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再见极阴

阴煞血尸,是韩立从乾老魔身上得到的炼尸法诀中记载的一种魔尸。虽然没有真正的炼制之法,但也提到了此血尸虽然威力极大,但炼制此尸过程过于歹毒。据说炼制的血尸必须是用和自己同一血脉的尸体来祭炼,这才能借助血脉之力压制住血尸的反噬。

炼制的时候,尸体主人的精魂将永久被困在尸体之中,不得轮回的样子。

虽然修仙者一般对亲情不像凡人这般重视,但如此有伤天和,冷血的事情,还真没有多少人能做出来的。说也奇怪,即使有一些心狠手辣的修士真祭炼此种血尸,下场也变得凄惨之极,没有一个能终享寿元的。

如此一来,纵然有邪修羡慕血尸威力,也没有多少人真敢祭炼的。

到了如今,知道炼制方法的修士更是寥寥无几。像乾老魔这等修炼有五子同心魔的大修士,都不甚清楚具体的炼制法诀了。

韩立一眼认出白发修士的两只阴煞血尸后,自然难掩心中的惊讶。

不过,不管这白发修士是何来历,有多凶残,只要不妨碍他,韩立自然懒得理会这人。当即在高空悬浮了一会儿后,就身形晃了几晃,人直往石峰上半截飞遁而去。

他虽然对妙鹤二人搜魂过,但这两人只知道极阴居住在石峰上,但并不知道具体住处,找起来还要颇费一番手脚的。

他轻易制住了山上一名筑基期警卫,用搜魂术强行一搜,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得知极阴极师并未外出,如今正在住处,韩立心中大喜,将那名警卫化为一团飞灰,人就直奔峰顶而来。

石峰顶部非常宽广,但是建筑并没有多少,除了孤零零的一些大殿阁楼外,到处空荡荡的一片。

这也不奇怪,岛屿上虽然高阶修士不少,但筑基期以下的低阶修士却几乎没有的,故而逆星盟所有修士加在一起,在岛上数量也不过五六百人而已。如此多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已经算是一股庞大之极的力量了。

更别说,还有数名元婴修士同时坐镇于此的。

韩立隐匿身形,人丝毫没停,无声无息的到了某座巨大阁楼附近。

这座阁楼看起来颇为气派,五层之高,并且从上之下越来越宽广,到了最下面一层时,占地足有数百丈了,仿佛一座锥形石塔一般。只是通体都是用一种漆黑的怪石砌成,散发着一种黑灰色阴气,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韩立瞅了两眼几乎被黑灰色阴气包裹的眼前建筑后,冷冷一笑,忽然单手冲身前虚空一斩,一道紫色光焰所化巨刃一斩而下,所过之处那些阴气一阵翻滚,自行分开了一条通道出来。

韩立毫不迟疑的身形一扭,人就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入。

“谁?”韩立身形方一遁入阁楼大门内,一个吃惊的声音传来,竟迎头飞来一道乌光,里面隐隐有一名中年修士的样子。

一见这人并不是极阴,韩立根本不加理会,袖袍一拂,一道丈许长剑光激射而出,一闪后在途中消失不见了。

乌光中修士大吃一惊,一张口想喷出什么法宝来,却已经迟了,只见金光一闪,那道剑光不知怎样出现在了头顶处,并闪电般往下一卷。

一声惨叫声传出,此修士瞬间被斩成了七八截,连元神都被一片金光搅的粉碎,未能逃出来一丝。

韩立这才扫了残尸一眼,面无表情!

显然这是一名结丹期修士,从功法上看应该是极阴祖师的某名弟子。

手指一弹,一颗赤红火球飞出,“噗”的一声,炎热高温散发开来,残尸在火焰中化为了乌有。

韩立一扭首,盯向了楼梯处,目光闪动两下。

到此时还没有惊动极阴祖师的样子,倒让他有些意外了。

当即神识放出,往阁楼上扫去。

片刻后,他面现一丝古怪之色。

阁楼上面几层空空如也,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仿佛偌大的一个阁楼,只有这名结丹修士留守的样子。

难道极阴祖师先一步离开了阁楼,没留在住处?

