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谣言

甘姓中年人一听此言,却一瞪此女,嘴唇微动两下,在场每一名结丹修士耳中同时传来了凝重的声音:“不要胡言乱语!此人是后期修士,神念足以笼罩数百里之广,远超你等想象。你这次说的话,很可能仍被此人感应到的。”

妖娆女子闻言吓了一跳,一下变得老实之极起来。

大汉和青衫老者互望一眼后,也同样的闭口不言。

甘姓修士则坐在椅子上略偏下头颅,灰白的瞳孔中隐隐有寒光闪烁不定。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中年人目中精光一敛。

“他应该已经遁出千里之外了,不可能再感应到这里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小心些的好。”说完这话他手指一弹,“噗嗤”一声后,一点绿光一闪的没入附近一根粗大殿柱中。

殿柱轰隆隆一声响,通体泛起淡绿色灵光,附近的其它几根殿柱也都同样嗡鸣声大作,随即灵光闪动下竟形成了一层绿蒙蒙的光幕,将附近一小片区域都笼罩其中。

“现在可以畅谈了!”做完这一切,甘姓中年人才神色缓和了下来。

“师叔真是够谨慎的!”这一次,妖娆女子却苦笑了起来。

“面对这等可怕的存在,再多几分小心都是应该的。”甘姓中年人冷哼一声。

“师叔说的对!而且修炼到此境界的这等修士,恐怕脾性都有些怪异,万一我们哪句言语犯了对方的忌讳,可是会给本门带来灭门之灾的。不过,我们乱星海的那些有名的元婴前辈中,似乎并没有这一男一女。但刚才听这男子的话语口气,对乱星海了解甚多,不像是外来修士,看来真是一直隐居的苦修之士吧!”黄袍大汉迟疑了一下,不太肯定的说道。

青衫老者却眉头紧皱,低头不语。

“石宣,你在想什么?”中年人注意到了老者的异样,自然开口问了一句。

“我刚才细想了下,这人好像有些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青衫老者抬首后,缓缓的说道。

“你见过这人?”此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是一惊,目光全都落在了老者身上。

“对方样子十分普通,师兄你会不会弄错了?”妖娆女子忍不住的说道。

“这位面孔虽然寻常,但我应该见过此人没错的,只是似乎是许久前的事情。对了,姓韩!我想起来了,这人是当年逆星盟剿杀令追杀之人!”青衫老者脸色一变,蓦然一声低呼。

“剿杀令?追杀一名元婴级修士?我怎么不知道此事?”甘姓修士先大吃一惊,随即脸色阴沉下来。

“师叔误会了!剿杀令上说的明白,这人是一名结丹修士,根本未凝婴的。而且师叔当年正在闭关中,权师弟和镜师妹还未结丹,当时是马师兄和我负责门内事务的。我二人只是派了一些人手匆匆应付了事,故而就没有通禀师叔的。对了,这是近二百年前的事情了,我还保留着当年的那枚传令玉简。”老者满头大汗的解释道,并马上从储物袋中一阵摸索,掏出了一块鬼面玉简递给了中年修士。

“胡说!对方难道这么短时间内就能从结丹期进阶到了元婴后期?”甘姓中年人闻听此言,面容却越发阴沉了,不过还是接过了玉简,用神念扫了一下里面。

结果这位中年人只看了两眼,脸色骤然变了数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玉简内浮现的一道幻影,一身清袍,嘴带淡笑,不是才刚刚离开的韩立,又是何人?两者神情也完全一般无二,绝不可能是什么面容相似之人。

甘姓中年人心中惊涛骇浪般的起伏不定,将玉简中附带内容一句没放的都看了一遍,才将神念一收,脸露沉吟的半晌不语。

见中年修士这般凝重,不只青衫老者和黄袍大汉,就是那妖娆女子也静声不语起来,一副一切都由这位本门师叔做主的样子。

“看来我还真错怪师侄了!逆星盟追杀之人,的确就是刚刚离去的这人。不过你们听好了,此事决不准许透漏半分出去。逆星盟固然势大无比,但这人现在也不是当年的结丹修士,我可不想让本门掺和到他们的恩怨里面。否则两者任谁迁怒本门,区区一个苦门岛都绝无法抵挡其一怒火的。”甘姓中年人决然之色一闪,口中冰冷的说道。

“是!”青衫老者三人心中一凛,急忙答应道。

“你们三人十年内不准离开本门,都在洞府内给我好好修炼吧!我有不好的预感,突然有两名大修士出世,其中之一又和逆星盟有些瓜葛,恐怕乱星海会更乱了。其余弟子也约束一下,没有必要也不要离岛,本门要悄悄封闭山门一段时日!”

