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禁婴

这位小极宫大长老也真算了得,不知修炼了什么炼体之术,转眼间魔髓飞刀一闪就没入其天灵盖时,脖颈却不可思议的向一侧骤然一拗,如同妖物般的拉长了尺许,实在诡异无比。

黑光一闪,飞刀就将寒骊上人小半脖颈连同其下身躯,一起切削了开来,一颗头颅骨碌碌的滚落而下。

原本凝聚身上的金色战甲,以及远处的那只蓝色冰蛟,刹那间溃散消失。

韩立见到此幕,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出来,但这丝笑意刚在嘴边现出,就蓦然冻结起来。

因为那颗滚落而下的头颅,突然间冒出一股金霞出来,将头颅一裹,一个盘旋后,竟向头顶的麒麟幻影激射而去。

见到这种诡异情形,韩立自然一惊,但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对方元婴竟然藏在了头颅之内。

他脸色一沉,浮现出一层青蒙蒙莹光,口中吐出一个“破”字。

声音不大,但那颗头颅听入其中,却觉神识彷佛被尖锥狠扎一下,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传来,头颅口中顿时发出一声凌厉尖叫,耳鼻中同时有血痕闪动。

没有了躯体的支持,元气大伤的寒骊上人,面对韩立失神刺的全力一击,竟不堪至此。

头颅在空中一晃,包裹的蓝焰晃动不已。

就在这时,那柄黑色短刃再次一闪,出现在了寒骊上人头颅之上。

在头颅满面惊恐的神情中,短刃诡异的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了头颅的另一侧。

一道纤细血痕从头颅面孔中间浮现,并且越来越粗。

几乎与此同时,雷鸣声一起,韩立在一道银弧中诡异的浮现在了头颅旁数丈远处,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搓,再同时一扬。

霹雳声大起,一张巨大电网迎头罩下。

头颅从中间一分为二,一团蓝光包裹着寒骊上人元婴从里面激射而出。

此元婴一张小口,一柄蓝汪汪飞剑喷出了口外。

飞剑迎风狂涨,转眼间化为丈许大小,毫不客气的对准金网一斩而去。

巨剑尚未真的斩下,剑上惊人灵压就先将金网激荡得乱晃不已。

韩立脸色微变,心念一动间,手中喷射的金弧又粗大了几分。

“轰”的一声巨响后,蓝芒金光撞击到了一起。

那口蓝色巨剑果然威力非同小可,竟几下狂斩后,硬生生的将金网撕开了一个口子。

虽然只有尺许大小,但对后面紧随而来的元婴来说,却是绰绰有余。

当即元婴两手一掐诀,身形在原地“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在金网外十余丈的地方,蓝光一闪,此元婴再次现形而出。他竟然施展了瞬移术,刹那间就逃离了出来。

元婴现出一丝劫后余生的表情,挥动白嫩嫩的小手冲身后的巨剑一招。

蓝色飞剑骤然间体形缩小,就想从空隙中随之飞遁而出。

韩立目中厉色一闪,冷哼一声,两手一掐诀,附近金网上霹雳声大起,同时一缩,方才出现的缺口眨眼间就消弭不见,同时无数金弧朝蓝色飞剑包裹而去,一层接一层,密密麻麻。

那口飞剑纵然经过了寒骊上人培炼多年,威能远超一般法宝,但是在如此多金弧一触下发出的爆裂声中,也摇摇欲坠,灵光忽暗忽明,最终被金光彻底掩盖在了其中。

而韩立又单手一晃,虚天鼎浮在身前现形而出,反手一弹下,一股青丝从鼎上射出,朝十余丈外的寒骊上人元婴席卷而去。

正极力想收回本命法宝的寒骊上人见此,心中大惊,匆匆不舍的朝飞剑看了一眼,只能一咬牙,周身蓝芒一闪,再次消失不见。

下一刻,元婴却出现在了另一边的乾蓝小鼎旁。他这一次,略微犹豫的再次转首望去,目光却落在了原来所在之处的那团麒麟幻影之上。

虽然其法诀被强行打断,自己也被毁掉了肉身,但那枚深陷麒麟中的玄玉牌,仍然灵光闪动,并未有丝毫影响。

但此刻,一道淡淡青影却飘荡在麒麟幻影旁边,用冷冷的目光盯着元婴,一丝感情都不带的样子。

寒骊上人和其目光一对,激灵打了个冷战,心中就此一沉,将最后一丝侥幸之念,也彻底泯灭了。

“滋溜”一声,元婴不再犹豫的合身往鼎上一扑,就此没入鼎中不见了踪影。

而随后小鼎发出一声怪鸣,突然自行腾空而起,随之连闪几下,就出现在了通往洞口的通道处。

而那蓬青丝,根本无法追击上接连瞬移数次的元婴,在途中就溃散消失了。

韩立已将那口飞剑用避邪神雷困在了其中,望了望远去的元婴,嘴角微微一动,背后雷鸣声一起,就化为一道银弧,直奔元婴追去。

寒骊上人自不会呆在原地静等韩立追来,驱使此鼎化为一团蓝光往高空射去。同样两次瞬移后,就快接近了入口,而韩立却还在其身后七八十丈远的样子。

这位小极宫大长老心中一松,正想再一次瞬移后,就直接驱使乾蓝鼎将入口打开时,附近的一处玄玉矿上忽然飞出几缕寒光,直往鼎上卷来。

寒骊上人对这些玄玉寒气不以为然,小鼎上蓝焰微微一涨,就想将这些寒光击退开来。

但是就在这时,惊变突起!

