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洞下激战

此女神念一乱,原本和韩立飞剑相持不下的众飞剑,马上灵光一暗,威能为之大降。

见到此景,韩立心中剑诀一催,十几口青竹蜂云剑同时金光大盛,围着此刻迟缓的众冰剑一绕。

“咔嚓”之声大起,十几口冰剑中竟然有小半,都被金色飞剑一斩两截。

剩下的几口冰剑,也刹那间灵光暗淡,哀鸣声不断,似乎受损不轻的样子。

刚刚从失神刺中缓过神来的白衫女子,一见本命法宝被毁,顿时大惊,心神牵扯下数口精血喷出,但却顾不得此事的急忙一催剑诀,要将残余飞剑全都收回,否则其中所有飞剑都被摧毁,可就不是眼下这点损伤了!

但韩立已经出手了,又怎会再轻易让此女将本命飞剑收回!

他飞快的抬手冲远处众飞剑一点指,顿时所有青竹蜂云剑紧追残余的冰剑纠缠不放,同时那些没有对手的飞剑,遁速更是奇快无比,几个闪动下,竟然诡异的绕到了这些冰剑的前面,当即前后夹击下,剑气声大响,将这些冰剑困在了其中。

韩立再一次催动剑诀,就要依仗自己飞剑的犀利,将此女的本命法宝彻底毁去时,头顶却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你敢!”

随即两道乌虹一闪,从上空的雪花中一下飞出了两条张牙舞爪的墨蛟出来,每一只都有七八丈长,狰狞凶猛异常。

韩立脸色不慌,似乎早料到了此攻击似的,一只手继续催动剑诀,另一只手却忽然一扬,一本红光闪闪的书卷被祭了出去。

随即在灵光中,此宝物一下打开了。

书卷中一阵清鸣声发出,从书中飞出上百个金银两色古文,这些古文一浮现而出,立刻迎风狂长,然后化为无数光团直接迎向了两头乌蛟。

这两头乌蛟倒也不客气,口中黑色光霞喷吐不停,一头就扎进了众古文中。

轰隆隆之声接连不断,金银两色光芒在蛟龙身上爆裂而起,不但将蛟龙身上黑霞击的片片碎裂,还将两头蛟龙击的接连倒翻几个跟头。这些金银符文,竟一个个威力大的出奇。

而那两头墨蛟,也仿佛经不起这般重创,口中一声低吼后,就各自现出了原形,竟是两柄黑色短戈。

韩立见此,心中微喜,暗自往书卷上注入的法力瞬间更大了三分。

红色书卷骤然间一抖,更多的古文从书中纷纷涌出,竟将头顶大片空间都罩在了其内,然后激射而去。

黑光一闪,青衫中年人脸色阴沉的在众多符文包围下现形而出。但他二话不说的手一抬,将两只黑色短戈一招而回,随即一番手掌,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杆青色小旗。

此旗只有数寸大小,但被一晃下,顿时旗面符文翻滚,一股狂风大作下,青衫中年人竟就此消失不见了。

所有古文一下扑了个空,韩立见此,不禁一怔。

在另一边,韩立也没有再次出手,因为白梦馨一咬下,突然祭出了一面洁白无瑕的镜子。

此镜对准韩立的飞剑所化的金光,只是一晃。

立刻就有一股乳白色光柱从镜面上喷射而出,那一团团金光不及防之下,被此光柱一照,瞬间一层层寒冰在剑上浮现,大半飞剑就此化为一团团冰块,被冰封在了其内。

而那残余的几口冰剑这才趁机逃遁而回,一闪即逝的被此女收进了体内。

韩立目光四转,见到此景,冷哼一声,当即冲远处单手连点几下。

顿时金色小剑上雷鸣声大起,纤细电弧在剑上浮现而出,那一块块玄冰在辟邪神雷之威下,寸寸的碎裂开来,飞剑刹那间就恢复了自由。

白梦馨神色大变,当即手中小镜方向一转,竟然对准了韩立。

韩立却背后轰隆隆之声大响,一对银色羽翅展现而出,略一展动下,就在银光中不见了踪影。

白梦馨一怔,但几乎与此同时,此女旁边突然一股狂风刮过,从风中猛然探出一只手臂,一把将此女扯入其中,随后此风一闪消散后,人影踪迹全无。

在下一刻,银弧一闪,韩立身形就在白梦馨原先站立处浮现而出。

他看着空荡荡的虚空,脸上现出了一丝煞气来,瞳孔中蓝芒一扫下,蓦然反手一扬,一道黑芒从袖中飞射而出,又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数十丈外的虚空处,黑光骤然闪动。一声低哼后,一条断臂诡异的滑落而下,随即一个青色人影踉跄的现形而出,正是那名青衫中年人!

