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威震天南

一个月之后,号称天南第一正门的太真门玄武大殿中,一名面若婴儿但须发洁白的老道,眉头紧皱的看着手中一张淡白色玉简,神色阴睛不定。

半晌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忽然冲着殿外一声吩咐道:“来人!”

随着此声话落,顿时从殿外走进来两名中年道士。

“掌门,不知有何吩咐!”这两名筑基期道士躬身一礼。

“将这块请函送到后山金霞谷,就说溪国出现了第四名大修士了,现在落云宗送来了大典的请函。问太上长老是否要亲自去一趟、还是几位师祖中的哪位跑上一趟。”老道将玉简递了过去,凝重的说道。

“是,掌门。弟子一定亲自交到师祖手中。”两名道士面色一变后,立刻恭敬的答道。

随即二人接过玉简,化为两道遁光飞离了大殿,直奔山后而去。

天阳潭,是合欢宗赫赫有名的门中禁地。面积不大,只有数百丈大小,但是长年都被浓浓的灰色雾气笼罩其内,任何人,哪怕是宗内的几名元婴长老都不敢轻易进入雾气一步的。平常时候,天阳潭方圆二十里内都罕有人迹的。

但是此刻,在离雾气十余丈远的地方,却并肩站着五六名服饰各异的修士,有男有女,但个个望着雾气一语不发。

“第四名大修士,姓韩小子修炼的还真够快的。虽然早就猜到他迟早会走到这一步,但也没想到仅仅百年时间,就再次进阶了。不过,既然他已走到了这一步,看来这次大典,我要亲自走一趟了。”雾气中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雾气外的几名修士则木然的束手而立,谁也不敢出声接口的样子。

七灵岛的某座岛屿边上,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衫老者,站在一处悬崖边上,双手倒背,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脸色平静异常。

但在老者倒背的一只手掌上,却轻轻抓着一块白色玉简,闪动着淡淡的灵光。

北凉国玲珑山的一处阁楼中,一名面容儒雅的男子和一名胖老者面对面的各坐在一把木椅上。

那老者正小心的向男子问道:

“前辈,这次落云宗的大典,你是否亲自前去观礼。那人如此年轻就进阶到了元婴后期,以他寿元足可以震慑天南七八百年之久,若是能和他重修旧好,我等六派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怎么,雷师侄执掌了宗门,如今想将那人再请回你们谷中。”男子闻言淡淡的回道。

“前辈误会了。以对方如今的身份,又怎会再回我们小小的黄枫谷。但本门和贵宫毕竟和对方有些渊源的,能拉些交情的话,对我们六派总有好处的。”胖老者讪讪的说道。

“想和他攀关系,不要指望我。我虽然和南宫师妹相交不错,但师妹自从跟那人离去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不过,这一次我倒是会代掩月宗去观礼的。”男子沉默了片刻,才面无表情说道。

“吴前辈愿意亲自走一趟,这样最好不过了。”胖老者闻言却是一喜。

“哼,难怪你们黄枫谷如此紧张这人。自从令狐道友坐化后,你们谷中就再无一名元婴修士坐镇了。要不是令狐道友曾经和此人有过援手约定,并告知了我们五派,恐怕你们黄枫谷已经无法立足北凉国了。”男子瞥了胖老者一眼,嘿嘿一笑的说道。

“让前辈见笑了!”

老者闻听此言,面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两个月时间,整个天南轰动了。

全天南修仙界,只要稍微大些的修仙宗门,无一例外的全接到了落云宗发出的请帖,称他们宗门的一位长老已经进阶元婴后期,特举办一场盛大典礼,以庆祝此事。故遍邀各大宗门派人前去观礼。

虽然在请函上并未指明是哪一位长老。但是当年韩立以元婴后期下第一修士的名头震惊过天南,所有人几乎猜也不用猜的就直接认定了韩立。

这一下,无论这些宗门大小,自然全都一阵的骚动。

小些门派诚惶诚恐,自然满口答应了观礼之事。大些宗门虽然心中嘀咕不少,但也同样答应至少派一名门中长老参加此典礼。

一时间,韩立之名再次震惊了天南各个角落。无论隐居高山深谷的散修,还是聚集在灵脉之地的修仙家族和大小修仙宗门,“韩立”恐怕是近百年被提起最多的名字了。

所有人都津津有味的议论着这位年纪轻轻就进阶元婴后期的天南第四位大修士。

就这样,三个月后,落云宗的观礼典礼召开了。

到场的元婴修士多达百人,另有数倍于此的结丹期修士同来云梦山观礼。

而身为主角的韩立,却在典礼第一日上只露了一小会儿面,说了聊聊数句,然后就邀请十几名元婴中期以上的各派长老,共同在落云宗的一处密殿中小聚起来,其中竟包括了合欢宗的合欢老魔和化意门的魏无涯两名后期大修士。

