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天兆

说实话,韩立根本不愿在此多逗留的,而想马上回到天南给南宫婉解除封魂咒封印。

但将虚天鼎借给银衫女子,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事情。那只冰凤相当于后期的大修士,足可以修炼通宝诀到第二层的,到时候对方有此鼎相辅,他可能即使和傀儡及五魔联手都不会是敌手的。

这种受制于人的蠢事,他自然不会去做。

好在南宫婉已经服用过火赡古兽的内丹,即使不能彻底解除封印,但延缓封魂咒的发作绝对没有问题,二三百年内性命绝对无碍的。

如此一来,他也只能改变初衷,静静的在这里先修炼了。

现在韩立双目紧闭,除了前胸一丝若有若无的起伏外,整个人犹若死物一般。

但偏偏身前的那口灵眼之泉散发的乳白色雾气,却仿佛通灵般的徐徐朝他飘去,让韩立身处云雾中一般的若隐若现,最后竟然形成一颗乳白色雾球,彻底将他的身形淹没了进去。

一日,一月,一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乳白色灵雾不断的朝池边缓缓聚去,白色雾球却静静的呆在那里,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此物从天地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于此地一般。

修炼无岁月,一转眼,整整八十年过去了。

这一日,乱星海某岛屿港口处,一条条大小不一的船只正在进进出出,一些修行有成的修士也在空中同样的飞出飞进。除了这唯一的出口外,这座不小的岛屿四面都被禁制遮蔽着。

这也造成了此港口的繁荣景象。

在岸边靠内的地方,有几座大小不一的小山,稀稀拉拉的耸立着。而最高的一座上,修建着一座淡白色的阁楼,谈不上精致典雅,全都是用粗大的巨石砌成,倒也别有一番粗犷的异样风格。

而这座三层高阁楼的最顶层,一名蓝袍道士和一名头带儒冠的白袍书生,正一边望着港口的情形,一边谈论着什么。

“明师兄,听说逆星盟和星宫又在落星岛附近大战了一场,这一次有一名逆星盟结丹修士阵亡了,看样子逆星盟是吃了一个小亏。”那名书生悠然说道。

“唉,这几年来,星宫和逆星盟起的冲突又频繁起来,看样子离下一场大战又不远了。说也奇怪,论势力明显逆星盟占了上风,内海三十六岛屿,逆星盟足足占据了二十余座,但论胜负的次数,却反是星宫占据了多数。”蓝袍道士却叹息的说道。

“嘿嘿,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天星双圣因为修炼了元磁神光,只要不远离天星岛,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了。没听说前次大战,六道极圣和万三姑联手,却被天星双圣在天星岛附近打的大败吗?不过,天星双圣却不敢长时间远离天星岛,否则修为就会大降。如此一来,这两家各有顾忌,却让我们这些小宗门倒了大霉。”书生冷笑起来。

“这倒也是,被这两家经常抓差倒没什么,随便派几名低阶弟子应付一下就可以了。但以前只要向一家交付赋税,如今却要交双份,这日子可就难过了。”蓝袍道士撇了撇嘴,一脸的郁闷。

“哈哈,明师兄还真是多愁善感!这等事情哪是我们两个筑基期弟子可以管的,自然有师伯师祖考虑的。只要有师祖在,这两家也不会对本门进逼过甚。而我们只要挨过这两年的执事之期,返回洞府潜心修炼就是了。说起来,从上次闭关出来时,我就已经隐隐感到要突破初期境界,似乎该进入筑基中期了!”书生突然面露一丝得意的说道。

“什么,师弟若能以百年时间就能进阶中期,这可是天赋过人了!为兄可在中期困了数十载,还是丝毫没有突破的迹象。”蓝袍道士闻言一呆,随即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

“明师兄说笑了!谁不知道初期瓶颈和中期瓶颈可是天壤之别的?小弟进入中期后,十有八九还不如师兄呢!”书生连连摆手。

蓝袍道士闻言一声苦笑,正想再说什么时,一声仿佛九天神雷般的巨响传来,随之整个阁楼一震,接着剧烈晃动起来。

两人顿时一惊的互望一眼,急忙朝港口远处望去。

只见在离港口十余里外的高空中,隐隐一大片仿佛晚霞般的艳丽云雾翻滚不定,紧接着一阵阵仿佛万马奔腾般的轰隆隆之声传来。而随着此声音的响动,附近的海面骤然间掀起了百余丈高的巨浪,一条银色白线由远及近的向港口所在处飞快扑来。

