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空间神通

一声诧异的轻“咦”从对面寒焰中传来,但随即又出现了让人吃惊的一幕!

韩立上面数丈高虚空处,突然白光一闪,一道空间裂缝撕裂而开,一只半尺来长晶莹的尖嘴蓦然探出了大半截,对准韩立头颅一啄而下,快似闪电一般。

如此近距离出其不意的攻击,即使韩立反应过来后,想要施展雷遁术挪移开来,也肯定来不及的。

更何况他先前一直注意着对面的寒焰,更是丝毫防备没有。但是奇怪的是,眼见那尖嘴就要破开韩立身上的护体紫焰时,他却面色丝毫不变,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只银色拳头诡异的从虚空中出现,一下砸在了尖嘴之上。

银芒爆射下,尖嘴竟被硬生生砸偏了数尺去。

接着尖嘴一旁,灵光一闪,一道淡淡身影浮现而出,正将一只仿佛纯银的拳头从身前收回。

这正是那只人形傀儡。

原来韩立方一和冰凤交手,就给此傀儡下了护住自己的吩咐,现在正好及时挡下此危险的一击。

一击不中,那尖嘴一晃就凭空不见了。对面的白色寒焰却在此时突然间向后一缩,凭空露出了那只十级冰凤的身影。

这时妖禽身形只有两三丈大而已,比原先缩小了数倍有余。

它低首看了看一对被青丝困束的利爪,从鼻中传来一声冷哼,两爪蓦然一动,忽然变大了数倍,想要从里面挣脱而出的样子。

但青丝表面青光接连闪动,随之一涨一缩下竟然纹丝不动。

这一下,冰凤双目中闪过一丝讶色,但马上一张口,两道刺目白芒喷射而出,围着自己双爪一绕。

青丝就在白芒闪动中,如同枯草一般的被纷纷斩断。

白芒这才一顿的显出了原形!

竟是两口乳白色小剑,通体散发着淡淡寒光。

“万年玄玉!”

韩立一眼认出了这两口飞剑所用的材料,同时眉头一皱。

这些青色灵丝,是从他袖中虚天鼎表面的霞光幻化而成的。看来即使是通天灵宝,仅凭此皮毛威能,还是拿一只十级妖兽无可奈何的。

不过,他可没有真和眼前对手大战一场的打算。他只要能冲过百余丈距离,进入那两座小型传送阵中的任意一座,就可离开此地了。

韩立心中如此想道,眼见冰凤双翅一动,又想发起下一轮攻击的模样,脸色一沉,身上紫焰一敛,身形却一模糊下也以一化三起来。

三道一模一样的幻影一闪浮现,每一个都通体青蒙蒙的,根本看不出真假出来。

对面冰凤一惊,双翅上的白芒顿时一顿。

而就在这时,三道幻影骤然间化为三道青虹朝不同方向飞遁而走。遁速之快,刹那间就都出现在了十余丈外的地方。

而另一边,正和数百口晶莹飞剑争斗不休的金色飞剑和火鸦,也呼啸一声的全部激射撤走,目标也是大殿一角的那个传送平台。

冰凤一愣,但随即大怒起来,口中传出一声尖鸣,周身白光一闪,躯体就急剧缩小起来,转眼间化为一名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

一身银色宫装,貌若天仙!

此女一化形完毕,立即一拍腰间某只灵兽袋,顿时袋中嘶鸣声响,从里面激射而出两团白光出来,一个盘旋后,两股冷冽刺骨的寒风中各现出一条背生四翅的洁白蜈蚣出来,丈许来长,狰狞凶恶导常。

这竟然也是两条六翼霜蚣,而且已经进化到了四翅阶段的样子。

韩立一回首,正好望见了此幕,心中自然吓了一大跳。

但尚未等他心念转动,想采取什么对策时,那两条四翅蜈蚣就四翅同时一展,发出一声破空声后,竟骤然间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却突然出现在了韩立真身和另一条幻影跟前,一张口,白蒙蒙寒气就迎头喷下。

韩立自然不会老实呆在原地被这些寒气喷中,当即遁光一晃,就轻易避开了此击,但另一只幻影却只是木然的向原方向飞遁,结果被那寒气一扑之下,就有如气泡般的化为了乌有。

悬浮在原地的银衫女子一见此幕,面无表情的单手往身前一划,顿时“兹啦”一声轻响,一道白蒙蒙的裂缝浮现而出,此女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撕开了空间的样子。

接着她身形一晃,人就遁进了虚空中,裂缝也随之一闪不见了。

遁光在韩立全力催促之下,已轻一闪即逝的到了高台上空,在避过紧随其后不放的四翅娱松的又一次寒气喷吐后,就马上落下遁光去。

但就在此刻,韩立身旁不远处白光一闪,那银衫女子诡异的浮现而出,接着身形一晃,人就出现在了高台之上,一扬嫀首,一对明眸冰寒似雪的盯向了高空。

韩立心中一沉,却也不敢现在就强行遁入传送阵中。

否则对方在外边随意一下攻击,还不知会对传送造成何等影响呢!

