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约定

这时那田姓修士也走出了屋子,正好听到了韩立之言,脸色同样有些发白。

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后,还是几步走了过来,并冲韩立深施一礼,诚恳说道:“晚辈并没有多大贪心,只想让小女寿元长一些,哪怕只要筑基也就可以了。不知我们夫妇二人合力的话,是否可以压制小女体内阳气的反噬,让琴儿筑基成功?”

“你们只有结丹初期修为,现在绝对做不到的。但若是进阶到后期,不怕自损修为的话,倒可以一试的。”韩立瞅了男子一眼,摇了摇头。

这一下,连儒雅男子也默然无语了。

至于说请求韩立援手的话语,这二人却不敢开口的。

毕竟韩立先前已经施恩如此之多,二人就算再爱女心切,也不会不知好歹的。

毕竟这可不是一次能解决的问题,要长久的将少女带在身边,任何一名高阶修士,都不愿带这么一名累赘在身边的。

但大出二人的预料,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却说了几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话来,让二人几乎以为听错了韩立的言语。

“我这有一本阵法书,你们拿去给令爱看吧!若是下次和我见面时,她能将此书参透得让我满意,我倒不是不能考虑收下令爱,自然也会助她筑基甚至结丹。不过何种程度才能让我满意,却要看她的机缘造化了。先说清楚,此书只能让令爱独自参详,你们若是帮着参悟再加以传授,我自然能看得出来,到时候韩某转脸就走!”韩立声音不大,但听到文思月二人的耳中却同九天惊雷般震撼。

“韩前辈,你说的可是当真之言?”文思月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韩立微微一笑,袖袍一甩,顿时一个事先取出来的玉匣从袖中飞出,缓缓地飘向对面的少妇。

“匣中是一本《阵法要诀》,里面的法阵虽然不复杂,但却有一些独到之处,正好适合考验一下令爱在阵法方面的资质!”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玉匣中的“法阵要诀”,正是当年辛如音赠送给他的法阵典籍中的一本,并以此女自己参悟的心得体会为主。

文思月大喜的接过玉匣,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起。

“多谢前辈大恩!琴儿在阵法之道上颇有天赋,绝对不会让前辈失望的!就是不知前辈多久才会再见小女?”文思月急切的问道。

“这可不一定!若是顺利的话,也许只要年许时间,有意外的话也要数年吧!在此期间,她绝对不能修炼任何功法。否则一旦出问题,可就等不到见我了。对了,这里有一瓶‘紫阴丸’,给她一月服食一粒。如此一来,这几年不用服用其它丹药了。”韩立又想起了什么,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个数寸高的青瓶浮现手中,随手抛了过去。

这一次是那儒雅男子惊喜的接了过去,口中连声的感激之言。

“好了,你们找到白鹭鱼妖的内丹后,一年后就去魁星岛等我。只要在那岛上,到时我自然有办法寻到你们的。我还有事情在身,就不在此多逗留了。”韩立从容的说完这几句话后,就周身灵光闪动,化为一道刺目青虹破空离去,竟不给文思月二人丝毫挽留的机会。

文思月夫妇脸色一变,却不敢怠慢的连忙冲韩立飞走的方向施礼恭送。

直到遁光飞出了整座小镇,消失在了天际之边,二人才敢直起身子,互望一眼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欣慰之色。

这一次若不是碰到韩立这位大修士出手,他们爱女就算能解除毒性,恐怕也在劫难逃。再加上韩立以前对文思月的提携之恩,此刻这一对夫妇心中对韩立倒是真的感激万分!

当即二人回到屋子中,开始商量如何寻找白鹭妖丹,以及安排田琴儿参悟那本阵法书之事。

这时韩立已经遁出了整座银鲨岛,遁光方向骤然一变,直奔大海深处激射而去。

以韩立现在神通,自然不会再惧怕被什么高阶妖兽偷袭或围困,遁光强度虽然不是肆无忌惮的刺目,但也不用隐匿身形前进,只是保持一般速度,不紧不慢的朝远处飞去。

遁光中的韩立,正一脸的沉吟。

他突然决定给那名叫“田琴儿”的少女一个机会,并约定下次还见一面,其中多半原因是想弄清楚此女的真正来历。毕竟田琴儿的女生龙吟之体和身上那种独特的感觉,实在很难判断两者只是纯粹的巧合。

