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擒魔

五指一张,一条金色电蛟从手臂上同样冲出,正好撞上了气势汹汹而来的黑蟒。

“辟邪神雷!”

极阴祖师一见此幕,心中一惊,急忙想掐指另行施法,却已经迟了!

金蛟往黑蟒身上一扑,轰隆隆声大响。

在金光闪动下,黑蟒躯体被无数金弧包囊,眨眼间溃散消失。

辟邪神雷的克魔神通可不是说笑的。

极阴祖师面现怒色,马上一拍腰间储物袋。

顿时嗡鸣声大响,一道数尺长的血光从袋口中激射而出,一晃之下就到了韩立头顶处,化为一口血色长刀一斩而下。

刀光尚未落下,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就先扑面而来。

韩立脸色一沉,一扬脖颈,猛然一张口,一口金色小剑同样喷出了体外。

“铮”的一声,金血两色光芒一交织之下,那口血刀发出一声哀鸣后,就被金色飞剑一斩两截,残骸直坠而下。

“不可能!”

这一下,极阴师祖真的面色大变了,顿时从狂喜中清醒了几分。

在这石室中,那限制神识的禁制倒不起什么作用的。

他略一惊疑下,急忙用神念朝韩立扫了一下。

而韩立已将极阴祖师当成一个死人,也并没有再隐瞒自己修为的意思,强大之极的法力肆无忌惮的在体内流转不停着。

结果这位极阴老魔一扫之后,脸色自然变得精彩万分。

先是一怔,随即有些茫然,但马上又露出不可能之色,当神念再仔细的扫过韩立身上数遍后,脸色一下发青起来了。

“你已是元婴后期!”

极阴祖师几乎一字字的从口中硬挤出来的,背后瞬间变得冷汗淋淋!

“哼,知道这些又有何用?其实做个糊涂鬼更好一些的。不过你当年因为虚天鼎才对韩某紧追不舍,就让你死在此鼎下,也算成全了你吧!”韩立想起当年之事,心中杀机大起,阴森异常的说道。

随即他一张口,一团青光喷出,随即滴溜溜一阵旋转后,一件古色古香的小鼎浮现而出。

正是那件虚天宝鼎!

极阴祖师纵然因为韩立变成了元婴后期之事,心神一阵大乱,有一种犹如做梦的感觉,但一听韩立此言和见虚天鼎现身而出,还是立刻知道大事不妙,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的。

当即一咬牙,身形猛然在原地滴溜溜一转,一股股漆黑阴气从身上冒出,瞬间就遍布了大半的石室,鬼哭狼嚎之声同时大起,同时有一些高大鬼影在黑雾中若隐若现。

极阴祖师拼命之下将玄阴魔功运转到了极致,并将祭炼了数百年的十八具天都尸也放了出来,不过却也不敢催动魔气攻向韩立,竟就此迟疑起来。

韩立却冷冷一笑。

虽然玄阴魔气里面黑蒙蒙一片,但在他灵目之下,情形却一览无遗。

他也不说废话,单手一点身前的虚天鼎。

小鼎通体清光一闪,从顶上激射出一蓬蓬青色细丝来,仿佛无穷无尽,眨眼间化为一张巨大青网,浮在了石室上空。

极阴祖师心中一寒,不及多想的口中咒语声一催。

附近的魔影一闪,十几具天都尸就此冲出阴云,直奔石室顶部射去,双臂乱舞的想要将青网直接撕碎的样子。

韩立面无表情,但手指却冲身前小鼎轻轻一弹。

“当”的一声轻响,青网上突然光芒刺日,一层蓝色冰焰一下在网上诡异的浮现,随后冰焰一凝,立刻幻化成十几只蓝灿灿的火鸟,一头扎到了那些冲上来的炼尸身上。

这些天都尸哼都没哼一声,就在蓝色火焰中,一下化为十几具狰狞异常的冰雕,从空中坠落而下,粉身碎骨。

这时青网上丝线猛然一抖,蓝光大放下从网上弹射出无数颗拳头大小的蓝色火球,朝下方魔气密密麻麻的射去。

黑雾一阵汹涌翻滚,化为无数条碗口粗的黑蛇向空中火球一扑而去。

两者方一接触,蓝色火球就“砰砰”的自行爆裂开来,大片蓝色寒雾一下弥漫了整间石室。

一时间石室中寒气大作,四周墙壁和左右的东西,瞬间凝结出厚厚的冰层。

晶光闪闪下,此石室彻底变成了冰川之地。

那些黑蛇在蓝色寒雾笼罩下,丝毫反抗没有的一个个化为条条冰雕,随即粉碎溃灭,剩下的魔气更在寒雾一压之下,纷纷消散不见,隐隐露出了里面的极阴祖师。

在此情形下,老魔绝对无法支撑多久的样子。

极阴祖师自然也知道大势不妙,不及多想下,口中发出一声凄厉长啸,随即张口喷出了一颗漆黑如墨的圆珠。

此珠子方一现形,老魔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珠上。

圆珠立刻一颤下,化为一团漆黑魔焰,围着老魔一绕,一层乌黑火焰一下将极阴祖师包囊在了其中。

这正是老魔依为杀手锏的“天都尸火”

