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入渊

“弟子昔年不知师叔真实身份,多有冒犯之处。还望韩师叔千万莫怪弟子!”那名黄衫人见韩立一眼就认出了他,脸色唰的一下有些发白了,竟然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旁妇人见此情形,却为之一愣。

她这位奎师兄平常可最是口齿伶俐了,怎么现在变得如此模样了。

而听他口气,竟似乎和大长老早认识的样子。

妇人满心疑惑,却不敢主动问什么。

韩立嘴角一翘,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不知者不怪。当年我另有隐情,隐瞒了修为。又怎会和你们师兄弟计较此事。但奎师侄,你竟然能够结丹,还真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其他二人如何了。”

这位黄衫修士,竟是当年曾经邀他前去捕捉雪云狐的那名叫奎焕的落云宗弟子,灵根资质算是普通平常,但如今竟从炼气期一下进阶到了结丹修士。韩立自然有些意外了。

“王师兄他们机缘不太好,连筑基那一关都未能过去,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坐化了。”奎焕见韩立把当年之事记得一清二楚,意外之下却苦笑的回道。

“这倒也是。他二人资质也不算好,未能筑基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奎师侄看来是另有什么奇遇了。”韩立轻叹一声道。

“弟子百余年前曾经无意中吞食过一只不知名灵草,才忽然修为突飞猛进的!”奎焕赔笑一下,口中解释道。

“嘿嘿,这说明你的福缘不小。不过,我这次来可不是叙旧的。有些事情要问你们!”韩立神色一板,声音阴沉下来。

“大长老尽管开口,只要弟子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妇人忙恭声答道。

就算韩立不是落云宗的大长老,单凭天南第一修士的身份,就足以让她蓄意加以讨好了。

“没什么,我只想问问,这一年来你们七灵岛看守的魔渊封印,可有什么异常变化吗?”韩立缓缓问道。

“封印?似乎好好的,由我们七岛轮流派人手巡视着,并未听说有什么异常。师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妇人一呆,口中下意识的回道。

韩立听到这话。却眉头一皱。

“七岛轮流看守?这么说即使其他岛屿修士看守时出了问题,你们也不一定知道了。”韩立神色阴沉了下来。

“若其他岛屿不通告我们,恐怕如此了。”奎焕和妇人互望一眼,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回道。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韩立闻言并未动怒,反而目光闪动几下,忽然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一套五颜六色的阵旗阵盘出现在了手中。

“你们带领三十六名弟子马上去魔渊入口处,立刻将这‘玄罡天煞阵’布下,我要下魔渊一趟。万一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都要给我挡下来。我不指望你们杀敌,只要稍微拖延下时间就可以了。”韩立平静吩咐道。

一听韩立此话,奎焕二人大为的意外,但口中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

“事不宜迟!你们马上挑选好人手。立刻到封印处布下法阵,我要先走一步,进入那魔渊看看去了。嘿嘿,希望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韩立喃喃的说了两句,将布阵器具一抛,站起身来。

接着未等眼前二人回复。就周身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青光往空中激射而去。

看遁光方向正是封印魔渊之处。

妇人和奎焕忙恭送一下,随即不敢怠慢的纷纷放出传音符,召唤岛上合适的其余弟子。

片刻后,另一波修士汇聚了过来,二人马上分发布阵器具,然后带队从岛上出发了。

他们可一点时间都不敢耽搁,生怕误了韩立的事情。

而这时的韩立,却已经站在了昔日的魔渊入口上方。

当日的巨大漩涡,如今只有五六十丈宽广而已,并且在漩涡的四周分布着十几根巨大石柱,这些石柱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而成,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却能半浮在四周的海水中不动一下。

从石柱上射出的一道道乳白色灵光,正好形成了一层白色光幕,将漩涡彻底封印在了其下。

韩立悬浮在上方,双目微眯的打量着眼前封印不语。

“韩前辈,你看这封印一直完好无损,会不会前辈的消息有误?而且我们七岛修士也一直守在附近,绝没有松懈过的。”

在韩立身后处,另外站着七八名修士,其中一名结丹期的红袍修士,正小心翼翼的问道,看来已经知道韩立身份样子。

而其余的筑基期修士,则束手而立的站的更远一些,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哼,想要不损伤封印潜入其中,我就至少知道五六种以上方法。至于瞒过你们的耳目,更不是什么难事。”韩立却头也不回的冷冷道。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红袍修士只能面露一丝苦笑的无语。

