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战起

说话间,僧人突然手一扬,一团蓝光就直奔韩立激射而来。

正是那件乾蓝鼎。

“摩鸠,你在做什么?”寒骊上人大怒的一声大喝。

虽然不知道僧人为何会出手相助自己,但有宝物送上门来,韩立自然不会客气的。

当即大袖轻轻一拂,一片青霞席卷飞出,就要将此鼎收进袖口中。

寒骊上人见此,脸色一沉,蓦然单手捏诀,冲着小鼎飞快一点。

“噗”的一声,那原本平静异常的小鼎在半空中一顿,接着鼎盖一飞,从中冒出汹汹的蓝焰,然后裹着此鼎方向一改,向寒骊上人那边射去。

“你果然在上面做了手脚!”灰袍僧人低沉的一声冷哼,早有准备的单手虚空一抓,顿时一只绿色光手在鼎上浮现,并向下一把捞去。

就要将此鼎重新禁制住!

“破!”寒骊上人瞳孔金光大放,口中雷鸣般吐道。

轰隆隆之音随之传来,绿色大手在手背处一阵扭曲,一枚闪动金光的古文空浮现在那里,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古文就此爆裂开来,金芒闪动间,威力竟大的出奇,将大手化为了乌有。

“浩然长歌诀!你竟然修炼儒门功法!”僧人脱口一声低呼。

寒骊上人却根本不加理会,单手一招,小鼎立刻继续飞射而去,就要将其摄回。

就这刹那间,一股青丝却从附近的虚空中诡异射出,青光一闪下,一下卷住了此鼎,并往回激射而去,根本没有给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机会。

寒骊上人一惊,不及多想的两手掐诀,口中又数声“破”字出口。

数枚金色古文接连在青丝上爆裂开来,轰隆声震耳欲聋,但是那些青丝只是微微一散,就马上回复如初,将那只小鼎卷到了另一人手中。

而这人身前悬浮着另一件数寸大小的古鼎,上面符文飘动,样子和乾蓝鼎竟有五六分相似,而那股青丝正是从此鼎上飞射而出的。

“虚天鼎!”寒骊上人见到此幕,喃喃了一声。

此人自然是祭出了虚天鼎的韩立!

他眼见将这一只乾蓝鼎摄到了手中,当即冲着身前虚天鼎虚空一弹。

“铛”的一声轻响传出,鼎上喷出数股青丝,彻底将乾蓝鼎包成了一个青光闪闪的的丝球,然后袖袍一拂,就将青球收进了袖中,这才抬首面无表情的望向寒骊上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好,很好!这么快就动用了虚天鼎了。不过以你的修为,顶多将通宝诀练到第一层而已。如此的话,也只能发挥此灵宝威能的一些皮毛罢了。倒是摩鸠大师,我可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不明智的选择,你这是逼师某对你也出手了?”寒骊上人眼见那只乾蓝鼎被收,没有动怒,反而轻叹一声的冲僧人说道。

“老衲和寒骊兄相交百余年,如此做也只是自保而已。贫僧可不希望贵宫灭杀了韩道友后,再被灭口。通天灵宝如此大事,寒骊兄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贫僧离去吧?老衲也只是一介散修,可不比龙道友和贵宫的渊源!”灰袍僧人从袖口摸出一件绿光闪闪的木鱼,神色冷静异常。

“摩鸠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本退到一边的老妪一听此话,目中精光一闪,冷冷问道。

“道友何必继续隐瞒下去?别人不清楚此事,老衲却知道不少的。龙道友执掌的柳翠派,其实不就是小极宫的外门分支吗?龙道友根本就是小极宫的外门长老之一,贫僧可有说错?”灰袍僧人神色一凝的说道。

“想不到大师竟连此事也知道!龙长老,看来你不用伺机而动了,一齐出手吧!”寒骊上人默然了片刻,终于不再掩饰了。

“嘿嘿!看来老身想偷下懒,也不行了。不过大长老,有关虚天鼎的事情,你并未给老身事先说起过的。对我们外门长老,也要如此保密吗?”老妪脸沉似水,手上黄光一闪,一件丈许长的龙头拐杖出现在了手中,然后对寒骊上人骤然冷声道。

“老夫如此做也是为了保密起见。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将这二人擒下,然后夺下此鼎。有了此鼎作为镇宫之宝,相信本宫以后就是面临再强大的对手,也足以退敌了。”寒骊上人有些避而不言的回道。

“摩鸠道友就交给老身吧,你们三人先解决姓韩的小子,夺下虚天鼎!”老妪满脸皱纹一动,还有些不满,但还是点点头说道。

“好,就如此吧!”寒骊上人见此,当即不再迟疑了,单手一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淡蓝色阵盘,另一只手则飞快的掐动法诀起来。

“不好,他要发动禁制,快阻止他!”灰袍僧人一见寒骊上人的举动,面色一变的说道。随即手一扬,一团翠绿光团激射而出,竟将手中的那只木鱼祭了出去。

随即一催法诀,木鱼中传出“砰”的一声悠悠清响!

