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交换

“蛮胡子?”韩立这才注意到了元婴的容颜,不禁一呆起来。

他没有记错的话,蛮胡子当年就快寿元将尽了,如今近二百年过去了,他应该早坐化掉了,如何还有元婴存在世上,还落在极阴祖师手上的样子?心中奇怪之下,韩立也不急着灭杀极阴了,仔细打量了蛮胡子元婴两眼。

忽然手一抬,虚空一抓,一只青色大手浮现在了元婴之上,闪电般一捞,就一下将元婴硬生生的抓到了手中,五指青色灵芒闪动不已,元婴便无法动弹分毫了。

“韩道友不用这般谨慎,以我现在情形,连瞬移之术都无法做出了,又能逃到哪里去?”蛮胡子元婴竟一丝挣扎的迹象都没有。

“哼,这可说不定,不过我倒没有想到阁下还能存活至今。当年在虚天殿中,你对韩某也不怀好意,现在主动跳出来,想让我送你一起上路吗?”韩立脸色一沉。

“道友已经进阶元婴后期,若是追究虚天殿之事,自然有资格说这些话了。但当年韩兄只是区区一名结丹修士,蛮某倒没有认为有何不妥之处!而且就算道友不动手,蛮某刚才为了挣脱禁制,也耗尽了残余精元,根本无法在世上滞留多久的!”元婴倒一副无惧生死的样子。

“这话是不假!你虚弱成这个样子,元婴崩溃消散的确是眼前之事。韩某并非恩怨不明之辈,你虽然曾对我无礼威逼过,但当年赠送的一件皇鳞宝甲,曾经救下我一条小命,我也不对你落井下石,此事就算扯平了!”韩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出了大出蛮胡子预料的话来。

“蛮某可不是存心赠你宝甲的,当年只是想借助你的妖兽取宝而已,你大可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蛮胡子一怔后,苦笑起来。

“我可不管你当初的用意如何,皇鳞甲救助我一次是真就行了。不过,你也别指望我会出手救你,你自生自灭吧!”韩立淡淡说道,单手一挥,青色大手一下消散,蛮胡子元婴重新恢复了自由。

然后韩立目光一转,重新望向了一旁的巨冰。

“韩道友,这极阴祖师和我结下血海深仇,能否交与我处置,让蛮某在临死前得偿所愿?”蛮胡子元婴深吸了一口气,瞪了被冰封中的极阴祖师一眼,再次提出了先前的要求。

“极阴和我仇怨也不小,我会亲自动手的,无须你插手!”韩立头也没回,一口回绝了。

“我愿意用自己收藏的一些珍稀材料外加自己的秘术典籍,用来换取这次机会!”蛮胡子心中大急,急忙提出了自己的交换条件,再也顾不得掩饰什么。

韩立回首望了元婴一眼,忽然轻笑起来:

“蛮道友到底有何用意,就请直说出来吧!我可不信道友只是为了报仇,就愿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若是如实告诉我其中的原委,只要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说不定还会答应此事的。另外,我对蛮兄还没有坐化,以及如何落在极阴手上的经历,也同样的好奇,希望蛮道友给韩某解说一二!”韩立悠然的说道。

听到韩立此问,元婴脸上焦虑之色渐渐消失了,有些迟疑起来。

“算了,这也没什么可保密的,我就全告诉道友吧!”蛮胡子长叹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

“韩某洗耳恭听!”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随即他长袖冲冰块上一拂,所有金色飞剑全都被一股青霞席卷而回,转眼间没入袖口中不见了踪影。

“其实韩道友应该知道,早在百余年前,蛮某的寿元便已将尽,即使从虚天殿中得到了一些延长寿命的灵药,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在下之所以能让元婴存在至今,只不过是被极阴用一歹毒秘术,强行激发元婴的潜力,让我勉强苟活于世罢了。而作为延长寿元的代价,是等我的魂力也平白消耗殆尽,最后元婴溃散后,精魂从此无法存在于世,再也没有轮回转世的可能。”蛮胡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韩立听了这些话,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只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

果然蛮胡子不用他催,就自行接着道:

