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似曾相识

“恐怕这人真的有些神通,否则一位刚进阶的后期修士,又怎能在我面前如此从容?”温青缓缓说道。

“这样的话,还真有些棘手了。既然不能轻易灭杀,也只有极力拉拢了。但以他的修为一旦加入星宫,玉灵又怎能压制得住此人?恐怕我二人一旦逝去,就会反客为主,整个星宫都会落入此人之手的!”男子声音一寒,话语里骤然露出冷冽的杀机。

“你的意思,是还是要将此人除去?可是万一这人出奇的厉害,我们只要一击没有得手,可就彻底给玉灵结下一位生死大敌了,后果还是不堪设想的!”温青有些迟疑起来。

“哼,这人已在乱星海横空出世,不想办法解决的话,一样会搅乱乱星海的秩序。我们大道无望,就更不能让星宫的道统葬送在你我手中了。这人无法为我们所用,就一定要除掉。即使冒些风险,也要一试的!”男子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说的纵然有道理,但此事非同小可,妾身还是觉得要从长计议的好!”温青摇了摇头,明显不赞同自己伴侣之言。

“怎么,你不会真的这般忌惮吧!我倒不相信,你我联手下,再动用元磁山,他还真能从我们手中逃生!”男子傲然说道。

“若是我二人联手,再动用元磁山的话,倒有七八成的把握将对方灭杀。但是此人谨慎异常,恐怕不会主动到我们圣山顶层来。而元磁山作为防守利器,自然天下无双,但若催动此山主动追敌,却实在笨拙了一些。真想让对方防不胜防,也只有在对方从外海传送回来的一瞬间,用元磁山将整座星空殿罩住,这才能让对方无路可逃。否则对方只要一展开身法,不和我们硬拼,想要灭杀对方,却是难上加难!”女子幽幽的说道。

“这一点,我自然知道。听说你将本宫的客卿令牌给了这人一枚,这样做很好,若是对方动用此令牌的话,我们就可以据此查清楚对方的行踪,可推测出对方返回的大概时间。如此一来,专门在星空殿设伏倒不是不可能的。”男子森然说道。

温青黛眉一皱,没有接口此话,却忽然话题一转,说出了几句让男子愕然的话语来。

“历代星宫之主,基本上都是一男一女夫妇两人。玉灵这丫头已是元婴初期修士,可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双修伴侣。只有修炼本宫独门的双修秘术,在进阶元婴后期时才能机率大增的。而夫妇中只要有一人能进阶后期,就足够震慑宵小了。我们当初也是这般坐稳星宫之主位子的。但现在宫中的元婴修士和玉灵年龄相仿的不多,只有寥寥两人,这几人似乎都没入玉灵之眼。这可有些麻烦的!你觉得,姓韩的小子如何?他若肯答应和玉灵这孩子结为夫妇,我们干脆将星宫交给他执掌如何?如此一来,星宫是否由玉灵实际执掌也没什么区别了。而以对方修炼的惊人速度,不是没有机会进阶化神期的。玉灵在他庇护下,说不定也有机会大道可成的。”温青一边思量着,一说出了自己心中思量了许久的对策。

“让他和玉灵结为伴侣?这倒是个两全齐美之策。不过此人如此年轻就成了后期修士,恐怕早就有了双修伴侣了,甚至可能侍妾成群了。”男子迟疑了一下,神色间有一丝松动。

“就算真有,哪有如何?又怎么能和玉灵这孩子相比?我们将星宫这么大一份家业当作嫁妆送给他,孰轻孰重,他应该清楚如何选择的。大不了,将原来的休掉,改为侍妾就是了,这种事情在我们修仙界又不是没有过!”温青淡淡一笑道。

“好,就如此办!你可以先试试此方法,万一这人不肯答应此事,我们再联手除去他。”男子点点头后,郑重的说道。

“就算他不同意,我们也无须动手翻脸的。我另有一计策,可让他乖乖的作茧自缚,根本无暇染指星宫的统治,让他渐渐的自己毁掉自己。”温青明眸中露出一丝诡异的表情,口中冷笑的说道。

“有这种方法?你可别弄巧成拙了。对方能进阶后期,可不是好蒙骗的。”男子有些诧异了。

温清闻言一声低笑,随即不再明语,而是嘴唇微动的传音过去。

“要这样做?不行,我绝不同意……”只听了几句话后,男子就蓦然一惊,脸色一沉起来。

温青却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继续传音下去。男子再听了几句后神色一动,恼怒之色竟渐渐消失了,默然了下来。

与温青再说了一会,传音终于结束时,男子却双目微眯,陷入了沉吟之中。

而温青则微笑着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后,男子双眉一挑,脸上决然之色闪过。

“就照你说的办!若是没有成功,再用其它手段。总之在坐化前,一定要解决掉此人和六道,万三姑等人,决不能给玉灵执掌乱星海留下这后患!”

