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密语

那队修士身穿统一的星宫修士服饰,显然是刚从天星城出发的。

韩立这般大大咧咧的悬浮在前方,自然被这群修士一眼就看见了。

当即惊疑的飞射而来,片刻后就到了韩立跟前。

不过,现在的韩立施展了敛气之术,将自己修为彻底掩盖了下去。如此一来,无论是筑基期修士还是结丹期修士神念扫过去,都只觉得对面之人仿佛一团云雾,根本无法探清韩立的准确修为。

而就在这时,对面队伍中却传来了一声惊呼。

韩立则神色一动,同样望向了对面一名头戴雪白斗篷的修士。

此人整个身子都被一面巨大斗篷罩在其下,竟然无法分辨出男女出来,并且以韩立的惊人神念扫过去,也无法透视此斗篷。

韩立心中大为惊讶!

不过这人散发的气息,让韩立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又是唯一一名元婴期修士,他自然不会就这样罢了。

韩立眼中蓝芒一闪,就打算动用明清灵目强行透视对方的斗篷。

“原来竟是韩道友!如此多年不见,韩兄一向安好?”但就在这时,一股充满磁性的轻笑声从斗篷中传出,对面那人蓦然将身上巨大斗篷一摘,露出一张脸如白玉,似笑非笑的娇媚面孔。

“凌玉灵!”一见这张艳丽面容,韩立一怔之下,不禁脱口叫道。

这人竟是当年在天星城外救过的那名貌若处子的星宫执事!

看着对方艳若桃花的脸庞,韩立摸了摸鼻子,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来。

“想不到多年不见,韩兄还能一眼认出凌某来,小弟真是倍感荣幸!另外在下先恭喜道友凝结元婴大成!”凌玉灵娇笑道,一对凤目在韩立身上仔细一扫后,闪过了一丝讶色。

他虽然同样无法看透韩立的准确修为,但韩立的修为绝对不比自己弱,这一点自然心知肚明的,脸上露出的笑意自然越发热切了。

“凌道友说笑了!道友不同样凝结元婴了吗?”

凌玉灵微微一笑,并没马上接口,却一扭首,声音一寒的吩咐道:“你们先走一步,我和韩道友有些事情稍谈一二,一会儿就会追上你们!”

“是!凌长老!”那些结丹筑基期的星宫修士闻言,立刻躬身答应道。看他们脸上涌现的恭谨之色,似乎对这位“凌长老”极其的恭敬。

韩立看到此幕,目光闪动了几下,脸上却丝毫异色没有。

那些修士在另一名结丹后期老者带领下,继续上路了,眨眼间十几道遁光就消失在了天际边上。

“让韩兄见笑了,小弟奉命去支援被逆星盟攻打的一处海岛,恐怕一时无法和韩兄相处太久!”凌玉灵回转身子,叹了口气道。

“嗯,我在来的路上倒也听说贵宫和逆星盟似乎又开战了,难怪道友身不由已的!”韩立悠悠的说道。

凌玉灵闻言,也只能报以苦笑之色。不过他马上重新打量了韩立两眼,忽然又面露一丝古怪来。

“韩兄,你现在不仅仅是初期境界吧?”他迟疑了一下后,还是问出了口。

“哈哈,我是比凌道友稍微走前了一些,不过以道友的资质,也是迟早的问题而已!”韩立打了个哈哈,含糊的回道。

凌玉灵一听此言,却神色有些呆滞,心中一阵阵的翻滚不定。

对方真的已经是元婴中期修士了,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要知道现在距他和韩立分手尚不足二百年,竟一下就从结丹修士变成了元婴中期,这未免太骇人听闻了!

神色骤变了数次后,凌玉灵总算回复了常态,但口中仍不觉流露出羡慕的语气:“看来韩兄应是那种万年不遇的修炼奇才,竟然如此短时间接连进阶,小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在下哪算什么修炼奇才?只不过另有些机缘罢了!”韩立自然不会特意点明什么,半真半假的轻笑回道。

“这次韩兄到此地,可有什么要事吗?小弟不才,倒可以帮上一些忙的。”凌玉灵一笑,没有在韩立修为上多加纠缠,话题一转的忽然问起韩立的来意来。

“没什么,在下想到外海去一趟,恐怕要借用贵宫的传送阵了!”韩立没有隐瞒,直接坦然道。

“若是如此的话,韩兄遇到我还真是对了。最近为了怕外海有逆星盟修士潜入本宫,所以外海传送阵,现在已大半关闭了,只留下两座备用。我给韩兄一枚令牌,韩兄持着此令就可以动用本宫传送法阵了。”

