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反目

“寒骊师兄,你无碍吧?”青衫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空中问出了口。

“无事,只是功亏一篑啊!”寒骊上人苦笑一声,站起身来了。而身下光莲骤然间崩溃,化为了点点灵光凭空消失了。

然后他轻飘飘的直接落在了下方巨石上。

“真是可惜啊!寒骊道友明显只是神念上稍差一点,否则这次就进阶成功了。不管怎么说,道友所创的这套秘术,的确是突破化神的一种可取之法。”老妪轻叹了一声,对寒骊上人的这套秘术极为赞赏的样子。

“多谢龙夫人之言,这种方法纵然有效,但是除了眼前的这次机会,以后其他人要想聚集如此多的拥有极寒之焰的修士,却不是那般容易之事了。”寒骊上人神色恢复了常态,口中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除了修炼极寒之焰的同道难以找齐外,本身也拥有极寒之焰,还要找到像玄玉洞这般极寒之地,这的确是千难万难之事。但像寒骊道友这种手段,还是有不少可以借鉴的。”灰袍僧人也微笑着说道。

听了僧人这话,寒骊上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随即他伸出自己的一对手掌,望着充满光泽富有弹性的肌肤,这位小极宫大长老却目光闪忽不定起来。

“寒骊道友,既然作法已经结束,是不是该将阵法停下,让我等回石屋中恢复元气了?”韩立却眉头一皱的说道,同时眼光打量了下四周重新浮现的光幕一眼。

“这个不急,在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了,再将阵法停下也不迟。”寒骊上人听到韩立此言,头也不抬的淡淡道。

而青衫中年人和白梦馨互望一眼,则漂浮在寒骊上人头顶,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

“师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此情形,僧人自然发觉了不对劲,当即脸色一沉。老妪虽然没有说什么,面孔上也立刻浮现了警惕之色,缩在袖袍中的手似乎动了一下,仿佛扣住了什么东西,然后冷冷的望向对面的小极宫三人。

“几位道友不用惊慌,师某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让韩兄归还本宫一样东西罢了。”寒骊上人终于将双手放下,然后抬首望向韩立,身上的十六口银刃骤然间一阵嗡鸣,随即倒射脱落,而其双目马上精光四射,并隐有金色闪动,竟似乎法力尽复的样子。

“归还东西?”僧人和老妪忍不住的望向韩立,面上露出一丝讶色。

“道友莫非是说笑?韩某第一次来小极宫,什么时候拿过贵宫的东西?”

听到韩立此话,寒骊上人脸上却露出一丝奇怪表情,默然了片刻,忽然单手一翻,手中默然多出一团蓝光来,而在蓝光中赫然有一只小鼎。

“乾蓝鼎?”灰袍僧人一见此鼎,脱口叫道,随即大惊的往袖中一摸,却摸出另外一只一摸一样的小鼎来。

他目光往这两只鼎上来回扫了一遍,脸上全是惊疑神色。

“摩鸠大师,不必吃惊!你那只并非是假的,也是货真价实的乾蓝鼎。只是此鼎原本并非只有一只,而是一对而已,而且这对古宝都是某件东西的仿制品罢了。而我向韩道友讨要的,却正是那只叫‘虚天鼎’的通天灵宝,此灵宝就在道友身上吧?”寒骊上人盯着寒俪,轻描淡写道。

“通天灵宝,韩道友身上有这种宝物?”这次是老妪发出一声低呼,瞅向韩立的目光变得难以置信,还暗含一份贪婪。灰袍老僧自然同样吃惊,也忍不住的打量了韩立两眼。

在来此之前,这二位也向寒骊上人稍微了解了一下韩立的来历,知道他是出身天南。这样一个小地方的修士,竟然拥有通天灵宝这等宝物,实在是让二人心中震惊异常。

“哦,虚天鼎!原来如此!我倒不介意寒俪兄此问,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请道友回答韩某一点疑问,道友怎么肯定我就一定拥有此鼎的?贵宫的虚灵殿和此鼎是何关系?”韩立竟没有马上否认,反而露出一种似笑非笑表情。

“这么说,你果然拥有此鼎了!至于如何知道此鼎在道友身上,倒不是什么保密之事。道友修炼的紫罗极火,是融合了虚天鼎附带的乾蓝冰焰吧?天下间,除了本宫仿制的乾蓝鼎外,在人间应该只有虚天鼎拥有此寒焰的。而恰恰在下前段时间将乾蓝冰焰精炼到了极点,对低阶乾蓝冰焰感应自然敏锐无比。”虽然心中早已有了七八分肯定,但亲耳听到此言,寒骊上人目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狂热。

