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轮回之惑

韩立这一声,可让文思月夫妇吓了一大跳。尚未等他们问个究竟,就见韩立急然一根手指灵光一闪,冲少女手心处红痣轻轻一点。

顿时一小团青光一闪,没入手心中不见了踪影。

文思月二人一头的雾水,却不敢轻易打断韩立的施法。

不可思议的一幕马上出现了!

青光消失后,红痣却变得更加嫣红,随即开始变形拉长,竟渐渐化为一条血红色龙纹在手心中浮现而出,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活过来一般。

“果真如此!”韩立喃喃说道,望向这位田琴儿的目光,却越发古怪了。

“韩前辈,小女她……”见到此幕,文思月心一下提了起来,脸上不禁现出担忧之色。

“没什么,我只是找到了令爱体内毒性如此奇特的原因。先前听你们说,她是被一只不知名毒虫所咬,才变成这般模样的。”韩立轻吐了一口气后,询问道。

“不错,小女的确因此才会毒发的。但是那种毒虫我们亲自试过了,被它咬了后虽然毒性的确有些难以驱除,但决不像小女这般束手无策的。”文思月心中一凛,急忙回道。

“嘿嘿,这是自然的。那毒虫的毒性只是造成令女现在症状的一个诱因而已,真正造成她性命垂危的却是她的龙吟之体!一名女修士有男儿才有的特殊体质,再加上那毒虫剧毒多半也是至阳之物,才造成现在的症状!就算没有毒发之事,令女在体内的生机也会渐渐枯竭,决活不过四十岁的。”韩立冲少女手心处的红色龙纹标记一指,不动声色的说道。

“龙吟之体?不可能,小女出生时我夫妇可是亲自检测过的,并未有发现异常的。”文思月面色唰的一下,苍白无比。

“令爱的龙吟之体非常少见,是一种隐性体质,不被外力诱发或者后期自行开始发作,一般人的确是无法发觉的。拥有此体质的人虽然修炼够快,但随着修行加快,体内阴阳之气会渐渐失调,最终在筑基之前,就会一命呜呼。”韩立冷静的说道。

“这么说小女她就算驱除干净此毒,也无法继续修炼下去了?”

文思月惊慌了起来,田姓男子脸色也难看异常。

“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先替她清除下毒性。你二人先离开屋子一会儿,等我叫你们时再进来。”韩立并没有接口什么,却毫不客气的吩咐道。

“是!”文思月夫妇自然不敢有异议,只能退了出去。

少女见此,脸上首次露出一丝不安。但是韩立未回首,就袖袍蓦然一拂。

青色霞光闪动,这位田琴儿当即眼前一花,顿时人事不知的栽倒在了床上。

韩立这才回过神来,再次细细打量着少女,似乎想从此女身上看出什么似的。

“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女身却具有龙吟之体,还懂得阵法之道……真的只是巧合?还是世间真有魂魄轮回,灵昧不失的奇事?”半响后,韩立轻叹了一口气,低语了几句。

随即他双手一合,再一分,手指间蓦然多出了十几根纤细如丝的细针,银光闪闪。

韩立手一挥,“噗噗”几声传出。

这些银针激射而出,全都准确无比的扎进了少女身体各处,一闪即逝后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韩立双手掐诀,十指诡异的弹跳不已,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法诀从指间处射出,瞬间化为一张五色光网,将那少女笼罩在了其下……木屋外是一个三合院似的小院,文思月和那名田姓修士站在院中,但目光不时朝紧闭的木门望去,不时闪过忧心之色。

看来二人对唯一的爱女,真的疼爱之至。

那四名筑基期的弟子,更是大气不敢喘的侯在那里。

屋中鸦雀无声,始终寂静异常。

这让儒雅男子面上焦虑之色渐浓!

不过虽然如此,他却不敢和文思月传音什么。因为他很请楚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的神念有多强大,传音之术绝瞒不过屋内的韩立。万一哪句话再触恼了对方,那可真是后悔不及的事情了。

就在这位田姓修士神色阴晴不定,心焦如焚的时候,突然耳中传来韩立淡淡的声音:“好了,可以进来了!”

