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传送之战

韩立一见此幕,脸色一动,随即背后雷鸣声大起,化为一张电弧消失不见了。

而另一边,被攻击的传送阵低空处绿芒一闪,一名浑身绿蒙蒙的女子浮现而出,正是那名黄泉鬼母。

眼见五道剑气和寒气攻来,此女阴森一笑,单手冲着剑气和寒气各自一掌拍出,轻飘飘的,仿佛轻若无物一般。

五道剑气在丈许远处,蓦然寸寸的碎裂溃散,随风化为了无形。

至于从头顶而来的寒气,则仿佛遭遇了什么无形之力的阻挡,一顿之下竟倒卷而回,让那头四翅蜈蚣好一阵的手忙脚乱。

就在这时,银光闪动之下,韩立身形浮现在了那座小些的传送阵内,并且毫不犹豫的一扬手,一道法诀击在了法阵的边缘上,接着另一只手飞快掐诀,几句低沉的咒语声出口。

几乎与此同时,身后人影一晃,那具人形傀儡紧贴韩立的身边浮现而出,手中红弓一闪,密密麻麻的火矢狂风暴雨般攻向银衫女子。

而远处正拼命攻击幼童的骷髅,却双目血芒一闪,丝毫征兆没有的化为五个鬼头,接着又在魔气翻滚下骤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五股灰白之气同时在韩立头顶之上冒出,再次化为五个车轮大的鬼头,它们竟被韩立强行用法诀收了回去。

此刻整个法阵开始白光闪动,竟被激发了起来。站在其中的韩立,却死死盯住了远处的银衫女子,脸上全是凝重之色。

这一切的发生,如同电光火石般迅速。

韩立的举动,显然让美妇和银衫女子都吃了一惊,大出预料之外。

美妇脸色大变之下,二话不说的身形一晃,就化为一道银虹激射而来,同时口中一声娇喝:“破坏掉法阵,不要放他走掉!”

虽然这话并没有指明是谁,但任谁也知道说的肯定是站在法阵中的韩立。

毕竟不管韩立是否真有什么问题,但真让他这么一走了之,小极宫宫主即使有黄泉鬼母相助,也绝没有能力同时对付两大妖兽的。

在法阵上面低空中漂浮的鬼母一听这话,一声低笑,冲着下面的法阵一张口,就要施展什么功法出来。

但就在这时,韩立突然手一抬,一件绿蒙蒙的木尺浮现在了手上,隐隐一朵银莲正徐徐绽开的样子,一片七色佛光顿时朝上面迎头卷去。

“佛门灵宝!”

一直漫不经心样子的黄泉鬼母口中一声尖叫,仿佛被踩了尾巴的野猫,身形就骤然化为一缕绿丝,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整个法阵白光大放。

美妇的遁光虽然够快,但到此明显也晚了一步。

韩立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喜色,但脸色又蓦然大变起来。

因为在众人的注视下,原本被火矢笼罩的银衫女子,竟然一下撕开了空间,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韩立心中一沉,当即身形在原地忽然滴溜溜一转,无数道金色剑气从身上迸射而出,让其刹那间仿佛变成了一只金色的刺猬。若是那只十级冰凤敢出现在法阵附近,绝对会被笼罩其下,只能先苦于应付这些剑气,根本无法阻挡韩立的传走。

但大大出乎韩立的预料,银衫女子并未出现在剑气笼罩之下,而是在二十余丈外的一个大数倍的法阵上空浮现。

此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浑身爆发出刺目白光,单手冲韩立虚空一抓。

韩立头顶处一阵空间扭动,一只半透明的巨大光晕诡异的浮现而出,并缓缓落下。

韩立脸色一沉,神念一动。

一道道金色剑气方向一变,全都朝空中斩去,让韩立头顶的一小片地方,瞬间变得金光刺目,破空声大起,纵横交错。

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所有的金色剑气斩在那透明圆晕上,却如同斩在幻影上一般,一闪而过,竟半点效果都没有的样子。

