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灭杀

大汉刚借助符箓之力进入虚空中,就猛觉背后一股巨力无声无息击来,虽然身后金花拼命聚集抵挡,但仍被此力一下击个结实。

“轰”的一声后,他就被硬生生击回了原来的空间。

同时嗓子一甜,张口喷出了一口黑血出来。

而就在这时,一声雷鸣同时从身后传来。

金花老祖惊惧交加的一回头。

只见十余丈远的地方,韩立在一片银光中现形而出,并缓缓收回一只青蒙蒙闪动的拳头,冲其冷笑不已。

秃头大汉心中发寒,这时他才真的肯定了,对方绝对不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最起码也有中期以上的修为,而且无论法宝灵兽还有神通都远非他可比的。

如此一想之下,这位金花老祖哪还敢继续和韩立交手,彻底熄了拼斗心思,猛然将手中金符冲空中一抛,周身金光一起,就化为一道金虹破空而遁。

连下方的那名艳丽女子都丝毫不顾了。

韩立嘴角一动,原本想立刻追去,但对方抛出的金符“噗”的一声溃散开来。幻化出大片的金光。

这些金光马上又片片的碎裂开来,一阵凝聚变形后,竟幻化出上千只拇指大小的金色毒蜂,朝韩立铺天盖地扑来。

嗡鸣声大起!

韩立有些诧异,却从容的一张口,一团青光包裹着一只小鼎喷出了口外。

此鼎只是在身前滴溜溜一转,立刻化为数丈之巨,然后韩立单手冲此鼎一拍。

“轰”的一声,巨鼎表面蓝焰一下浮现而出,将此鼎包裹在了其中。

然后鼎盖在轰鸣声中,缓缓开启,露出了尺许宽的缝隙出来。

一股青蒙蒙的光霞从缝隙中激射而出,迎风一涨后,化为一道十几丈长青链。只是天空青光一闪,青链就将小半个天空一扫而过,眨眼间就将所有金蜂全都卷入了其中。然后一个盘旋,就包着点点金光闪电般的缩回了鼎中。

这虚天鼎竟方一祭出,就将漫天的金色毒蜂全收进了鼎中。

但就这略一耽搁,金花老祖所化惊虹就已经到了五六十丈之外,此遁速对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来说,不可谓不惊人了。

韩立看到此幕,面露一丝讥讽,并未急着动身去追,目光先朝四下一扫。

结果眉头一皱下,鼻中冷哼了一声。

在他和金花老祖眼花缭乱交手的短短一瞬间,灰袍老者和蓝袍青年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退到了百余丈之外,正打算转身就逃的样子。

这两人自韩立和金花老祖先后现身后,早就没了得宝的心思,只想如何才能从眼前的危局中全身而退,以免葬身于此。

那金花老祖不用说了,摆明了是艳丽女子招来要杀人灭口的。

这位不知名修士和金花老祖几句交谈后,竟连一位元婴修士都要灭口的样子,也让他们心知不妙了。

但当金花老祖口不择言下,提到了虚天鼎后,这两人恍然大悟了。

虽然他们只是结丹期修士,但身为蛮胡子门下,虚天鼎当年出世的消息又怎会不知的。到现在逆星盟对持鼎人的追杀令,可至今未曾取消的。

他们心中知道其中的厉害,暗叫之余,自然再也不肯继续留在原地了。

当韩立方和秃头大汉动起手来,这二人立刻悄悄的徐徐后退。

现在一看韩立冰冷目光扫向他们。二人心中狂跳后,立刻什么都不顾的急忙遁光一起,分头而逃了。

至于那名艳丽女子,则在金花老祖丢掉她败走的时候,心中一慌下,也马上一扭身,化为一道红光激射而走。

至于更远湖边的那些筑基期和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则因为修为太低,距离又太远,根本不知道湖中心倒底出了什么事情。但远远一见他们师傅、师祖都落荒而逃了。这些人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也都目露恐惧的一哄而散了。

见到这些情形,韩立面上阴霾闪过,突然手往腰间一抓,一只灵兽袋被祭到了半空中。

随即袋中嘶鸣声响起,随即喷出了一股白蒙蒙寒雾来,里面夹杂着十几条雪白蜈蚣。一个个半尺长,背生一对透明的翼翅,狰狞凶恶异常,围着韩立头顶一阵的盘旋飞舞、韩立也不说话,只是手指冲远处的三人分别一点。