“一会儿,我们落云宗弟子会布下一座临时法阵,暂时控制住入口。你们赤莲宗一会儿配合一下就可了。这没有什么问题吧?”韩立声音一寒的说道。

“没有问题!前辈,你真的要进入封印之内?”红袍修士听出了几分韩立之意,却不禁惊疑起来。

“这个自然要入魔渊一趟。否则,我何必亲身到此。现在是魔气被压制最强时候,也正是进入里面的最佳时机。”韩立毫不迟疑的说道,随即抬首望了望天空。

现在正是午时分,炙热的太阳高挂空中,显得惹眼异常。

红袍修士也抬首望了下刺目的骄阳,脸上露出了一分恍然的表情。

“好了,你们好自为之吧。我先下去了。”韩立不愿再耽搁下去,袖袍一抖,一团三色光焰滚落手中,化为一把三色羽扇。

随即就见韩立单手持扇的轻轻一晃,扇上符文纷纷涌现,上层三色火焰在羽扇表面浮现而出。

韩立身形一晃,人就化为一道青虹往光幕上射去,同时手中羽扇对准光幕虚空一斩。

“轰”的一声巨响,三焰扇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火刃,三色光焰轻易的将乳白色光幕一下划出一道丈许宽的裂缝来,里面漆黑如墨的魔气狂涌而出,想要弥漫开来的样子。

红袍修士一见此幕,脸色微变,那些筑基期修士则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

可是韩立另一只袖袍却早有准备的向下狠狠一拂。

顿时一股青蒙蒙光霞向下狂卷而去,竟凭借强大灵压瞬间将那些泄露魔气,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随即灵光一闪,韩立就射入了魔渊之中,而那被分开的乳白色封印却在此时飞快的弥合如初,竟一丝魔气也没有跑出来。

红袍修士这才心中一松,随即自嘲了一下。

对方可是天南第一的大修士,自己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

但就在此刻,忽然站在其身后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口中一声大喊:“师伯,你看!”

红袍修士闻言一怔,头颅一扭的随声望去。

只见远处天边有灵光闪动,随即数十道遁光正朝这边激射而来。

“是落云宗修士!看来这位韩前辈还真没有一点虚言。难道真有什么厉害妖魔潜入到了魔渊中了?”红袍修士望着远处喃喃几句,面上现出了复杂之色。

身处漆黑魔气包裹中的韩立,已经浑身金弧闪烁,再次激发出了辟邪神雷,以防止魔气的侵入。

他在轰鸣声中,正向魔渊最深处滑落而去。

金弧魔气不停的交缠一起,但又在低沉的雷鸣声,不停的溃散泯灭。

韩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却两手掐诀的正一遍又一遍的催动玄牡化婴大法中记载的一种秘术口诀。

一千丈、两千丈、三千丈……韩立虽然手中法诀不停,但神识中却一直丝毫反应没有,随着深入魔渊越来越深,脸色阴沉的也越发厉害了。

当深入魔渊七八千丈时,他心中也不禁有了一丝晃动。

难道他真的预料错了,那第二元婴并未赶到此地来,而另寻他处修炼去了。

韩立心中暗嘀咕一句,但忽然神色一变,竟身形一顿的停下了遁光。

他面容凝重异常,两手法诀一变,口中同时传出低沉咒语声,但双目却蓝芒闪烁的盯着下方眼也不眨一下。

但是忽然,他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有些不太确定的样子。

犹豫了一下,他身形再次一动。

只是这一次,韩立似乎很清楚目标所在,竟直奔某个方位遁去。

这一次没有再下落多久,仅仅三四百丈距离后,韩立就听到了一阵仿佛野兽般的低吼之声。

他嘴唇一抿,遁速一下慢了大半,手中的三焰扇却滴溜溜一转,随即被五指一下扣紧紧的。

韩立瞳孔中的蓝芒却开始刺目耀眼,凝望着下方的魔气,眼也不眨一下的样子。

以韩立现在修为,明清灵目全力施展之下,即使在这万丈魔渊中也可看出百丈之远了。

只是一过五十丈后,所看的东西就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而在下方百丈之遥处,正有一个高大异常黑影,扬首发出震天般的狂吼声。

韩立灵目望去时,竟正好和黑影鲜红欲滴的双目猛然间对上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