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截杀

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未见出现,仿佛真空无一人的样子。大喝的修士顿时心中大怒,当即冷哼一声,两手一掐诀,就要施展什么法术将对方逼出来。

但就在这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嗡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正在飞快逼近中。

顿时这几名修士心中一凛,纷纷睁大了双目望去。

片刻后,点点金光在黑暗中浮现而出,而每一点金光中都包裹着一只金色甲虫,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竟将几人全都包围在了中心处。

这一下,蒙面修士一阵的骚动。

即使为首的两名修士,也暗自吃惊不已。

特别是出手攻击过一只同样灵虫的修士,更是深知这种灵虫的难缠。而眼前竟一下出现了如此多只,应付起来决不是一件轻松之事。

故而这位藏在斗蓬下的脸孔,瞬间阴沉下来,神识不停的朝四下扫去。想找出驱使这些灵虫的修士来。

但是无论他如何的反复寻觅,对方隐形一般的行迹全无,根本无法发现任何的异样。

这让他的心往下一沉!

这说明对方不是有异宝秘术可以掩饰行迹,就是对方修为神通远在他们之上。无论哪一种情况,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阁下既然驱虫困住我们,总要给我等一个原因吧?到现在还不肯现身,道友莫非真是藏头露尾之辈?”另一名祭出玉锤的蒙面修士,口中一声厉喝,身前宝物同时一颤下,绿光闪动不已。

“嘿嘿,想见我容易,我马上就到了了。妙鹤道友,韩某这次可专门为你来的,怎能不和你见上一面?”突然从黑暗中传来一阵冷笑,接着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了一个男子的淡淡声音。

听口气,竟似乎人还在极远之地一般。

“姓韩?道友是谁?贫道什么时候得罪过阁下?”一听男子的话语声,这位蒙面修士身形一颤,一抬手将身上的斗篷撕扯了下来,露出一张看似年轻的面孔,一身道装打扮,脸上满是惊疑之色。

正是那位夺舍后的妙鹤真人!

一旁祭出白丝的修士也将斗蓬扯下,却是白日里陪同妙鹤的那位黄袍老者,只是神色阴沉,朝远处的黑暗中打量个不停。

至于身后的那几名修士,自然就是这两名元婴修士的门下弟子了。

只是不知这些人为何在这种夜深人静时候离开碧灵岛,还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听到妙鹤的询问,从四面八方只传来不知名男子的一阵狂笑,随即噶然而止,并这让这几人一阵的面再相觑!

“妙鹤道友,这人是你的仇家?”黄袍老者眉头一皱的冲道士问道。

毕竟听对方之言,似乎就是冲妙鹤真人寻仇来的,让他心中颇有些踌躇。

“不请楚。姓韩的仇家,我没有什么印象的!”妙鹤手中的拂尘一斜,面无表情的回道。但心中真是狐疑无比,怎么也想不起,有这么一位神通不小的对头来。

“不管这人是何来历,既然敢主动找上门来,看来来者不善,道友多加小心了!”黄袍老者似乎对尚未现身的神秘修士有些忌惮,犹豫了一下,出口提醒道。

“这个贫道自然知道,不过此人显然也是元婴修士。如此高阶的仇家,我怎会一点都不记得?姓韩……”妙鹤真人喃喃了几句,一时陷入了沉思中。

而就在这片刻的耽搁,黑夜中破空之声骤然传来,随即一道刺目青虹从天边激射而来,几下闪动后就一下到了虫群之中。

遁光一敛,现出一名身穿青衫的青年出来。

此人一打量妙鹤几人,冷笑了几声:

“不错,不枉我花费心思在此等候多时!你们几个人还真打算前往碧灵岛!你们主动将身上灵石交出来,还是让我亲自动手去取?”青年一脸的满不在乎,竟将妙鹤和黄袍老者两名元婴初期修士,视若无物一般。

但是对面的妙鹤两人却神念一扫之下,脸色大变,目中都露出一丝畏惧来。

他二人竟无法看出对方的修为深浅,但从对方身上隐隐传来的可怕灵压看,修为绝对是远超二人,十有八九是一名元婴中期的修士。而对方一张口,就说出了他们此行的秘密,更让这二人心中骇然。

“这位道友,老夫是离龙岛的黄昆,阁下说什么高阶灵石,这话是何意思?莫非道友听信了旁人谣言,误会我等什么?”黄袍老者倒也老奸巨猾,眼见对方似乎不可力敌,当即脸上瞬间换上笑容,客气万分的说道。

