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化羽门

“如此说来,程长老己经坐化了。”

韩立喃喃了一句,就抬首望向洞窟顶部,似乎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当初洞窟的顶部,似乎是被鬼灵门修士击穿过的,但经过上百年后,现在看不出丝毫被重修过的痕迹。

孟姓大汉见韩立心不在焉模样,却不敢有任何异样,脸上始终保持着恭敬模样。

忽然韩立丝毫征兆没有的袖袍一拂,顿时一股清霞往大汉头上一卷。

大汉一惊,但心中尚未转过其他念头时,就猛然两眼一黑的人事不知了。

韩立看了看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大汉了,忽然反手冲身后的法阵手指连点,顿时数道金色剑气激射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后,法阵在剑光中支离破碎,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地面现出一个大坑出来。

乱星海那边的法阵既然已经被他修复了,这边传送阵就没有止要再存在了。否则,万一其他人有大挪移令,也能传送到乱星海去。

韩立可打算将这捷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丝毫没有和别人分享的意思。而他对此传送阵的构造已经了如指掌了,可以在必要时候,随时在原来地方重新布置出法阵来的。

反正以他现在的财力,当初对他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的布置传送阵的材料消耗,早已不成问题了。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又单手冲倒地的大汉虚空一抓。

一股巨大吸力将对方头颅抓在了手中,然后他目中精光闪动下,开始施展秘术了。

半晌后韩立才五指一松,将孟姓大汉丢在了地上,面无表情的自语了一句:“算你走运,我一向不喜食言的。虽然不杀你,但见过我从传送阵出来之事,自然要抹去了。”

韩立竟然瞬间施法篡改了对方的记忆,让大汉只是记得突然有一名不知名的高阶修士从天而降,一下击杀了其余之人,而那古传送阵在攻击余波中被无意毁掉的。

而以韩立现在修为,除非是化神期修士出手,否侧根本不可能有修士解开他下的禁制,对此自然放心之极。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又放出几颗火球,将那几具魔焰门修士的尸体化为了灰烬。随后周身青色霞光大放,一下将身后的少女卷起,化为一道青虹冲天而起。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被鬼灵门修复的洞窟顶部被洞穿而破,青虹一闪后,就飞射到了地表之上。接着遁光一个盘旋,闪了几闪后,就踪迹全无了。

不提其余鬼灵门修士,如何大惊的在洞窟中重新找到昏迷孟姓大汉,以及一阵大乱后,魔焰门对鬼灵门的一次奇袭无意夭折,韩立却早朝溪国方向飞遁而走。

以韩立如今修为,遁光自然奇快无比,虽然没有全力驾驭,但是遁速之快也骇然听闻了。

路上偶尔碰见的一些修士,大都前一刻还在天边看到一道青光闪动几下,下一刻,那青光就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身后老远的地方,而这时耳边才刚刚听到一声轻微的破空之声。

这些修士自然个个吓了一跳,修为高些的自然知道遇到了大神通的前辈高人,心中一阵骇然,修为低下的则自然一阵疑神疑鬼,以为大白天碰到了什么妖魔鬼怪出没。

韩立数日后就飞出越国,就进入了元武国境内。

韩立在元武国飞遁了两日后,忽然想起了什么,略犹豫一下后遁光一变,带着田琴儿蓦然朝另一个方向激射而去,竟暂时改变了行程。

而元武国偏僻边缘处的一座山峰附近,天边青光一闪,一道十余丈长的刺目青虹破空而来,眨眼间就到了此山的上空,灵光一敛,韩立和田琴儿身影就此现形而出。

韩立朝下边山峰看了一眼,脸上却露出感慨之色,随即神念朝下一扫,脸上却现出意外之色来。

这里就是昔年辛如音隐居的山峰,虽然看起来似乎一切都没变的样子,但辛如音昔年隐居的地方,竟然充斥着众多修士气息,其中多以炼气期和筑基期为多,但结丹期修士却也有两人的样子。

而辛如音布置的一些法阵禁制却仍然存在,下方遍布浓浓的白色雾气,让人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分毫。

韩立双目一眯,沉吟不语起来。

“师傅,出什么事了吗?”田琴儿眨了眨眼睛,在一旁小心的问道。

“没什么,才一些年没来,没想到此地倒多了一些不速之客了。”韩立淡淡的回道,但少女却从韩立脸上隐隐看到了不快之色,当即识趣的不再问下去了。

不过,韩立回首打量了少女一眼,却忽然大出此女意外的问了一句:“你觉得此山如何?”

