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第二元婴与天煞魔尸

“你已经被我种下了禁制,不要妄想动用法力了。现在你和普通凡人没什么两样。”一个懒洋洋声音忽然传出,宋姓女子一惊的望去。

在洞窟角落中,有个黑乎乎高大人影盘坐在那里,因为一动不动,她开始竟丝毫没有发现。

而几乎同时,此女也发现体内法力的确无法凝聚提起,一副真被下了厉害禁制的样子,心蓦然沉了下去。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抓我姐妹过来!”宋姓女子朝身旁扫了一眼,发现慕沛灵和柳玉就躺在自己身后,虽然处于昏迷中,但并无大碍的样子,心中顿时一松。

“嘿嘿,没想到会在内谷碰到你们三人。要怪就怪你们不该正好遇见我,并对我还有些用处。白师侄,你们只要老实的呆在这里,我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一时也不会难为你们。但若是想逃的话,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高大人影冷冷说道。

“白师侄?小女子怎么不记得有阁下这么一位师门长辈,还是前辈根本认错人了。”宋玉一惊,愕然的反问道。

“不认得我,没什么稀奇的。我认得师侄你就行了。紫灵这丫头还好吧?”高大人影淡淡的问道。

“你认识紫灵!你倒底是何人?”宋玉心中的骇然更大了,娇叱道。

“想知道我是谁,这还不简单。”黑影咕喃一声,忽然站起了身来,竟抬腿向宋姓女子走了过来。

只是几步后,此人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身影相貌就全落入了此女眼中。

一身漆黑的长袍,骷髅般的头颅,口中一对硕大獠牙微露出寸许来长,看起来恐怖之极。并且此人裸露的一只手臂仿佛金银打造的一般,光灿灿的实在妖异。

“你是谁,我绝没有见过你的。”虽然对方容貌让宋姓女子心中“咯噔”一下,但表面却惊容一收的问道。

“是吗,我这个样子,你的确认不出的。”黑袍人并不恼怒,反而平静说道,但望向宋姓女子的目光却忽然一变,似乎有些奇怪起来。

宋姓女子一接触此目光,竟瞬间觉得对方目光熟悉异常,竟猛然想起了一人来。

“你……你是……不可能!”宋姓女子顿时惊呼了起来。

“你终于看出来了。不过不用惊讶,现在的我,还不是那人。但用不了太久,我就会成为他的。”黑袍人一声诡异低笑,然后身形一晃,又退回到了原来地方,重新的盘膝坐下,不再理会宋姓女子了。

而宫装女子玉容上满是难以置信神色,心中更是无法平静分毫,神识中不时闪过一个青年影子,和眼前的黑袍人合二为一,再重新一分为二。

“难道真的是韩师叔,但他明明并非这般模样的。难道是外出游历遇到了大劫,被迫夺舍重生了?不对,自己这位师叔虽然是元婴中期修为,但一身神通几乎不在后期大修士之下,怎会遇到这种事情。而且就算真是躯体被毁,元婴被迫夺舍,为何不返回宗门静养,而要躲在坠魔谷中,并对自己三人毫不客气出手。最后的那几句话,又是何意?”宋姓女子纵然天资过人,此刻怔怔的望着黑影,脑中也不禁混乱起来了。

“哼,你二人也醒了,何必还继续装作昏迷不醒。”黑袍人忽然双目一挣,哼哼了一声道。

宋姓女子一听此话,蓦然一怔,尚未惊喜的回首时,慕沛灵的话语声就在身后响了起来。

“你不是公子,是公子的第二元婴!你怎么能脱离公子的控制,获得自主神识的。公子现在人在何地?”此女的话语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古怪,既有些担心,又有些惊恐。

“幕师妹,你没有搞错。此人真是师傅炼制的第二化身!”宋姓女子诧异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同样难以置信的样子。

宋姓女子则回首看了一眼,只见其他二女果然也坐起了身子,其中的柳玉更是单手捂嘴,满脸的震惊。

“我知道的并不太清楚,但听说公子修炼了一种人界罕有的秘术,可以凝练第二元婴。不过这第二元婴也异常凶险,一个不慎容易被其自生神识从而反噬其主的。”慕沛灵死死的盯着黑影,神色阴晴不定说道。

宋姓女子和柳玉闻言,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了。

“你能认出本尊出来。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银月那丫头露的口风。不过,我原本也没打算隐瞒什么,我的确曾经是那人的第二元婴。不过等我修炼大成后,再吞噬了那人元神后,我就是那人了,那人就是我了。你们乖乖的在这里呆着,事情一切顺利的话,我自会放你们离去的。而这里,是我在内谷找到的一处隐秘之极地方,就是那人亲自寻来,也绝对无法找到你们的。”黑袍人倒也懒得隐瞒什么,痛快的承认下来。

