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金花、鬼鸠

“怎么,阁下也想分一盏?”韩立微微笑,不慌不忙的说道。

“乱星海知名的修士,老夫就算不全认识,但也音容相貌也知晓的七七八八。但似乎未听说过阁下这样的人物。咦!不对,似乎有些眼熟!”光头大汉先是用冷冷回道,但目光再仔细打量了两眼,却眉头一皱,有些惊疑的喃喃起来。

韩立一听此言,瞳孔骤然一缩,目中闪过刀锋般的寒芒。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那蛮胡子洞府就让与阁下了。我们走!”

大汉脸色阴晴不定的想了一会儿,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神色微变后,口中突然说出了退缩的言语。

在场的艳丽女子三人闻听此言,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了。

光头大汉周身金色霞光一闪下,竟不由分说的将身旁艳丽女子一卷,遁光一起的想腾空离开。

但就在这时,韩立却丝毫征兆没有的手一抬,一道青色剑光脱手劈出,一闪即逝的到了大汉头顶处狠狠斩下。

如此一来,这位金花老祖自然无法遁走了,惊怒之下,只能大喝一声,再次将手中的金色盾牌祭出,化为一片金霞护住了全身。

“轰”的一声后,一团金芒在低空中爆裂开来,光芒刺目爆眼,让老者等人双目一闭,心惊的纷纷向后倒射出去,不敢直视分毫。

但光华一敛后,下面现出了金花老祖有些跌跄的身形,虽然空中盘旋的金盾有些残破不全,但和身后的艳丽女子却安然无恙。

他竟挡下了韩立此击。

“道友是何意?我已经将此处让给阁下了,为何还要对我出手?”金花老祖满脸怒气的低吼道。

“何意?既然认出了我,我还会放你离开吗?”韩立嘴角微微一动,冷笑了一声。

随即杀心大起的他,不愿多说什么,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一件降魔杖飞射而出,在空中一晃下消失不见,但下一刻却诡异的出现在了大汉头顶上空,韩立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降魔杖通体黄芒大放,迎风化为十余丈之巨,向下狠狠砸去。

仿佛一座小山直接压下一般,尚未真落下,附近空间就有些扭曲变形,甚至凭空传出了嗡嗡作响之声。

修为大进的韩立,现在驱使昆吾三老的法宝,发挥的威力可远超出了以前。

下面的金花老祖惊怒交加!

这才知道对方也是一名心狠手辣之人,竟仅凭一些猜测就立刻下了杀手,根本不愿听他丝毫分辨的。而对方宝物威力之大,更是远超其想象,头顶已经受损的金盾绝无法抵挡此击的。

无奈之下,大汉没有释放任何法宝,而是手一翻转,手指间多出一张金色符箓出来。

手一挥,口吐几个古怪的咒语,身形再滴溜溜一转,浑身上下顿时冒出大片金霞出来,金光灿灿,好不艳丽。

降魔杖一击而下“噗”的一声,金色霞光化为漫天金花,拳头大小,密密麻麻,一下将大汉和艳丽女子全淹没在了其中。

黄芒金光随之交织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所有光芒一敛,原地现出一个巨大的石坑。

大汉和艳丽女子竟在原地踪影全无。

韩立见到此幕,微微一呆,但随即冷哼一声,神念四下一扫。

蓦然单手朝后一斩,一道巨大剑气直劈身后的某片虚空。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朵朵金花凭空浮现,光头大汉单手搂着艳丽女子的娇躯从虚空中显现而出,周身金花一阵乱晃,竟然凭空挡下了此剑气。

韩立眉梢一挑,凝神细望了一眼这些金花,目中闪过一丝讶色。

要知道因为修炼了青元剑诀的缘故,他的修为可是远胜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即使随手弹出的一道青元剑气,威力也绝对非同小可的。

而这金花老祖仅凭一张符箓的威能,就轻易抵挡下来。这可有些古怪了。

“不可能,你怎么能察觉到我在何处,就是中期修士也没有如此神通的。”大汉却更加的意外,一脸的吃惊之色。

“哼!你这符箓有些意思,但想凭此从我眼皮底下遁走,却是痴心妄想。”韩立淡淡的说道,单手冲远处的降魔杖一招,顿时此宝又一晃的直奔金花老祖砸去。

大汉见此情形,面上凶光一闪,手中金符一挥,再次化为一片金花躲掉,出现在附近的另一处低空中。然后猛然将艳丽女子抛到一边,面上显现出狰狞之色,大声暴喝道:“姓韩的,我步步退让,你真以为凭借一件虚天鼎,就吃定本老祖了吗。今天金某还真要斗你一斗了。”

随后大汉单手往腰间一拍,一股黑气从某只灵兽袋中飞射窜出,一阵翻滚下,一只体形过丈的怪鸟在其上空浮现而出。

此鸟浑身黑气缠绕,双目碧绿,生有一只鲜红肉冠,看起来丑陋凶恶异常。一现出身形后,口中发出难听之极的聒噪声,恶狠狠的直盯向韩立,似乎颇为的通灵。

“鬼鸠?没想到你竟还圈养这种鬼禽?”

