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收婴

“布阵”

早就注意封印的奎焕和妇人一见此情景,毫不犹豫的齐声命令道。

三十六名落云宗弟子,同时将手中阵旗阵盘往封印上空一抛。

顿时这些布阵器具灵光大放,一层层五色光霞凭空浮现,往下一卷而去。

那团乌光不及防下,只觉眼前五色灵光一闪,就被光霞裹在了其中,困在了里面。

乌光中的自然是第二元婴。

它在被那三焰扇火焰笼罩的时候,竟下意识将原先灌体的魔气全都激发出去,加以保命。如此一来,虽然魔气被火焰化为了乌有,甚至连魔躯也被炼化了大半,但是误打误撞下,却解除了元婴的魔化,元婴瞬间恢复了灵智。

而它也不愧拥有韩立先前的记忆,在生死一线之下,竟果断的先自爆了那把魔器赤血剑,破开了三色火焰,随后又怕韩立用风雷翅追来,一咬牙下,将那件修复好的鬼罗幡也自爆开。

这两件宝物的自爆果然非同小可,韩立不防之下,竟真让它获得一线生机,从韩立眼皮底下逃遁了出来。

不过,它很清楚这种手段绝对无法阻挡韩立多久的,心中早打定了注意,一旦遁出魔渊后,立刻就施展元婴的瞬移之术,马上逃到七灵岛之一的某座岛屿上去。

它为了以防万一,可早就在岛上某个隐秘之地布下了一处藏身之所。甚至为此动用了几件特殊的宝物和摆下一种隐匿气息的极高明法阵,相信绝对可以瞒过韩立的神念扫描,从而获得喘息之机的。

但第二元婴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一向喜欢单独行动的韩立,这一次在封印外召集这般多低阶修士,并且事先布置好一个威力不小的禁制法阵,封锁住了封印出口,就等着它自投罗网!

现在第二元婴被困光霞中,自然惊怒异常。

他小手冲着四周的光霞狂挥不已,结果一道道漆黑剑气冲着四周一阵狂斩。

但这五色光霞颇为神妙,虽然被这些剑气大半一斩而开,但马上又光华一闪的恢复如初了,丝毫不给第二元婴留有遁出的机会。

如此一来,第二元婴小脸大变下,双手猛然一搓,再同时向外一扬。

顿时两道黑色光柱喷射而出,但随即又一下化为两口丈许长巨剑,冲着同一方向狠狠一斩而下。

原本在四周拼命驱使阵旗阵盘的众修士,终于无法再支撑下去了。

只听“轰隆隆”的两声巨响后,五色光霞被劈开了一个数尺大的孔洞,周边虽然灵光闪动,但是却因为孔洞太大,并且驱使阵旗阵盘的修士法力一时无法供应上,此孔洞竟然没有马上合上。

第二元婴见此大喜,身形一晃,就施展瞬移之术在光霞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黑光闪动间,黑绿色元婴出现在了五色光霞之外。

它狠狠的瞪了四周群修一眼,随即两手一掐诀,就要接连瞬移的逃离此地。

但就在这时,忽然其身前处一股轻风吹来,一道人影随风浮现了。

“不好!”第二元婴想都不想的身形一动,就先一步的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而随风浮现的,自然就是刚用风雷翅追上来的韩立。

他一见第二元婴,连面都不照一下的就瞬移走了,脸色阴沉之下,冷哼了一声。

只见他眉宇间突然自行裂开一道纤细血痕,一团黑气从里面飞快冒出,随即凝聚化形,幻化出一只乌黑眼珠来,诡异之极的盯向远处。

一道黑芒,一闪即逝的射出去,在二十余丈外的虚空处,自行爆裂开来。

黑光一闪,第二元婴一个跌跄的浮现而出,小脸一扬之下,满是惊恐难信的神色。

韩立冷笑一声,张口一喷,一件青色小鼎飞射而出,被他一把抓住,随即背后青白色羽翅一抖,人就无声息的随风隐匿了。

第二元婴回首一见此幕,心中大叫不好,当即身体一动,就化为一道黑光要激射遁走。

但是就在此时,从虚空中忽然喷出一蓬青丝,守株待免般的一散之下,就将此元婴缠了个结结实实,五花大绑起来。

第二元婴虽然大惊,但周身同时射出无数道乌黑剑气,想要破困而出。

但是一连串的爆裂和团团乌光闪动后,那些青丝却毫发无损。

黑绿色元婴真的害怕起来了,正想再施展其他秘术脱困时,青色电弧一闪,韩立单手托鼎的在附近诡异浮现。

他一见第二元婴还想挣扎,目中冷色一闪,手指冲小鼎轻轻一弹。

“当”的一声轻响,鼎盖自行打开,一股青色霞光冲天而起。

随即捆绑元婴的那些青丝,呼应般的灵光大放,第二元婴只觉身上一紧,体内的灵力就骤然间转动不灵了。

接着青光一闪,他就被青丝一扯的向后激射而去,转眼间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席卷进了小鼎中。

韩立冲空中鼎盖一点,顿时鼎盖化为一道青光坠落而下,重新盖上了虚天鼎。

小鼎通体光芒一敛,重新密封了起来。

韩立心中一松,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

身处虚天鼎中,就算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绝无能力逃出了。

“恭喜韩师叔大功告成!”

