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沉水与玄玉

韩立并没有马上收取这两团寒焰,而是歪了下头颅,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突然他目中奇光一闪,往身后在五子魔身上一扫,又看了看下方的两团寒焰一眼,整个人蓦然想通了什么事情,竟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震得整个洞窟都嗡嗡回响不停。

“很好!看来这次还真是不虚此行!”韩立笑声一收,却喃喃自语了一声。

他两手朝下方虚空一招,两团寒焰被一股无形之力凭空吸气,转眼间就到了其身前。

在雷鸣声中,韩立放出了无数道纤细金弧,将两团寒焰同样禁锢成金色丝球,用玄冰盒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又袖袍一抖,放出那只黑色玉瓶出来,口中咒语声一起,要将五子同心魔重新禁锢到玉瓶中。

五魔似乎知道韩立的打算,有些磨磨蹭蹭,一副不愿再回瓶中的样子。

韩立脸色一沉,口中一声厉喝,伸手一点,五魔身上的罡银环顿时一颤,泛起青色灵光来。

五魔已经吃过不止一次这些圆环的大亏,一见此景顿时不敢再违抗韩立的命令,马上发出呜呜之声,转眼化为五股灰白之气射入了瓶中。

韩立这才袖袍一卷,将小瓶收回,小心的收了起来。

至于身旁的人形傀儡,韩立倒没有收起的意思,反而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块翠绿的高阶灵石,往傀儡身上一拍,就将另一块快耗尽的灵石替换了出来。

而傀儡只要不是处于全力应敌情况下,对灵石的消耗是微乎其微的。

他身形一动,人轻飘飘的落了下来,站到了乱石堆中的一块大石前。此石表面裸露出一些较大颗粒的万年玄玉,闪动着淡淡白光。

韩立眉梢一挑,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拂,手掌中就多出一个细颈长瓶出来。

伸手冲此瓶一点,瓶口盖子自行飞出,然后略一倾斜,顿时从瓶口倒出一大团漆黑如墨的液体,散发着阵阵灰气,竟和白梦馨用来取出万年玄玉的阴灵水一般无二。

这些液体,正是韩立误入鬼雾阴冥之地后,带出的那些“沉水”.当初觉得此水有些奇特,用一些容器带出不少的。

后来空闲时,他特意研究过此水,只是发觉它们虽然粘稠阴寒,但除了让法器临时附加一些阴火外,并未发现其它的特殊效用,也就一直搁置在储物袋中了。

如今下到玄玉洞中,目睹白梦馨取万年玄玉的经过,他才愕然发现,这所谓“阴灵水”赫然和这些“沉水”一模一样。

当着寒骊上人等人的面,他虽然没有贸然用神念确定两者的真正异同,但也怦然心动,有多半的把握,相信两者应该是同一种东西的。

毕竟那“沉水”的名字,只不过是误入阴冥之地的那些修士自己取的而已,而且两者又都是阴寒液体,看起来也如此的相似。

现在整个玄玉洞只剩下他一人,自然要尝试一下了。

韩立冲着这团黑色的液体一点后,此整团液体一晃,缓缓飞到了石头上空,然后微微一颤,从中落下一小滴来,眨眼间没入下方的白光中。

果然一切都和当初白梦馨取玉时情形无二,黑色液体在玄玉上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同时蒙上了一层灰气来。

韩立心中一喜,冲着玄玉手指一弹,顿时一颗豆粒大小的青色光弹射出,击在了玄玉上。

“砰”的一声轻响,玄玉微微一晃,自行从石头上脱落而下,被他吸到手中。

他凝神望了几眼手中玄玉,再一扫整个洞窟中所有泛起白光的矿脉,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来。

虽然凭他带的“沉水”数量,要想把整个洞窟都搬空,自然不可能,但将所有半裸露在外的玄玉,带走个七七八八,却绝对不成问题。

心中如此想到,韩立当即再向储物袋上一拍,另一个差不多形状的长颈瓶,出现在了手中,随手扔给了身旁的人形傀儡。

傀儡默不作声的接下了玉瓶,身形连晃了几下,就出现在了洞窟的另一处,一手托着瓶子驱使“沉水”,一手则抓着一个储物袋,开始摘取玄玉来。

韩立这边,也在做相同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数个时辰后,充斥着整个洞窟的玄玉寒气,不知不觉稀薄了许多。而原本遍布整个洞窟的白色光点,早已变得七零八落,一下少了三分之二还多。

当韩立将最后一滴沉水滴在某块玄玉上,将此玄玉收进储物袋中后,长出了一口气。但四下打量了一眼,脸上又闪过一丝可惜之色。

若是他当初知道,这些“沉水”竟然有此特殊效用的话,肯定不会只带着这些阴灵水出来的。

不过即使如此,他已经收集的万年玄玉数量,实在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数量。经他取下的大小不一的万年玄玉,足有上千块之多。可惜有些块头较大的玄玉,需要滴入的阴灵水并不是一滴就可以的。否则他可以取下的数量,还不止这些。

