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重返故地

不过如此近的距离,韩立自然不敢动用全部威力,否则连自己也会被此扇威力卷入其中,只是羽扇一晃,一层三色火焰在扇面上浮现而出,然后仿佛一柄火刀,一下斩在了光幕之上。

“兹啦”一声,三焰扇威力果然不容小瞧,那看似凝厚无比的光幕,竟然被硬生生的劈开了一条裂缝,虽然只有尺许大小,但也足够韩立从里面逃遁而出。

韩立大喜,正想施法逃离,但裂缝外却忽然白光一闪,银衫女子竟然撕裂空间出现在了外面,手一抬,一只玉臂突然化为一只晶莹利抓,一闪就从裂缝中抓入,想将韩立硬生生从里面抓出的样子。

韩立顿时大急,虽然他想离开此地,但也绝不愿落入这只十级冰凤的掌控中,正想一抖三焰扇,狠狠给对方一下重创。

豁然,他面色大变,突然手中三焰扇一收,却多出了一块蓝灿灿的令牌,正是“大挪移令”

韩立才刚将此令拿出,此上古传送阵就灵光大放,光芒刺目耀眼,同时青色光幕也就此溃散碎裂开来。

当传送灵光一敛后,不但光幕中的韩立,五子魔等统统不见,连原本站在法阵边缘处的那十级冰凤所化的银衫女子,也消失不见了,竟也被传送阵一同传送掉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小极宫宫主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了又喜又恼的古怪表情。喜的自然是凭空去了一名强敌,恼的则是刚见到小极宫创派祖师冰魄仙子的随身灵宝,但竟然就马上不翼而飞了。

远处的幼童却面色难看之极,但马上脸上凶色一闪,双目狠狠盯了美妇一眼,口中一声洞穿云霄的长啸出口,然后蓦然冲空中的万妖幡一点指,顿时幡上妖气狂涨倍许,随即妖影重重之下,无数只大小不一的妖兽幻影,全部狂涌而出,刹那间黑蒙蒙的滚滚妖气布满了大殿小半天空,铺天盖地的向美妇扑来。

美妇脸色一变,但其身前绿光一闪,那黄泉鬼母一身阴气的挡在了美妇身前,望着空中数之不尽的妖影,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

身形滴溜溜一转下,顿时大片绿气从四周狂冒而出,转眼间,地面之上鬼哭狼嚎之声大起,一大片不下于空中妖气的阴气遍布地面之上,随即卷起一波波的巨浪,直接向高空冲去。

刹那间绿雾黑气交织碰撞一起,妖影鬼物在其中忽隐忽现,大战到了一起。 这名黄泉鬼母竟然以一鬼修之躯,力敌这位车老妖化身,并未大落下风的样子。

小极宫宫主在一旁见到此幕大喜,顿时将韩立之事搁置到了脑后,双手一搓,再往口中一扬,顿时一团团赤红雷火劈头盖脸的也往空中的妖气击去。

一时间整座大殿中轰鸣声大起,一人一妖一鬼,全都消失在妖气鬼雾之中。

只能偶尔从里面传出一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间三十余丈大小的石屋中,一个和虚灵殿中传送阵差不多的法阵中,韩立单手托着虚天鼎,脸上丝毫表情没有,和一名绝色美女对峙着。

而在其身后,人形傀儡一动不动,五子魔所化的鬼头却在空中魔气中,用嗜血的魔光盯着对面的女子,口中不时传来呜呜的低吼,仿佛只要韩立一声令下,就会马上扑过去一般。

对面那女子,自然就是那位被意外卷进传送阵的那头十级冰凤了。

说起来,这头冰凤也有些倒霉,当那些青色光幕破碎时,此女就已经发觉不对劲,本想立刻施展撕裂空间的神通远离法阵,但没想到空间之力互相影响下,反将其牵扯进了传送中。

而这次的传送,明显不是什么短距离传送,若不是此妖本身就有空间的天赋神通,恐怕在传送途中就被空间之力直接撕扯成了碎片。

不过此女的处境也明显好不到哪里去的,现在的她身处石屋的一角,身上白色灵光闪烁不定,冷冷的盯着韩立。

以此女心中的估算,若是对面的人类修士真的生死一斗,自己和对方的胜负之数大概在四六之间,让她郁闷的是,显然占了六成胜算的竟然是对面之人,而不是自己。

要知道,她可是一直压制着自己的修为的准化神期修士,只要自己愿意,早就可以进阶化神期境界了。

但对面之人却是她所见最难缠的角色之一,竟然能以元婴中期境界就可以拥有不下于大修士的神通,并且拥有的五子同心魔及那只行动无声无息的人形傀儡,也神妙无比,几乎可以另当成两名后期大修士了。

如此一来,她即使再自大,也不会以为自己和韩立真的一战之下,会大占上风的。 不过,这只冰凤心中却也没什么惧意,就算不是韩立的对手,但若是全力逃跑的话,身具空间神通的她又岂是谁可以拦下的?