他竟然真是当年韩立和突兀几位大仙师一战时,走丢掉的至木灵婴所化的第二元婴。

当年此元婴被其中一名大仙师击成了重伤,原本应该溃散消失的。但偏偏第二元婴修炼过一些韩立传授的玄阴魔气,结果激发了那杆被万丈海魔气灌注过的鬼罗幡的护主神通,主动将其收入幡中,灌注精纯魔气加以救治。

若是韩立未离此元婴太远,这第二元婴苏醒后,自会根据感应主动返回到韩立身边的。

但偏偏当时的韩立也身负重伤,被迫遁入水中自我冰封了起来,一下顺流漂到了大晋去了。

如此一来,第二元婴痊愈后无法寻觅到韩立踪迹,就在草原上到处飘荡了起来。

二三十年后,它终于自行产生了一丝自主意识,当即悄然返回了大晋,并潜入到了坠魔谷中,轻易找到了在内谷中行尸走肉般的天煞魔尸。

这具魔尸虽然被古魔重创过,但是依仗自己尸魁之体,并未真的从世间消失,而是慢慢的恢复如初了。

但是失去了韩立掌控,魔尸一切都靠本能在活动。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数百年后,这具魔尸倒不是不能再次产生自己的神识。

但被第二元婴寻找到后,此元婴依靠当年的禁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占据了魔尸躯体,吞噬掉此尸仅有的一点本源精魂。

这也是第二元婴没有找其他修士夺舍,而直接到坠魔谷的原因。

毕竟要夺舍同阶元婴修士的躯体,哪是这般容易的事,一个不小心,反而可能被对方灭杀掉的。这具魔尸本身就有元婴修士修为,自身却恰恰没有自主神识,几乎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夺舍对象。

第二元婴自然毫不考虑的找上门来了。

此元婴借助古魔存放躯体的那个空间裂缝中的残余魔气,再以天煞魔尸本身尸气为基础,和阴罗幡相助,竟然短短数十年光景就将玄阴魔气修炼成了大半,并顺利的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境界。

下面此魔就在谷中几处秘地中,寻到了几处无主的宝物,祭炼了一番后,就准备出谷,结果正好撞见了慕沛灵三女来。

他原本并不知道是三女,但因为先修炼了玄阴魔气,再先后被精纯魔气灌体过,又吞噬了天煞魔尸的一点精魂,此元婴和原先的韩立自然大不相同了,顿时凶性大发下,就想将三名区区的结丹修士,一把抓死,一来省得对方泄露自己行踪,二来好疏解一下心中积存的凶煞之气。

但一认出三女后,第二元婴复制的韩立记忆立刻起了作用,稍一犹豫下,也就改变了主意,将三女生擒了回来,并下了禁制并关在了这里。

“你想关我们到什么时候?”慕沛灵心中暗暗叫苦之余,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此女之所以能一眼就认出第二元婴来,其实是昔年银月在给她送丹药时,曾经送她一面无名玉佩,一直贴身藏着的。

而这玉佩上,被银月当时以器灵身份暗藏了一丝第二元婴气息在里面,可以近距离感应到第二元婴的存在。

当时慕沛灵不解了半天,现在才有些恍然对方的用意。

对方大概是早预料到第二元婴有可能失去了控制,给她玉佩在身,好以防万一的。如今凭借此宝的异样变化,她果然立刻识出对方的身份。

黑袍人听到慕沛灵此问,冷冷望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当然是这世间只剩下一个韩立的时候!”

“以师叔的神通和修炼速度,阁下觉得有希望吗?”宋姓女子也镇定了下来,整理清楚了事情原委后,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我,的确不是他对手,但是逃命还有几分把握的。况且有你们三人在手后,投鼠忌器之下,我就更放心了一些。至于我如何得手,就不用你们三人操心了。”黑袍人嘿嘿一笑,却一丝口风不漏。

“那你……”柳玉眼珠一转下,也想开口说些什么时,黑袍人却忽然不客气的打断道:“好了,你们三人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很清楚。不过别妄想了。你们可以从这里出去,不是我吞噬掉那人,就是我被那人抹去了神识,再次成为他的第二元婴。现在,你们就先睡上一阵再说。”

随着黑袍人此话出口,两手一掐诀,口吐咒语。

顿时三女附近的地面上蓦然各色灵光闪动,大股的黑气一下冒了出来。

慕沛灵三女心中一惊,这才发现她们竟然身处一个巨大法阵中间。

结果黑气方一将她们淹没,三女就一阵天旋地转的再次昏迷过去。

盘坐在角落中的黑袍人这才咒语声一停,松开了法诀,但望着黑气的目光闪动不定,一下变得复杂之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