“我并非小极宫修士,也和妖族无冤无仇,你真想和韩某不死不休?”韩立盯着银衫女子,面沉似水,声音不善起来。

“哼!我管你是什么人!只要继承了当年冰魄仙子的乾蓝冰焰,就是我们冰凤一族的大敌,别想轻易从本宫面前轻易溜走!”银衫女子玉面上罩上一层浓浓的煞气,清冷异常的说道,竟一丝退让之意都没有。

“好大的口气!你真以为身具空间神通就能拦住我了?也罢,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韩某也不用留手了,好好领教一下你这位冰海之主的神通!”韩立一听这话,怒极反笑起来。

他伸手一招,那些同样激射而来的金剑、火鸦立刻围着韩立一阵盘旋围绕起来,阵阵剑气和赤红火焰发出阵阵的轰鸣声,声势惊人之极。

同时韩立一旁银光闪动,人形傀儡木然的现形而出。

他又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一只乌黑小瓶滴溜溜的飞射而出,数道法诀打在了瓶上。

顿时小瓶一颤下,五股灰白之气喷出瓶口,五具骨架在白气中微微颤颤的现形而出,目中一团团绿火闪动不已。五魔口中发出一阵呜呜的怪鸣声,头颅全都阴森的盯向对面的冰凤,一个个嗜血之极的样予。

“五子同心魔!”冰凤神色一呆,随即目光再往一旁的人形傀儡身上一扫后,脸上凝重之色更甚。

“机关傀儡?人界什么时候又有能力炼制这种等阶的傀儡了?看来一对一的和你争斗,我即使将另外两具化身招回来,有此傀儡和五魔相助,想灭杀你也不太可能的。不过将你暂时强留在此地,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你若不怕传送时出错,尽管下来一试就是!”此女竟然这般缓缓的说道。

“召回化身?你的化身没有你亲自主持,能勉强自保就算不错了。我就不信你一人能在五魔和傀儡联手下,能坚持多久!”韩立虽然没回首一下,但神念一扫就清楚感应到了大殿中心处的情形。

那两头冰凤化身明显不敌小极宫三人,此刻大处在了下风。

要不是两具化身同样可以催使极寒之焰,恐怕早就被灭了,但就这样,现在也岌岌可危了。那名美妇甚至有暇,朝韩立这边不停的张望,脸上惊疑之色隐现不定,但却丝毫没有过来帮助韩立这位大援一手的意思。

看来这位小极宫宫主巴不得韩立以一人之力和冰凤的正体火拼一场,她们则可轻松的先灭杀两只化身再说。

韩立心中倒没有什么恼怒之意,换作他遇到这种情形,多半也会如此做的。

而那只银衫女子听到韩立此言,却只是冷笑不已,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意思。

韩立叹了一口气,终于熄了最后一丝用言语打动对方的念头。当即两手一掐诀,就要同时催使五魔和傀儡一齐攻向这只冰凤。只有重创或者干脆灭杀了此女, 他才可高枕无忧的传送离去。

可就在这时,对面女子的美目中突然闪过奇怪的神色,似乎一丝诡异,又有一丝神色一松的模样。

韩立一惊,心念急转下,尚未明白对方为何会露出这种诡异的表情时,蓦然空中一暗,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阴森的传来。

“小辈,你再给老夫进来吧!”

此话方落,韩立附近灵气一变,随即泛起一层层灰光,同时景色一阵模糊。

韩立心中大惊,不及多想下袖袍一抖。

顿时那张破界符激射而出,黄光一闪后四周景色一凝,竟又恢复了正常。而就在片刻耽搁下,韩立身边的金色剑光和密密麻麻的火鸦就立刻四下飞射出去。

轰隆隆之声大响,那些灰光刹那间被击的溃散消失。

韩立一抬首,这才看见数十丈高空处那杆百余丈之巨的万妖幡,竟不知何时的出现在了头顶处,正从上而下的洒下片片的灰色霞光,冲其迎头罩下。

幸亏当日破除万妖幅禁制时,并没有消耗破界符全部威能,否则这次还要难逃一劫的。

但就是这样,他的脸色还是变得难看异常!

此时再想从此轻易脱身而走,恐怕千难万难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