“误会?嘿嘿,我可是亲耳听到你二人的传音,这还有假?怨就怨你不该找到妙鹤,更不该恰好让我碰见了!妙鹤,你还认得韩某吗?”青年先是不置可否的讥讽道,随即目光一转,落到了妙鹤真人身上,神情冰寒了下来。

他自然就是用神识化千之法,借助噬金虫之力,找到了妙鹤一行人,然后尾随追来的韩立。

黄袍老者听到对方毫不客气的言语,面上笑容不禁凝住了。

“你……你是韩立?你竟然凝结元婴了?”在韩立回答黄袍老者的同时,妙鹤真人感到对方面容有些熟悉后,脑中灵光一闪后就想起了当年之事,终于认出了韩立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仿佛白日见鬼一般。

“妙鹤兄,你认得此人?对方到底什么来历?”黄袍老者心中惊怒交加,一见妙鹤似乎认出了对方来,神色一沉的问道。

既然对方丝毫余地不留,一战无法避免,还无法脱身事外,能先弄诸楚对方的来历自然最好了。虽然对方是中期修士,但以他们两名初期修士联手,倒也不用太畏惧对方的。

而这时,韩立漂浮在空中,双手抱肩,望着这边冷笑不已。

“黄道友,这位就是当年得到虚天鼎的那人。没想到这些年没见,对方竟然凝结元婴了。”妙鹤真人脸色阴晴不定的开口道。

“什么?是那名被盟里剿杀令追杀的人?我说看此人也有些眼熟!但他不是结丹的小辈吗?怎么才这些年不见,就进阶到了元婴中期?”黄袍老者闻言,骇然的失声起来。

“贫道也不渚楚!但虚天鼎既然号称乱星海第一秘宝,也许鼎中有什么难以想象的灵丹妙药,让时方修为一下精进如斯吧!此鼎从来没人打开过,并非没有可能的。”妙鹤真人目中贪婪之色一闪,猜测的说道。

“若真是如此,那我们可麻烦大了!此人修为已经如此可怕,再有那虚天鼎在手,恐怕我二人联手也斗他不过的!”黄袍老者戒备异常的盯着韩立,口中却忽然用传音之术向妙鹤传声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就算我们真的无法力抗,想要逃的话,他还真能留住我们不成?”妙鹤真人嘴角抽搐一下,却阴阴一笑的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

至于那几名结丹弟子,真到了危机关头,他们自然不会顾忌什么的。

“这倒也是!”黄袍老者闻言怔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起来。

“哼,你们谈宪了吧?谈完了,我这就送你二人上路了!想要逃的话,白日做梦!”对面的韩立神色一动,冷笑的开口了。

“不好,我们忘了,他能偷听到我们的传音!”黄袍老者面容一变起来。

妙鹤真人闻言也是一呆,但就在这时,忽然对面的韩立背后雷鸣声一响,风雷翅浮现而出,随即身形一晃,就在一声霹雳中凭空不见了踪影。

“小心,对方的法宝古怪,可以施展雷遁的!”昔年见过韩立动用过风雷翅一回,妙鹤急忙出口的提醒黄袍老者一声,同时另只手一翻转,一面火红色的盾牌浮现在了身前,微微一晃下,就化为一层火红光幕,护住了全身。

另一边的黄袍老者,则两手一掐诀,附近的白色光丝骤然间破空声大起,交织激射下化为一层密密麻麻的丝网,将自己罩在了其中。

就在二人方一施法完毕时,二人身前十余丈远处,银光一闪,韩立的身形浮现而出。

一见二人的防御,他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也不见放出什么宝物出来,只是两只手臂一抬,“噗嗤”一声,一层紫色火焰从身上浮现而出。接着身形一晃,韩立就化为一团巨大火球直接扑向了黄袍老者。

老者一见韩立如此凶悍,心中一颤,但不及多想下口中一声低喝,身前的白丝方向一变,蓦然全朝对面的火球激射而去,仿佛要将紫焰中的韩立,一下洞穿个千疮百孔。

另一边的妙鹤真人见此也目露凶光,一指之下,身前玉锤光芒四射,所化碧虹发出轰隆隆巨响后,直奔韩立一砸而去。

韩立却对两者攻击视若无睹,身形丝毫不避,直接扎进了密密麻麻光丝中,紫焰中的脸孔,讥讽之色若隐若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