“此山?这里虽然灵气有些淡,但景色还不错的。”田琴儿一头雾水,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山,迟疑的说道。

“哦!这是我昔年一个旧识的住处!”韩立面上一丝失望之色闪过,但随即就恢复如常了,随即单手一抬。

“噗嗤”一声传来,一团赤红火球蓦然浮现而出。

随即在韩立木然神色中,火球在手掌上滴溜溜的转动不停,体积以不可思议速度暴涨起来。几乎一呼一吸之间,竟变成了脸盆般巨大,实在惊人之极。

韩立冷冷瞅了一眼下方,手一挥,火球化为一团红光滚滚而下,仿佛一颗流星从天而降,一闪即逝的撞进雾气中。

附近的雾气一阵剧烈翻滚,“轰”的一声,一团火云在白雾中爆发而出,火浪四下翻滚下,竟硬生生的将禁制击穿出了一个十余丈的大洞,并还在飞快扩散中,而白雾纷纷冰消瓦解。

整个禁制竟然被韩立这区区一颗火球,就举手间破除掉了。

白雾一去,下方的一切渐渐显现而出,一片片楼台阁宇竟密密麻麻的遍布下方,昔年辛如音修建的竹楼,却完全不见了。

韩立见此,脸色一沉。

但韩立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立刻将此间所有修士都惊动了,瞬间就发现了高空中悬浮不动的韩立二人。

顿时十几名修士立刻御器腾空而起,直奔韩立而来。

但就在这时,一个朗朗声音从下方一处山壁中蓦然传出:“是哪位高人驾临我们化羽门,在下关清有失远迎了。”随着此声话落,一道红光从山壁上一闪射出,竟然抢在了下方筑基期修士前面,瞬间到了韩立面前,灵光一敛,现出一名一身儒衫的中年修士。

这正是韩立感应到的一名结丹期修士。

而从下方最高的一阁楼顶端,也同时的飞出另一团黄光,遁速也丝毫不慢,闪了几闪后,紧随红光的到了跟前,却是一名手大脚粗的黑肤老者,身材却异常的魁梧。

这自是另一名结丹修士。

这时那些筑基期修士才飞到了附近,呆在二人身后肃穆异常,一副以儒生和老者为马首的样子。

“化羽门?没听说过,新开派的宗门吗?”韩立眉梢一动,淡淡道。身上蓦然放出惊人的灵压,一股冲天气势一下朝对面二人压去。

儒生和老者一惊,随即面色大变的身形连退数步,这才重新止住脚步。

“元婴修士?”儒生刹那间失声的叫道。

“前辈是后期的大修士?”黑肤老者神念往韩立身上一扫,脸上却露出了难以置信表情,更加骇然的叫道。

他倒是神念够强,一眼看出了没有掩饰之意的韩立修为,自然大惊失色起来。

“元婴后期修士?”儒生同样再吓了一跳,也同样用神念扫过去。

韩立则双手倒背,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二人。

当儒生也神念扫过后,脸色也绝不比老者好哪里去。当即这二人互望一眼后,几乎同时上前深施一礼,然后老者恭敬异常的说道:“晚辈参见前辈!本门是新近才开派的宗门,不知前辈驾临本门可有什么吩咐吗?只要前辈有令,本门一定尽力去做的。”

儒生也同样的面露恭谨表情,面对一位举手投足,就可将他们满门灭杀的大修士,这二人实在心惊胆颤,大为的忐忑。

毕竟韩立刚才破掉禁制的举动,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预兆。

而后边的那群筑基期修士,见自己的师傅师伯突然变得如此模样,再听到元婴后期修士等言语,也一阵的骚动后,也人人都变得大气不敢喘一下了,均都露出兢兢战战的神色。

毕竟元婴后期修士对这些低阶修士来说,几乎就是人界的极限,也是人人做梦都想修炼到的境界。

“既然是新开派宗门,那应该有一名元婴修士了。你们师傅在什么地方?”韩立扫了一眼众修士,冷声问道。

“家师黄药真人,一个月前已经出门访友去了。现在宗门是我二人执掌。”老者硬着头皮的回道。

“不在,那也无所谓。你们什么时候搬到此地来的。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呢?”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后,问道。

“本门是七十年前搬来的,至于原来住在这里的人……”老者闻言一呆,却不禁望了儒生一眼。

儒生听到韩立此问,同样大感愕然,但马上头也不回的大喊一声:“奉志!你过来,前辈有话问你?”

随着此语声落,那群筑基期修士“唰”的一下,目光全都落在了他们中的一员身上。

一名六十余岁,面容儒雅的老者。

而这名叫“奉志”的修士,此刻也一脸的吃惊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