韩立心中大惊,正想再将手中八灵尺催动,看看能否阻止此物下落。

远处银衫女子脸色一白,虚空抓出的五指一下合拢,并往回徐徐一带,如同牵引万钧重物一般。

光晕在空中一闪消失,下一刻,却在韩立头顶咫尺处浮现,一下将整个传送阵全部笼罩在了其内。

韩立激灵一下,暗叫不好,尚未来得及反应时,只听到嗡鸣声一起,四周白光狂闪不已。

韩立一下在小传送阵中失去了踪影,随着消失的还有五子同心魔所化鬼头,以及那只人形傀儡。

整个传送阵一下变的空荡荡的,白光自然停了下来。

这等诡异的情形,让原本马上快到了跟前的小极宫宫主心中一惊,遁光在途中嘎然而止,惊疑的朝银衫女子望去,打算看清楚发生了何事再说。

只是这时的冰凤所化女子,那只伸出的玉手仍一寸寸的拉回,但双腮异常的嫣红,身上白光忽暗忽明的狂闪不定,明显一副吃力之极的模样。

见到此幕,美妇心中一动,不再犹豫了。

她手一扬,十几点银芒一闪即逝的射出,化为十几口锋利异常的银钉,直奔银衫女子扎去。

银衫女子心中大怒,但她现在施展的秘术实在非同小可,就算是她本身就具有空间神通的天赋,也应该是进阶化神境界后,才适合施展的。刚才是眼见韩立要传送而走,情急之下只是勉强一用而已。

如今眼见美妇攻来,她可无法同时兼顾应敌的,无奈之下只能五指一顿,猛然朝身下一甩。

“轰”的一声巨响!

下面大传送阵中,白光闪动,消失的光晕连带韩立、傀儡、五子同心魔纷纷在其中现形而出。众人一见,既惊且喜。但光晕一闪后,就溃散消失了。

韩立则身形晃了几晃,似乎还未从莫名的空间移动眩晕中恢复正常的样子。

银衫女子这时却已经放出一件蓝灿灿的锦袍,一下将那十几道银钉拦截了下来,然后想也不想的双袖朝着下边一抖,顿时密密麻麻的晶莹飞剑狂涌而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将下方的韩立全都罩进了刺目的剑光之下。

韩立却身形一稳,抬首一张口,一只古色古香的小鼎喷出了口外。

小鼎滴溜溜一转之后,从表面喷出了无数根纤细青丝,交织闪烁下,竟形成了一支巨大的光网,将自己护在了其内。五魔所化的鬼头口中怪叫不已,喷吐着灰白色魔气,就要破开白光扑向空中,而那只人形傀儡也身形一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远处失去了对手的幼童却将手中的万妖幡再次祭到了空中。此幡再次巨大化起来,并开始在妖气中不停的翻滚晃动,一只只乌黑的妖兽幻影,正从幡上幻化而出,纷纷要真正现形而出的样子。

不过韩立顾不得此事,他背后风雷翅已经一振,就要施展雷遁术马上遁回小传送阵去。

就算已经错失了传送的最佳良机,他也要将此法阵控制在自己手中,不会让其他人轻易毁去的。

但世事难料,就在韩立也以为自己不得不和二妖及美妇等小极宫修士再次纠缠下去的时候,异变突起!

原本喷出无数青色灵丝的虚天鼎,在韩立没有催动下突然间一阵剧晃,放出了刺目的青光,接着韩立一下失去了和此宝的心神联系。那原本用来抵挡空中剑光的青丝蓦然向下一落,就纷纷没入了韩立所处大传送阵中,一闪不见了踪影。

接着此大传送法阵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声,整个法阵泛起青色的灵光,并现出一层青色光幕,将韩立五子魔等全都罩在了其中。

“虚天鼎!”那名小极宫宫主一见此情形,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即舍弃了对银衫女子的攻击,冲着韩立所在的传送阵十指猛然狂弹,一副发疯般的失态样子。

十道刺目银虹刹那间激射而出!

正在传送阵上空的银衫女子,也愕然之极。虽然此妖不知此传送阵到底会将韩立传送到何处,但自然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韩立传送离开,当即想都不想的法诀一催。

顿时铺天盖地的晶莹剑光,密密麻麻的同样狂斩而下。

但那层笼罩住大传送阵的青色光幕,却不知是何种东西形成,无论是十道银虹击在上面,还是数以百计的晶莹剑光斩下,竟然让此光幕连波澜都没有起一下,仿佛坚不可摧的样子。

这一下美妇和银衫女子同时目瞪口呆。

其实不止他们,身处其中的韩立,慌忙用数口金色飞剑没能斩开青色光幕,同样傻了眼。

经过对寒骊上人元婴的搜魂,他没有记错的话,眼下身处的传送阵是从三座虚灵殿出现在小极宫后,就一直闲置不用的单向上古传送阵。

虽然不知道此法阵能通往何处,也不知如何才能激发起来,但既然是单向的,韩立自然绝不肯冒此风险的。万一再被传送到像鬼雾那种绝地中,那岂不是倒了大霉。

故而一见被困在传送阵中,他自然也拼命的要破除光幕而出。眼见飞剑失效后,韩立一咬牙,一团三色光芒浮现手中,一抖下化为一柄羽扇出来。

他竟打算用三焰扇来攻击此光幕。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