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重临故地

“我手中这张是内三十六页,还是外七十二页玉书中的。”韩立用手指抚摸了下玉牌,见上面银色符文通灵般的忽闪忽明,终于忍不住问道。

“外页用银蝌文,内页则用金篆文书写,这是一种更少有人识得的灵文。”童子没有直接回答此问,反而似笑非笑的说道。

“银蝌文,那我手里的是一张外页了,而且还只是一张残页?”

韩立闻言倒没有露出多沮丧表情,似乎无所谓的样子。就算这金阙玉书真像对方吹嘘的这般不可思议,但对他一个连化神都不知道能否进阶的人界修士来说,实在太遥远了些。对他来说,内页和外页根本没有区别的。

他可不会现在就开始考虑灵界修炼的事情。

童子目光在韩立脸上一扫,似乎看出了其心中所想,嘴角一翘的轻笑起来:“其实以你现在境界,得到的是外页玉书倒也不错,要真是内页的一种,没有炼虚期的修为,修炼是想也别想的事情。毕竟仙家秘术自然都是调动天地元气的真正大道之术。只有到了三大境界的中境界,才可以真正操纵天地云气。就是化神修士在这方面,只不过是初窥门径而已,修炼了反而要大受其害的。而外页玉书则不然,因为内容并未涉及功法问题,若是能领悟其中一二,并将其化为己用,仍可受益匪浅的。就是不知道你这张记载的到底是何内容,只剩下半截残页,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够参悟。”

“恐怕多半是制符之道吧。”韩立看了看另一只手中的金符,猜测的说道。

“这可不一定。这银蝌文,人界修士不可能有人认识的。而那位金花老祖多半是无意中得到玉书,又发现这种灵文的奥妙,胡乱使用罢了。毕竟仙家之物,哪怕只是依葫芦画瓢,都具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神通。”童子却摇摇头道。

“有这种事情,那韩某有时间,还真要好好研究一下了。天澜道友不妨现在就将银蝌文传授给在下如何?”韩立眨了眨眼睛,忽然说道。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若是参悟完了玉书,我也要借上一用。毕竟外页玉书的话,我们妖族同样可以受益的。”童子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没问题!不过,你毕竟是灵界修士,无论阅历眼界都远超过我的。我若从中得不到什么东西,你参悟出的心得,要给我抄上份。”韩立悠然的回道。

“这自然可以的。不过,这银蝌文和金篆文又叫真灵文,据说都是从真仙界流传下来的仙家符文,每一字都具有不可思议的效用,将其刻在普通玉简之上必定爆裂而毁的。也无法用心神交流之法传授的,我只能用最愚笨的方法,一字字的教授了。这可需要消耗不少时间的。”童子一口答应了下来,又解释了几句。

“花些时间,不算什么。下面赶到奎星岛最起码还要二个月时间,你可以慢慢教授我的。”

一说完这话,韩立一翻手,将玉牌再次放回了木匣中,贴上了符篆,并收进储物袋中。然后就望着鼎上童子,含笑不语了。

童子见此情形,微微的苦笑一声。

“既然这样,那现在就开始吧。银蝌文最初的出现,是真仙界失落我们灵界的一些仙家之物上铭印带着的,然后经过我们灵界大能之士,花费了无数心血,一点点整理,注释出来的。其原意也许和真正的仙家释解有些不同,但相信也不会差太远的,我就先从制符术上,最常用的一百多个符文说起……”童子老气横生的声音悠悠的在遁光中响起,竟真开始传授韩立此种灵文起来。

韩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同样全身心的听着童子的讲解,遇到有不明的地方,也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询问。

天懈兽所化的童子,也没有丝毫不耐,全一一回答着。

就这样两个月的时间一闪就过,当耗立从天澜兽那里将银蝌文学的七七八八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奎星岛海域。

这一日间,韩立听完了童子的解说,正静静在遁光中慢慢参悟时,突然前方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韩立远远一瞅,突然心中一动,遁光一下快了三分,眨眼功夫就到了跟前。

这竟是一座面积只有六七十里的小岛,和韩立先前见过的众多岛屿相比,实在是小的不能再小了。但就这么一个微型岛屿竟散发着淡淡的灵气,也有一个细小的灵脉。这灵脉品质,自然是低劣之极。

韩立悬浮在岛屿上空数百丈高空中,向岛上一片山脉望去,脸上丝毫表情没有,但目中却不加掩饰的闪过几分感慨。

这个小岛正是他居住过的“小寰岛”

当年他从此岛离开的时候,甚至连金丹都尚未结成,但如今再路过此岛时,却已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其中世事变迁,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的。

当年他离开此岛时,虽然向道之心甚坚,但绝想不到自己真有一日能成为元婴修士吧!