而若是此女在阵法天赋上也是同样的过人,并能轻易参透那本阵法要诀,那他就更有一些把握确定对方是真的辛如音的转世,或者另有一些数不清的渊源了。

其实有关修士轮回,带有上一世特征和极小部分记忆的事情,在修仙界中虽然罕见,倒不是没有过先例。

只是这些先例同样没有证据肯定完全是真的,只是让闻听之人处于半信半疑之间,并且有关阴冥界的传说也渐渐流传开来,并不知从何时起,成为了和灵界一般同样神秘异常的所在。

有人说阴冥界是一个独立的界面,也有人说阴冥界其实是人界的某处神秘所在,还有人干脆认为,阴冥界根本就是虚无缥缈之事,只是人们捏造出来的而已。

韩立对轮回和鬼界之事,同样一直处于半信半疑之间。

对他来说,这种既无法证明是真实存在,也无法证明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不值得多花心思在上面,也根本懒得多想此类事情。

不过他当年和齐云霄、辛如音也算是故交了,尤其对辛如音的刚烈,更是大为的钦佩。他现在神通大成,若是田琴儿真是辛如音的转世,倒不介意随手拉此女一把的。

况且当年辛如音只是一名区区的筑基修士,就能协助齐云霄研究出低阶的布阵器具,若是寿元够长,有足够的阵法典籍,眼界再宽广一些,可想此女在阵法上的造诣不可限量。

而他为了冲击化神,以后肯定不会多花心思研究阵法之道。若收下这么一名阵法天赋不低的弟子,专门培养成阵法宗师的话,对他一定是不小的助力,肯定大有用处的。

韩立心中翻滚的思量了半晌,轻叹了一口气,暂时将此事放置到了脑后,而是在遁光中将单手一翻转,忽然手中多出一块淡白色玉简。

神念往玉简中一扫,一副巨大的海域图在神识中浮现而出,正是从看守传送阵的星宫的修士主动交给他的银鲨岛附近海域图。

早在来此之前,他就已经打听过了,发现高阶灵石矿脉的岛屿所在,原来只是一座无名孤岛,现在则已经被取名“碧灵岛”

据说发现的灵石多半是木系灵石,故而取此名字的。

按照海图上所说,这座碧灵岛身处银鲨岛的最北部,就算是结丹修士一路不停飞遁,也足足需要数月时间,几乎是普通修士所能到达的最边缘处,这也是岛上的灵石矿至今才被发现的原因。

听说这座岛屿大的出奇,原本就是一些妖兽居住岛上,矿脉更是分布岛屿下边的各处,结果被海中妖兽、天星宫、以及逆星盟共同瓜分了去。

而大量的中高阶灵石被开采出来,连带着附近的几座岛屿也同时兴旺昌盛起来,渐渐其他大小势力和一些散修凑到一起,并在岛上修建了一些临时落脚的小城和坊市。如此一来,那里慢慢的还真成了人类修士在外海的另一处聚集地,并且听说星宫和逆星盟都有意在附近岛屿上开辟新的外海传送阵。

韩立心中将了解到的碧灵岛的情形再回想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之处,就将玉简一收,遁速一下快了倍许,向远处破空而去。

他暗自估计,即使以现在的遁速,到达碧灵岛恐怕也得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海上的景色依然枯燥无比,低首望去,除了一片蔚蓝之色外,就再无其它颜色可见。

韩立一路飞行丝毫不停,转眼间过了一月有余。

在途中,他除了在一些荒岛上暂时落下恢复下法力外,一路顺利之极,并未遭遇特别的意外之事。偶尔碰见了几波同样出海的修士,却根本没加理会,一掠而过。

这些修士大都是筑基结丹级别的,见韩立遁光如此之快,倒也没有敢起什么其它心思。

倒是在路上遇见一只六级的无名海中妖兽,突然从海水中飞出,想要一口吞掉韩立。

结果自然被他遁光一让,一剑就斩成了两截,将妖丹顺手就摘取了。

这也是眼前的妖兽级别不低,否则韩立都懒得去斩杀,直接就会一遁远去的。

这一日,韩立再次遇见一座黝黑礁石组成的小岛,上面除了一些海藻类的植物外,几乎寸草不生。他却毫不犹豫的降落而下,随便找一块平整些的巨石,就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小半日过去了,天色渐渐昏沉下去了,似血的红阳也沉入了海面中大半,海面上的海风一下变得冰凉无比。

韩立对这些却视若无睹,身上自行闪起了一层淡淡的青色光罩,将其护在了其中。

但当海上的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后,整个海面一下变得黑乎乎起来。

就在这时,整个小岛突然一下巨颤,接着一阵闷雷般的巨吼从附近的海底传出,好象牛吼又好似虎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