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元磁神光

“不管他是不是大晋修士,既然能取走虚天鼎,此人也算机缘不小。要不是我二人修炼的元磁神光,排斥五行之宝,外加那虚天残图对后期修士根本无用,我等后期修士无法进入此殿,又怎会让外人得到这灵宝?”男子说到这里,流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元磁神光真的修炼大成,就可将五行之力化为己用,又怎会无法驱使五行器物?只是你我二人运气不好,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而已。”女子听到此话,却苦笑了起来。

“是啊!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不会拉上你一齐来修炼这一知半解的元磁神光了。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你了!”那名男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有些歉意的起来。

“不关你的事,若不另寻其它捷径,我等终生都不能进阶化神期的。事实也是如此,若不是最后出了差错,想必你我二人己经进阶化神期成功了,最起码还会再多出千余年的寿元!”女子十分平淡的摇摇头。

“是啊,没想到修炼那元磁神光到最后一步,竟然需要身具五行灵根才可。可是真具有这种混乱灵根的,不要说修出元婴,恐怕连筑基结丹都无法通过的,又怎会有资格修炼这元磁神光?怪不得此功法虽然早早创立出来了,却从没人真的修炼成功。我凌天雷自问以五百年时间就进阶元婴后期,论修炼天赋绝不在历代星宫之主之下,更是一口气解决了元磁神光号称三大不可克服的难关,可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得如此下场。创立元磁神光的这位上古修士,根本就是故意布下这个陷阱,想让我等后人上当的。真不知此人倒底是何居心,竟然在前边丝毫没提此功法大成,竟需要这般自相矛盾的条件!否则,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选择此功法修炼的。”男子说着说着,竟有些激动起来,显然对那创立元磁神光的上古修士怨恨到了极点。

另外一名女子也深深叹息了一声,半晌后才幽幽的劝说道:“算了,不管这功法是否真是上古修士开的玩笑,但修炼之人灵根怎能轻易改变的?我等幸亏发现的早,提早停止修炼下去了,否则再呆在那元磁山上修炼下去,体内五行之力一起发作,恐怕会爆体而亡的!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六道和万三姑他们了,不是他们逼得我们提前出关,还无法发现体内的异变呢!”

“哼,六道和万三姑昔年却只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根本不值一提。若不是有元磁山的限制,我早杀到他们的老巢,将他们全都灭杀了。而且此问题也并非绝对不能改变的!”男子哼了一声后,声音却变得有些奇怪。

“这话什么意思?你真找到改变灵根的方法?”原本风轻云淡的女子一听此言,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自从发现此问题后,这一百多年我一直翻阅各种上古典籍,寻找解救之道,倒也发现了一种上古秘术可以利用的。其实此术也不算真的增添灵根,而是可以将某件纯属性的宝物经过一番血祭后,让其代替所缺灵根来驱使五行之力。”迟疑了一下后,男子还是说出了口。

“就这么简单?”这一次,反而是那女子惊疑了起来。

“当然祭炼过程和选用的法宝自然有些讲究,但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成问题的。关键是这种方法,顶多只能让我们多掌控一行之力,却无法再血祭第二件宝物,否则元婴无法承受住的,肉身也会同样会反噬崩溃。除非我们原本是四灵根之身,否则此方法还是于事无补的。”男子无奈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的确对我们两个天灵根来说,丝毫作用没有。”女子听了这话,心中一沉,刚升起的那一丝希望之火,再次被浇灭了。

“算了,我们不要妄想元磁神光大成之事了!就算还真的另有什么解决之道,以我们还剩的不足百年寿元,也根本来不及解决了。还是将心思多放在玉灵身上吧!她经过我们出关后的全力培养,总算如愿的凝结元婴成功。等她境界再巩固一下,再过数十年用灌顶之法,强行助她突破中期境界。如此的话,以她元婴中期的修为,以后应该勉强能够执掌星宫了。当然在那之前,绝不能留下六道和万三姑两个祸害,一定要将他们除去的!”女子声音忽然冰寒起来,话语里充满一股煞气。

“只要我二人连性命都不要了,除去这二人倒不是什么难事!”男子不在意的说道。

“那这个姓韩的修士怎么处理?他既然拥有虚天鼎,本身又可能是元婴中期修士,万一你我不在了,可是乱星海一大变因。但从玉灵传音的口气看,似乎对这人的印象不坏的样子。”女子犹豫了起来。

