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忌惮

蒙面女子同样望着韩立,目光未有丝毫退让,心中却翻滚不定。

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对手,突然变得远超预料的强大,这让此女吃惊之余,自然迟疑了起来。

虽然她自认为有元磁神光和元磁山作为依仗,一旦动起手来,最起码应该有七成以上的胜算,但若想像先前设想的那样,仅以一人之力擒住或击杀对方,显然不太可能了。

而如此做的话,对方一旦逃脱肯定会成为星宫大敌。即使她身为天星双圣之一,也不敢贸然动手的。

韩立和蒙面女子都不再开口说话了,整个星空殿中一时寂静无声,气氛凝重的仿佛让人喘不过气来一般。

突然韩立脸色一沉,手一抬,朝一侧轻飘飘一抓。

顿时那边方向灵光闪现,一只青蒙蒙大手诡异的浮现,闪电般向下一捞,竟将一道火光从虚空中抓了出来,然后死死的禁锢在了大手之中。

见到此幕,蒙面女子蛾眉一动,目中闪过一丝讶色来。

“道友还是不要随便发传音符的好,在下可不想同时面对两名同阶修士的夹击。韩某自问并没有得罪过星宫的地方,道友身为星宫之主为何会对在下如此敌视?”韩立冷冷的说道,同时青色大手泛起一层青色光焰出来,眨眼间就将包裹的那道火光化为了乌有。

“韩道友误会了,妾身可没有为难道友的意思,而是对阁下当年对小女的援手之恩,深表谢意而已。”蒙面女子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一笑,大殿中原本凝重的气氛,仿佛在此语出口的一瞬间,一下松弛了下来。

“小女?难道凌道友是……”韩立一怔,随即恍然之色一闪,口气同样缓和了下来。

虽然明知道此女先前的气势,根本不是道谢的意思,他却也趁此下了台阶。

韩立同样觉得对付一名元婴后期修士,不是什么问题。毕竟以前又不是没有后期修士命丧于他手中,现在已经进阶后期,神通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同时,他也没兴趣到处树敌的。而且现在身处星城之中,那元磁神光又这般大名头,自然有三分忌惮的。

“道友已经猜出来了,玉灵这孩子正是我夫妇二人的一点骨血。当年一时大意,若不是道友出手相助,恐怕早就遭了宵小的毒手,我夫妇一直对道友感激不尽的!”蒙面女子温和的说道。

“凌道友资质如此过人,原来是双圣之后,这就难怪了!”韩立微然一笑。

“韩兄说笑了!若论修炼资质,道友以不到二百年时间,就从一名结丹修士进阶到了元婴后期,就算不能说前无古人,但人界中修炼如此之快的,从上古时候到现在也没有几人的,玉灵又怎能和道友相提并论?”蒙面女子娇笑的摇摇头。

她对韩立如此快进阶元婴后期,还是有些惊疑,忍不住出口试探了一下。

韩立听到对方的试探之言,不置可否的一笑,却没有在此地和对方久谈下去的意思。

“在下久闻双圣大名,原本应该和道友好好畅谈一番,但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在此久待了。韩某需要借用下贵宫的传送阵,道友不介意吧?”

说完这话,他朝那个撤掉禁制的传送阵扫了一眼,然后望向蒙面女子缓缓的说道。

“这种小事,毫无问题!妾身这里有一件本宫的客卿令牌,道友若是不嫌弃的话,尽管拿去一用!在下知道,以道友身份不会轻易真做哪一派的客卿,此令牌就算我夫妇暂时借予道友一用的。有此令在手的话,本宫在外海的所有人手资源,道友都可以加以调用的,这算是我夫妇对道友的一点心意了!”蒙面女子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还一翻手掌,从腰间取出一面金光闪闪的令牌,抛向了韩立。

韩立面上虽然闪过一丝意外,却下意识的单手一抓,就将此金令凭空摄到了手中,并打量了两眼。

“道友如此盛情,在下也不矫情了。”韩立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推辞的将令牌放进了储物袋中。

见韩立没有推辞客卿令牌,蒙面女子美目中闪过一丝欣喜,并趁机又含笑道:“道友从外海回来之时,在下夫妇想正式邀请道友到我夫妇修炼之地一聚,交流一下突破化神的心得,不知韩道友可感兴趣?”

