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援手

见蒙面女子真的离开了星空殿,阴厉汉子长出了一口气,和那老者心有余悸的直起了身子,然后目光朝文思月等人扫了一眼,顿时闪过恼怒之色。

若不是对方几人,他怎会被抓个现行,一会儿竟还要遭受雷鞭之刑。

阴厉汉子面色一板,就打算说出几句不好听的言语时,一旁的老者却猛然一拱手,竟对文思月客气异常的的说道:“贵伉俪真是机缘不小,竟然和韩前辈还有渊源,这可真是千年难遇的机遇啊!以后有这位前辈略加指点,想必进阶元婴也不是什么难事的。”老者先前对文思月等人的冰冷神情,已经荡然无存。

阴厉汉子开始时一脸的愕然,等到听完了老者的话语后,这才突然的恍然大悟,原本马上出口的言语顿时咽了下去,并变脸似的笑容满面起来。

他怎么忘了,对方可是和元婴后期修士有些关系的人,哪是他们这些刚结丹的小修士可以得罪的?

“是啊,黄兄所说不假,以后我兄弟,说不定还有求到二位道友的时候呢!这点灵石,两位道友收回去吧!这次传送的费用,我二人全包了。”

阴厉汉子将先前收的那个装满灵石储物袋从腰间抽出,有些心痛的双手奉还过去,但口中却还强装热情的说道。

儒雅男子瞅着身前的储物袋,犹豫一下,一旁的文思月却温婉一笑起来:“两位肯传送我等到外海去,已经让我夫妇感激不尽,我二人又怎会不识好歹的再将灵石取回?两位道友尽管收下就是!倒是妾身现在急着追赶韩前辈,希望两位道友能马上让我等过去!”

“没问题,我这就将灵石换一下,马上就可以传送了!”阴厉汉子见文思月真的不想拿回这袋灵石的模样,讪讪几下后,就满口答应道。

然后身形晃动几下,他就一下到了传送阵跟前,身子一俯,就开始更换已经用过一次的法阵灵石。

黄姓老者则在一旁陪着文思月夫妇说着话,并旁敲侧击的想打听一下韩立这位后期修士的来历。

儒雅男子是一头雾水,原本就不知道分毫的。文思月则笑吟吟的含糊应对,自然不肯轻易相告。

片刻后,传送阵灵石已经换过一遍。

文思月真的急着想追韩立,当即顾不得再和阴厉汉子二人客套,立时将传送符往身上一贴,就马上带着其他人进入了法阵中。

同样的白光闪动,七人的踪影全无起来。

见到此幕,老者和阴厉汉子互望了一眼,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又同时苦笑了起来。

而传送法阵的另一端,一间十余丈大的石室中,一座传送阵白光闪动不已,文思月七人的身影浮现而出。

片刻后,七人从传送的眩晕中,恢复了正常。

文思月急忙朝四周一扫,心中蓦然一沉。

偌大的石室中空荡荡的,竟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韩前辈是否还在附近。”文思月急忙对儒雅男子说道,随即不等男子回话,就匆忙向石门外走去。

儒雅男子想开口问些什么,但略一迟疑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文思月的修长背影,眉头微微一皱。

文思月走出石门,眼前豁然一亮,石屋竟然身处一宽广的石台之上。而石台本身则身处一座险要的峰顶处,四下全都是悬崖峭壁,凡人根本无法攀爬而上。

但让此女心中激动的是,韩立就站在石台的一角上,正和一名身穿星宫服饰的披发修士说些什么,双手倒背,悠悠而言。

那名原本一脸凶悍的结丹中期大汉,在韩立面前如同绵羊一般听话,只是不停的点头哈腰,口中也诚惶诚恐的回复着韩立提问的样子。

看来这人应该就是看守这边传送阵的星宫修士了。

文思月心情平复一下,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乖巧的站在原地静静看着韩立和那人交谈。

过了一会儿后,韩立摆摆手,似乎问完了。

那名大汉恭敬的深施一礼,然后退后几步,才大步向石屋走去。

文思月这才轻盈的走向韩立。

“刚才多谢前辈出言相助了!否则我夫妇不但无法到外海,反而可能有大麻烦的。”文思月敛首一礼后,恭敬的说道。

“没什么,你们也是受我牵连,而且也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这般急着过来,还有什么事情吗?”韩立却表现的很平静,打量了此女一眼,轻描淡写道。

“思月知道自己有些贪心,前辈已经多次帮助过妾身了,本应该知足后报的。但小女身患重症,生命随时不保,还望前辈开恩再次援手一次!”文思月说着,眼圈一红,几乎潸然泪下,看来母子连心,对爱女真的疼爱无比。

