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再遇妖兽

韩立带着傀儡和火鸦从缝隙中飞射而出,一闪即逝后,人就出现在了虚灵殿中的祭坛之上。

他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招,乾蓝鼎从后面紧接着飞出,迅速缩小的射入了其袖口中,被收了起来。

再一阵轰鸣声传出,玄玉洞重新合上了裂缝。

韩立目光朝附近一扫。

四下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完全保持着进入玄玉洞时的样子。

他轻松了一口气,但望向祭坛前面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高大冰柱时,眉头还是一皱。

这个冰魄寒烈阵可是有些棘手的!

虽然他自认阵中的寒气对他造不成多大威胁,但破除此阵并不是一件轻易之事。毕竟此法阵可不是什么临时禁制,而是货真价实的上古奇阵,威力可没有丝毫打折的。

况且韩立更加担心的还不光是此阵,而是这虚灵殿的大门如何开启。

当初进来之时,那寒骊上人口口声声说从里向外打开此门是轻而易举之事,但是他不用想也肯定此言十有八九有虚假之处。即使从里面开启的确简单些,估计也有特殊的法诀才对。

想到这里,他没有马上去触动冰魄寒烈阵,而是往储物袋上一拍,顿时一叠闪动着各色灵光的阵旗出现在了手中,并马上向下一甩。

七八道颜色各异的光芒一闪即逝的不见了,纷纷没入了祭坛上的某一空旷之处。而那里,随之一团白蒙蒙的雾气浮现而出,足足弥漫了十余丈之广。

他见到此幕,一翻手掌,那个装着寒骊上人元婴的禁瓶法器浮现在手中。

在考虑下一步举动之前,他打算先用搜魂之法,仔细搜一下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的元神,好对虚灵殿的事情多了解一二,以免中了什么陷阱而不自知。当然顺便有关太阳精火的消息,自然同样不能放过的。

韩立单手托起此瓶,悠悠的飘落而下了。

眨眼间,人没入雾气中而不见了踪影。

整个虚灵殿变得静悄悄起来,只能看到法阵中的雾气轻轻翻滚着。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后,突然法阵中白气一阵激烈的晃动,接着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稀薄起来。

当大半雾气被扫荡一空,中间重新现出了韩立的身影。

就见韩立面露沉吟的盘膝在地上,双眉紧锁,似乎有什么犹豫之事而难以解决,而那装着寒骊上人元婴的玉瓶就摆在其身旁,空空如也的敞着瓶口,但元婴却踪影全无的样子。

“没想到太阳精火竟然会在那种地方,看来未进阶到元婴后期,还真不能贸然去寻找此火了。倒是这虚灵殿入口有三条,但出口竟然只有主殿一处,看来这位寒骊上人一开始就没打算放我离开这里了。若不先搜魂,恐怕还真要吃一个大亏的。”终于韩立眉头一松,喃喃的自语了一句。

