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乱起

韩立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手中玉简一抖,就将神念往里面一扫而去。

但仅仅看了寥寥数句后,韩立脸色大变起来,先是显示愕然,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最后又变得惊喜。

蛮胡子元婴看到这一幕,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的确没有在这口诀中动什么手脚的,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足足一烛香功夫后,韩立以远超蛮胡子预料之慢的速度看完了玉简,将神识退了出来,但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蛮兄,你这托天魔功是从何处学来的?可有什么来历没有?”韩立缓缓的问出口。

“来历?此魔功可是乱星海有名的功法,流传已久,就是比起六道的六极真魔功,名气也小不到哪里去。只是此功法一向单脉流传,我也是遇到了家师才得以学到的。怎么,此功法有什么不对吗?”元婴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韩立目光一闪的摇摇头,一翻手掌,玉简就不见了踪影。

“这功法若是韩兄无暇修炼,随便找一名弟子传下去也可,只要不让托天魔功真断了传承,也就可以了!”蛮胡子见过韩立先前的异样,又怎会相信此言,但只是淡淡的说道,一丝想追究此事的意思都没有。

对他来说,自然还是吞噬极阴的元婴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故而马上又说道:“道友既然看过了功法,不知蛮某可以动手了吗?”说着元婴双目红光一闪,面上忽然浮现出一层煞气来。

“当然可以!不过蛮兄现在有些虚弱,要不要韩某助你一臂之力?”韩立看了看冰封起来的极阴祖师,却一笑的问道。

“多谢道友美意,但无须如此。蛮某虽然现在法力不及以前十分之一,但对付一个无法动弹的修士,却还是绰绰有余的。”蛮胡子摇了摇头,自信异常的说道。

“那就随蛮兄了,我就在外边等候了!”韩立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身形一晃,人就到了入口处,徐徐走出了石室。

顿时里面只剩下了蛮胡子元婴和冰封起来的极阴祖师。

元婴盯着极阴祖师,面上现出了阴森之色,而极阴祖师无法动弹一下,但双目同时露出了恐惧异常的神情。

韩立站在石室外面的通道中,单手把玩着手中的玉简,沉吟不语着。

石室中一直寂静异常,丝毫声响都没有传来,足足过了一刻钟后,一句有些疲倦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韩道友,你可以进来了。”正是蛮胡子的话语声,只是略有些嘶哑的样子。

韩立眉梢一挑,两手一合,手中的玉简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则转身走回了石室中。

只见那蓝色巨冰仍安然无恙的耸立在哪里,但里面的极阴祖师却翻着死鱼般的眼睛,已经气息全无了。

元婴却悬浮在蓝冰之上,身体隐隐比先前大了小半的,并且生气盎然,没有先前的虚弱模样,只是小脸上,却满是疲倦不堪的神情。

“这次多谢韩兄了!我现在暂时恢复了大半的精气,必须趁此机会马上坐化掉,否则就前功尽弃了,我的秘密洞府地址是在……”元婴一见韩立,立刻开口,但说到最后时,声音一低,竟然直接传音了过来。

韩立凝神听了几句后,神色不变的点点头。

“好了,蛮某大仇已报,就在此地坐化了,韩道友自便吧!”元婴长吐了一口气,神色平静的说道。随即它身形一晃,直接射到了石室一角,盘膝坐下了。

元婴身上亮起了刺目的金光,身上气息也开始翻滚不定,变得忽强忽弱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同样不再理睬蛮胡子坐化的举动,反而两手一撮,再一扬。

雷鸣声一起,数道粗大金弧弹射而出,击了巨冰之上,在金光中爆裂开来。

顿时冰块在无数纤细电光中,寸寸的碎开,将里面的极阴祖师肉身也一同化为了碎尸。

韩立看了一眼,确定里面的确没有分魂或者第二元神之类的东西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转首了过去。

就在这时,元婴表面灵光流转下,却已经开始浮现出一丝丝裂缝,裂缝中金光闪闪,仿佛有金色液体要流淌出来一般。

韩立双目一眯,紧盯着蛮胡子元婴,默然不语。

“砰”的一声轻响后,整个元婴溃散开来,化为了点点金光,消失在了虚空中。

目睹蛮胡子元婴的坐化,韩立轻叹了口气,抬手对准地上残尸一弹。

一颗火球射出,将地上一切都笼罩在了火光之中。

韩立看也不看火光,化为一道青虹在石室中一个盘旋,就从入口处激射而出。

一眨眼,遁光就在通道中一闪后,无影无踪。

因为出去时,韩立不再存有什么忌惮,所以遁速全开之下,片刻功夫就到了尽头处。

一面闪动着灵光的石墙,挡在了前边。

韩立也不犹豫,一抬手,顿时指尖处金芒闪动,就要放出剑气将石门一斩而开。

可就在此刻,忽然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传来,整个通道都颤抖不已,并发出轰隆隆的回音声。