此人倒也狠厉异常,虽然手臂被斩,但另一条手臂却闪电般一抓,将断臂抓住,然后身形一晃下,就在一阵狂风后消失不见了。

韩立目中冷色一闪,却没有再去驱使那道黑光追击此人,而是抬手一招,那道黑芒就像瞬移一般,一下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却出现在了韩立身前,竟是一口数寸长的短刃,上面闪动着黑幽幽的光芒,正是那口原本给人形傀儡使用的魔髓刃。

然后韩立身形悬浮在风雪中,丝毫神情没有的向四周打量个不停,瞳孔中蓝芒闪动不停,似乎在寻找什么。

在幻阵之外,法阵的另一处地方,青衫中年人正手忙脚乱的将断臂往伤口处一按,再飞快的贴上数张浮录,白光一阵流转后,那断臂就此再次接上了。

“好诡异的法宝,看来梦瑶师妹还真是没有夸大之辞,这姓韩修士,一身神通果然厉害之极。梦馨师妹,你没事吧?”

眼见断臂处伤口不再流血,青衫中年人长出了一口气,却转首冲一旁的白梦馨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关心之色。

“我没事了!虽然本命法宝被毁,但总算收回了近半,但这些玄冰剑是无法驱使应敌了,寒骊师兄,禁制对这人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对方似乎还有看破幻术的神通,我们借用禁制之力隐藏起的行踪,竟一点效用都没有。”白梦馨原本苍白异常的面容,此刻反在香腮上升起两团异样的红晕,声音也有些沙哑。

“我刚才都看在眼里了!对方的确不容小瞧,若不是牵扯到虚天鼎,我还真不愿结下这个大敌。不过,既然动手了,自然绝没有再后退的道理了。我已经将最后一丝天地元气的反噬,也化解开了。下面,你们只要辅助我一下即可,此人就交予我灭杀了!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暂时催动整个玄玉洞的寒气,应该勉强可以做到的。此人就算再厉害,也绝无法抵挡如此大量的玄玉寒气!”寒骊上人浑身蓝光耀目,但目中的金芒却渐渐收敛起来,神色平静的说道。

“催动玄玉寒气?如此一来,下个千年我们就无法再开启玄玉洞了!”青衫中年人闻听此言,却一惊起来,白梦馨同样的玉容微变。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刚才你们也试探过了,这人显然本身精通阵法之道,而无论法宝和神通都犀利异常。更何况除了拥有虚天鼎外,此人似乎还有一把仿制灵宝的扇子,同样难以应付的。也只有借助整个玄玉洞中之力,我才有十足把握将此人灭杀掉的。和虚天鼎比起来,玄玉洞暂时封印千年,这个代价完全值得的!”上人望了望远处禁制中的韩立,冷静异常的说道。

听到这位大长老如此一说,青衫中年人和白梦心纵然心中还有些迟疑,却不好说什么。

寒骊上人单手一翻,手中蓦然多出了一面晶莹剔透的玄玉令牌,令牌上神秘符文闪动不已,背部则铭记一只口吐冰雪的冰麒麟图案。

就在他想将此令牌祭出,然后施法的时候,目光下意识的再朝韩立扫了一眼后,神色却忽然大变起来:“不好,对方竟然找到了禁制的阵眼处,要破阵而出了!你们二人催动法阵,无论用任何办法,一定要给我争取一点时间!”

青衫中年人一听这话,顿时一惊的也向远处望去。

只见身在幻术中的韩立,正在双手掐诀,一口数丈长的金色巨剑,不知何时浮现在了其头顶处,上面还有无数电弧闪动不已,正缓缓斩向整个禁制的某一点处。

青衫中年人心中震惊,不及多想下,袖袍一抖,一团黄绿相间的光球喷出,直奔巨剑激射而去。

一旁的白梦馨,也默不做声的单手一扬,那面曾经冰封韩立飞剑的白色镜子,一下浮现而出,镜面一晃之下,顿时数道乳白色光柱一闪的狂涌而出,目标正是韩立本人。

看来此女是打着围魏救赵的缠斗方式。

那寒骊上人本人,则口中深奥的咒语声急忙出口 ,玄玉牌腾空而起了。上面白光点点,化为一团耀目光团,光团中隐隐有一只灵兽摸样的虚影,正在缓缓成形。

而这时,韩立施展巨剑术,已经催动金色巨剑胸有成竹的一斩而下。

他本身精通阵法之道,再加上有明清灵目相辅,破除一个区区幻术,自然是片刻之间的功夫。

不过当那颗绿色光球一下出现在巨剑之下,另有数道乳白色光住从风雪中冲出,向自己激射而来后,韩立嘴角一动下,泛出一丝讥讽笑容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