随即他站起身来,一片青霞飞卷而出,将四周阵旗和那个空瓶全部都收了起来。

然后两手一掐诀,化为一道青虹向一侧的某个偏门遁去。

灵光一敛,韩立身形在偏门前停了下来,望了望门上贴着的几张明显陈旧异常的封印符箓,转首瞅了一眼站在肩头上的太阴火鸦,神念为之一动。

太阴真火幻化的此灵物,口中一声低鸣,蓦然两翅一扇,各有一道赤红之焰击出。

“噗噗”两声,那些符箓方一接触赤焰,汹汹烧起,同时泛起了各色灵光来。

但这些灵光只是微微一闪,就瞬间黯淡下来,最后变得普通之极。

而转眼间所有符箓,又都被一层晶冰覆盖住了。

韩立微微一笑,手指一弹,数道金光激射而出。

“砰”“砰”几声脆响传来。

符箓连同其表面的晶冰寸寸碎裂开来,化为了乌有。

韩立摸了摸下巴,袖袍随意的一拂,顿时一股劲风冲向石门,偏门“嘎嘣”一下,就缓缓打开了。

韩立毫不迟疑,大步走了进去,人形傀儡如影随形的紧随其后。

通过这个不起眼的石门,里面赫然是一个百余丈宽广的院子。

中间一条蜿蜒曲折的白石小路,两旁则是一些大小不一的怪兽雕像,通体晶莹雪白,竟似是用玄冰雕刻而成,个个栩栩如生,形态逼真。

韩立在这些冰雕上一扫,目中异光一闪,就不在意的踏上了小路,向尽头处的院门悠悠走去。

开始时一切都正常,但当他走到了小路正中间一段时,忽然两旁数十只冰雕,全都双目一红的活了过来,纷纷张牙舞爪,口喷寒气向韩立恶狠狠的扑来。

韩力似乎早有预料,脸色不惊的手掌一翻,一件火红的小鼎浮现而出。

他单手冲此鼎一点,再从容的一掐诀。

火鼎顿时发出嗡鸣之声,随即鼎盖自行飞射而起,随后“轰”的一声巨响,从鼎中窜出十余丈的一道火柱出来。

整个空间一下变得炙热难当,那些扑过来的冰兽行动一凝,变得有些畏缩不前起来。

这些冰兽行动迟缓,韩立却动作丝毫不停,法诀一催之下,高大火柱呼啸的为之一散。

上百只拳头大的火鸦从火焰中幻化而出,然后带起一片片的火云,向那些冰兽一扑而去。

刹那间,附近的温度一下又高升了倍许,整座院落都被赤红火海所笼罩。

这些冰兽纵然是玄冰之体,但这些火鸦更是不知经过多少年锤炼,才自行在火鼎中形成的火焰之精,所过之处,这些冰兽纵然口吐寒气的拼命抵挡,但仍然渐渐的被一团团的火焰溶化分解。

片刻功夫,院子中的所有冰兽就荡然一空了。

韩立满意的点点头,用手指冲火鼎轻飘飘虚空一弹。

“当”的一轻声后,所有火鸦往高空的一个盘旋,就纷纷乖乖听话的往鼎中飞射而回。

鼎盖再次落下后,火鼎恢复了平静。

而几乎与此同时,院子中的火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幻觉而已。

一直站在韩立肩头的火鸦,刚才看到那些和自己类似的同类,却没有什么好奇之色,只是自顾自的梳理着羽毛,似乎对那些同类不屑一顾一般。

韩立将火鼎一收,身影就消失在了院门之后。

不久后,他出现在一间不大的大厅中。

而在这看似简陋的大厅中间,一个不大的小型传送阵静静的呆在这里。

韩立并没有露出惊异神情,似乎早知道此地有这么一个传送阵。他双手一背,似乎就打算走过去仔细观察此法阵。

但就在这时,忽然间眼前法阵白色光晕闪动,竟然似乎被激发起来,有什么东西要传送过来的样子。

“咦!”韩立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但以他如今的神通,就算是小极宫的另外一名后期修士,那位小极宫宫主亲自传送过来,也不会畏惧什么的。当即足下停下后,反而不动声色的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传送阵。

为了以防万一,身后的人形傀儡也刹那间在原地凭空消失了,隐匿起行迹来。

眼前的传送阵不大,一次顶多传送两三人的样子,结果白光大放下,三个身材苗条的人影从里面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

韩立双眼一眯!

竟是三名身穿小极宫服饰的年轻女子,都是筑基期左右的修为。当中的一名看起来年纪最大的女子,甚至都已经到了假丹的境界。

但这三名女修神色惊慌,同时身上衣衫不整,其中一名女子肩头上还血迹斑斑负伤不轻,明显是刚经过一场大战的样子。

“你是谁?啊,是韩前辈!”这三名女子一见法阵前蓦然站着一名没有身穿小极宫服饰的男子,立刻吓了一大跳。其中两名完好的女子,还马上各自祭出一口晶莹的飞剑出来。

但当中那名受伤的体态有些娇小的女子,稍一仔细打量下韩立后,却惊喜的叫道。

韩立闻言一怔,再重新打量下这名认得自己的小极宫女弟子,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在贵宾楼专门侍奉自己一段时日的那名华姓侍女。

“原来是你!出了什么事情?”韩立神色不变,淡淡的问道。

另外两名女子虽然不知道眼前的“韩前辈”是何人,但是既然自己的师妹认得此人,口气也不像是敌人的样子,自然神色一松,再用神念一扫韩立的修为后,二女顿时又惊又喜起来。

但是未等二女上前施礼,后面的传送阵再次白光闪动起来,随即一股腥气伴随着散发而出,一个高大的兽影一下在法阵中浮现而出,竟是一只生有双角,长有马脸,却双足直立的不知名妖兽,单手还持着一杆淡绿色钢叉,背后留着长长的黑色鬃毛。

“前辈小心,这些是进攻本宫的妖物!刚才就是它在追杀我们。”三名女子自然大惊的急忙后退,华姓女子更是急忙提醒的冲韩立说道。

这名妖兽一下从阵法中现形而出,一见三女当即目露狞笑,一挥钢叉就要从法阵中冲出的样子。

但就在此时,忽然此兽背后红芒一闪,一声巨大爆裂声传来,随后一个青影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妖兽一声凄厉的惨叫发出,其胸口处蓦然多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四周都被烧焦一片的样子。

此妖兽身躯晃了几晃,手中钢叉撒手抛下,高大身影就此倒在了法阵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