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前世今生

“师尊在叫我?”这名叫奉志的老者,迟疑的问了一句,生怕自己听错了。

“叫你过来,犹豫什么,这位前辈有事情要问你。你原来不是居住此地的吗?”儒生却生怕自己这位徒弟行动迟缓,惹得韩立不快,口气蓦然严厉了起来。

“是,弟子这就过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这位筑基期老者只能硬着头皮飞了过去,来到了儒生旁边。

“你原先居住在这地方的?”韩立目光在奉志身上扫了几眼,神色一动下,缓缓问道。

“启禀前辈,晚辈在入门之前,的确祖居此地的。”筑基期老者恭谨的回道,一点不敢隐瞒。

“祖居此地,你如何筑基的?”韩立点点头,随后大出人意料的问出一句让所有人一怔的话来。

“晚辈是家母昔年遇到一位前辈高人,赠送了一枚筑基丹,才得以顺利筑基的。”奉志心中奇怪,但口中急忙回道。

“这么说,你就是小梅的后人了。”韩立神色略缓了下来。

“小梅,前辈说的莫非是在下外祖母,难道前辈就是赠送筑基丹的那位前辈。”奉志先是一呆,随即想起什么的失声起来。

“你还不笨,倒也能猜得出来。”韩立嘿嘿一笑。

“多谢前辈当年的赠丹大恩。晚辈一直铭记在心的。”这筑基老者满脸惊喜地急忙虚空拜了下去。

儒生和那黑肤老者却听得有些发怔了。

韩立倒也没有躲避,受了对方这一礼后,才悠然地说道:“我昔年大道未成前,和你的先祖也算是有过数面之缘的,后来遇见你母亲时,才赠送了一粒筑基丹,也算结下当年的一点情分,不过,看你现在还停留在筑基中期,可见你的资质不算太出色,现在又年老气哀,恐怕修仙路也就到此为止了。”

“晚辈资质有限,让前辈失望了。”这叫奉志的老者,脸色微红的回道。

“嘿嘿,我有什么失望的。不过,这化羽门怎么会搬到此山来的。这里昔年是你外祖母旧日主人的故居,难道你不知道吗?而你外祖母的主人算是我昔日的一位好友。”韩立忽然面色一沉,口气一下子生硬了下来。

旁边儒生和黑肤老者,顿时面色大变了起来。

“此事晚辈知道一点的,不过我已经将辛前辈当年居住的几座竹楼,全都迁移到了山后的另一外地方,一切都保留着原样,丝毫没有损坏的。这也是晚辈将此山让与门内的一个条件。”奉志心中一跳,但口中忙分辨道。

“是这样吗?”韩立目中冷光一扫,冲两名结丹修士直接问道。

“的确如此的,此地并非我们化羽门的山门所在,只是本门临时落脚的地方。这一次会有这么多弟子在此出现,只是因为晚辈带队要在元武国处理几件事情,不得不暂时停留在此一些时日的。那位辛道友的一切旧居移到他处后,我等都没有碰过分毫的。”儒生似乎看出了韩立不满的原因,赶紧出言解释道。

“原来这样,不过我不管你们原来如何想的,这里是我旧友故居,我不想看到有其他修士停留在这里,下边要怎么做,你二人应该很清楚吧。”韩立冰冷地朝儒生二人说道。

“晚辈自然知道,马上就会放弃此地,立刻就让门下弟子搬出去的。”黑肤老者一个激灵,不加思索的说道。

儒生自然丝毫反对意见没有,反而连连的赞同点头。

“如此甚好,你们好自为之吧。你带我去辛道友昔年居住的竹楼去。”韩立不客气地对儒生二人说完后,又一转首对筑基期老者道。

“是,晚辈这就带前辈过去。”奉志自不敢有丝毫推却之言,恭谨的答应道,然后马上向儒生施了一礼后,就催动法器,直接朝山峰另一处地方飞去。

而韩立浑身青光大放,一下将身后田灵儿卷入其中,一闪地化为一片青霞跟了过去。

“这人真的是元婴后期修士?我们不会弄错吧,怎么相貌和传闻中的三大修士没有一个想像。”儒生这时才心中一松,嘴唇微动地向老者传音过去。

看来即使相隔如此远了,他也不敢用普通语言进行交谈。

“应该不假的,对方身上灵压明显比我们师傅都可怕数倍的样子。这人的确不是传闻中的三大修士,难道是我们终于出现了第四位大修士?”黑肤老者说了一句,似乎也有些难以肯定。