结果三天三夜后,等这些元婴老怪再次从大殿中出来,竟然纷纷面色发白,个个隐露惊惧之色,而魏无涯和合欢老魔二人更是双目神光黯淡许多,面色异常的难看。

一些有心的观礼修士,自然好奇的上前询问殿中之事。但是被问之人,要么苦笑不语,要么心有余悸的连连摇头,全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出些什么。

这自然引得其他修士越发的好奇。

典礼持续了半个月之久,韩立却从此再也没在众人面前露面过,那十几名修为最高的元婴级老怪对此竟然没有丝毫意见,而且在典礼刚一结束的瞬间,就纷纷心神不宁的离开了落云宗,竟无一人在落云宗停留片刻。

如此一来,其他修士自然更加奇怪密殿中到底发生了何事,竟然能将包括两名大修士在内的一干人等变成了这般模样。

参加了殿中聚会的一干老怪,虽然个个都不想多说殿中之事,但是他们总有几个至交好友和特别亲近之人,结果没多久,最终还是传出了一些消息来。

但消息的内容,再次让天南修仙界地震了一番。

这些元婴老怪竟然有人透漏,落云宗这名新进阶的第四名大修士,竟然在殿中主动提出和魏无涯以及合欢老魔二人切磋一番。原本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位韩长老修为初成,趁着典礼之机和其他大修士比较下神通,再顺便在其他中期修士面前立下威,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这位韩长老提出的却是以一人之力,同时邀战魏无涯和合欢老魔二人。这就实在惊世骇俗了。

也不知道魏无涯二人如何思量的,竟然仅考虑了片刻功夫,还真答应了下来。

而切磋的结果,让这十几名老怪个个目瞪口呆。

韩立竟以一已之力,接连施展出数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动用了几件威力大的难以想象的宝物,轻易击败了两名大修士。

魏无涯和合欢老魔这两名威震天南数百年的大修士,联手之下,也完全不是韩立的对手,力抗之下,还分别损伤了少许元气。

在场的老怪还骇然的发现,以这位韩长老轻描淡写的表现,似乎还并未动用全部神通的样子。

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剩下时间却是在韩立主导下,一干元婴老怪交流下修炼心得而已,只是往日人人重视的交流,却让在场的老怪人人坐卧不宁,犹坐针毡一般。

三日时间一到,这些老怪走出密殿,脸上异样就落入了其他修士眼中。

如此惊人的消息一流传开来,自然听得人大半都根本不信,甚至认为是无稽之谈,但是随着此消息流传越来越广,但十几名参加殿中聚会的老怪,全都保持沉默,竟没有一人出来反驳此言。

所有人才意识到了此事竟可能是真的,一时间整个天南一下沉寂了下来。

再有人提及韩立,或者议论和他相关之事时,即使身处密室或者罕有人至的荒郊野外,也自然小声了几分,不敢带有什么不敬和随意之言。

而天南第一修士的名头,悄然在天南修仙界流传了开来。

七灵岛附近的某片海面上空,一名皮肤晶莹洁白的中年道士和一名青衫老者遥遥相对的悬浮在那里,两人脸色阴沉异常,相对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后,青衫老者才神色一动的说道:

“至阳兄突然驾临我这里,并传音约我出来,不是只想和魏某打什么哑谜吧?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

这青衫老者赫然就是三大修士之一的魏无涯。

“魏兄是明知故问,还是装疯卖傻。我找你的目的,你会猜不出来?”中年道士淡淡的说道。

“呵呵,看来至阳兄听到了传闻后,终于也坐不住了!”魏无涯嘿嘿一笑后,嘴角泛起一丝讥讽之色。

“这么说,传闻竟然有几分是真的,你和合欢老魔真的在那人手中吃了小亏!”道士神色一下凝重起来,缓缓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