这几缕玄玉寒气眨眼间颜色大变,由白蒙蒙寒光瞬间化为赤红火焰,和那鼎上的乾蓝冰焰方一接触,竟然一下融入蓝焰之中,根本无视此冰焰的样子。随后再一闪,则迅雷不及掩耳的没入了小鼎中。

乾蓝鼎一震,随之传出寒骊上人惊怒异常的大吼,蓝赤两种诡异的光焰骤然间在鼎上浮现而出,随即又交织在一起,发出轰隆隆的爆裂之声。

此鼎灵光大放,在晃动中狂涨起来,转眼间化为数尺大小。

蓝赤两色光焰在鼎上蓦然一分为二,各占据了此鼎的一半。

蓝色光焰中,现出了寒骊上人的元婴。

它又惊又怒的向对面望去。

在赤焰中,一只拳头大小的火鸦赫然浮现其中,口中发出几声低鸣,竟然一副悠然的样子。

在这种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候,寒骊上人自然不可能继续僵持下去,元婴口中一声厉啸,随即蓝色光焰向对面狠狠扑去。

而那火鸦也毫不在意的单翅一挥,周身赤焰随之席卷而去。

两者之间光芒大放,轰鸣声大起,好不激烈。

而那只火鸦,正是那缕太阴真火所化。

此缕真火已经初步通灵,竟不知何时被韩立从法阵中唤出,悄然的埋伏在洞口处,并依仗这几日吞噬的玄玉寒气作掩护,出其不意的幻化偷袭,果然一下得手了。

虽然因为太阴真火本身数量稀少,无法立刻将此鼎控制住,但是那寒骊上人元婴同样无法拿太阴真火如何,无法再顺利驱使此鼎逃之夭夭了。

而就在这时,下方的韩立不惜法力的雷遁几次后,到了小鼎的附近。

蓝焰中的元婴见一时无法夺回乾蓝鼎,脸上刹那间现出了惊惶之色。

忽然一团蓝光从鼎上激射而出,向高空飞遁而逃。这元婴竟放弃了此鼎的争夺,只身夺路而逃。

韩立见此,面上异色一闪,但又随即毫不犹豫的单手一扬,一根碧绿色小尺浮现在了手中。

韩立口中几声低低的咒语出口,同时手中七色佛光闪动,那根碧绿小尺顿时绿光大放,略一颤抖下,就一下从手中消失。但下一刻,蓦然出现在了寒骊上人元婴的上空。

那元婴见此大惊,小手掐诀,就要马上再次瞬移逃开。

但是头顶的绿尺微微一颤下,就从尺上浮现出一朵碗口大小的银色莲花,此莲倒转之下,方一转动,梵音佛唱之声袅袅传出,同时从莲花中喷出一片七色光幕。

寒骊上人只觉佛光方一及体,顿时真元一凝,元婴动弹不灵起来。元婴小脸,当即面色灰白起来。

银色电弧在上空闪动,韩立身形从虚空中浮现而出,朝下冷冷望去。

这件绿尺自然就是韩立当日得到的八灵尺灵宝。

虽然同样只修炼成了第一层的通宝诀,但是威能却着实惊人,单以攻敌斗法而言,似乎威力还在虚天鼎之上。

当然现在能如此制住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自然大半是因为对方只剩元婴之体,前番又因为想要驱使玄玉洞中寒气而施展了某种厉害异常的秘术,让其法力元气早已消耗了大半。

否则元婴后期修士元婴,已经凝形稳固异常,不可能如此轻易得手的。

虽然用八灵尺出其不意的制住了对方元婴,韩立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当即单手一抬,五指一张。

指尖处同时有金光闪动,在低沉的雷鸣声中,五道金弧激射而出,化为五道拇指粗细的金色小蛇,一口咬住了佛光中的元婴,然后一个盘旋后又化为几根金索,一下就将此元婴捆缚在了原地。

韩立手中动作不停,袖袍一拂后,又有数张禁制符箓飞出,随即各色禁制灵光在元婴躯体上闪动起来。

接着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手掌一翻转后,十几根银针出现在了手心中。

丝丝银芒一闪即逝,这些银针法器一下没入元婴身体各处要害。

寒骊上人元婴躯体骤然一阵抽搐,随即目中神光骤然一黯下来。

见到此幕,韩立才真正放心下来,拍拍双手后,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