凌玉灵嫣然一笑,明眸流动间,神情根本和一名绝色美女无二。

但偏偏举动话语间,却又不带丝毫脂粉气息,两者凑到一起,自然却让其更显一种说不出的诡异魅力。

以韩立如今的心境修为,自然不会被对方容颜所摄,但他自付如今潜入了天星城,区区一些禁制和守卫根本无法为难自己的,但是若是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当即笑了笑后,韩立也就不客气的接过了此令牌。

下面二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后,韩立就动身告辞了,随即化为一道青虹直奔远处的巨岛而去了。

凌玉灵望着韩立消失的方向,脸上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低头思量了一会儿后,忽然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一张淡银色传音符出现在了手中。

低声对着此符说了几句什么后,然后手一扬,符箓化为一团火光破空飞出,一闪即逝后就没入虚空中不见了。

然后这位才脸现一丝无奈的轻叹一口气后,将手中斗篷重新戴上,然后化为一道遁光,往手下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等凌玉灵所化遁光同样远去后,附近的空中银光一闪,一道淡淡青影却诡异的闪现,他抬首望了望传音符飞走的方向,身形一动,就再次隐匿不见。

一盏茶功夫后,数十里外的某处,一名男子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正是韩立本人。

此刻的他,面无表情,双手倒背。

身前人影一闪,人形瑰儡就诡异的出现在了身前,手一抬,一条仿佛火蛇的火焰在手心处蹦跳不止,但却被一团银光死死禁锢住,根本无法离开半步。

韩立眉梢一挑,单手一抓,“噗嗤”一声,火蛇就被其凭空摄到了手中,随即自行爆裂开来,化为一团火球汹汹燃烧起来。

神念飞快在火球中一扫,他立刻面色阴沉了下来。

目光闪动了几下后,忽然托着火球的五指猛然一甩,就将火球一把抓散,然后转首望了望天星城所在的巨岛,双目微眯了起来。

“原来我身具虚天鼎的事情,竟然整个乱星海都无人不知,看来还是要改头换面一下了!”韩立口中喃喃一声,随即面孔蓦然被一层莹光笼罩,五官面孔一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同时身上一阵爆豆般的噼里啪啦声乱响,身形一下暴涨了尺许。

片刻后,他就化为一名脸色紫黑的魁梧大汉,然后将傀儡一收,人就向不远处的天星城飞射而去。

韩立却不知道,就在他将那传音符抓碎的同时,在天星城圣山的某处灰暗的地下洞窟中,一道盘坐在那里的淡淡人影,幕然身形一动,然后单手朝身前虚空一抓,顿时点点火光突然在附近出现,然后往其抓下一聚,那颗被韩立抓散的火球竟诡异的重新显现,落在了人影的手中。

人影默默的用神念扫了火球中的信息一会儿,手一翻转,顿时火光消失。

“怎么回事,玉灵那孩子为何会动用我们给他的遁音符?这种符箓珍稀异常,他应该不会轻易动用的,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情?他应该刚离开星城不久的。”突然在洞窟的另一角落中,传来一声女子声音,声音悦耳动听,仿佛一名妙龄女子在开口说话。

“他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附近遇到了一名有意思的人,特意给我们打声招呼,想让我们将这人拉入我们星宫之中,以作臂助!”第一个人影也开口了,明显是一名男子,但声音徐缓,有些生硬,似乎不经常说话的样子。

“哦,是什么人?值得玉灵让我们亲自出面?”那名女子一听凌玉灵无事,顿时放下心来,但身影在角落中动了一动,有些好奇起来。

“一百多年前,虚天鼎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自然记得,怎么,难道与此宝有关?”那女子有些惊讶起来。

“那个从蛮胡子、万天明等人手中虎口夺食的人,和当年救过玉灵这孩子的修士,其实是同一人。如今他又到了我们天星城外,想要借助传送阵去外海一趟,正好被玉灵碰见了。”男子稍微解释了两句。

“原来如此!没记错的话,这人似乎姓韩,当年只是区区一名结丹修士而已,这也值得我们拉拢?”女子有些不解了。

“嘿嘿,说起来你可能有些不太相信,玉灵竟怀疑这人已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了!真是如此的话,两百年时间不到就修炼到如此地步,这人还真的不容小瞧!”男子嘿嘿一笑。

“当年虚天鼎流出虚天殿后,我们曾经专门派人调查过得鼎之人的来历,不是说这人十有八九是外来的修士,最后应该回去了所来之地?难道他是出身大晋某大宗门的修士?否则真是万年不遇的修炼天才,没有宗门在背后全力支持,也不可能如此短时间修成元婴中期修士的!”女子竟似乎对大晋知道的很清楚,毫不犹豫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