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守株待兔

韩立神色变了一下后,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从六连殿商铺前悠然走过。

妙鹤真人和另一名黄袍老者目光只往韩立身上一扫,虽然有些惊讶韩立装扮的干瘦老者修为不低,但也没有多往心中去,带着其余四名结丹修士直接往城市中心走去。

而韩立同样的头也不回的往前边走去,看起来仿佛是路过六连殿而已。

不过这时,鹤真人和那黄袍老者嘴唇微动,却不见声音传出,开始用传音之术交谈着什么。

韩立背对二人的身形微微的一顿,但随即恢复如常,离妙鹤真人等人越来越远。

最后一个拐弯后,韩立就此走进了一家看起来颇为气派的阁楼。

足足一个时辰后,他才在一位掌柜打扮的修士恭送下,走了出来。

但并未马上离开,竟又走进了附近的另一家中,当韩立心满意足的走出第五家商铺时,身上已经收集了用法宝,古宝以及一些珍稀材料换取的百余颗高阶灵石。

但当他这次走出来后,却突然发现附近多出了数名身份不明的结丹修士,一个个看似若无其事,但分明目光中闪动着一丝丝的异色。

韩立冷笑一声,当即取消了原先的打算,沿着街道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坊市,最后竟步行走出了石城。

那些修士大都施展隐匿法术跟着韩立一同出了城门,但马上面面相觑起来。

因为先前明明还在他们神念笼罩下的韩立,竟在众目睽睽下诡异的消失了,而附近空荡荡的,不见任何遁光的样子。

这几名修士自然一阵的大乱。

他们有的是那些商铺暗中派出的,有的则是注意到了韩立频繁进出数商铺,每次都有掌柜恭敬送出来的情形,心中一动自行跟踪上来的。

虽然韩立装扮的老者是一名结丹后期修士,但在足够大利益引诱下,这些人倒也不会真的缩手缩脚的。甚至先前,早就有人商议好了联手之事。

但现在韩立的神秘消失,让这几名修士目瞪口呆下只能在附近搜索了一阵,却一无所获,最后只能郁闷的纷纷返回了石城。

而就在这些人走掉没多久,韩立消失地方的高空处青光一闪,一个人影模糊不清的闪现而出。随即身上灵光一敛,人影凝固成形,赫然正是恢复了原来面容的韩立。

韩立望了望石城,嘴角泛起一丝讥笑。

要不是他突然另有计划,在此之前不想打草惊蛇,让此城中元婴修士发现其存在,他绝对不会让跟出来的这些修士活命回去。

他们没能看破韩立的隐匿法术,应该是侥幸之极的事情。否则韩立一横心下来,绝不介意将这几名结丹修士挥手间全灭的。

韩立在高空中四下打量了下后,认定了某个方向,化为一道青光而走。

片刻后,青光在环绕小城的两座小山间的山坳处落了下来。

此地鸟语花香,幽静异常,还有一些浓浓的山雾汇聚不散。

韩立只是扫了四周一眼,就微微的点点头。

手一抬,一叠五颜六色阵旗浮现而出,十几道光芒射出后,纷纷没入四周不见了踪影。

随即一层白色雾气从地下飞快冒出,并和山坳中的水雾融汇一体,再也分不出彼此来。

将韩立身形就此淹没在了雾气中。

布下了隐匿法阵的韩立,在雾气中一拍腰间某只灵兽袋。

嗡鸣声大响,成千上万的噬金虫从袋口中蜂拥而出,化为一团金云悬浮身前。

韩立盘膝坐下,口中轻轻的念念有词,身上开始闪动青色的灵光。

“轰”的一声响后,虫云化为朵朵金花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蓦然睁开了双目,目中神光先是晶莹异常,随即就诡异的一下黯淡无比起来。

这正是韩立在坠魔谷时施展过一次的神识化千秘术,是他借助大衍诀自行领悟出来的一种神通,可让自己大半神识一下化为上千细小神念,暂时依附在每一只噬金虫身上,仿佛一时间多出了上千只耳目一般。

这种神识化千秘术和韩立先前施展的神念寄附灵物之术,看似有些相近,却又截然的不同。

一个是将大部分神识一次分裂成无数细小,神念,借助噬金虫耳目进行神念无法做到的搜索探查,必须在元神亲自指挥下才能施展,不能超出一定的范围,否则神念就会自行收回的。

另一个则是将独立分神寄附在灵物之上,让分神按照事先吩咐灵活指挥灵物做事,元神不加以干涉,甚至可以直接指挥祭炼过的灵虫灵兽加以攻敌,一定程度上和化身术有异曲同上之妙。而且只要寄附时间不到,无论离施法之人多远都可以的。