“若是真的话,此人也应该是刚进阶成功的,否则早就轰动了整个天南了。”儒生喃喃地说道。

“算了,不管对方是何人,就是师傅在此也不敢得罪此人的,我们还是快些将此地让出来,省得惹怒对方,那可就糟糕了。”老者脸色难看地说道。

“师兄此言有理,我马上就吩咐下去,真可惜了本门如此好的一处落脚处。”儒生叹了口气,对此地还有些不舍的样子。

“哼,我们这次已经算走运了,幸亏当初你将奉志收到了门下,没有他在此的话,看对方破除禁制的样子,说不定就会对我们马上动手的。我怎么不知道,你门下这名弟子竟还和这位前辈高人扯上关系的,师弟以前没有听说过一点吗?而此地先前主人,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和一位元婴后期修士是旧识。”黑肤老者深吸了一口气后,问道。

“师兄此言可难倒我了,你也应该知道的,虽然我收下来奉志这名弟子较早,但也只是看对方是筑基期修士份上,他资质可实在一般的。对他的事情还真不太清楚,但是此地原先的竹楼主人,我倒是询问过一次,毕竟此地原来禁制虽然简单了一些,但颇为巧妙实用。但此人似乎只是一名炼气期修士,我也就没再放在心中了。”儒生也有些疑惑了起来。

“炼气期修士和元婴后期修士,就算许久年前的事情,也相差得未免太远了吧。”老者颇有些无言了。

儒生闻言,也只能无奈的苦笑。

下面的时间二人不敢再怠慢下去,当即带着其他修士返回到了下面的建筑中,一声令下后,顿时门下多达三四百的弟子纷纷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马上搬离此地了。

这时,韩立却带着田琴儿正走进了一座翠绿异常地竹楼中。

这些竹楼虽然整洁异常,但一看就是已经有一定年月了。

旁边的奉志一边带路,口中一边有些讨好的解释道:“这些竹楼被迁移到此处后,晚辈按照家母的吩咐,每隔一定年月就会给他们加持一些灵光,以防止他们腐烂坏掉,并且定时过来清扫一下的。”

“哦,你倒是个有心人了。”韩立嘴角一动的回首,走进竹楼的大厅中,就四下一扫。

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间阁楼的确就是那辛如音昔年居住的那一间,如今旧物依在,却佳人已逝了。

韩立心中有些感慨的如此想道,目光一转,就落在旁边的田琴儿脸上,结果心中为之一动。

因为这时的少女,明眸迷离,一边抚摸着厅中的竹桌竹椅,一边缓缓四下走动着,清秀脸庞上现出恍惚之色来。竟入魔般的无法自己了。

看到此幕,韩立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复杂之色。

接着他沉默一下后,就冲身旁的筑基期老者一摆手吩咐道:“你先离开这里,我和小徒要在此地独自待上一日,明天你再到这里一趟就可以了。”

韩立话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老者心中一凛,连忙恭谨答应道,就不敢说什么地悄悄退了出去。韩立身形一晃,人就坐在了此间大厅的一角,双目微闭的打坐养神起来,任由田琴儿此女在辛如音的故居中慢慢游荡。

第二天一早,奉志忐忑不安地再次来见韩立时,却发现韩立带着少女早就不翼而飞了,只是竹楼桌子上留下了两瓶不知名的丹药,竹楼中就空无一人了。

老者见此,心中大喜。

元婴后期修士给他留下的丹药,自然非同小可了。

他当即将这两瓶丹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同时心中立刻打定了主意,自己说什么要将这片竹楼看护好,万一这位前辈那日心血来潮,再来此地重游,说不定还有自己的机缘呢。

不提这位小梅的后人心中如何所想,这韩立却带着田琴儿已经飞遁在了百万里外了。

但少女眼中的迷离之色并未蜕尽,反而更恍惚了几分,完全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师傅,你为何带我去那地方,那些竹楼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原本从山峰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说句话的少女,突然间有些异样的开口了。

“原本我也不能肯定和你是否有关系,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有关系了。”韩立淡淡的回首。

“它们和我……”

“你相信轮回和前世今生吗?”

少女开口想再问些什么,却被韩立一句让她心中一颤地话语打断了。

随即此女清秀脸庞上,神色蓦然大变。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