“这么说来,当初第一次见到我时,你就已经知道我身上有虚天鼎了?”韩立眉头一皱的问道。

“的确如此!但是我倒没想到,韩兄竟然丝毫不加以否认,这倒出乎师某的意料了。一些原来准备好的说辞,倒也没有用上。而虚天鼎正是本宫创派祖师冰魄仙子的贴身灵宝,当年祖师曾经携带此宝游历天下,百余年后再次返回时,此鼎就下落不明了,然后才修建了虚灵殿。我也没兴趣问阁下如何得到的此宝,但此宝的确是本宫之物。只要将它交出来,本宫绝不会留难道友的!”寒骊上人一字一句的对韩立说道,一脸肃然。

韩立先是露出一片恍然,但随即嘿嘿一笑,盯着寒骊上人却没有说什么。

见到韩立这般肆无忌惮的样子,寒骊上人瞳孔一缩,目光一下阴深起来。

“听梦瑶说起韩兄神通惊人,虽然只是中期修为,但一身神通却不在后期修士之下,甚至连银翅夜叉那等妖物都无法奈何得了你。若是在其它地方其它时间,本宫也许的确无法奈何得了道友,但现在身处阵法之中,又在封闭的玄玉洞中,更何况你现在法力最多只剩三成,而我的秘术功效还没有失效,无论法力躯体都处于最强大的时刻,胜算如何,还用我说吗?”寒骊上人目中的金芒竟渐盛起来。

青衫中年人和白梦馨望着韩立,同样如临大敌的脸现凝重之色。

“没想到我出手相助阁下冲击瓶颈,倒是被道友利用了一次,小极宫一向是这样恩将仇报吗?”韩立嘴角一撇,泛起一丝冷笑。

“师某不是付了报酬吗?不但本宫精炼寒焰的法诀交给了道友一份,老夫苦思数百载才想出的冲破瓶颈秘术也一同复制给了道友。更何况,韩道友肯出手相助,最大的原因还不是想亲眼一睹此秘术效果如何,好用于自己借鉴吗?这能算什么恩将仇报?”寒骊上人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是吗?这样说似乎也有些道理,但现在被困阵法中的可并不是韩某一人,通天灵宝之事如此重大,道友莫非想杀人灭口吗?”韩立斜撇了一边的僧人和老妪一眼,淡淡道。

这两人听到韩立此言,神色大变,特别是那僧人低首望了望手中小鼎,目光更是阴沉不定。

“嘿嘿,道友不用大费苦心了。我和二位道友相交多年,他们怎会中你的挑拨之言?”寒骊上人脸上煞气一闪,但随即一闪而逝。

“这件事是韩道友和贵宫之间的事,老身没兴趣参与的,你们自行解决吧!”老妪冷冷望了韩立一眼,身形骤然一晃,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光幕边缘处,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韩立目睹此景,眼角微微一跳。

“韩道友会到此地,总算是为助寒骊兄突破瓶颈而来。这样吧,若是所谓虚天鼎真是贵宫之物,韩道友归还此宝就是,而贵宫则对韩道友补偿一二如何?修为到了我等这种地步,还是以和为贵的好!”僧人思量了片刻,却如此说道,竟打算调解此事。

“现在正值本宫多事之秋,师某也不想和韩兄交恶的。只要韩道友交出此鼎,在下自会付出一大笔灵石,数目之多,足够让韩兄以后再也无需为灵石发愁的。”寒骊上人闻言,神色一缓。

韩立听了此话却冷笑两声,仰首望天,一语不发。

寒骊上人见韩立这种举动,脸沉似水,双肩微微一抖,身上蓝色火焰一下高涨倍许,整个人化为一个巨型火球,蓝光闪闪。

青衫中年人和白梦馨也一掐诀,一个从身上射出十几口晶莹剔透的飞剑,一个则袖袍一抖,两根黑乎乎的短戈直接飞射而出,在两人身前盘旋飞舞,发出呜呜的怪鸣之声。

僧人见此,脸现无奈的低念一声佛号后,人也向光幕边飞射而去,看来和老妪一样,不准备插手此事了。

但是僧人在途中方向忽然一改,竟直接向韩立飞射而来。

韩立一怔,尚未明白对方是何意时,耳中忽然传来僧人传音声,让韩立不禁一呆,脸现一丝怪异神情。

“韩兄,这只乾蓝鼎你且收下,一会儿动手我助你一臂之力!”


悦读www.yuedu.info