一听此声,儒雅男子如逢大赦,急忙大步朝屋门走去,同时还朝文思月那边瞅了一眼。

美貌少妇也是一脸欣喜之色,看来同样收到了传音之声。当即他不再犹豫的推开了屋门,走了进去。

文思月紧随其后。

韩立仍坐在椅子上,低首看着手中多出的一团拳头大小的青焰,里面包裹着几缕黑丝扭曲不定,仿佛生有灵性一般。

而少女则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十分香甜的沉睡着。屋子中则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但奇淡无比。

“韩前辈,小女……”

“我给她服了一粒还梦丹,你们二人自已过去看看吧!”韩立摆手就打断了文思月的询问,站起身来,并离开了木床。

文思月听韩立如此一说,顿时宽心了大半,口中连声称谢后,这才和田姓男子急忙走到床边,仔细检查起少女的情况。

韩立则把玩着手中的光团,缓步的出了屋门,走到了院落之中。

守在门外的四名筑基期修士,一见韩立出来,吃了一惊,诚惶诚恐的想过来见礼。

韩立随意的一摆手,让他们自行其事,然后几步走到院子一角,看了看手中那枚青色光球,急然间两手一搓。

顿时两手间金光大放,同时雷鸣声传来。

青色光球只是闪了几闪,就连同里面黑丝一起被那金光化成了一股青烟,袅袅消散在了空中。

一股腥臭弥漫开来,让人闻之欲呕!

韩立眉头一皱,随即袖袍一拂,一股劲风凭空生出,瞬间将腥臭之味吹的无影无踪。

他这才双手倒背的仰望高空,双目一眯的面无表情,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后,背后脚步声传来。

韩立头也没回,却淡淡的直接开口了。

“虽然我已经将她体内毒性驱除的七七八八,但你们最好还是去寻找一下白鹭鱼妖的内丹,然后直接让她生服下去。如此的话,就算体内还有一些余毒的话,也足以清除干净了。”

“多谢前辈此番出手大恩,思月下辈子一定给前辈做牛做马,以报前辈大恩!”身后轻盈走过来的人,正是文思月这位貌美异常的少妇。

“下辈子?你觉得我们修炼之人真有轮回来世之说吗?”韩立的语气有些古怪,又有几分自嘲。

“前辈这话的意思是……”文思月闻言一怔,有些惊疑的喃喃道,显然不知道韩立此话的用意。

“算了,我也是随口一说罢了。我先给你们提醒一下,虽然令爱现在无事了,并且我在她体内输送了一道玄阴灵力将龙吟之体反噬也暂时压制了下去,但也只是临时的而已。若是以后不再继续修炼,在一些丹药辅助下,倒也可以活的和普通人一般长久,不会有性命之忧。但若是继续修炼功法,只要体内至阳之气稍一增强,我种下的灵力就会失去平衡效果,反噬就会继续开始,你可清楚了?” 韩立还是回过身来,神色一正的叮嘱道。

“难道真没有办法消除龙吟之体的影响吗?还望前辈再指点思月一二!晚辈实在不忍小女仅有区区百余年的寿元!”文思月脸色有些苍白,深深冲韩立叩拜而下。

“方法倒不是没有,但是恐怕你很难做到的。”这一次韩立没有出手阻止文思月的大礼,而是平静异常的说道。

“只要能让小女也踏上修炼大道,晚辈就是拼了性命也会去做的。”文思月扬起姣美面容,一咬牙的说道。

“这可不是你区区一名结丹修士能解决的,若是元婴修士倒还差不多。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有一名元婴修士,每隔一段时间就往令爱体内输入一道阴气,平衡体内的阳气爆发,自然就可以继续修炼功法了。只是这必须要求有一名元婴修士随叫随到,或者让令爱时刻跟随在一名元婴修士左右才行!当然辅助的丹药同样必须大量服用,而且随着体内法力的精进,服用的丹药自然就越发的珍贵。恐怕一旦筑基成功,也不是你们区区结丹修士能长时间供应得起的。”似乎被文思月的一片爱女之心感动,韩立脸上神色一缓,倒也没有隐瞒的告知对方了。

“要一名元婴修士随叫随到?”文思月神色惨然了。

此方法一从韩立口中说出,她的心就直往下沉去。就算再爱女心切,她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要说他们夫妇是否请得动元婴修士,就算真有人肯为他们出手几次,怎么可能长时间给两名结丹修士随意驱使?至于后一种,跟随哪名元婴修士左右也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毕竟元婴修士收的徒弟基本上是结丹期的,当然若是田琴儿姿色过人,灵根资质千年难遇,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拜在元婴修士门下。但是现在此女现在的样子和修炼体质,又怎能指望有元婴修士会看上?

文思月稍一思量,就彻底绝望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