一阵低不可闻的咒语声出口。

韩立元婴身上青光大放起来,双目缓缓闭上,但眉宇间的那团黑气却滴溜溜一转,竟凝聚成形,幻化成一只乌黑的第三只眼睛,闪闪发亮,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并略一转动下,就死死凝望着对面的第二元婴,不再挪移一下了。

而就在这时,韩立元婴忽然口中咒语声一停,眉宇间的第三只眼睛黑光一闪,一下喷出一片黑色光霞来,正好击在了对面元婴的身上。

顿时黑绿色元婴身体一震,竟然张开了双目,但瞳孔中一片茫然,仿佛神智不清的样子。

而就在此时,韩立紧闭的双目也同样的睁开了,瞳孔中精光一闪,从双目中同时射出两道青色光柱来,竟直接射入对面元婴的目中,仿佛强行要将什么东西灌注第二元婴体内一般。

而第二元婴四肢无力的下垂,但身躯偏偏轻颤个不停,同时原本木然的脸孔上现出了痛苦异常的表情,似乎想要大喊,但却什么都无法出口。

韩立元婴则始终面无表情,只是不停的从目中喷出青色光柱,对第二元婴的一切异样都视若无睹的模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