韩立一呆,心中有些吃惊,但手上动作丝毫没停,数道金色剑光交叉一斩之下,石门就四分五裂而开。

身形一晃,人就出现在了石门之外。

外面正是阁楼的第一层,而这个石门则只是阁楼一角的某处密门而已。

不过一出了通道,巨响声、晃动声一下大了数倍,从阁楼门口外还传来什么人的狂笑声,怒喝声,更不时有呼啸爆裂声接连传来,仿佛石峰一下成了激战之所,正有人在外面施法争斗。

韩立眉头一皱,却从阁楼外飞射进来一道红光来,里面之人尚未看清楚阁楼中的人是谁,就先大喊起来:“不好了,铁石峰的妖兽突然……咦!你是什么人?乌长老呢?”这名修士一见大厅中站着之人,并非自己想象的极阴祖师,心中一惊,脱口惊叫道。

但韩立冷笑一声,一张口,一道金光一闪不见,随即对面惨叫声传来。

红光中修士,被诡异浮现于身边的剑光一绕之下,就身首两处了,并掉下两截赤红残剑。

这位逆星盟结丹修士也算倒霉,连韩立长相都未看个仔细,竟这般稀里糊涂的送了性命。

不过,韩立从对方寥寥的几句话中倒也听明白了一些,似乎是海中妖兽突然对逆星盟进行了偷袭。

心中有些疑惑,没他却丝毫不想掺和此事中,当即两手一掐诀,身上的气息一敛收拢,接着身形再一晃,整个人就隐匿起行踪来,然后才大摇大摆的向阁楼外轻轻飘去。

但是尚未等他飞到大门前,就听到一阵仿佛打雷般的巨吼从空中滚滚传来:“唐道友,这一次我们海族出动如此多的化形族人,你们逆星盟是绝无法抵挡的。识趣的话,就乖乖的将那顶阶的极品灵石交出来,我们海族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说话之人嗡里嗡气,但偏偏修为惊人异常,阁楼外边修为低些的逆星盟修士,被这几句话直接震得身躯发软,体内灵力一阵的凝滞不灵。

韩立听到“极品灵石”几个字眼后,更是心中一跳,几乎想也不想的一下从阁楼大门处激射而出,随即往高空中望去。

只见外边乱成了一团,四处灵光闪动,爆裂声不断,更有数十名修士和一些奇形怪状的妖兽,正在斗的不亦乐乎。在高空中,淡蓝的云雾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

而在云雾之下,有数处战团正在相持不下。其中一名身穿蓝袍,相貌清瘦的老者,一手持着一面青色镜子,放出无数道刺目青光,另一手驱使着一口蓝色飞剑,仿佛蛟龙出海。

他的对手是一名奇胖无比的头陀,身材高大异常,两臂各戴一只金色圆环,但手持一面圆钵,口喷阵阵蓝雾,竟将清瘦老者的攻击档了下来。而那狂雷般的吼声,就是从此头陀口中传出。

韩立蓝芒一闪的凝望下头陀,在其脖颈处,看到了几枚银灿灿的鳞片。

至于其它几处,一男一女两人正在合斗一名头生一对短角的儒生,另一名灰袍老者则用一只葫芦放出阵阵的阴风,和一名浑身赤焰包裹的人影相持不下。

而在稍远些的地方,一大团血色雾气翻滚不定,里面隐隐有吼声,爆裂声传来,似乎有人在里面激斗得不亦悦乎。

似乎一时无法看出谁胜谁负,看来逆星盟提早将其它岛上的元婴修士撤回来,还真是做对了事情。

否则以石峰上平常的守卫,早就被一攻而破了。

“什么极品灵石?在下莫非听错了?在下哪有什么极品灵石?”那清瘦老者脸色不变,将法宝催使的更见威力,口中却淡淡说道。

“到了现在,唐兄还做这掩耳盗铃之事,不觉可笑吗?”胖子哈哈大笑,口中蓝雾一团团喷出,脸上却现出不屑之色。

“原来道友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这极品灵石,人界怎可能还有的?倒是你们无怨无故来到峰顶,灭杀本盟如此多修士,唐某绝不会就此罢休的!”清瘦老者打了个哈哈回道,神色却阴冷了下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