韩立口中几声啧啧称奇,但神色丝毫不慌。他同样往腰间一摸,一阵猿啼声传出,随即一道黑芒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现出了一只毛发乌黑发亮的小猴,趴伏在虚空中。

正是啼魂兽。

此兽摇摇晃晃的站起,似乎还有些迷糊,但大鼻猛然倒抽几下,顿时双目一亮的望向空中的鬼鸠。脸上竟现出了欢喜之色来。

黑光闪动中,此兽身形一阵狂涨,瞬间化为了一只身高十丈的黑色巨猿,阔口獠牙,目放寒光。两只斗大巨拳一拍胸膛后,口中发出了直冲九霄的震天巨吼,仿佛魔神降世一般。

金花老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原本气势汹汹的鬼鸠,却在巨猿的吼声下,双翅一阵乱颤,目中竟露出惧怕之极的表情,只是在大汉头顶盘旋不定,就是不敢扑向对面。

这时韩立已经袖袍随意的一抖,两口金色小剑激射而出,一下化为两道丈许长金光,冲其交叉斩来。

同时降魔杖也在他一点之下,再次无声无息的冲大汉飞射而去。

金花老祖心中一沉,但一咬牙,张口喷出了一口金色小钟来,再一按腰间储物袋,有两口翠芒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竟化为两柄绿色玉钩。

翠芒一闪,其中一柄玉钩竟在大汉手上一闪而过,两截手指无声无息的掉落而下,但伤口处却一滴鲜血未曾流出。

大汉心中法诀一催,两截手指顿时化为两股血光直奔头上的鬼鸠射去。

鬼鸠一声怪叫,张口将血光吸入了口中。

鬼禽马上浑身黑气一阵翻滚后,体形一下涨大了倍许,化为了两丈大小,同时绿目失去了原先的清明,瞬间变成了血红之色。

此鸟再也没有原先对啼魂兽的惧怕之意,双翅一展,竟口吐黑气先扑向了对面巨猿。那两柄绿色玉钩,已经化为两道翠芒和两口金色飞剑交织到了一起,而那只金色小钟则发出“当”的一声脆响后,一股金色音浪向空中冲去,也一时间抵住了巨大化的降魔杖。

金花老祖这才心中一安,稍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时,对面的韩立嘴角一动,泛起了一丝讥讽。

只见那只鬼鸠飞到巨猿的上空,居高临下的喷出两口黑气出来,巨猿就大鼻一哼,突然一股深黄色霞光飞卷射出。

光芒一闪,就将那鬼鸠卷入了其中。

里面霞光一阵剧烈翻滚,鬼鸠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化为一团黑气。被巨猿大口一张,就吸进了腹中。

大汉一见此幕,顿时大惊失色。

虽然预料到了鬼鸠似乎不是那巨猿的对手,但也万万没想到,连一个照面都未能支撑下去,就被巨猿一吞了进去。

这只鬼禽可是他从一本偶尔得到的鬼修秘术中得到的培育之法,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才刚刚祭炼成功。

据说此禽天生一对鬼目,可克制阴灵邪鬼,更是精通勾魂秘术,可伤敌与无形。

普通修士只要被其飞到头顶,用口中阴气一喷,就可让对方元神晃动,可勾去小半精魂的。

金花老祖不禁心痛之极!

但是他尚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两口绿色玉钩突然在一阵金光大放中,被两口金色飞剑搅得寸寸碎裂,刹那间化为了乌有。

两道金光没有了对手,顿时两声清鸣后,直奔他飞斩而来。

大汉心中一慌,伸手想去腰间再摸什么宝物应敌,却猛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梵音之声。

他大寒下,急忙抬首望去。

结果脸色一下无血起来!

只见原本散发黄光的降魔杖,忽然间发出佛音之声,同时通体灵光一变,竟放出了七色的佛光出来,降魔杖一下变得重逾万斤。

原本勉强能抵挡的金色音浪,顿时不支的一阵翻滚,让降魔杖徐徐的压将下来,离其头顶只有三四丈距离而已。

“不好!”大汉口中一声惊呼,不加思索的再次一挥手中的金符。顿时又一次化为一片金花,在原地无影无踪。

可是这一次,远处的韩立却早一步背后银光闪动,风雷翅浮现而出。一声霹雳后,和大汉几乎同时消失不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