韩立静静在空中停留了大约一顿饭功夫,终于目中异色渐渐收敛消失,周身青光一起下,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走。

既然已经到了小寰岛,那他离奎星岛也没有多远了。

果然小半日后,韩立就远远看到了奎星岛巨大身影。

但这一次,韩立并未兜圈子从港口处进入,而是随意找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全身灵光一闪,就直接射向了护住全岛的一层白蒙蒙禁制,结果“轰”的一声巨响后,附近光幕一阵剧烈晃动。

韩立却凭借强大修为,竟单凭护体灵光就硬生生挤进了光幕之内,然后不慌不忙的驾驭其遁光离去。

当韩立飞走了一顿饭功夫后,从岛内另一方向处才慌慌张张的飞射来数道颜色各异的遁光,结果在韩立进来处灵光一敛,现出了数名筑基期修士来。

这些修士在己经恢复如初的光幕附近先四下张望了一下,接着一哄而散的在附近寻觅了一番,但一无所获。

最后,他们惊疑的聚在一起又窃窃私语几句后,就也飞射而回了。

这时的韩立,早在千里之外的某座山顶上落下遁光,手一抬,突然手中多出了一块散发乳白色光芒的法盘。

韩立一张口,一团青色灵气喷在了阵盘之上,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顿时法盘青白色两色灵光交织闪烁不定,变得刺目耀眼起来。

“疾!”

伸出一根手指在阵盘上轻轻一点。顿时法盘表面光芒一敛,竟变得如同镜子般的清澈如水。而在镜子表面某处,却有一个红色光点一闪一闪的。

韩立见到此景,露出满意之色的点点头,然后单手托着此法盘,腾空而起。

他在半空中认定了一个方向后,就向天边激射而走。

数刻钟后,韩立出现在了岛上某处的上空,向下方看着一片僻静庄园,眼露不可思议目光。

“这里不是当年的顾家庄吗?文思月一家怎住在此地?”韩立喃喃的说道,似乎大感意外,有些疑惑的样子。

韩立如此大咧咧的直接悬浮在庄园上空如此长时间,自然引起了庄园中凡人的一阵骚动。

片刹后,下边数间房屋中突然飞射出两道遁光,眨眼间就到了韩立身前,然后光芒一敛,现出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出来,都是筑基期的修为。

“是你们?”韩立扫了两人一眼,眉头一皱。

而这两人一看看清楚空中韩立的相貌后,却面露大惊之色的急忙上前参拜。

“参见韩前辈,晚辈不知道是前辈你老人家降临此地,万望前辈恕罪!”

这两人竟然是文思月夫妇那四名筑基期的弟子。他们早就知道韩立的大修士身份,此刻自然兢兢战战,哪敢有丝毫的怠慢。

“你们怎么会住在这里,你们师傅呢?”韩立面无表情,直接问道。

“这里是弟子所收的一名记名弟子的住处,故而晚辈做主,直接将师傅等人接到此地居住了。师傅师娘因为觉得此地有些吵闹,就带着小师妹,居住庄子旁边小山中一座临时洞府中。”老者恭恭敬敬的说道。

“你收的记名弟子?是顾家的嫡子吗?”韩立面露一丝古怪之色的问道。

“是的!前辈也知道顾家?”老者心中大为忐忑起来。

“昔年的顾家之主,倒是和我有一些机缘的,但那都是二百余年前的事情了。”韩立缓缓的说道。

“什么?有此事情?”老者蓦然一惊,有些瞠目结舌起来。

“我既然再次故地重游,看来和顾家还真有些机缘的。我先去见你们师待去,回头你带那名顾家记名弟子也来见我。”韩立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是,晚辈一定遵合!”老者又惊又喜,口中连声的答应。

虽然他不知道韩立昔年和顾家有些什么关系,但听口气,似乎不坏的样子。

韩立点了点头,神念一扫之下,就在附近小山内找到了文思月夫妇等人的气息,当即化为一道青光激射过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