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阴煞血尸

雷空岛已经不算小了,但和碧灵岛比起来却小巫见大巫了。

韩立悬浮在碧灵岛数十里外的虚空中,遥遥看着远处的巨岛,竟觉得此岛比起天星城都没有小多少的样子。

当然此岛上面没有密密麻麻的诸多建筑,也没有圣山这般高大的巨山,但是岛屿上面却有数座同样极高的石峰,每一座都有近万丈之高,也属罕见的高大。

而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些石峰陡峭无比,通体光滑,远远看去寸草不生,仿佛几根擎天石柱直耸云霄。而从山腰之处开始的上半截,直接没入了高空的白云中。

但这些都没有引起韩立的注意,他留心的是,不仅是那几座山峰,整座岛屿上也一丝绿色没有,岛上到处是灰白色的单调色彩,更是没有在岛上发现有灵气的波动。

此岛竟仿佛是一座没有灵脉的废山!

观察到这里,韩立心中有此嘀咕起来了。

不是说此岛上有巨大的灵石矿脉吗?怎么会连一条灵脉都没有的样子?要知道一般来说,灵矿本身就是灵脉的伴生之物,有灵脉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渐渐诞生出一些品质不一的灵石矿。相反来说,有灵石矿的地方,一般来说也都有灵脉存在的。

照韩立原先想象,能诞生出高阶灵石矿的岛屿,不用说,应该在整个人界都是极其罕见的极品灵脉才是。

但眼前的情形,让他有点无语了。

不过转念一想,韩立又哑然失笑了起来。

此岛如此巨大,若还有极品灵脉被人轻易发现,那所谓的高阶灵石矿又怎会到最近才会现世的?恐怕早就被上古修士挖掘一空了!看来岛上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名堂,可以掩饰灵脉的波动。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当即心中释然起来,抬首朝空中的骄阳看了几眼。

现在还是正午时分,虽然韩立自持遁法高明,但晚上行动自然更加方便些。故而遁光一起,在附近海面一阵盘旋后,最终找了一块露出海面的礁石,就直接落了下来。

随后他竟在礁石上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

数个时辰后,夜色再次降临了,韩立蓦然睁开了精光四射的双目。

遁光一起,直奔岛屿激射而去。

当然韩立同时施展了某种秘术,让遁光变得若有若无,模糊不清。在黑夜中,普通修士绝对无法发现的。

一顿饭功夫后,韩立就接近了巨岛。

因为对妙鹤等人搜魂过了,韩立很清楚的辨认出了逆星盟等人占据的区域,当即悄然潜入了岛上,直奔远处的一座巨大石峰遁去。

一路上,韩立碰到了不少隐蔽的禁制,在神念放出下,更是发现隐匿的警卫还真是不少,并且离那石峰越近,戒备就越森严的样子。

但以他如今的神通,对这些禁制和低阶修士根本不屑一顾,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一闪而过了,那些禁制和警卫无法阻挡和发现他分毫。

一道淡淡青光,如入无人之境的直接深入了逆星盟区域中心处,最终到了巨大石峰前。

青光一敛,遁光中现出了韩立的身影。

他并未急着再往前,而是抬首往石峰上部望了一眼,沉吟一下后,双目瞳孔中突然蓝芒闪动。

只见原本看似平常的石峰表面,在韩立眼中呈现出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出来。

此光幕将整座石峰都笼罩其中,表面更是仿佛流水般的光滑异常,竟是一种罕见的禁断大阵形成的厉害禁制。

韩立眉头不禁一皱。

这种巨大法阵禁制可不是单凭秘术,可以取巧破除的了!

当然这也不会真难住韩立的,目中蓝芒一敛,单手一翻转下,一团三色光焰浮现而出。

正是那把三焰扇。

虽然这有可能惊动守卫禁制的修士,但韩立也顾不得了,大不了直接将警卫灭杀就是了。

只要给他些许时间,找到极阴祖师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而灭杀了极阴后想走的话,岛上又什么人能够留下他?