中年人似乎深思熟虑过了,口中一连串吩咐下来,让其他三人听的心中震惊,但只能口中连声称是。

随即三人就告辞退出了大殿,去安排中年修士所下的封山命令了。

只剩下甘姓中年人一人坐在大殿主座上,在大殿淡淡的莹光下,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似乎还有什么事情难以抉择。

算了,就算这人真是当年那名得到虚天鼎的修士,那件巨鼎就是虚天鼎,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天下间也许有人能从大修士手中抢到宝物,但绝不是我。消息泄露后,我反会招惹杀身之祸吧!“不知过了多久,甘姓修士最终叹息一声,面上全是自嘲之色的站起身来。

随即袖袍一甩,他化为一道蓝色长虹飞射而出,转眼间离开了此地,不知去了何处。

大殿重新变得空荡荡的,冷清异常。

而这时早已离开岛屿的韩立,自然不知道区区一个黄沙门竟将他昔年身份摸得了七七八八,更是连虚天鼎在其身上之事,也给那名甘姓修士猜了出来。

这也难怪,昔年虚天鼎已经流出虚天殿之事,普通修士知道的甚少,但在元婴修士中却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要不是韩立当日意外的传送进了鬼雾,又恰好回到了天南,再滞留在乱星海中,恐怕早晚有一天会被那些元婴老怪联手找出来的。

至于他被逆星盟剿杀令追杀之事,则自是极阴祖师等几名老怪持续搜索无果,大怒下所做的举动,想逼出韩立无处容身,自行暴露出行踪。

当然如此多年过去了,虚天鼎的事情早就成了传说,这追杀他的命令一直没有取消,却也早就被正魔两道的修士,忘的差不多了。

但是虚天殿再次现世的消息还是很快传了开来,并渐渐扩散到了附近的海域中。

原来那些在苦门岛目睹此幕的修士,虽然大都是不值一提的低阶修士,但却也有两名路过的结丹修士,偏偏又从典籍中看过有关虚天殿的介绍,自然将此当成一件奇事传扬开来。

当然随着传闻的扩散,有关当日情形自然也虚虚假假起来,其中冰凤辣手击杀元婴修士的事情,最后竟变成了混老魔是和人一番苦斗后,被两名元婴修士合力击杀的。

如此一来,这消息虽然还同样有些轰动,但自然远没有两名后期修士同时面世这般骇人听闻了。

反而韩立当日从虚天殿中传送而出,又驱使虚天鼎所化巨鼎,让不少人竟鬼使神差的将他和昔年的身份自行联系到了一起。

顿时不少元婴修士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韩立不知道剿杀令之事,更不知大半元婴修士和宗门手中都有自己的真容图。否则,肯定早就变幻了容貌,立刻小心起来。

以他如今神通纵然不怕普通修士围攻,但也同样不想招惹什么麻烦,浪费自己的时间。

如今他化为一道青虹正按照附近的海域图,直奔天星城所在激射而去。

一路上,韩立倒也经过了几个岛屿。每一次都将岛上坊市中的高阶灵石,或用宝物或用珍稀材料换取一空,倒一口气再收获了二十余枚。

这让韩立心中大喜,去矿脉之地的心思更浓了几分。

在途中韩立自然碰到了不少修士,大都是低阶修为,以韩立如今神通自然不会再和这些人纠缠不清,根本没有和任何一人照面,直接从高空一掠而过。

而这些修士中,除了两三名修为较高的疑惑的朝韩立经过的高空望了一眼外,其余之人大都一无所觉。更不知道,自己竟然和一名元婴后期修士曾经擦肩而过。

飞行了足足一月有余,海面多出了一个黑点,再飞行了数个时辰后,韩立终于远远看到了天星城那座高耸入云的圣山,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这时,突然从对面天边出现了十几道遁光,配成一队直奔韩立这边飞射而来。

韩立神念远远一扫,心中不禁一怔。

这队修士中竟然光结丹修士就有四五人之多,其中一人还是元婴初期的高阶修士,而且元婴修士身上气息竟然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韩立脸现一丝疑色的目光闪动几下,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并未施展遁术隐匿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