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魔湖岛

魔湖岛,是位于内星海接近边缘处的一处默默无名的小岛,知道此岛屿所在的,也只有住在附近其他岛屿的一些散修而已。

此岛之所以还能被这些修士记住,并起了这么一个怪异的名字,是因为岛上数座湖泊中产有一种叫做翠铜的材料。这材料虽然谈不上什么珍稀,却是炼制几种独门法器的必需物品,故而有些低阶修士偶尔到此岛上打捞此种材料的。

而这些湖泊不知是否由于盛产翠铜的缘故,所有湖泊全都翠绿的如同翡翠一般,碧绿程度远超普通湖面,并且凡人掉入湖水中,竟然可以自行漂浮而起,永不下沉。

如此一来,魔湖的名声也就渐渐在附近的岛屿中传了开来。

不过此岛少有树木,也没有灵脉,故而平常罕有人至的。

但这一日,却有五六十名低阶修士聚集在岛中一座湖泊边上,正在匆忙布置着数座复杂异常的临时法阵。其中大多是炼气期修士,筑基期修士只有六七名而已。

而在湖泊中心的低空中,却有三名结丹期修士聚集在哪里,正窃窃私语的交谈着什么。

“雷师弟,这一次不会再失败了吧。为了破除禁制,师兄我几乎将全部身家都投了进去,前后花费的灵石已经二十几万了。若是再次失败,我可没有灵石拿出来了。”一名满脸皱纹的灰袍老者愁眉苦脸的冲另外二人说道。

“哼,吴师兄也太夸大其词了。我们三人中,恐怕就师兄身家最多了。师兄开的金铭楼,在附近的海域可是大名鼎鼎的,又怎会缺些灵石。”另一名面容英俊的蓝袍男子,哼了一声的回道。

“雷师弟有所不知,别看为兄开的金铭楼似乎铺的很大,但实际上早被火云阁等大商铺给挤的马上不支了。现在只是勉强维持而已。”灰袍老者长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奈的样子。

“吴师兄何必叫苦!你的金铭楼开了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若真的无利可图,怎会一直开到现在。”最后一人却是名一身红衫的艳丽女子,肥臀丰乳,生有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秋波流动之间,勾人心魂。

“金铭楼在前些年的确是挣了一些灵石,但是那都是在师尊尚在的时候。自从百余年前蛮师突然失踪后,没有了元婴期修士的依仗,我的金铭楼立刻就受到了其他大商铺的挤压。前些年还好,蛮师余威尚在,他们还不敢太多分。但是自从二十年前,师傅被六道极圣打成重伤,不治而亡的消息传来后,这生意算是没法做了。要不是师兄我本身也是一名结丹后期修士,恐怕这点家当也早被人吞了下去。哪有师弟和师妹如此的逍遥自在的。”灰袍老者满面的苦笑。

“吴师兄说的这些,师弟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拿出的灵石并不比师兄少一块就是了。再说师傅失踪后,日子不好过的何止是你。你不是不知道师傅当年一副火爆脾气,得罪的修士不计其数。现在他消失不在了。但是我却被这些人当做了报复对象,足足被追杀了数十年,才最终摆脱他们的。倒是吴师兄自成一番势力了,再加上和血光门有些渊源,才是真正的高枕无忧啊。”蓝袍男子身上煞气一闪,竟露出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来。

“师弟说的哪里话!我要不是门人弟子众多,早学你们一样隐姓埋名去了。何必苦苦支撑着。现在每年开销之大就不用说了,为了搭上血光门这座临时靠山,每年就要上贡大量的灵石。我的日子也难过的很。倒是师弟这些年的名头,我倒听说了一些。血手魔的名头,在我们结丹修士中可是已经鼎鼎大名了。师弟的功法原本就是在杀戮中才能更快进阶的,现在不是从初期,进阶到了中期吗?”灰袍老者仍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

蓝袍青年双眉一跳,脸色大为不满,似乎还想反驳什么,但是艳丽女子却“咯咯”一笑后,打断了二人的争论。

“吴师兄、雷师弟,你们何必再争辩下去,反正蛮师不在后,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这肯定是真的。但只要取出了秘密洞府中的藏宝,相信以师傅元婴中期修士的身份,所藏之物足够让我们平分的。到时候,我们要么隐姓埋名苦苦修炼,要么利用它们另投其他势力以图自保,相信都绝对没有问题的。”