施展出了此神通后,老魔也恢复了几分自信,身形一晃,就裹起剩余魔气化为一团乌火腾空而起,直奔石室入口席卷而去,一副要夺路而逃的样子。

别说这天都尸火威力真不容小瞧,蓝色寒雾一接触此火后发出低沉的闷响声,一时竟无法冻结老魔,让他几个闪动后真冲出蓝雾笼罩,一个闪动后就瞬间到了入口处附近。

韩立见到此幕,脸上丝毫异样没有,但心中一催通宝诀。

石门处突然间青光暴闪,无数的青丝竟从附近墙壁上激射而出,交织闪烁下竟将入口一下封死住了。

“啊!”极阴一见此幕,心中一沉。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头顶处一阵寒意传来,不禁一惊的抬首望去。

不知何时,在头顶上空处,一朵巨大冰莲正在那青色丝网上凝聚成形,通体蓝光灿灿,美丽异常,正好将老魔罩在其下。

“不好!”老魔心中一惊,急忙遁光一起,就要马上避开此莲的笼罩范围。

但是就在这时,在他双足所踩的地面处,蓦然激射出两蓬青丝,左右一分,竟一下将其双足死死缠住。

极阴祖师顿时身形一凝,无法离开原地了,而青丝却顺着双足往其小腿上蔓延而去,转眼间就将他下半身全都包囊在了其内。

虽然黑色火焰仍在老魔身上汹汹燃烧,但这些灵丝依旧青光闪闪,丝毫不惧此火。

而几乎与此同时,石室上的蓝色冰莲一转之下,往下方徐徐压下。

这一下,老魔魂飞魄散了。

就算他的天都尸火有些威力,但怎能真的在乾蓝冰焰威力下支撑下去?

他情急之下,一张口,喷出了一块黑蒙蒙的玉佩来。

但是未等此宝发威,附近虚空中破空声大响,竟诡异的射出另一蓬青丝来。

一闪下,就将那小巧的玉佩缠住。

极阴祖师骇然,急忙神念一动想要催动玉佩。

但是上面青丝一闪后,他就立刻断了和此宝的联系。

然后青丝一卷一拉,带着玉佩朝虚天鼎飞激射而回。

青丝连玉佩在鼎壁上一闪,竟诡异的没入小鼎中,就此被收了进去。

极阴祖师见到此幕,脸色灰白起来了。

虽然他拼命催动身上的天都尸火,又接连驱使出另外两件宝物抵挡空中的冰莲,但这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蓝色冰莲往下一落之后,一层蓝色光焰就此以冰莲为中心大放起来。

老魔身上的黑色尸火与这些乾蓝冰焰一接触交织,就被蓝焰压的东倒西歪,一阵爆竹般的狂响后,黑色尸火被寒气消磨的奄奄一息,随时就要熄灭的样子。

在此期间,老魔接连施展数种秘术想要甩开身上青丝逃掉,却根本无济于事。

当最后一缕尸火熄灭,蓝色莲花最终落了下来。

极阴祖师尽管竭力挣扎,但通体被极寒之力一罩之下后,就在清脆的“呲啦”声中被彻底冻结了起来,冰封在一块数丈高蓝色晶冰之中,脸上满是惊惧交加的神情。

从开始攻击到最后将老魔擒下,韩立除了虚天鼎外没有动用其它任何一件宝物,双足更是一直立在原地没有动一下。眼见将老魔禁锢住了,韩立才一声冷笑,手指再冲此鼎一弹。

石室各处青丝全都一颤之下,化为了一股股霞光狂涌而回,小鼎表面灵光闪动不已。

见此情形,韩立不客气的一张口,就将此鼎重新吸入了腹中,然后目光才瞅向蓝冰中的极阴,嘿嘿几声后面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但偏偏双目清冷无比,一丝感情都没有。

身形一晃,韩立就轻飘飘的到了蓝冰之前,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抖,顿时一阵嗡鸣声发出,十余口金色小剑飞射而出。众飞剑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化为了数尺长的金色剑光,对准下边蓝冰就要乱剑齐斩而下,直接将封印起来的极阴祖师彻底分尸的样子。

“且慢,韩道友!在下满族都是被此人灭杀的,可否让蛮某亲自动手,灭杀此獠?”一个韩立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声音,突然从石室一角传来。

韩立心中一动,停住了飞剑,双目一眯的闻声望去。

只见被寒气冰封起来的厚厚冰层中,突然金光闪动,一只小拳头直接洞穿冰壁而出,冰层也寸寸的碎裂了开来。

一名浑身金灿灿的元婴从碎冰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停在了虚空之中,双目直接望向了韩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