“嗯,元婴中期修士,修炼天赋又如此强,倒真值得我们拉拢,看他是否愿意加入我们星宫?愿意的话,自然一切好说,暗中种下禁制,取走虚天鼎给玉灵进阶中期时使用,另给他一些宝物补偿就是了。不愿意的话,我们出手灭杀,省的以后是个大麻烦。”男子话语变得冷酷无比。

“也只有如此了!”女子轻叹一声,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不过那遁音符已经毁掉一次,看来对方也有所察觉了。普通的长老恐怕奈何不了他,看来我们还要亲自出手一趟了。”男子淡淡说道。

“就算拥有灵宝,也不过是区区一名中期修士,哪用我们二人一起动手?我一人就足够了!既然身处元磁山的笼罩之下,就算他是元婴后期修士,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女子却自信异常。

“嗯,这也行,你也小心些!那虚天鼎在乱星海流转如此之久,恐怕威力也不容小瞧的。”男子倒也没有反对,只是叮嘱了一句。

“只要是五行之宝,再大威力在元磁神光之下都会减去大半,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女子轻笑了一声。

这一次,洞窟中的男子却没有接口,显然也默认了女子的言语。

韩立这时,却已经身在天星城中。

天星城不愧是乱星海第一大城,韩立很轻松的就在坊市中,将自已还缺的一些材料补齐了。

他还顺便出售了数件用不上的鸡肋法宝,换取了大量的灵石,然后随便找了一家客栈先住了下来。

既然淩玉灵已经知道了他身怀虚天鼎,他自然不会再傻乎乎的拿着那块令牌直接去圣山的传送阵,而是准备等到晚上的时候,潜入山上的星空殿去。

只要不是天星双圣亲自把守传送阵,他自然不会把守卫的修士放在眼内。

当然就是这对传闻中的人物真的出现,能否挡得住他还是两说的事情。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故意挑选了一家不大的客栈,只是略显露了一下结丹中期的修为,自然让炼气期的客栈掌柜对韩立毕恭毕敬,立刻找了一间最好的单间,生怕惹恼了这位“前辈”

到了晚上三更时分,韩立就悄然的施展遁术,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了客栈。

星空殿所在的位置,韩立仍然记忆犹新,悄然的朝其所在位置,巨山上飞射而去。

一路上遇见的巡逻修士大都是炼气期,筑基期的修为,偶尔有两三名结丹修士,在韩立眼里没什么两样,隐匿秘术一施展,就一闪即过。

圣山五十层转眼间就到,韩立的眼前出现了那座高大的宫殿。

岁月并未在此大殿上留下丝毫痕迹,一切都和以前一般无二!

韩立心中略有些感慨,正想毫不客气的用秘术破开禁制进入时,忽然神色一动,身形一晃下,蓦然化为一股青烟在大殿上空溃散消失。

过了一会儿,从另一方向的低空中,有几道若有若无的人影,从远处无声无息的飘来,一个个身形模糊,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不用神念详加扫视,根本无法发现这些人的存在。

这般鬼鬼祟祟的,难道是逆星盟的人?

韩立心中诧异,好奇的看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的修为对普通修士来说,可算不弱了,竟然有四名筑基期,两名结丹期修士,但其中却还有一名炼气期三四层的低阶修士。而这些人个个面孔中都有一层灰气遮蔽着,一副生怕别人认出来的样子。

不过为首的两名结丹修士,却明显一男一女的样子。

一见这些人中没有元婴级修士,韩立兴趣大失,也懒得用神念扫视这些人的真容,只是双臂抱肩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而这些人转眼间就接近了星空殿的殿门,身形一顿的全都停了下来。

其中一名身材修长的结丹修士,突然一翻手掌,顿时手中多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碧绿阵盘,一道法诀轻轻打去,阵盘灵光一闪,散发出微弱的白光。

另一名身材苗条的结丹女子,却一翻手掌,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杆黄蒙蒙的小旗,一抖之下,一团黄雾从旗中飞快涌出,转眼间就将附近几人全都笼罩在了其中,随即雾气及这几人全都一闪不见了。

韩立一见那杆黄蒙蒙的阵旗法器,却微微一呆,目中闪过了一丝讶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