神识化千除非在神念不方便情况下,否则很难用到的,颇有些鸡肋的感觉。而寄附灵物之术,则是一种元婴后期修士也很少有人能掌握的大神通,不可同日而语的。

现在所有噬金虫一飞出白色雾气后,立刻有的钻地,有的升空,转眼间这些所有灵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盘坐在法阵中的韩立,却再次闭上双目,面色冰冷木然。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上太阳从海面上渐渐落下,终于到了夜晚时分,整个碧灵岛陷入了黑暗中。

而石城之中却灯火通明,一块块灌注满灵力的月光石闪闪发光,将石城各处照耀的如习白昼一般。如此一来,愈发显得石城四周漆黑无比,并有海风之声呼啸不停,仿佛无数妖魔暗藏黑暗中一般。

虽然说修士不管什么白昼黑夜,在晚上稍微耗费些法力同样可以清楚的视物,只是距离上远远不如白天而已。但在外星海就不行了,外海妖兽众多,不要说平常在海面上赶路,就是晚上呆在岛上,都有可能会被一些精通隐匿之术的妖兽暗中接近,再猛然加以偷袭!

毕竟普通修士不可能时刻将自己神念放出警戒的,每年因此陨落的修士几乎比在正式捕杀妖兽情况下,陨落的数量还要多出数成去。

故而除非有急事或者自持神通广大的高阶修士,一到了晚上,岛上的修士都会尽量加强戒备,修士的聚集点上自然是禁制全开,所有没出海的修士都龟缩了回来。

而群山包囊中的石城,八根石塔同时亮了起来,一层淡蓝色光幕将整座石城都护在了其中,以防有妖兽偷偷摸进入城中进行偷袭。

但就在这样的夜晚,却有几名头带斗篷的人悄然到了某城门处。

守门的是一名结丹和数名筑基期的修士,为首之人只是将斗篷略微敞开一下,露出了真容,守卫修士一看之下,就立刻慌忙的将护城禁制开启了一道裂缝出来,恭送几人出来石城。

而这几人一离开城市,马上化为几道遁光没入了漆黑的夜空中,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几人遁速不慢,却没有一人开口说话,只是闷头赶路。

但方离开石城百余里,突然一道遁光中传出了一声轻“咦”声,遁光一顿下,一道纤细白线从遁光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身后的虚空中。

其余几名修士为之一怔,不禁也停下了遁光,纷纷扭首向后望去。

“滋”的一声,极远之处黑空中突然爆发出一团刺目金光,白线隐隐击中了什么东西,一声怪异的嘶叫声后,一团拳头大的金光远远的直坠而下。

“那是什么?”另一修士吃惊的失声道。

而那名主动发起攻击的修士却手一招,那根白线顿时从远处飞射而回,一个盘旋后,化为一根雪白细针落入其手中。这时,他才缓缓说道:“不知道,好像是某种灵虫,不知是野生的还是有人驯养的。但是此虫没有被我的‘白哀针’洞穿,还真够坚硬的。你们去把此虫尸体捡来,我看看到底是何种灵虫!”最后一句话却是这人一回头,冲身后两名修士吩咐道。

顿时身后二人恭声答应一声,化为两道遁光直射远处漆黑的地下而去,寻找被击毙的金色灵虫了。

但是足足一盏茶功夫后,这二人却郁闷的飞回。

“启禀门主,那只灵虫好像没有死,那边并未发现它的尸体!”一人有些忐忑的回道。

“没有死?你当我的白哀针是绣花针吗?灭杀区区一只灵虫,还无功而返!”出手的修士口气一沉,似乎有些恼怒了。

“白兄,可能那东西真的没死,我也没有发现那只灵虫的踪影。”这时另一名带着斗篷的修士,却忽然凝重的说道。

“真有这事,让我看看!”那名放出细针宝物的修士蓦然一惊,急忙将神识向远处罩去,细细的搜索起来。

结果片刻后,他斗篷下的面孔变得难看异常,那片区域果然没有发现那只金色灵虫的丝毫踪影。

吃惊之下他嘴唇微动的传音了两句,随即另一名修士二话不说的同时手一抬,一个放出一件碧绿小锤,一个抬手间无数道纤细白丝,两种宝物转眼间将他们自身护在了其中。

“是哪位高人跟在我等后面?不要鬼鬼祟祟的,出来一见吧!”放出白丝的修士大喝一声,同时双目精光四射的四下一扫,身上蓦然放出了一股冲天的惊人气势。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