一听艳丽女子此话,老者和蓝袍青年互望了一眼,竟真的停下了争论,似乎对此女颇有几分忌惮的样子。

但三人默默看着湖边的那此低阶修士布置法阵一小会儿,蓝袍青年却再次开口冲艳丽女子问道。

“蔡师姐,下面禁制后真是师傅的藏宝洞府,你不会搞错吧。虽然禁制的确是出自师傅之手,但是蛮师一向喜欢在一些小岛上建立临时洞府的。不会只是其中之一吧。要是如此的话,我们这些日子可是白费如此大力气了。”

“怎么,雷师弟不信师姐之言!”艳丽女子一听此话,面色有些不高兴起来。

蓝袍青年舔了舔嘴唇,面无表情的接着道:

“师妹找到我和吴师兄二人,说是手里有师傅藏宝地点,带我们从数月前就到此岛来取宝。但却从未给我二人提及如何知道藏宝洞府所在的。师傅虽然宠爱你,但是据他老人家的脾性,却根本不可能将此事给你提起的。现在眼看就可以打开禁制了,师姐不妨将此事给我二人讲清楚些的好,也好让我和吴师兄安心一些。”

“不错,师弟之言是有些道理。另外师妹这些年一直杳无音信,突然冒出来,带我和师弟取宝,是让人生疑了一些。”灰袍老者也不动声色的说道。

“怎么,我不说清楚此事,两位就想动手,想欺负我一个结丹初期的小女子不成?”艳丽女子脸色一沉,单手一抬,轻挽下额前一缕青丝,花容骤然变得冷若冰霜起来。但在其肌肤赛雪的玉腕上,却带着一枚紫蒙蒙的手镯,闪动着神秘的符文。

老者和青年一见手镯,面色同时大变。

“真没想到,师傅竟将他的紫冰镯也赠与了师姐!单凭此古宝,恐怕我和师兄联手也不是师姐的对手吧。”蓝袍青年长吐了一口气,目中隐隐现出恼怒和嫉妒之色。就不知怒气是冲女子而去,还是冲他口中的蛮师。

一旁的灰袍老者面色变了几变,心念急转后,也哈哈一笑起来:“师妹真是说笑了。我等怎会有这心思。只是这一次,为了破除的湖下的禁制,我等可真将一点家底都掏光了,慎重一些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师妹可是一块灵石都没有拿出的。”

“我既然带你们找到了藏宝洞府,又只取宝物的三分之一,为何要再出灵石。不过,既然吴师兄和雷师弟都对这藏宝地点有些疑问,我倒不是真不能说的。”艳丽女子犹豫了一下后,终于神色稍缓了下来。

“那我二人就洗耳恭听了。”老者心中一喜,满面带笑道。青年也在一旁神色阴沉不语了。

“我名为蛮师的女弟子,但是实际上只是他的侍妾,你二人想来也心知肚明的。我只不过在陪他一次时,无意中从其梦语中得到的此藏宝地点。他也知道自己寿元不久,似乎打算就在此洞府和这些藏宝呆一起坐化掉的。”艳丽女面不改色的说道。

“就这般简单!”

老者和青年互望一眼,不禁面面相觑了。蓝袍青年更是忍不住的反问道。

“你们以为有多复杂?我已经说了,信不信就是你们的事情。况且,下边要不是藏宝地点。你认为蛮师会在一个临时洞府外面,布置如此复杂的禁制大阵吗?以我们三人之力,数月都不能完全解除。除了藏宝洞府外,还有其他的解释吗?”艳丽女子讥讽一句。

“师妹说的有些道理,看来是我和师弟有些多心了。好在下面的禁制就剩下最后一层了,只要破禁后,我们这几月的辛苦就不会白费了。我先去看看,他们将破禁法阵布置的怎么样了。”灰袍老者目光闪动的略一沉吟后,随即冲二人一抱拳,干咳了一声的说道。

接着他化为一道黄光,直奔岸边而去。

“我也去确认下湖下禁制的情况!”蓝袍青年眉梢一挑,望了艳丽女子一眼后,淡淡说道。

随即青年身上血光一闪,一层血色光罩浮现而出,身形向下一沉,直接坠入了湖水中,不见了踪影。

艳丽女子见其他二人先后离开自己,嘴角轻轻一撇,但在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寒光。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后,老者再向湖边的那些低阶修士吩咐了几句后,人就再次飞向了湖中心的女子所在,而几乎与此同时,湖水一阵翻滚,蓝袍青年也从下面飞射而出。

转眼间,这三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

“雷师弟,蔡师妹,法阵已经布置的……咦,那是什么?”老者刚冲其余二人一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面色一变蓦然一扭首,朝某方向天边望去。

艳丽女子和蓝袍青年均都一惊,急忙随声望去。

远处青光闪动,一道剌目青虹大大咧咧激射而来,目标似乎正是他们所在的湖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