韩立双目盯着对面的女子,心中同样翻滚不定,但片刻之后,还是最终冷哼一声,蓦然一抬腿,就缓缓的从法阵中飘出,然后直奔其中一面青石墙壁走去。

这间石屋颇为古怪,四周竟然一扇门都没有,石壁也仿佛天衣无缝般的光滑异常,一丝缝隙都没有的样子。

在这种诡异莫测的地方,韩立实在没有兴趣和对面的冰凤冒险来一场生死之斗。

只要对方识趣的不主动攻击他,他也懒得大耗法力和对方火拼,毕竟对方的天赋神通实在是神妙异常。

见韩立这般举动,银衫女子玉容一动,暗自也松了一口气。

而韩立这时已经用神念仔仔细细的扫视了石壁,结果眉头一皱。

他的神念一渗入石壁中,就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而回,这分明是某种强大禁制作用在墙壁上的样子,这可是让人最头疼的结果了。

韩立脸色一沉,突然抬手伸出一根手指,对准眼前石壁轻轻一刺,顿时指尖处青芒一闪,半尺长的寒芒一闪而现,刺进了石壁之中。

“嗤嗤”的破空声一响,寒芒却同样只伸进了小半,就被反弹而回的样子。

韩立不动声色的,手指随意四下一弹,顿时另有三道青色剑气击在其余三面青石壁上,结果是同样的效果。

韩立双目不禁一眯,凝望着石壁不语,隐隐有蓝芒在瞳孔深处一闪而过。

“哼!”银衫女子见到此幕,却冷笑一声。

突然她单手凭空在身前一挥,顿时一道白蒙蒙裂缝一闪不见,然后此女就一闪不见了,竟然施展空间神通,直接遁出了此石屋。

看到此幕,韩立犹若无闻,继续默默的注视着前面石壁半晌后,忽然身后的那只人形傀儡,蓦然单手一扬,一口黑色短刃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击在石壁中的某一处不起眼的地方,顿时“轰”的一声闷响。

前面青石壁竟然寸寸的碎裂开来,韩立眼前豁然一亮,竟然出现在了一座大厅似的所在,空荡荡的,银衫女子也不在其内。

但韩立稍一细看后,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目中闪过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在大厅对面赫然有一扇雕刻着奇怪符文的石门,十余丈宽,成正方形,上面闪着淡淡的白光,一看就是施展了什么禁制在上面了。

而就这么一扇石门,韩立却熟悉异常,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其来历,让其如遭重击一般,心中震惊万分。

深吸了一口气,韩立神色就恢复如初,却大步直奔石门而去。

二话不说的手中金光一闪,一口尺许长飞剑出现在了手中,略微一挥,一道金蒙蒙剑气飞斩而出。

“轰”的一声,那石门表面白芒一闪,却终究被剑气一斩而开,分成了两半,外面露出一条用青石铺成的十字路口。

韩立身形一晃,人就出现在了路口中心处,并急忙朝四周一扫,整个人顿时站在路口处一动不动了。

只见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青石通道,分别通向东西南北四个相同的方向,通道两旁则全都是一般无二的高大粗厚的石壁,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

“果然是这里,不会错的!”不知过了多久,韩立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惆怅的喃喃了一声。

这里赫然就是当年他得到虚天鼎的虚天殿内殿,那一座五层高的青石巨塔内。

他竟然从大晋的极北之地,一下传送到了在乱星海,从四周的青石通道看,只是不知他是身处巨塔的第几层。

“虚天殿,虚灵殿,两者竟然还真的是大有渊源!” 韩立又自语了一句,神色终于平静了下来。

以他现在的神通,即使身处乱星海也无碍的。只要他能够走出此殿,再将当日传送到乱星海的被自己毁掉的传送阵重新修好,就可以直接返回天南了。

心中如此一思量后,韩立目光四下一扫后,认定某条青石通道,身形顿时化为一道青虹飞射而去。

但仅仅飞出了一盏茶功夫后,韩立就发觉原本应在此塔中游荡的那些傀儡守卫,却一只都没有看到。

但他略一细思量也就明白了,现在距离下次虚天殿开启还早得很,这些傀儡十有八九是被虚天殿事先设置的禁制收了回去。

不光如此,韩立一路上也并未见到其它的禁制和机关阻挡,整个巨塔仿佛成了死物一般!

而昔日他闯入此塔时,可是禁制重重,陷阱遍地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