这一下,港口处的那些大小船只一阵大乱,纷纷拼命往码头靠拢,无数的凡人从船上逃出,往岸上狂涌而去。

在如此的惊涛骇浪面前,任谁都看得出,此刻再待在船上纯粹是找死而已。

至于那些船只和装在船上的各种货物,则只有听天由命了。

蓝袍道士和书生对如此百年难遇的巨浪视若无睹,反而一脸紧张的死死盯着远处天空翻滚的云雾。

仅仅一小会儿,二人竟然满头大汗起来。

不光他们二人,那些在港口进出的修仙者,此刻也人人面色大变。有些修为低下的,甚至连法器遁光都无法驾起,纷纷从空中摇摇晃晃的急忙落下。

从那艳丽的云雾中传来的灵压实在太惊人了,他们即使相隔如此之远,仍都被那灵气波动惊得人人心惊胆颤,仿佛有什么上古妖兽即将降临世间一般。

这时不但港口附近的建筑在晃动,整个巨岛都仿佛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蓝袍道士和书生更是已经口干舌燥,什么话语也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忽然从岛内方向飞射出来三道惊人长虹,转眼间就到了阁楼的上空,一个盘旋后,就分别扑入了顶层之中。

光芒一敛,分别现出了一女两男出来。

分别是一名身材魁梧的黄袍大汉,一名愁眉苦脸的青衫老者以及一名妖娆的女子。

“参见几位师伯!”一见这三人,道士和书生终于恢复了一些常态,急忙上来见礼。

“到底是怎么回事?”黄袍大汉一摆手,满脸凝重之色。

“师侄也不知出何事,那边的天空突然就出现这种天象出来,我二人正想给几位师伯发传音符呢!”蓝袍道士恭谨的飞快回复道。

其实不用道士如此说,新来每一名结丹修士早就同样的盯着远处的天空,一语不发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有什么高阶妖兽在那边空中吞云吐雾吗?”那妖娆女子秀眉一皱的问道。

“不是,云雾里面并没有妖气出现,不是妖兽。而且有这等声势的妖兽最起码也是化形等阶的,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内海!”青衫老者双目一眯下,摇了摇头。

“难道是哪位元婴期的前辈,在那里施法?”大汉也惊疑的问道。

“似乎也不太可能吧?据我所知,除了几个擅长魔功的元婴期老魔外,没听说有擅长吞云吐雾这等旁门左道的功法,看起来倒有些像是什么宝物出世的天兆迹象。”深吸了一口气,老者郑重的说道。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等厉害的天兆,此宝肯定非同小可的,本门一定不能轻易放过的!”妖娆女子一听此话,双目一亮。

大汉一听此话,脸上也露出蠢蠢欲动的表情。

“什么宝物出世?我看你们几个是嫌小命不够罢了!”一声苍老的话语突然在整个屋子中回荡不停。

老者三人一听这话,顿时一惊,急忙束手而立。

马上此层阁楼中蓦然一道蓝芒浮现而出,随即光芒刺目耀眼,接着一名干瘦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屋子中。

“参见师叔!”三人异口同声的称呼道。

蓝袍道士和书生一惊后,更是大礼参拜,连声口称:“师叔祖!”

这时才看清楚,这名中年人脸色蜡黄,双目灰白,竟是一名瞎子般的存在。

“哼,你们的胆子倒还真大!就算真是宝物出世,这等重宝也是你们可以染指的?侥幸得到了,也不过是招来杀身之祸罢了!据我所知,混老魔恰巧也在附近,如此天象他不可能不过来一看的。”蜡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冷声道,灰白的双目随即望向远处的翻滚彩霞,脸上显出凝重之色。

大汉三人闻听“混老魔”三个字,面色大变,瞬间变得难看异常。

“就算师侄我们无法取得此宝,难道师叔你也不可以取宝吗?”妖娆女子却仍不甘心的说道。

“若真是什么宝物,我自然会试上一试的。别人怕混老魔,甘某却倒想斗上一斗!不过可惜的是,这十有八九并非宝物出世的天兆。”中年人木然的说道。

阁楼中的其他人却一阵愕然了,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白芒刺目耀眼,将那些彩色云雾瞬间化为了乌有。阁楼中的众人除了那名中年人外,都不禁闭上了双目。

而就在这刹那间,一阵波及了小半天空的空间扭曲出现了,接着比先前还要强烈倍许的庞大灵压蓦然出现,一座仿佛宫殿一角的洁白建筑在白芒中诡异浮现,洁白无暇,若隐若现,还散发着淡淡的莹光。

这一幕,让阁楼中重新睁开双目的大汉等人,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