顿时十八条六翼霜蚣分成了三群,化为三股白色寒风,口吐寒气的朝向三名结丹期修士呼啸追去,遁速明显比那三人要快上一筹的样子。

艳丽女子三人回首一见此幕,顿时惊得急忙将最后一丝余力也毫不保留的施展了出来,遁速竟然也一下提高了一分。

眨眼间,这三人就和六翼霜蚣,一前一后的狂追远去了。

至于那些低阶修士,韩立也懒得理会。

以这些修士的奇慢遁速和低下地位,就是想向什么人通报此地的事情。恐怕也是数日之后的事情了,到了那时,他早就离此地千万里之外了。

不过他转首看了看远处的金花老祖一眼后,目中杀机一闪,背后风雷翅轻轻一扇,人就化为一道银弧在原地消失不见。

虽然这时的金花老祖,已经远在百丈之外了,但是韩立每一次闪动下,人就瞬间拉近了二十余丈,只是六七次之后,就鬼魅的出现在了大汉上空处。

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大片紫色火焰脱手射出,化为一只大手向下气势汹汹一把抓去。

“啊”

下面金花老祖万万没想到,韩立可以轻松的接连施展瞬移之术,竟如此快就追上了自己。顿时骇然惊呼,眼见到紫色大手抓下,终于面现惊恐之色来。

但无奈下,他只能一张口,喷出一口金色飞刀斩向大手,又急忙掐诀的想要施法避开此击。

但这只用紫罗极火变化的大手,又岂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轻易能破的。从韩立独创的极寒之焰,就是后期大修士和十级妖修见了,也有几分忌惮的。

只见那口金色飞刀一斩在大手上,只是紫光一闪,飞刀表面就瞬间被凝结了一层紫寒冰焰,然后失去控制的直接坠落而下。

在大汉面无血色的目光中,紫色大手五指诡异的一张,竟仿佛巨大蒲扇一般,一把将大汉刚激射出去的身躯抓在了手中。

一声惨叫发出,大手上紫焰一下高涨数尺,金花老祖转眼间就化为一块紫色冰雕。

见此情形,空中的韩立毫不犹豫的法诀一催,大手顿时五指用力一捏!

“噗”的一声脆响,整座冰雕竟寸寸的碎裂开来。冰屑中金光一闪,大汉元婴就想趁机遁走。

但韩立早有准备的,心念一动,大手就化为汹汹紫火,一下将大汉元婴困在了其中。

此元婴只在其中支撑了片削,就狂闪几下的化为了乌有。

韩立这才袖袍一抖,紫焰化为一条火蛇飞射而回,只是一闪就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他这才微微一笑,目光一扫下,又抬手朝下方虚空一抓。

顿时大汉悬浮在空中的储物袋摄到了手中。

他将储物袋随后塞进了袖子中,抬首向其他方向望去。

只见老者等三人已和十八条雪白蜈蚣早不见了踪影,似乎已经追逐出了极远去了。

韩立倒也不急,将早已恢复了迷你形态的啼魂兽一收,就闭上双目,盘膝坐下,神念朝四下缓缓放出,身形在半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此刻附近变得静悄悄的,除了微微的海风外,几乎一丝声音都没有。

盘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后,韩立嘴角蓦然泛起一丝轻笑,重新睁开了双目。

几乎与此同时,某方向的天边灵光一闪,一团白色寒风飞射而回,片剩功夫就到了韩立头顶上空,寒风一散,现出了六条狰狞的雪白蜈蚣出来。

只是这时的蜈蚣一个个都变得体形过丈,有两只蜈蚣的白色外壳上,还残留着几道淡淡剑痕,一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

口中一声低喝,他冲空中打出一道法诀后,六条蜈蚣通体白光闪动,体形迅速缩小,化为原先大小。

然后韩立再此祭出灵兽袋后,这些六翼霜蚣就化为六道白光飞射入了袋口中。

再等了一会儿,另外两群蜈蚣也同样的从其他两个方向激射而回,其中一群毫发未损,但另一群蜈蚣中,却有一条被斩去了几条细腿,似乎受了一些创伤的样子。

不过,这些灵虫都天生生命力旺盛,具有断肢重生的天赋,这些小伤只要过一段时间,就可完全复原了。

韩立将这些蜈蚣也一收,就朝湖中心的海面望了一望,当即周身青光大放,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下。

只是一闪后,惊虹就没入湖面中不见踪影。

这所谓的魔湖并不太深,韩立只是往下通入了二百余丈后,就隐隐看到了湖底的样子。

但此处湖水还真有些诡异,实在过于碧绿了。即使韩立已经运用起了灵目神通,还是只能清楚看到十几丈远地方,再远一些,可就模糊不清了。至于神念,一进入此湖中,就似乎无法离体了。

这魔湖竟然是天然的神识隔绝之地。

不过,韩立心中早就有了蛮胡子所给的准确地点,只是在附近飞遁了片刻,轻易找到了此行目标。

一片看似普通的湖底礁石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