他正暗自想着,那边的人形傀儡忽然身形一晃,直接向他飘来,然后一抬手,将那个变得鼓鼓囊囊的储物袋直接抛了过来。

韩立伸手接过此物,用神念随意朝里面扫了一眼。

里面果然也是千余块的样子。

如此一来,这般多的玄玉,已经让韩离开始思量,除了用来加入七十二口飞剑,还可以用它们炼制些什么奇宝,或者加入其它一些已有的宝物中,来增加一些宝物的威力。

不过即使韩立这般做,也不可能将如此多玄玉全都用完,剩下的大部分玄玉,他还是需要借助这些玄玉的寒气,来精炼提纯一下自己的极寒之焰。

毕竟有这些玄玉寒气辅助,精炼寒焰应该可以事半功倍的。

韩立对这些事情没有细想,只是在脑中一转,就先抛到了脑后。

他将储物袋收好,再次抬手看向高空中太阴真火所化的火鸦。

此刻,这只火鸦形体足足比先前大了五六倍有余,已经有头颅般大小了。而那个麒麟幻影却早已不成形态,只剩下包裹火鸦的薄薄一层白气而已。那枚玄玉牌更被火鸦衔到口中,正在一抛一抛的戏耍个不停。

韩立见此一怔,随即露出一分哭笑不得之色,急忙抬手冲空中一招。

顿时那块玄玉牌脱离火鸦之口,直奔他飞射而来,落到了他手中。

没有玄玉牌的支持,剩下的白气瞬间一散,大有溃灭消失之意、火鸦见此,口中立刻一声低鸣,双翅一展下“噗嗤”一声,整个身躯化为一团赤红火焰,冲着残余白气一滚,就将所剩不多的白气都席卷入内,接着统统收入了体内。

做完这一切后,此火焰再次化为火鸦形态,有些兴奋的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徐徐落在了韩立肩头之上,并歪着头颅,用尖嘴整理了下身上变得更加艳红几分的火羽。

韩立扭首望着火鸦,脸上现出一丝讶色。

这太阴真火可比以前灵性大增了许多。

他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玄玉牌,似乎想到了什么,另一只手虚空一抓,顿时一缕玄玉寒气落到了手中,被一团紫罗极火轻轻包裹着。

韩立目中蓝芒闪动下,清楚的看到,紫焰中寒光再也不是原先看到的丝丝实体形态,而变得松散异常,已和普通的寒气没有什么区别了。

韩立有些恍然了,打量一下手中的玄玉牌,最后啧啧称奇两声,将此宝收进了储物袋中。

当他将整个玄玉洞再搜索了一遍,确定再也没有什么收获后,就带着人形傀儡和火鸦,化为一道青虹向入口处遁去。

入口自然是一副被封闭的严严实实的样子。

韩立看着入口处闪动着的各色神秘符文,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拂,顿时一只乾蓝小鼎从袖中飞射而出,滴溜溜一阵旋转下就悬浮在身前不动起来。

若是换做其他修士,还真的无法驱使此鼎。毕竟这乾蓝鼎一看就是必须修炼过乾蓝冰焰之人,才可驱使动的,这大概也是当初寒骊上人放心将其中一只交给僧人的原因。

不过这对韩立来说,却根本不成问题。他淡淡的望了一眼此鼎,两手一掐诀,身上一直浮现的紫罗极火蓦然一抖,就开始颜色大变起来。

转眼间,他身上的一层紫焰就化为淡蓝之色,彻底转化成了乾蓝冰焰形态。

闪动着蓝光的手,冲眼前的小鼎轻轻一点,顿时一缕蓝焰仿若灵蛇一般的飞出,正好击在了鼎上。

顿时乾蓝鼎一颤,发出了嗡鸣之声,从鼎中也冒出无数股蓝色火焰,通体蓝光大放之下,此鼎就开始体形狂涨起来。

韩立两手掐诀,缓缓催动着此鼎。当此鼎涨到三四丈之巨时,韩立法诀一变,口中同时发出一声低喝来。

顿时巨鼎“轰”的一声,径直向空中射去,竟仿佛要直接撞开入口一般。

但韩立脸上丝毫异色没有。

果然当此鼎离入口只有三四丈距离时,蓦然入口处的神秘符文通体闪动起来,五颜六色的灵光同时从入口处发出。接着这些符文仿佛被巨鼎吸引一般,化为无数流光直接没入了包裹巨鼎的蓝焰中。

“轰隆隆”之声大响,入口缓缓裂开了一条数丈长的缝隙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