韩立如此思量着,手上羽扇一闪,就想要破禁而入。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一动,三焰扇上灵光一熄,面上现出一丝讶色。

随即他将羽扇往袖中一收,身形一晃的在原地不见了。

几乎与此同时,远处天边有光芒闪动,随即激射而来数道遁光,大大咧咧的直奔石峰而来。

片刻后,这些遁光就到了石峰跟前,光芒一敛,现出了三人来。

为首的是一名披头散发的白发修士,面容却年轻异常,竟有元婴中期的修为。后面两人面容和白发男子有些相似,但是脸色苍白无血,任何表情没有,外加一身单薄白袍,更显得有几分诡异。

白发修士似乎很清楚石峰外的禁制,直接在蓝色光幕跟前停了下来,手一抬,一道火红传音符射入了光幕之中。

没过多久,蓝色光幕忽然光霞一闪,在轰鸣声中,一道裂缝缓缓浮现。

几人二话不说的接连激射而入,随即光幕飞快的弥合如初。

谁也没有注意到,另有一道淡淡青影紧跟在最后一名白袍男子身后,同样的一闪而入,连那白发修士都未发觉其中的异常。

在蓝色光幕里面,白发男子身前,站了数名面色恭敬的修士。

“费前辈,您老人家来了!唐长老现在正有要事要处理,希望前辈先去贵宾阁休息一晚,明日会和其他几名前辈一起在云烟殿相见的!”说话的是一名三十余岁的结丹期壮汉,神色恭敬异常。

“这话什么意思?明明传讯让费某十万火急的赶来,到了岛上又让我明天再见,唐长老是不是存心戏耍我?”白发修士一听此话,脸色顿时一沉,口气有些不善起来。

“绝没有此事!唐长老现在的确无暇分身,不是有意怠慢费前辈的!”那名壮汉脸色一白,慌忙的解释道。

“算了,此事我明天自会和费老儿理论的。现在岛上到了几位道友了?好像明天就是传讯最后约定的时间吧?”白发修士冷哼一声,忽然话题一变的问道。

“除了雷空岛的妙鹤前辈以及天芒岛的黄前辈外,其余前辈都已经到了。”壮汉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口中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妙鹤那家伙自从法体被毁一次后,就变得胆小如鼠了,想必会和黄昆一起来,迟一些没什么稀奇的。”白发修士面上现出一丝不屑之色。

壮汉听到此言,却只能装聋作哑,绝不敢随便议论元婴期修士的。

看到此幕,白发男子冷笑一声,当即要吩咐什么时,站在其身后的一名苍白无血男子,双目血光一闪,猛然身形不可思议的一扭,上半身蟒蛇般的一下拔长了倍许,一下扑到了旁边不及防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并用口中生出的獠牙一下咬住了此人脖颈,大口大口的吸取精血起来。

“啊!”附近站立的其他几名筑基期修士,顿时吓的连连后退,有几人更是慌忙亮出了护身法器。

“慌什么慌!只是我的魔尸又到了吸取血食的时间。”白发男子猛然一瞪那几名低阶修士,顿时那些警卫一惊的纷纷将法器收了起来。

白发修士这才神色稍缓的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顿时一枚充满血腥之气的拇指大丹丸从袋口中激射而出,然后男子一点此物,血丸立刻朝另一名白袍男子激射而去。

那名男子木然的一张口,将血丸一口吞下,继续站在原地的一动不动。

倒是另一名白袍人仍然狂吸那名警卫精血,让那名原本身高七尺的大汉,在嘎嘣嘎嘣的骨骼爆响声中,体形急剧缩小起来,同时肌肤变得干枯无比,仿佛老树之皮。

白发修士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未有丝毫出手相救之意。等被咬之人化为半尺来长侏儒模样后,才猛然单手一掐诀,一道血色法诀打在了吸血的男子身上。

顿时此男子身形一颤,这才不舍的松开了獠牙,身躯重新恢复了常态。

一道赤芒从白发男子手中激射而出,击在了那名化为侏儒的大汉身上。

“噗嗤”一声后,一团血焰将这名筑基期修士包裹其中,转眼间将其化为乌有,竟连一丝精魂都没有留下。

“带我去贵宾楼吧!”白发男子若无其事的冲那结丹修士吩咐道,仿佛刚才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前辈请跟晚辈来!”那名壮汉脸色连变数下后,连忙陪笑的答应道,竟也丝毫不提刚才之事。

然后遁光一起,他带着白发修士一人两尸往石峰上边飞射而去,眨眼间就没入了高空云雾中不见了踪影。

其余几名筑基期的守护禁制修士,这才纷纷大松一口气,均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他们都不知道,在几人头顶上百余丈高处,一名隐匿的人影也将此幕都看到了眼内。

“阴煞血尸!没想到人界还真有人祭炼这种魔尸!也不怕最后阴煞之气入体,最终赔上了小命!”这暗自嘀咕之人,自然就是偷偷潜入禁制中的韩立。

此刻他双手抱臂的漂浮在高空中,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着,竟似乎认得那白发修士所带魔尸的来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