“当年我得到那颗补天丹,出了虚天殿后,倒也逍遥了一阵,其他人没有谁真为了一颗丹药找我的麻烦。但好景不长,在我寿元将尽时,却被六道这家伙堵在了住处,然后他竟然要我将以后坐化的尸体送给他,修炼魔功。蛮某自然不肯答应此事,结果被他的六极真魔功打成了重伤。好在我也算修为不弱,及时施展秘术逃了出来。但没想到在途中,却又碰到了极阴这老贼。此贼子阴险的很,一眼看出我身负重伤,立刻出手攻击。我和他大战了三天三夜,还是因为伤势发作被毁了肉身,元婴也就落在了他手中。这老魔贪图我的一生收藏和那颗补天丹,就一直将我囚禁于身边加以拷问,一直延续至今。”

“拷问?他没有对你动用搜魂术?”韩立闻言,有些诧异了。

“嘿嘿,若是其他的修士,甚至元婴后期大修士落在了他人手中,自然难逃被强行搜魂的下场。但蛮某修炼的托天魔功却恰恰不惧此术,可以将神念紧守精魂之中,轻易无法强行搜取。就是强行加大搜魂术威力,也顶多让我魂飞魄散,想知道蛮某的秘密,那是痴心妄想的事情!”蛮胡子冷笑后,傲然的说道。

“有这种秘术?”韩立眉梢一动,仿佛有些心动。

“当然,你以为托天魔功是妄有虚名吗?只是蛮某从来没有外传此事罢了。极阴没有办法,只好每隔一段时间用尸火来折磨蛮某元婴。嘿嘿,但蛮某又怎会这般容易屈服的?况且就算说了,也同样难逃魂飞魄散的结果。不过,元婴经过他的秘术强行提升百余年寿元后,是真的灯枯油尽了。除非施展秘术再吞噬另一名元婴的精元,否则一定无法轮回了。但就算如此做了,是否真的还有来世的机会,这都是两说的事情。”说到这里,蛮胡子元婴盯着蓝冰中的极阴祖师,恨不得直接撕咬过去的怨毒表情。

“原来如此!你打算吞噬极阴的元婴,好求来世的机会?这种秘术我倒听说过,不过是否有效,还真的没法验证的。”韩立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说道。

“不管是真是假,此秘术也是我唯一的机会,蛮某总要一试的。反正我的那些收藏以后说不定会便宜了何人,还不如换取这一线生机呢!”蛮胡子无奈的说道。

“这还真是大实话,你的补天丹还在吗?”韩立沉吟了一下后,缓缓的问道。

“没有,一出了虚天殿就被我一口吞下了,但谁知道对我根本没有多大效用。那极阴见我修为和以前一般无二,竟以为我还留着此丹未曾服用,一直对我逼问它的下落。否则,他是否真有如此长耐心拷问我,都是两说的事情。”蛮胡子非常坦然的回道。

“哦,有这样的事情?”韩立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他当年服用补天丹后,可是效果明显之极的。不过,对方都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估计也不会说谎的,看来补天丹对元婴修士的资质改善微乎其微了。当然,这也可能因为对方原来的灵根资质就不差,没有多余的改善余地。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

“我可以成全你此事,但先将托天魔功的口诀给我复制一份,然后我就将极阴交与你处理了。我对里面的锁魂秘术比较感兴趣,最后等你吞噬完元婴后,再告诉我其它东西的收藏之处即可。”韩立沉吟了一下,就盯着蛮胡子元婴,徐徐的说道。

“好,没问题!”元婴闻言大喜,不加考虑的说道。

韩立点了点头,但一见元婴神色有些萎靡的样子,蓦然双手掐诀,几道法诀接连打在了对方元婴身上。

顿时五颜六色的灵光在体表一闪后,元婴刹那间精神一振,竟好了许多。

“多谢道友相助!”蛮胡子感激的脱口谢道。

韩立摆了摆手,手一扬,一块淡白色的空白玉简直接抛了过去。

元婴急忙小口一张,一股淡淡金霞喷出,一下将玉简卷入其内,让其体形迅速缩小,被元婴抬手摄到了手中。

然后它闭目低首,开始复制起法诀起来。

复制一份不知记过多少遍的法诀,对蛮胡子来说自然不费吹灰之力的。 一盏茶功夫,元婴就睁开了双目,小手一扬,一道白光直奔韩立射来。

韩立抬手就将白光接住,灵光一闪后,玉简恢复了原来的体积。

“蛮兄不会在法诀中动什么手脚吧?”韩立看了一眼手中之物,却忽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韩兄开玩笑了!以道友现在的元婴后期境界,功法的真伪还不是一目了然!再说蛮某现在已经身落如此地步,又怎会再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元婴闻言,却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