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踪讯

他看了看地上令牌,又瞅了瞅其他几名执事惊疑的目光,苦笑了一声道:“是大长老传音符,命令我等三日内凑齐玉简中所需材料。听大长老口气,这些材料是炼器用的,似乎颇为稀有。几位师兄,看来我们要先放下其他的事情,全力完成大长老吩咐再说。”

其余几名修士一听这话,均都大惊。

“既然是大长老的吩咐,那自然以此事为先了。看看玉简中材料,宗内有的马上从库存中取出,没有的立刻去古剑门和百巧院两家看看,特别是百巧院擅长炼器,应该能凑够所有材料的。否则大长老不会只给我们三天时间的。”其中一名年纪较大的灰袍老者,果断的说道。

包括蓝袍修士在内的其余修士,自然连连的点头。

这些筑基期管事又商量了几句后,就纷纷御器飞离了阁楼,急急忙忙开始四下调配玉简中的材料。

三日后,蓝袍修士带着一个鼓鼓囊囊储物袋,将材料送到了子母峰外,但自然被子母峰禁制挡了下来。

这位筑基期弟子,放出了一道传音符后,就将储物袋取出,双手捧着的敬候在那里。

结果一盏茶功夫后,禁制所化迷雾忽然间一阵翻滚,接着从雾气中射出一片青霞。

灵光一闪后,就将蓝袍修士手上储物袋席卷而走。

蓝袍修士心中一凛,冲着迷雾拜了几拜,才恭恭敬敬的御器腾空而走。

子母峰前瞬间恢复了平静,一切都仿佛未曾发生过一般。

母峰洞府中的韩立,将人形傀儡一收,神色淡然的用神识检查着手上储物袋中材料。

“不错,还真的都凑齐了。看来宗内的这些管事倒也颇能干的。”片刻后,韩立面露满意的喃喃道。

“你身为落云宗的大长老,他们又怎敢不尽心尽力的。不过我倒没想到,你让他们将凝练火灵丝的辅助材料也一同送了过来。你修炼的可不是火属性功法。”那童子身影再次浮现在了鼎上,正用奇怪的目光望着韩立。

“这一点我自然知道,但是我有一物在手,即使身上没有多少火灵力,但一样可以驱使灵火凝练灵丝的。此物可是原本诞生出火灵丝之物的宝物,再用它来凝练火灵丝本身,可是最恰当不过了。”韩立冷静的说道,一拍腰间,顿时一只火红小鼎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了身前。

童子双目一眯的打量了火鼎两眼,没有说什么,但点了点头。

韩立微微一笑下,将手上储物袋往地上一倒。

顿时一片白光过后,地上蓦然多出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玉盒木匣。

韩立再单手冲火鼎轻轻一点。

赤红鼎盖无声无息的飞射而起,随之鼎中轰隆声一响,出了一团团赤红火焰,眨眼间化为十余只的赤红火鸦,围着火鼎一阵盘旋飞舞。

“火焰化灵!你这件宝物威力一般,但的确是非常纯正的火属性宝物,倒适合替你凝练火灵丝的。不过纵然如此,这些火鸦是此鼎诞生出来的,不是你法力所化,操纵起来肯定有些生硬的。用此法凝练火灵丝,恐怕要费极大心神了。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前功尽弃的。”童子出言警告道。

“这就请天澜道友放心了,韩某别的没有,就是有足够的耐心。”韩立打了个哈哈,不以为意的说道。

童子听韩立如此一说,自然不会再劝阻什么。

就见韩立两手掐诀,一道法诀打在了火鼎上。

顿时此鼎滴溜溜一转下,体形狂涨起来,转眼间化为了数倍大小。

韩立这才袖袍一抖,那块透明状东西立刻从袖口飞射而出,一下没进火鼎之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火鼎轰的一声后,一团团赤红火焰在火鼎表面浮现,鼎中也立刻火光冲天。那团胶质东西就在赤火中若隐若现,竟被数只火鸦追逐着顶出了火焰之上。