此声音如同空谷幽音,又仿佛门梵唱,让听到之人不禁心神一晃,大有元神出窍之感。

但是在场之人个个都神通了得,那老妇人更是未等木鱼传出第二声,刹那间就清醒过来的,口中一声冷哼,手中拐杖冲木鱼一点,一道深黄色粗大剑气一闪即逝的激射喷出。

灰袍僧人见此,顾不得再催动梵音攻敌,急忙将法力往木鱼上灌注而入,此宝物滴溜溜的在空中一阵盘旋,狂涨化为丈许大小,竟仿佛巨石一般直接迎向剑光,顿时爆裂声阵阵,木鱼就此和剑光纠缠到了一起。

而那边的寒骊上人手中法诀却丝毫未停,手中阵盘甚至开始发出刺目灵光。

韩立轻吐了一口气!

他丝毫没有让寒骊上人顺利催动起法阵的意思,单手一抬,五指连弹,十余道青色剑气瞬间从指尖处激射而出。

目标正是在往阵盘上点指不停的寒骊上人。

韩立的青元剑气化为十余道青虹,方飞射到一半,就被另外几道白色剑气和两道黑芒在途中拦截了下来,并发出阵阵灵光的纠缠起来。

出手的正是白梦馨和那位青衫中年人。

眼见剑气几乎一瞬间被斩成了碎片,韩立眉头一皱,反而不急着出手阻拦寒骊上人施法了,只是袖袍猛然一抖,数十口金色飞剑鱼游而出,化为一片金光护住了自身,然后目光冷冷注视着寒骊上人的举动。

“轰隆隆”的巨响蓦然从身下传来,韩立一怔,但马上周身灵光一闪,身形就从光柱上腾空而起。

而就在这时,下面的那根紫色光柱凭空消失,却浮现出一块灵光闪闪的圆形阵图出来。

韩立只觉身下骤然间传来一股强大吸力,让身形一下重若千斤的直往下坠去。同时其四周也突然光霞闪动不已,一股股诡异的灵波接连晃动。

他尚未来得及施法时,附近景象就蓦然一变,身处一片漫天风雪的虚空中了。

无数的雪花从天而降,而地面上则是晶莹清澈的一片,这里竟是一片冰川之地。

“是幻术?有些意思了!”韩立双足一落地就轻笑起来,但面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这时作用在他身上的禁制更厉害了几分,相信若不是自己修炼过明王诀,身体还真要有些负担不起的。但和金磁灵木的重力相比,自然不能相提并论的。

如此想道,韩立随即心念一动,身前金色剑光一阵环绕后,身上重力就瞬间被斩断一空。

他身形在一团金光包裹中,再次徐徐升起。

韩立现在向四周扫视一遍,双目微眯间,蓝芒闪动不已。

此地到处白茫茫的一片,其他一干人等全都踪影全无,看似一望无际的地方竟好像只有他一个活人一般。

又抬首凝望了一下天空,从天而降的巨大雪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忽然他目中蓝芒大盛,接着口中一声低喝,围绕其盘旋的金光一下激射出十几道出去,目标正是高空看似空无一物的某处虚空。

一连串的爆裂声从虚空中传来,随即金光晶芒在那里交织闪烁不定,随即现出十几口小剑出来。

这些飞剑只有数寸大小,但每一口都晶莹剔透,刚才竟借机隐藏在风雪中,悄然向韩立射来。

但却被韩立早一步发现,随手放出剑光轻易的击破了行迹。

“咦!”一诧异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听声音正是白梦馨的声音,但充满了意外之色。

但那十几口飞剑一晃,竟又在风雪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眉梢一挑,想都不想的两手一掐诀,顿时周身金光一颤,直接飞射出十几口金色小剑出去,每一口都金光灿灿,寒气逼人!

这些小剑一个盘旋后,这一次却突然四散反射而出,结果又是一阵轰隆声传来,那十几口晶莹飞剑,被每一口金剑准确的斩出了原形。

接着在韩立法诀一催下,两种飞剑同时嗡鸣声大起,金光晶芒交织一起,竟就此争斗起来。

韩立见此,目中厉色闪现,一声古怪的咒语骤然间出口。

一声闷哼从风雪中某处传来,数十丈远处一团白光爆发而出,一名白衣飘飘的女子随之现形而出,同时双手抱头,玉容上现出了痛苦之色。

正是中了韩立“失神刺”秘术的白梦馨!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