“这个自然!我二人还有百余年的寿元,足以将这些处理干净了,也不用操之过急的。嘿嘿,只要他一心想要突破化神境界,就绝不会不坠入此圈套的!”此女说到最后一句时,却自信异常的自语起来。

就在天星双圣夫妇在圣山洞窟中商量完毕时,韩立却在银鲨岛的一座清静木屋中,单手握着一名瘦弱少女的手腕,用一缕灵力在对方体内行走不定的探测什么。

此女正是文思月的爱女,一个名叫“田琴儿”的少女。

她盘坐在屋中的一张木床上,脸色微红的抬着半裸的手臂,而韩立坐在床沿边,脸上面无表情。

而在稍远些的地方,文思月和那名儒雅男子束手而立,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模样,但望向少女的目光殷切之极。

至于那四名筑基期的弟子,一直守候在屋外,以防止有外人打扰屋内诸人。

“的确有些棘手,这毒似乎活的一样,在不停吞噬着她体内的灵力,更在体内经脉中到处流窜!难怪你们夫妇拿此毒没办法的样子,你们给她服下过不少丹药吧?若非如此,她早就无法支接下去了。但这样做只是饮鸠止渴而已!这毒吞噬的灵气越多,自身就越发壮大。照此情形下去,三个月内若是不解除此毒,她的生机必断!”韩立终于松开少女的手腕,如此的说道。

一听这话,文思月夫妇二人面色大变,儒雅男子更是声音微颤的问道:“韩前辈,难道以你的神通也无法驱除此毒?”

“我只是说有些棘手,什么时候说无法驱除了?”韩立瞅了男子一眼,冷冷的说道。

“是晚辈冒味了,还望前辈海涵!”田姓男子这才想起眼前可是一位大修士,哪是他可以随意说道的?背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韩立没有再说什么,扭首望了床上少女两眼,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此女从他进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除了先前被抓住手腕时,脸上有些红晕,竟表现的镇定异常。

这可大异于普通人的!一般修士也无法做到这般漠视生死的。

而更让韩立有些意外的是,他竟从这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这种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若有若无,似是而非的样子。若不是他最近才进阶元婴后期,神念灵敏程度一下大增倍许,恐怕还无法从少女身上感应到这种淡薄的感觉。至于少女所中的奇毒,对他来说倒是小事一桩的事情。

韩立心中奇怪下,凝望着少女不起眼的面容,不禁陷入沉思中。

这一次,文思月和田姓男子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但是互望一眼以后,却也不敢再出声打扰韩立了。

忽然韩立身形一震,似乎想起了什么,竟用一种古怪之极的眼神,再次打量这位“田琴儿”来!

“你懂不懂阵法之道?”大出预料的是,韩立一开口却问起了和解毒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少女一听此话,望着韩立,大眼闪过吃惊的表情,而文思月夫妇则同样露出震惊之色。

“韩前辈,你怎么知道小女懂得阵法之道的?”文思月忍不住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昔年有一位故人也精通阵法之道,令女和她有几分相似,随口一问罢了。”韩立很快恢复如常的说道,但脑中却不时浮现出一个妙曼的倩影出来,正是当年他大道未成时,结交的那位叫辛如音的刚烈女子。

其实两者容貌截然不同,但身上流露的那种独特气质和给他的感觉,却诡异的惊人相似!

难道只是巧合?但冥冥中的预感,却让韩立隐隐觉的不仅如此。

他目光一闪,突然一把将少女的另一只手掌抓住,略一翻转,露出其手心来。

只见一颗豆粒大小的红痣,赫然存在手心正中处,如同鲜血一般的嫣红。

“不可能!”

韩立一下失声起来,面色同时大变!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