“突破化神的心得?在下刚进阶后期不久,虽然也很想找同阶修士指点一二,但现在还是以巩固现下境界为主。不过,若是韩某真有空暇,一定专门拜访二位道友一次!”韩立沉吟了一下,却脸露一丝歉意的说道。

人界的元婴后期修士何其稀少,能和同价修士交流的确是个难得的机缘,但他更不愿大模大样的将自己置身于险地之中。虽然自持神通可以同时应付数名后期修士而无碍,可并不是说人界真的除了化神修士外,就没有其他东西能奈何他了。

只要一不小心,困入上古禁制或者某些利害异常的大型法阵,再被同阶修士趁机加以攻击,结果恐怕会大大不妙的。

故而一听眼前女子竟然要自己去对方的洞府,自然委婉的一口拒绝。

蒙面女子一听韩立此话,脸上露出遗憾之色,但心中却不禁苦笑了两声。

这位新进阶的后期修士,倒是小心异常啊!不过要是韩立真一口答应去他们夫妇的洞府,她是否真有其它心思在其中,恐怕连她自己都说不准的。

现在韩立既然拒绝了,这位双圣之一自然无需再考虑此事,反而丝毫不见动怒的又和韩立交谈了几句。

而韩立口中则淡淡的客套了两句,就说出了告辞之言。

蒙面女子倒未再挽留,只是妙曼身影一动,就从身后的传送阵旁边挪移了开来,直接飘到了颇远处的一旁,以表示自己不会干扰传送,好取信于韩立。

韩立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大步走了过去。

原本挡在前边的阴厉男子和老者两名星宫修士,自然恭敬异常的不敢挡路,急忙退到了一旁。

如此一来,却将后面的那些一对结丹夫妇及其弟子显露出来。

那名儒雅男子同样不敢多说什么,当即一拉自己的爱女就想同样让出通道出来,但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和其恩爱百余年的那名结丹女修却忽然两步上前,冲韩立轻盈盈的一拜而下,口中说了让他目瞪口呆的言语:“文思月拜见韩前辈!恭喜前辈终于元婴大成!当年要不是前辈出手相助,晚辈恐怕真要万劫不复了!”这名结丹女修,竟是在外星海时差点成了韩立侍妾的那位“文思月”

“思月……你……你认识这位前辈?”儒雅男子不禁喃喃起来。

“这些年没见,你倒也结丹成功了,看来修炼上并没有偷懒。否则以你当年的资质,能否结丹还真是不好说的。”韩立望了此女一眼,目光闪动一下,平静异常的说道。

“这都是前辈当年留下的丹药之功,否则,思月当年又怎会有机会凝结金丹?”文思月低首恭谨的回道。

“我和你父总算曾经有点旧交的,当年之事也只是随手而为罢了,你倒不必长放在心上的。看你的样子,似乎急着去外海,一起走吧!此女和我有点渊源,我带这几人过去,没有关系吧?”韩立最后一句话,却扭首冲蒙面女子说道。

“既然是韩道友的旧识,自然是小事一桩!”蒙面女子轻笑一声,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韩某多谢了!”

韩立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就不再和文思月说什么的,只是轻飘飘的一抬腿,下一刻就诡异的一下到了那传送阵中,这真是元婴后期修士才会的神通“缩地术”

文思月等人吓了一跳,望向韩立的目光满是敬畏的神色,只有那名枯瘦的少女瞪大了一双眼晴,盯着韩立的身影满是好奇的神情。

“对了,在下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夫人是否肯将姓名相告?”

韩立一道法诀打在了法阵边缘处,取出了大挪移令后,却在亮起的白光中,大出他人预料的冲蒙面女子一笑的问道。

“妾身温青!”蒙面女子虽然一怔,但还是含笑的回答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白光中的韩立就一闪的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是否听到蒙面女子的真名。

蒙面女子美眸中的笑意,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你们安排他们几人传送过去吧?事后去执法殿,一人领二十下雷鞭之刑,以作惩戒。下一次,若是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本宫的处罚可就不会这般轻松了!”蒙面女子声音冰寒的说道。

“多谢宫主开恩,晚辈以后一定不敢再犯!”

一直提心吊胆的阴厉汉子和老者一听女子这般处罚,心中不禁喜惧交加。喜的是,自己所受处罚远比预料轻的多,惧的是,即使只是二十下雷鞭,恐怕也要在洞府躺上月许才能起床的。

而蒙面女子看也不看文思月几人一眼,周身霞光闪动,就凭空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