“那个中了奇毒的女孩,就是你女儿?”韩立目光一闪,丝毫异样没有的徐徐说道看不出心中如何所想。

“正是!前辈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小女的不妥!”见韩立一句话,就点出了自己爱女病症的根源,文思月精神一展,美目中全是希望之色。

“你们的谈话我也听了一些,不是已经找到了解毒之法,何必再来求我?”韩立不置可否的样子。

“前辈原来知道此事了!的确,我夫妇曾经得到过一位高人指点,用那白鹭鱼妖的内丹可以炼制一种灵丹用来解毒。但是此丹药并不能完全清除此毒干净,即使能暂时救回一条小命,体质也会大坏,在修仙路上再无寸进的。前辈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想必另有其它妙法的,还望前辈慈悲!”文思月急切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韩立没有马上答应什么,脸露一丝沉吟。

文思月心中忐忑不安之极,却不敢催促什么,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韩立,花容上满是恳求之色。

韩立抬首望了望天空中刺目耀眼的骄阳,又低下看了一下眼前美丽少妇的娇艳面容,突然大出此女预料的问了一句话。

“文兄什么时候逝去的,是坐化还是尸解?”

文思月闻言自然一呆,但马上神色一黯的回道:

“晚辈当年再返回内海时,家父就不知所踪了。妾身苦苦寻找了数十年,仍然丝毫线索没有。如今家父若是无法凝结金丹,想必也已不在人世了。”

“修仙路上原本就是步步荆棘,谁也不知可以走到哪一步的。若是其他素不相识的人求我救人,我多半不会理会的,但是你既然能三番两次遇到我,看来和我真有些机缘了,再加上又是故人之后,现在时间尚早,我就先看看那小丫头再说吧!”韩立终于点了点头。

“多谢前辈开恩!”文思月闻言自然大喜过望,急忙就要冲韩立跪拜而下。

“这里可不是救人的地方,我在山下的那个小镇的客栈中等你,你们一会儿过来吧!”

韩立袖袍一拂,一股无形巨力将文思月一托,让其无法拜下,随即周身青光一闪,就化为一道青虹,向石台下激射而去。

文思月一呆,但马上身形一动,欣喜的往石屋中飘去。

片刻后,一行七人化为数道遁光往韩立消失的方向紧追而去。

“那姓韩小子已经进阶元婴后期了?”

在不知多少万里的内星海中,天星城圣山的洞窟内,一句难以置信的男子声音传出,震得整个洞窟都嗡嗡直响。

说话的正是天星双圣中的那名男子。

“不错,我也有些不敢相信,但用神念扫了数遍,的确不假的。”悠悠的女子声紧接着响起,那名叫温青的蒙面女子已经摘下面纱,露出一张略显苍白的美丽脸孔,盘坐在洞窟中一块晶莹发亮的玉石台上。

“照这么说,他的修炼天赋之高,还远胜我等了?”男子的声有低沉了下来,似乎从刚刚得到的消息中镇定了下来。

“恐怕是这样的!据我所知,此人在失踪之前应该不到二百岁。如此修炼速度,星宫的历代之主,都没有如此快的。你我也是在五百年左右,才堪堪进阶元婴后期的。”温青轻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惆怅。

任谁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世间难寻的天才,却猛然发现自己只不过在坐井观天,心中恐怕都没有什么好滋味。

“若是如此的话,此人有虚天鼎相助,即使只是才进阶的后期,和我们任何一人都有一拼之力了。难怪你改变了主意,放他离去了。不过接触之后,你对他有什么印象?”男子眉头皱了皱。

“印象?这人非常谨慎,还胆子不小。不对,不是胆子不小,而是……”温青黛眉紧锁,目光闪烁不定起来。

“怎么,不好形容?”男子有些惊讶起来。

“不是不好形容,而是我现在回想起来,却发现了一项蹊跷之处。”温青犹豫了一下慢慢的说道。

“蹊跷?”

“是有些蹊跷!这时回想起来,对方明明知道我是天星双圣之一,而且又身处天星城之中,面对我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这可有些古怪的。就算拥有虚天鼎,也不足以让对方如此自信的。而当时面对此人时,我冥冥中感到一丝惧意,似乎对方非常可怕。这种感觉,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过了。”温青一边回想着,一边神色阴晴不定。

“你当初修炼的是灵暝决,对这种说不明白的预感一般八九不离十,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这么说,这人还真有可怕之处。”男子的声音也变得凝重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