这奎焕和妇人带着一干筑基期弟子,纷纷上前的见礼恭贺,脸上隐现讨好之意。

“呵呵,这一次你们也立功不小,这两瓶中有一些丹药,对你们的修为略有益处,你们拿去分了吧。另外这魔渊必须增派人手,严加看管。以防有其他妖人,混进其中。”韩立微微一笑,单手往腰间储物袋一摸,手中多出两个白色玉瓶扔给了奎焕,同时又叮嘱了一番。

“是,弟子一定会和其他宗门商量此事,从此加派人手的。师叔不如先回灵鳖岛休息两日,然后再返回宗内吧。”奎焕接过玉瓶,大喜的说道。

“不用了。此地离宗内也不算太远,我还另有要事的,就不在此地多逗留了。”韩立一摆手,摇摇头的吩咐道,随后就将手中小鼎一收,就化为一道青虹破空离去了。

奎焕和妇人自然躬身的目送韩立离去,半晌后才再次抬首起来。

“奎道友,韩前辈留给你们的是何丹药。以韩前辈这般身份之人,所留丹药一定非同小可吧?”站在更远处的红袍修士,带着门下弟子也凑了过来,望着奎焕手中的两只玉瓶,脸上露出羡慕之色来。

“这个奎某也不知道,不过想来不会太差的。我等还是赶紧将封印重新加固复原吧。”奎焕干笑几声,手上白光一闪下,两只药瓶就收了起来,似乎不愿多谈此事,却向众门下弟子如此的吩咐起来。

那个封印虽然再次弥合上了巨大口子,但表面闪动的灵光,却明显黯淡了几分。

顿时落云宗的众修士,纷份向四周的那些石柱飞去,准备将封印再次加固起来。

红袍修士虽然很想知道瓶中是何丹药,见到此幕倒不便再追问下去,口中嘿嘿一笑,立刻命令身后弟子也加入巩固封印的行动中。

顿时在十几根石柱嗡鸣之下,封印表面泛起了一层乳白色灵光,封印并渐渐的凝聚加厚起来……

十余日后,韩立回到了云梦山。

不过他根本没有回落云宗,而是直接回到了子母峰处。

但是当他分开禁制,刚刚落到了母峰的洞府前时,那里却早有一女等在了那里。

“是你!”韩立看着眼前的白袍女子,微微的一怔。

“参见师傅!”这位貌美女修冲韩立敛衽一礼,一脸肃然之色。正是他的记名弟子,柳玉。

“你一直守在此处?”韩立眉头一皱,随即淡淡的问道。

“并非弟子一人,慕师姐和宋师姐也到此处了。我三人有些担心,就轮流在此恭候师傅返回。不过现在,她二人正在小师妹的洞府中小聚。”柳玉悄悄打量韩立一眼后,口中乖巧的回道。

“嘿嘿,以我现在的修为,抓回自己的第二元婴,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你们都见过琴儿了。”韩立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的,弟子的确见过师妹了。田师妹的确乖巧伶俐,怪不得师傅会亲自收她入门下的。”柳玉嫣然一笑起来。

“琴儿和你们不太一样,她身怀龙吟之体,大道恐怕注定没有什么机会的。我收她是另有原因的。你不必试探什么?”韩立眉梢一动,轻描淡写的说道。

“师傅说笑了,弟子怎敢试探师尊!”柳玉一听此话,心中一喜,但玉容上不禁露出尴尬之色。

“好了,既然你们都到这里了。去将她们三人都叫过来吧,我正好有话要对你们几人说一下。”韩立摸了摸下巴,忽然沉声的吩咐道。

“是,弟子谨遵师命。”柳玉心中一凛,马上答应道。

韩立点点头,冲着紧闭的洞府大门袖袍一拂,一股青光席卷而出。

“轰隆隆”的一阵大响,石门缓缓升起,韩立就衣衫飘飘的走进了大门之中。

而柳玉则化为一道白光,直奔田琴儿的洞府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