韩立心中有几分郁闷了。

他摸了摸下巴,露出几分沉吟之色,忽然目中精光一闪,神念往地下扫去。

转瞬间,他嘴角一翘,泛起一丝笑容。

他二话不说的单手往腰间一摸,手中多出了一件红黄两色玉如意,轻轻一晃下,一层黄色光幕将韩立护在了其中,随即其身形一扭,人就诡异的钻入了地下之中。阁楼一层大厅中,一下变得空荡起来。

而韩立在土遁术之下,人在向下钻了十几丈后,前面就出现了一层灰蒙蒙的光幕以及漆黑石壁。

韩立也不多想,单手紫焰一闪,往光幕上一划,“呲啦”一声,灰色光幕现出一条不大的裂缝。

韩立身形一扭,就诡异的化为一条青丝,从那只有半尺来宽的缝隙中一闪而入。

当双足踏在一块干净整洁的石阶上时,他已身处一个往下而去的石阶通道中,四面全是光溜溜的黑石。

韩立目光清冷的四下一扫,双目一眯,将神念放了出去,想沿着通道向下探个究竟再说。但他马上眉梢一动,口中一声轻“咦”起来。

神念方一往下数十丈,竟马上被一股无形之力反弹了回来,这通道下面竟然被人布下了限制神念的禁制!

韩立有些意外,又起了一丝好奇之心。

要知道限制神念的法阵不但复杂繁琐异常,而且布置花费也昂贵异常,就是元婴修士也不会轻易布置的。这里应该只是老魔一个临时居所,竟会如此郑重的布下这等禁制,这可有些奇怪了!

心中带着一丝意外,韩立没有停顿,直接向下方飘去。

这个石阶的长度远出乎韩立的预料,足足向下走了数百丈,还没有到底的样子,仿佛是个无底洞一般。

韩立眉头一刻下,心中有些嘀咕起来。

但当他再往下飘落一小段距离后,忽然一股蓬勃的灵气扑面而来。

他大吃了一惊,脚步下意识一顿,人停了下来。

的确是精纯之极的灵气,远非普通的极品灵脉可比的。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脸色变了数变,忽然身形一晃,向后倒射出十余丈去。

结果只是几步之远的距离,上边的几阶石阶处,灵气又一下荡然无存了。

“果然有些名堂!”韩立啧啧了两声,神色如常了。

随即他目光朝附近一扫后,豁然丝毫征兆没有的一抬手,五指向石壁狠狠一把抓去。

指尖处寒芒闪动,那些黑石仿佛豆腐一般,被五指一下没入其中,并抓下一大块出来。

黑色石壁之后,是一种淡青色的石头。

韩立手一缩,低首凝望了手中的一大块青石。

看起来和普通的青石没有什么区别。

韩立双眉一挑,五指一用力。

石块一角立刻被捏的粉碎,粉末状石屑“哗哗”的洒落而下。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目中蓝芒闪动,动用了明清灵目的神通。

“这是什么?”他终于看出了一些异样来。

在这些青色石屑中,一些淡淡的银色颗粒在里面闪动不已。当然这种闪动,是在韩立灵力灌注双目中才能看到的。

虽然半晌没有看出这些银色颗粒是什么古怪矿物,韩立却知道灵气多半是因为这些东西才被拘禁在石峰深处的。

这也解释得清楚,为何此岛的灵石矿以前一直未被上古修士和海中妖兽发现的。

找到了原因,韩立没有多纠缠此事,再次沿着石阶往下飘去。

据他估计,既然已经出现了如此精纯的灵气,估计极阴也应该离此不太远了。

果然,这一次往下只是遁走了五六十丈,一缕白光在前方一个拐角处显露而出,并且隐隐还传来了人语之声。

极阴难道并非一个人?

韩立双目一眯,心中有些奇怪。

不过以他现在的神通,哪怕里面和极阴祖师说话的是传闻中的六道,万三姑等人,也不会有任何忌惮的。

他不客气的身形一晃,人立刻闪过了拐角。

眼前出现一间石室入口,石门竟然虚掩着,露出里面淡淡的白光。

韩立冷笑一声,手指冲石门一弹,两道粗大金光交叉一闪,石门就无声无息的化为了四片。

接着人影一晃,韩立就直接进入了石室之中,目光同时一扫,落在了石室一角上。

那里正有一名双目细长的黑袍修士,双手倒背,嘴巴张得老大的望着韩立,满脸愕然之色。

不是昔日的极阴祖师,又是何人?

而在极阴祖师身前的一张石台上,悬浮着一团黑色阴火,而其中包着一名肌肤淡金的元婴。

极阴竟正用阴火折磨着此元婴,石室中并无第二人的样子。

“韩立!”吃惊过后,极阴祖师马上就认出了韩立来,脸上马上变得狂喜起来。

他可对虚天鼎,一直至今念念不忘的。

当即极阴祖师也不加细想,袖袍一抖,一股黑色魔气从袖口中狂涌而出,一个打滚后就化为一条乌黑巨蟒,直扑不远处的韩立。

韩立见此嘿嘿一声冷笑,单手一抬。

整只手臂上雷鸣声一响,一层粗大电弧浮现而出,金光闪闪,刺目耀眼!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