韩立见此,脸色一凝,十指连弹,十几道颜色各异法诀同时弹射而出,全打在了那些火鸦身上。

这些火鸦一阵骚动,一个个对准透明状东西一阵狂喷不已。

而那东西仿佛能吸纳这些火鸦之火一般,竟随着火焰煅烧,表面渐渐泛红,外形也开始改变起来。

韩立冲身前地上一个玉盒一抓,盒盖自行射出,露出里面淡蓝色的一小块膏状物品。

手指一点,膏状物一下飞入了鼎中,遇火立刻化为了蓝色液体,被透明状东西全都吸纳的一滴不剩。

韩立见此心中一喜,手中法诀一停,却从指尖处射出一根根青丝,全没入了赤焰之中。

火焰一下高涨数尺,同时鼎中隐隐传出了嗡鸣之声,而韩立神色却肃然无比……

两个月后,一道青光直奔落云宗主峰而去,结果一闪即逝后,就在山脚处的大殿入口处光芒一敛,现出了韩立的身影。

把守殿门的十几名落云宗弟子,一看清楚韩立模样后,个个大惊的急忙上前参拜。

韩立却摆摆手,一抬腿,人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却诡异的出现在了殿门之内。

这些弟子自然吓了一跳,不禁随着望了过去。

只见韩立明明只走了几步的样子,人却闪了几闪,就消失在了走廊中。

这些殿门弟子骇然之余,对门中的这位大长老更加敬畏了几分。

当韩立出现在大殿偏厅中时,吕洛这位真正主持落云宗事物之人,正在厅中来回的走动着,面上隐现焦虑之色。

“韩师弟,你总算出关了。看来我发的那张传音符,师弟已经接到了。”吕洛转首一见韩立,目中一喜,脸上焦虑似乎也不见了几分。

韩立微微一笑,身形一晃下就出现在了一张木椅面前,从容的坐了下去,才说道:“传音符上说,白师侄等人在坠魔谷失踪了。此事有些诡异,还牵扯到沛灵和我那位记名弟子,自然要过来问个究竟了。”

“此事是有些蹊跷的。白师侄等人去坠魔谷已经半年时间了,怎么算也应该返回宗门了。但是据我派去寻找的弟子回信道,竟然说只有修士看到白师侄三人入谷,却并未有人看到她们三人出来过。也有修士在外谷碰见过她们三人,但不久后就诡异的在坠魔谷消失不见了。我怀疑她们三个莫非竟……”说到这里时,吕洛话语声一顿。

“莫非她们三人竟闯进了内谷中去,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被困在了某地。”韩立却接口了下去,神色淡淡,看不出心中到底如何所想。

“不错,为兄就是此意。不过坠魔谷内谷虽然依旧非常危险,但师弟已经进阶到了大修士,又曾经闯过一次内谷,只大概寻觅一下内谷,应该没有问题吧。”吕洛迟疑的问道。

“嗯,坠魔谷内谷的空间裂缝,对我没有多大危害,只要不去那些特别危险之处,就无大碍的。我正好炼器结束,就跑上一趟吧。”韩立倒也干净利索,略一思量后就这般说道。

“如此最好了,那就有劳师弟了。不过师弟现在是本宗大长老,身肩本宗兴衰,还要以自身安危为重的。”吕洛先是很高兴,但随即想起了什么,连忙出口叮嘱道。

“吕师兄尽管放心,在天南应该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到我了。我也不会轻易犯险的。”韩立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但心中却想起了当年的那只遗失在坠魔谷的天煞魔尸。

难道三女的失踪和这魔尸有什么关系。没有任何原因,韩立心中却浮现出了这个诡异的念头。

心中略觉有些奇怪,但是韩立表面却镇定异常,和吕洛再聊了一会儿后,才不慌不忙的告辞离去了。

两日后,韩立在进入禁地中看望了一下南宫婉的情形后,就独身一人离开了落云宗,直奔坠魔谷而去。

一个多月后,东裕国昌州境内有三道遁光极快的飞遁着,忽然在某一座无名小山上空一阵盘旋,三道遁光就此落了下来,现出了三名大汉出来。三人均都身材高大,人人肩上插着两把颜色各异的飞叉,面容也几分相似,竟仿佛同胞兄弟一般。

而在小山顶部却另有三名修士早就等候在了那里。一名老者一名中年儒生,以及一名面带淡笑的青年。

“哈哈,候老哥久等了!我等兄弟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下,千万不要见怪啊!咦,这两位道友也是贵宗弟子吗?”为首一名年纪最大汉子,满脸豪爽的冲老者大笑道,但朝青年和中年修士扫了一眼后,目中却有一丝惊疑闪过。

因为他马上发现老者和中年儒生都老老实实的在青年两旁束手而立,脸上全都恭敬之色,那老者即使听到大汉冲其打招呼,也只是拘谨的冲其一笑而已,竟然不敢主动和他们三人说话的样子。

这自然让这些大汉吃了一惊,神念往那青年身上一扫,却心中纷纷骇然起来。

因为对方身体仿佛迷雾一般,神念扫去竟丝毫结果没有,根本看不出对方的法力深浅。

三名大汉都面色大变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